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三章

3572 2018-11-27 09:18:33

 银杏楼早年是清朝一个广东商人在本地的私家园林建筑,现在周遭已经改成了人民公园,树木茂盛,百花齐放,他们到达的时候很多老年人顶着夏季傍晚的余热在长廊上一板一眼地拉着二胡唱着地方戏,唱腔一拖三折,悠悠长长,传的很远。

  饭店的停车场上,蹲着几辆财大气粗的豪车,杨可的座驾对比起来简直自惭形秽,但他是不在乎这个的,还探出头对停车场工作人员指挥道:“给我找个好点的地方,别等会出去的时候不方便。”

  “您放心。”工作人员礼貌地说,“我们的车位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绝不会出现被拥挤的排序堵到开不出来的意外情况。”

  “那还差不多,哎,高档酒店就是好啊,每次去吃烧烤停在路边,临走都得拉开嗓子喊人挪车,恼火死了。”杨可丝毫没感到尴尬,开心地下了车,看欧阳嘉已经走向侧门了,赶紧大步追上:“老婆!等等我!”

  欧阳嘉等他追上来之后,低声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哦!”杨可以为她在叮嘱自己等会的饭局上要怎么做,赶紧保证,“放心!等会儿我都看你眼色,你是主导嘛!”

  “我真……”欧阳嘉气结,板着脸加快了步伐,高跟鞋在木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她泄愤似的走得更快了。

  从停车场的侧门进去,经过一道曲折迂回的走廊,银杏楼主体是建筑在水上的,当初富商特地从远处的河里引来了一道活水,迷信为‘带财’,穿园而过,在银杏楼脚下弯成一潭碧水,再度汇聚入流,因为年代久远,河道两侧的青石壁都被日复一日的水流冲刷得表面圆润,年深日久的青苔透着一股墨色的老绿,尽管盛夏天气,微风裹挟着水汽迎面扑来,让行走在附近的人身心一凉,吸一口带着花香的空气,说不出的畅快。

  皮老板请客,向来是大手笔,在迎宾的带领下,他们走上了三楼包间,窗户齐齐大开,朝着水面,绿树红墙衬着半潭青荷,赏心悦目。

  皮老板站在窗边,正耐心地跟坐在轮椅上的外甥说话:“看见了吗?这是我带你来吃过饭的地方,你还说过,这水里太冷清了,要是有一群野鸭子多热闹。”

  秦东升目光呆滞,看着窗外,没什么反应,只是听到他声音的时候,抬头习惯性地对他笑了笑。

  皮老板也不意外,轻声说:“那时候你还是个年轻人呢,什么都敢说,后来变成秦大律师了,慢慢的也跟那些讼棍学坏了,跟我都不说实话,一昧的好好好……一直都跟你说,遇到事要跟我讲嘛,你就是不听。”

  秦东升敏感地察觉到了他语气的变化,怯生生地抬起手拉住了他的衣袖,喊了一声:“舅舅?”

  “哎!”皮老板重新绽开笑容,伸手在他头上摸了摸,秦东升像个被鼓励的小孩一样,眯起眼睛,惬意而乖巧地享受着他的抚摸。

  “这样也好,总算听到你叫我舅舅了。”皮老板听到开门的动静,回头看到他们走进来,点点头算是招呼,蹲下身来,和秦东升对视着,哄道,“舅舅跟他们说会正事,你一个人玩好不好?”

  秦东升明显表现出不大愿意的样子,在轮椅上费力地转过身子,看了来人几眼,却也听话地答应了:“说正事,好!”

  皮老板笑着又跟他说了几句话,这才拉开他扯着袖子的手,走向这边,不咸不淡地招呼道:“来啦?”

  欧阳嘉没说话,杨可也一反常态地没开口,这倒让皮老板有点吃惊,认真地看了他们两眼,才笑了起来:“怎么,觉得我这是鸿门宴?”

  “是啊,都不想来呢。”杨可小声嘀咕道。

  皮老板失笑,扫视了一眼室内,摊开手:“说真的,我姓皮的请客,还没人敢不来。”

  看到杨可吃瘪,欧阳嘉微笑着说:“那您最好尽早习惯吧,不是都退出江湖了吗?”

  说着,她不动声色地把拎着包的手换到了左边,手背绷紧,那个漂亮的八芒星图案在水晶吊灯的光芒下熠熠生辉,甚至还闪动着云母一样的光泽。

  皮老板不以为忤,呵呵地笑了起来:“也对,我老喽,新时代日新月异,什么奇奇怪怪的事都往外出,我是跟不上,真不如彻底退下来,喝喝茶,看看风景,好好把这个傻外甥给带在身边养着,也算我这辈子善始善终。”

  欧阳嘉侧头看了一眼又坐得很正,呆呆看着窗外水潭的秦东升,礼貌地问了一句:“秦律师的情况还好吗?”

  “不大好。”皮老板直言不讳地说,指了指太阳穴,“外伤什么的都好办,养了一个多月已经跟好人一样了,就是这里,请了很多专家来会诊,都说是受到了刺激,恐怕是恢复不过来了,他现在的智力,也就跟个五六岁小孩一样。”

  杨可也探头看了看,笑道:“皮老板,如果秦律师的认知里他是个五六岁的孩子,那你可真够辛苦的。”

  皮老板摆摆手:“也没有什么辛苦,我混了多半辈子,手头的钱和人都不缺,把他这么大个人当孩子照顾也就是了。”

  “我的意思是,一般五六岁的孩子,陡然到了一个陌生环境里,周围都是不记得的人,应该会念念不忘找父母才对呀。”杨可故作天真地说,完了还征求欧阳嘉意见,“亲爱的你说呢?”

  “别问我,我被送到乡下老家的时候已经十一岁了。”欧阳嘉冷冰冰地说,“早已能理解‘父母不要你了’是什么概念。”

  杨可自知失言,赶紧去搂她的肩膀以示安慰,欧阳嘉轻轻一甩,躲开了他的手臂,往旁边跨了一步。

  皮老板看着他们俩眼看就要内部火并,急忙出言岔开话题:“我知道,你们是怀疑我撒谎,没关系,我姓皮的这辈子被人误会的时候也太多了,再说,如果东东真的恢复正常,以我的能力,把他远远送走,找可靠的人看一辈子不让他有任何闪失,也不是什么难事,犯不着演戏骗你们二位,说白了,你们都是守法公民,能把他怎么样呢。”

  “这话倒是!”杨可爽快地承认,“我们上次说好了,恩怨就此一笔勾销,这事就算完了!绝不会拖泥带水。”

  “说得好。”皮老板颔首。

  杨可话锋一转,指着大理石桌面上摆的八碟凉菜笑着说:“那还请客干什么呢,我们都怪不好意思的,还来吃您一顿。”

  皮老板笑着说:“当然是巴结一下你们啊,哎哟上次在我小院里唱的那一出,我现在想起来还吓得不轻呢。”

  他语气从容,丝毫没有觉得这样承认自己胆小有损黑涩会前任老大的面子,热情地招呼:“来来,入座吧两位,今天也没外人。”

  杨可意意思思地客气了一句,先拉开椅子让欧阳嘉坐下,自己也坐下之后,看着面前的一盘藤椒鸡两眼发光,啧啧称赞:“这个刀工厉害了!连着皮只有薄薄一分肉,又能入味,又嫩,吃起来一点不费事,到底是老字号,来,亲爱的你先尝尝这个。”

  他这么主动,让还准备举杯说几句场面话的皮老板有点尴尬,好在他也洒脱,笑着拿起筷子也给自己夹了一个泡椒鹌鹑蛋:“我不常来这里,年轻的时候顾不上讲究吃喝,等老了,也吃不动了,只有讲究排面的时候才想起这里来,你们年轻人喜欢就好。”

  凉菜尝过一轮,撤了,热菜上来,四热一汤,小炒鸡杂端上来的时候还在噼啪作响,显见着是刚出锅的,皮老板尝了尝,满意道:“嗯,还是从前的味道。”

  这时候秦东升也被吸引了,转过头来看着这边,被桌上的菜式吸引住了,咋吧了几下嘴,却没有一个五六岁孩子的顽劣耍赖,眼巴巴地看向皮老板:“舅舅?”

  “东东,你听话。”皮老板耐心地说,“你脾胃弱,吃不得辣子,等下让你们给你做鱼汤捞饭吃。”

  秦东升明显有点不愿意,但也乖乖地点了点头,指了指肚子,拒绝道:“不饿。”

  他本来就是个老实可靠的长相,做遗产执行律师十分具有优势,此刻成人身体和儿童一样的举止形成巨大反差,要不是杨可和欧阳嘉都和他以命相搏过,深知这个人的杀伤力,这时候说不定还会产生同情。

  “我说,皮老板?”杨可吃得半饱,忙着给媳妇盛碗汤出来先晾着,嘴上还不闲着,半开玩笑地说,“电话里说有好事,到底是什么呀?吃人嘴短,现在你无论说什么,我们都要掂量掂量的。”

  “也没什么。”皮老板吃的不多,拿过热毛巾来擦了擦手,随意地往地板上一丢,又看了看坐在轮椅上的秦东升,轻描淡写地说,“上次我托了律所的人脉,你们不领情,年轻人嘛,我懂,气盛。”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好笑地摇摇头,自语道:“没想到我也有说别人这个词的一天,呵呵……”

  整理了一下思绪,他又转回正题:“但机会已经有了,我姓皮的从来不做亏本买卖,想着不能浪费啊,就自己过去看了一眼,东东给你家老爷子拟定的遗嘱。”

  欧阳嘉心头一阵烦闷,不声不响地把筷子放下,皱起眉头,心想:不过就是一屋子石头,怎么还狗皮膏药,贴起来没完了?

  杨可知道她的心思,赶紧打圆场:“吃得差不多了吧?那喝点汤吧?”

  皮老板眯着眼睛说:“我知道这份遗嘱拿出去,任何一个人看了都会觉得可疑,为什么潘教授放着独生女儿不管,要把遗产给我这么一个只能勉强算是相同爱好的熟人,你们一直觉得是东东为了私欲,想占有潘教授藏品里的某些特殊的东西,这是人之常情,老实说,我也这么想。”

  说到这里,他还是忍不住替秦东升辩解了两句:“这绝不是东东的本意,他这个孩子我还是很了解的,一定是寄生在他身上那个怪物作祟,影响了他的思想,也改变了他的身体,哎,你们千万别觉得他变成现在这样子,我会迁怒你们,没有!江湖人,恩怨分明,知道好歹,要不是你们阻止,等他闹出大乱子来,被警察知道,我就真没这个外甥了。”

  “嗯嗯,有数有数。”杨可安抚沉着脸的老婆已经很吃力了,敷衍地点头。

  皮老板轻轻叹了一口气,拧起眉毛,带着点困惑说:“那份遗嘱是真的,律所的最初底档,甚至可以追溯到五年前。”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