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七十七章

第七十七章

3553 2018-12-01 09:20:19

  “谢谢。”对方微笑着,大方地接受了他的好意,“遇见你们,我觉得这个晚上也不算太难过了,祝你们幸福。”

  说着,她微微点头致意,踩着高跟鞋,袅袅婷婷地走开了,下楼梯的姿态优雅而敏捷,和刚才那个横冲直撞的花花蕾丝坦克简直天壤之别。

  杨可还在感叹:“唉,真是可惜,多么成熟优雅的现代女性,遇到挫折也不气馁,风度绝佳,那个男人哪配得上人家,还带个那~~~么大的拖油瓶。”

  他正说得起劲,回眸看到欧阳嘉的脸色,赶紧解释:“老婆!你听我说!我绝对没有二心的,只是感叹一下而已,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心软嘛!”

  “走了。”欧阳嘉冷冷地说了一句,粗鲁地拽过小花,“回去!”

  “诶?又生气了啊?”杨可亦步亦趋地跟在她后面,百思不得其解地问。

  欧阳嘉眼睛看着前方,哼哼着说:“放心,这点小事我要生气,早就气死了。”

  “那就还是生气了!”杨可笃定地说,“你们女人哪,嘴上说一套,心里想的是一套,我要是真看不出来你生气了,你才更生气呢。”

  “滚!”

  

  星期五早上,七点半,闹钟准时响起,欧阳嘉从床上一跃而起,不给自己任何犹豫喘息的时间,飞奔进卫生间,拧开水龙头,把冰冷的水浇在脸上,这才清醒了一点,开始进行每天的例行洗漱。

  现在她不再是金融精英OL,只是一个小小的互联网小额贷款项目的业务员,自然不必像从前那样化妆衣饰一整套都要搭配齐全,这就省了很多时间,甚至还有时间给自己热杯牛奶。

  吹干头发,花五分钟做好基础妆容,她坐在出租屋的客厅里,小口小口地喝着热牛奶,虽然已经过了立秋,但八月的天气,意外地很炎热,空调半夜里已经定时关掉了,现在屋子里的凉气散得差不多,一边喝着牛奶,鼻尖上就微微地渗出透明的汗珠来。

  这一个多月,她可谓过得跌宕起伏,那个惊心动魄暗藏杀机的夜晚浪费了她最宝贵的时间,第二天就算竭力追赶进度,精神和体力都跟不上,要看的文件又那么多,在罗明给的期限之前,并没有找到所谓的证据。

  于是,愿赌服输,在罗明貌似关心实则奚落的话语中,她收拾东西来到了目前的部门,不但远离了环球广场那样的写字楼金融圈被发配到三环边上的老旧办公楼里,而且收入锐减,青桐酒店那种地方是住不起了,在附近租了个一室一厅暂时安身。

  “真是混得很惨啊。”她捧着牛奶杯,环视了一下室内,这附近的房子都有年头了,没赶上拆迁的好时光,现在就拆不动了,地价高,建筑旧,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老得半夜都能听到天花板上往下掉墙皮的声音,空调也是老爷机,一旦开了,声音堪比摩托车轰鸣。

  可是就连这样的地方,也让她心生羡慕,房东是个当老师的姑娘,一脸不好意思地说这是父母在她婚前给她买来傍身的嫁妆,她从来没住过,一直出租,所以也没有精心打理,当时欧阳嘉点着头说了一句真心话:“这样已经很好了。”

  到底是姑娘自己名下的房子,和任何人都没关系,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家。

  回想自己前四年,挣得不少,花得更多,为了深造,美国香港哪里都去了,如果没有选择进修,老老实实在鸿益当个数据分析员的话,四年下来,自己也该攒出这么个小户型的首付来了吧?

  可是别人都不这么想啊……无一例外都是羡慕,羡慕杨可家买了婚房,买了车,买了商铺,还给了礼金……觉得她要买房子是异想天开‘你还要买房子?男方家有房子给你住呀!还不止一套呢。’

  她们不明白,女人啊,还是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才最安心。

  欧阳嘉想得太投入,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从椅子上惊跳而起,把杯子扔进水池,一边奔去拿包一边喊:“小花!醒醒!起床了!小花!”

  “嗯~~~干嘛呀?”小花从她枕头边上的玩具小床里探出头来,迷迷糊糊地抱怨,“一大清早的,让不让人睡觉了,讨厌厌~~”

  自从小花成长到可以脱离她而单独存在之后,欧阳嘉也习惯了把它一个人扔在家里,不带去办公室的情况,毕竟她作为一个金融从业人员,职业形象还是要的,手背上多这么一个中二的图案,容易引人侧目。

  但是今天情况又不一样,欧阳嘉一边匆匆捡了只口红对着镜子草草涂抹,一边高声说:“杨可让我今天把你送过去帮忙,那个老狐狸皮老板就会甩锅,给他送来了好几大箱子的石头,也不知道什么玩意儿,你给好好看看,里面有没有你需要的,能吃的同类啊什么的。”

  “麻麻你真没常识,我对同类,那能叫吃吗?那叫吞噬!是很高级的进化方式!你们人类什么都不懂!”小花娇声娇气地说,在小床上伸展了一下叶片,粉嫩粉嫩的细长茎秆轻松地从床上延伸出来,犹如一条灵活的蛇,俏生生地滑过地板,一直来到欧阳嘉的脚边,沿着她的裤管一路攀援向上,准确地找准左手背中心的位置,一头扎了进去。

  然后小花猛地收紧茎秆,像伸缩尺回弹一样,‘嗖’地出现在欧阳嘉的脸颊旁边,咯咯地笑着去蹭她的脸:“不过我还是爱你哒!”

  “你啊,好的不学,什么时候跟杨可学的这么没皮没脸?下次不许了啊。”欧阳嘉伸出一根指头,弹开它的粉嫩花盘,把口红收好扔包里,径直向门口走去,“快快快,我先把你送过去,然后还要上班呢。”

  

欧阳嘉看时间紧迫,一狠心打了辆滴滴,赶到仿古一条街的时候,满大街静悄悄的,没有一家店铺开门,连环卫工人都打扫完离开了,简直像无人鬼城一样。

  杨可倒是早就到了,大门敞开,让新鲜空气涌进来代替关了一夜的浊气,大堂里满满地放着十几个大木箱子,有的打开,有的还封得死死的,他穿着围裙带着粗线手套,一副干大活的模样,半蹲在一个敞开口的木箱旁,半个身子都探进去在那掏着,然后对着阳光照了照手里的石头,满脸兴奋之色。

  “杨可!”欧阳嘉远远地看见门开了,叫了一声,小跑着冲过来,喘着气催促:“小花!快出来!”

  “哎!媳妇!你快来看好东西!这个菱锰矿标本,不含任何别的碳酸盐,颜色特别正!就像江苏矿物中心收藏的“中国皇后”的颜色一样,玫红的,看这个片状单晶体,多薄,多精致!像不像玫瑰花的花瓣?簇在一起,简直了!绝了!要再大一点绝对是个镇馆之宝的级别。”杨可迫不及待地举起来给她看,两眼放光,“真没想到,皮老板手里还是真有几件好东西的,到底是黑涩会老大,财大气粗,我敢担保,爸爸从前都没收藏到这样级别的珍品。”

  欧阳嘉心不在焉地点头,嗯嗯了两声算听见了,看小花困得睡意朦胧地从手背上探出头来,磨磨蹭蹭的,再不愿意浪费时间,索性简单粗暴地伸手一把薅住它顶上的花瓣,用力一提,把它整个儿从自己身体里拽出来,往杨可的方向一扔,飞快地说:“交给你了,好好带孩子,别让它乱吃东西,我下班来接它。”

  “好嘞!”杨可一手捧着那块玫瑰色的菱锰矿标本,一手利落地在空中一捞,把小花兜在五指当中,只露出一个小花盘在外头,举起来对她摇晃:“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女儿的,老婆大人,拜拜!上班辛苦了,请加油哦!”

  说着他还用力摇晃着小花,催促:“快!快跟麻麻说拜拜,麻麻要上班去了,要挣钱养活你!”

“麻麻拜拜!”小花硬从他的指间缝隙里伸出一片叶子,细声细气地跟欧阳嘉挥动,“早点来接我呀。”

  欧阳嘉对他们两人每次都要玩的‘好妈妈上班啦’游戏已经麻木了,甚至反抗的力气都没了,胡乱地挥挥手,敷衍了一句‘拜拜’,一看时间紧急,拔腿就跑。

  杨可抱着标本和小花,追出来到大街上,看着她窈窕的身影匆忙而去,杨可感慨地说:“哎,结婚四年了,我怎么感觉只有到现在我才过上正常的家庭生活了呢。”

  “那是因为有了我呀!”小花骄傲地昂起花盘说。

  “小家伙!比我还能吹哈?”杨可放开它,任凭小花灵巧地钻进箱子里东摸摸西碰碰,摸着下巴沉思,“不过,也许真的是这个原因吧,有个孩子当中介物,我们俩的关系就能缓和,再也不用成天大眼瞪小眼地吵架了。”

  

    

  ‘飞天猪’互联网小贷APP是鸿益资本旗下新成立的机构,LOGO是一只圆滚滚的猪状储蓄罐长了小翅膀在云端飞行,海报的话还可以看到从屁股的方向不停地掉落金币。

  起初欧阳嘉是拒绝相信这玩意儿也算金融行业的,简直像是给小朋友的幼教课程APP,但经理说得振振有词:“现在各种金融小贷APP林立,每天都有新的出现,一水儿什么钱啊,富啊,金啊,那很容易让用户产生迷惑,根本分不清哪个是哪个嘛,我们就是要反其道而行之,取个琅琅上口,又和别人不一样,形象很讨喜的名字,这多好,一猪飞天!好意头啊!”

  于是全公司二十多人,就挤在老旧办公楼里租的半层,墙上到处都是那只肥嘟嘟又神气活现,会往下掉金币的储蓄猪。

  她赶到的时候,离上班时间还有三分钟,刷卡机前面排队,老旧的打卡机吭哧吭哧,比牛都慢,好不容易轮到她了,终于抢在时间之前打上了卡。

  欧阳嘉舒了一口气,拎着包往角落里自己的位置上走去,今时不如往日,八百块全勤奖对她还蛮重要的,万不能因为一点疏忽而造成迟到,那太亏本了。

  到底是小公司,员工素质自然不能跟鸿益资本相比,虽然大家都抢在上班时间进来了,但一时还不肯进入工作状态,开电脑的同时左右前后地聊天,谈谈昨天晚上看的剧集,说说哪个流量又出新歌了,嚼点朋友圈里共同敌人的闲话,骂几声遇见的极品合租室友……有人没吃早饭,就特地赶在这时候拿出肉包子蛋烘糕往嘴里塞,室内弥漫着一股食物的混杂味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