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八十一章

第八十一章

3459 2018-12-05 09:09:36

说起来,The temple coffee的环境很好,装修十分典雅清幽,窗外是酒店的庭院,浓绿的芭蕉树几乎占据了全部视野,他们来的时候已经开始下雨,这阵子更是下得激烈,噼里啪啦地打在宽大的叶子上,构成一曲意外和谐的BGM。

  灯光暖暖地照在桌面上,衬得所有的食物都特别精致好看,不愧是著名的拍照圣地,杨可掏出手机,七七八八地拍了不少,大约是准备到朋友圈里去装逼。

  “真好吃呀!”他意犹未尽地说,“那个担担面!下次我来要试试牛扒。”

  欧阳嘉在小口吃着饭后甜点,本店著名招牌‘胡萝卜蛋糕’,很美味,且没有胡萝卜那种奇怪的味道,但她实在有点吃不下了,只能停了下来,揶揄地说:“还有下次?”

  “当~~~然了!”杨可拍胸脯保证,“等我开店发了财,第一件事就是请你吃饭,别说这里,鱼翅鲍鱼也请了。”

  “真是想不到啊。”欧阳嘉叹了一口气,单手撑着腮帮子,另一只手拿着小勺子,在胡萝卜蛋糕上面戳来戳去,不无感慨地说,“我们当年谈恋爱的时候,你也带我走遍了大街小巷,吃的都是什么烧烤啦,串串啦,钵钵鸡啦,脑花啦,肥肠粉啦……我呢,以为你这是接地气的表现,毕竟有人自诩美食家,就爱吃苍蝇馆子,对这种——”她侧头示意了一下,远处一桌花枝招展的小姑娘正在欢声笑语地自拍合拍拍拍拍,“只吃贵的,不吃对的,只吃气氛,不吃食物等等等的高级餐厅一律嗤之以鼻,斥之为骗钱。”

  她耸耸肩,巧笑嫣然地说:“没想到,原来你也是喜欢来这种地方的呀?”

  杨可尴尬地笑:“那不是……你喜欢么。”

  “唔嗯!”欧阳嘉赞同地点了点头,“我以为你一直没看出来我是个虚荣,拜金,沉迷于灯红酒绿的繁华奢侈,一心想往上爬的女人,所以你才一直觉得我可以和你一样,过那种你嘴里的粗茶淡饭,小富即安的日子。”

  “不不不!”杨可赶紧纠正,“嘉嘉,我很欣赏你积极向上的勇气和努力,这是你应有的野心,我从来没阻止过你,对吧?只是有时候,也觉得,可以……换一种生活方式……我只是建议你,听不听的自主权在你嘛。”

  欧阳嘉认真地想了想,果断地赞同:“对!你的这份宽容,我确实最近已经察觉到了。”

  杨可松了一口气,兴高采烈地说:“看!果然吧,从前我们之间的隔阂,都是因为误会,交流不善,其实没有任何本质矛盾,只要我们能彼此坦诚,把话说开了,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欧阳嘉不笑了,冷冷地看着他:“但你所有的改变,都是在我提出了离婚之后才开始的,基于这个原因呢,我忽然有一种感觉,说不定当你前妻比当你老婆更舒服。”

  这时候窗外雨声更大,偶尔还有雷声轰隆,灯光下她的脸上毫无表情,白皙秀气的面容冷若冰霜,带着一股让杨可心惊胆战的毅然决然。

  他当然不敢直接否定说‘你感觉错了’,一垂眼,看到欧阳嘉面前碟子里被她戳的不像样子的半块胡萝卜蛋糕,急忙岔开话题:“吃不下了吗?我来我来。”

  “哎……别……”欧阳嘉并不习惯和他有这样亲密的行为,刚想出声阻止,杨可已经出手如电地把碟子拖到了自己面前,搓搓手,自言自语地说,“可不能浪费啊!”

  她又不能再伸手拖回来,她敢担保就杨可那厚脸皮,肯定会继续跟她抢的,两个成年人在这么一家西餐厅,众目睽睽之下为了半块胡萝卜蛋糕玩拉锯战,她真没这个勇气面对路人的侧目。

  没办法,欧阳嘉只能气鼓鼓地把脸侧到一边,不去看杨可装没事人一样,低头吧唧吧唧地把半块剩蛋糕吃得很香。

服务员悄悄地走了过来,亲切地询问:“欧阳小姐,还需要咖啡或者饮料吗?”

  “不了,谢谢。”欧阳嘉现在胸口堵得慌,一口水都咽不下去,她把目光从杨可身上移开,再度确认,“我是有一张VIP券,所以全部免单是吗?”

  服务员微笑着点头:“当然。”

  “好,那他吃的那份,让他自己买单。”欧阳嘉无情地指了指桌子对面,“我不认识他。”

  “喂!”嘴角还沾着奶油的杨可闻言大惊失色,猛地抬起头来。

  所幸服务员小姐笑着打圆场:“您说笑了,我知道这位先生是跟您一起来的,顺便说一下,有位先生知道您不是一个人来的,已经帮这位先生也结过账了。”

  欧阳嘉迷惑地问:“哪一位?”

  服务员笑容可掬地说:“就是送您VIP免费券的那位霍先生。”

  哦槽!她果然记错了,电话里确实说的是‘有一位您的朋友送了您一张券’,可是她的朋友里有姓霍的吗?没有啊!

  “是不是搞错了?”欧阳嘉一想起自己刚才因为持有免费券而放肆地大吃大喝的那些消费,心头就开始滴血,要是她还在鸿益资本任职的话,这一顿也不是吃不起,但她现在是‘飞天猪’小额网贷APP的一个小小业务员而已啊!

  至于杨可,更不用指望他!听说要付一个人的钱已经如丧考妣了,付两份的话还不心疼死他。

  “没有搞错!”服务员回身,动作幅度很小地示意了一下坐在远处窗边单人沙发座上的一个青年男子,“霍先生想问您,如果您用餐完毕,他可不可以过来跟您聊几句?”

  俗话说吃人嘴短,欧阳嘉虽然远远地看了一眼,确定自己非但不认识这位霍先生,更是根本没见过的陌生人,但到了这个时候,看在小四位数的账单份上,也只能点头:“欢迎。”

  服务员微微欠身,然后迈着轻快的步伐向那位霍先生走去。

  杨可耳朵竖着,把所有的对话都听了进去,迷茫地问:“霍先生是谁?你认识的吗?”

  欧阳嘉干巴巴地说:“我说不认识,你信吗?”

  “不认识他请你吃饭?还这么贵?!”杨可讶然,“这是什么灰姑娘游戏吗?”

  “反正他马上就过来了,你自己问他啊。”欧阳嘉无所谓地说。

  杨可拧起眉头,气冲冲地压低声音说:“我当然要问了!什么居心!?向有夫之妇献殷勤,他还有道理了?这违反公序良俗好不好!唉……都是老婆大人太有魅力了。”

“现在拍马屁已经晚了。”欧阳嘉面无表情地说,“男人嘛,总是要等到有人追求自己老婆的时候,才能突然发现老婆的好处,呵。”

  服务员走到那边,略说了一句,那位霍先生就振衣而起,向这边走来,步履从容,身材高大,穿着一身休闲西装,洒脱中带着精贵的气质,经过刚才那一桌叽叽喳喳的小姑娘的时候,她们连自拍都顾不上了,视线软绵绵地黏在他身上,尾随着他一路过来。

  甚至还听到有谁的手机脱手,啪地一声脆响,掉在桌子上,主人顿时发出心疼的低叫。

  霍先生来到他们这一桌旁边,低头轻声问:“欧阳嘉小姐?”

  他五官英俊,浓眉大眼,黑发略显粗硬,全部向上梳起用发胶固定,露出光滑饱满的额头,充满男性的魅力,果绝而坚毅,一看就是个干大事的人。

  欧阳嘉抑制住不由自主砰砰乱跳的心,仰起脸,点点头:“是。”

  他不引人注意地看了一眼在桌子对面坐立难安的杨可,继续对着欧阳嘉伸出一只手:“霍清泉,很高兴认识你。”

  欧阳嘉不知怎么的,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杨可,看他眼神乱飘,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突然一乐,差点笑出声来,大方地伸手和他轻轻一握:“欧阳嘉。”

  霍清泉松开手,这才转向杨可:“这位是……”

  “我……我是她老公。”杨可噌地一下站了起来,试图从气势上压倒这个觊觎自己老婆的男人,却发现霍清泉足足比自己高了半个头,而且大约是平时健身有方,肩宽背平,和他那叫一个没法比。

“你好。”霍清泉却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表示出大吃一惊,再说几句诸如‘你都有老公啦!’‘你为什么骗我是单身?’之类的狗血台词,反而像早就知道那样从容。

  “我可以坐下吗?”他礼貌地询问。

  能说什么呢?人家刚给他们的晚餐买了单。

  杨可还是执拗地行使了一点作为丈夫的特权,本来明明霍清泉在他这边坐下就可以了,他非要站起来,表面上是假惺惺地给他让座,实际上就为了挤到欧阳嘉的身边去肩并肩地坐在一起,表示‘我们才是统一战线’的。

  霍清泉无所谓,欧阳嘉在他蹭过来的时候瞪了他一眼,在他耳边小声批判:“幼稚!”

  杨可厚脸皮,当没听见,幼稚就幼稚吧,幼稚也比老婆跑了强。

  三人调位置乱了一阵,等重新安顿下来之后,霍清泉打响指招来服务员,把桌上的残局撤下去,重新上了三杯饮料,这才从容地开始了正题。

  第一句话,就让欧阳嘉知道了他的来意绝对和什么风花雪月无关。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富金银行西南区的风控部经理。”

  欧阳嘉的脑子疯狂地运转起来,瞬间就翻出了富金银行的大部分资料,这是一家老牌银行,在东南亚一带赫赫有名,资金雄厚,华人控股,传说背后有好几个隐世的‘不可说’富豪做支持,大约十年前进驻大陆,成为一条财大气粗的过江龙,在上海北京广州等地均有业务,业内向来以‘不差钱’闻名。

  最重要的是,富金银行是鸿益资本的股东之一,也是重要资金来源之一,基本上可以说是供血包的关系。

  她目光凝重起来,知道他找自己肯定是公事相关了,但是还是不明白,别说她现在只是飞天猪的一个小业务员,就算她依然在鸿益资本当项目经理,也没资格让富金银行西南区风控部的老大,屈尊降贵来见她啊。

  霍清泉很快给了她答案,第二句话直接就问:“欧阳小姐,我很欣赏你的才干,想问问你有没有意向跳槽到我们富金银行风控部来就职?”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