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3547 2018-11-11 09:06:17

 一提到这个问题,杨可的目光明显就游移了起来,他左顾右盼,希望能找到点什么来转移注意力,偏偏这时候酒店被一个预定好的旅游团给塞满了,大厅里顿时人声鼎沸起来。

  他们俩像两尊石像一样站在入口不远的地方,的确有点妨碍交通。

  “那什么……我们先喝杯咖啡?”他仓促地提议。

  欧阳嘉冷静地提醒他:“酒店咖啡厅是宰冤大头的地方,堂食的话要五十一杯,送到房间才三十五呢。”

  杨可立刻说:“好的,那我们叫两杯咖啡上去你房间喝吧,一边喝一边慢慢谈。”说着就要走向电梯。

  欧阳嘉对他转移话题的功力已经百毒不侵了,一脸木然,在他就要越过自己肩膀的时候伸脚绊住了他,冷冷地说:“站住。”

  “哎呀!差点摔着了。”杨可发出大惊小怪的声音,“要是我在酒店大厅里摔个好歹的,他们是不是得赔偿啊?”

  “杨可,结婚四年了,我还不知道你天生具有讹诈的本事呢?”欧阳嘉奚落道,看他又要张嘴,知道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否则这小子一阵胡搅蛮缠,说不定自己就又被绕糊涂了,赶紧直截了当的问,“你刚才不是说要带我去个好地方,难道不是民政局?”

  杨可摸了摸鼻子,嘀咕道:“民政局除了结婚的时候……一般也不算什么好地方,谁爱去谁去,反正老子不去。”

  “你说什么?”欧阳嘉轻描淡写地问。

  “我是说!民政局,不着急。”杨可赶紧解释,“先办正事要紧,对吧?你看,嘉嘉,我们摊上的事这么多,现在是应该同心协力,共渡难关的时候,离婚着什么急呀,我又跑不脱!在婚姻存续期间,我们还可以互帮互助,一旦有什么事的话,彼此的合法配偶身份,还可以出一把力呢,你说是不是?”

  “也是哦。”欧阳嘉吸了一口气,“我要是出了意外,你是随时可以当鳏夫的。”

  “呸呸呸!”杨可不顾旁边一个老太太的侧目,作势往光滑的地面上连吐了三口唾沫,“不要说那么不吉利的话!”

  欧阳嘉撇撇嘴,问:“那你到底带我去哪儿?”

  这下杨可精神了,凑过来说:“当然是律师事务所啊!”

  

  话说杨可昨天也是累得一直强撑着,脖子被秦东升勒了那么一回,不但留下了一圈青紫的吓人痕迹,而且越来越肿,到最后咽唾沫都困难,他回家一口气灌了好几瓶冰镇矿泉水,拿冰块绑敷在外面,一边冻得直跳脚,一边困得打迷糊,就这么半梦半醒地折腾了一夜,一大早,一睁眼,吓了一跳。

  天未明,晨曦乍现,窗外连鸟都不叫一声,所有人都还在沉睡当中,室内光线极暗,只能勾勒出人的轮廓。

  皮老板神出鬼没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见他迷茫地瞪着眼睛站在门口,露出难得和蔼的笑容:“你醒啦。”

  “不是……”杨可还没反应过来,伸手摸了一通,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也确实身处在自己的家里,触手可及都是熟悉的东西,才期期艾艾地问,“你怎么进来的?”

  这尼玛是恐怖片吧!在自家里睡得好好的,一睁眼多了一个大活人!小区保安干什么吃的!监控系统是摆着好看的吗!?物业费可是交了五块钱一平米哪!

  皮老板要是想干点什么的话,是不是自己醒来的时候,家里已经扫荡一空,自己连内裤都不剩下一条了?

  “呵呵。”皮老板露出一脸‘你们这种年轻人果然没见过什么世面’的神情,坐在别人沙发上的姿势也跟坐在自家小院的藤躺椅上没有什么区别,悠然自得,一派局面尽在掌握的大方。

  “这特么是我家!”杨可刚醒过来,胆子还挺大,瞪着眼睛对着皮老板强调,“你这么私自闯进来是犯法的!”

  皮老板微微眯起了眼,怀念地说:“犯法啊……这个词好久没听见了。”

  所以您今天打算犯一回是吗?

  杨可陡然感到脖子后面一阵凉飕飕的,手臂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不安地回头张望,生怕从自己刚出来的卧室里窜出来几个黑衣大汉,顷刻就要他好看。

  “别紧张,我没有带人来。”皮老板看出他的心思,和缓地说,“说起来我已经很久没离开我那个小院子了,外面的世界,烦得很,我看都不愿意看一眼。”

  对于他这么清高的言论,杨可却丝毫不敢大意,两只眼四下踅摸,就想赶紧找个什么东西来防一防身,他可没有老婆大人随身携带的小花那种大杀器,面对这种老牌黑涩会一点都不敢大意。

  “坐,坐嘛。”皮老板招呼道,态度就像在自家招待客人一样从容。

  杨可再度在心里怒骂了一句‘这是老子的家!’,但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谨慎地蹭到了皮老板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竭力让自己看起来冷静理智:“有什么事吗?”

  皮老板很满意他的合作态度,点着头说:“这次要不是为了解决东东的事,我也不会出来,别紧张,没人知道我来。”

  没有目击者……杀人灭口……好像更紧张了呢,杨可屁股底下像长了刺,他不安地挪动了一下,第一反应是开口问:“为什么找我?”

  难道说在皮老板大驾光临的时候,也有一队人马跑去找了欧阳嘉不成!?

  他陡然警惕起来,虽然知道欧阳嘉手背上寄生的小花可以保护她,但是还是很担心!

  “呵呵,大家都是男人,比较好说话一点。”皮老板看穿了他的心思,摆摆手,“我虽然这把年纪了,也不太方便去跟欧阳小姐直接对话,到底是有夫之妇,还是要避嫌点儿的。”

  “呃。”杨可不大想承认事实,硬着头皮说,“不用打扰她,有什么事跟我说就行了,我是男人,一家之主,我说话算数。”

  皮老板再度发出意味深长的笑声:“你?你不过是个耙耳朵。”

  “那是……现在是新时代了,要给太太一点面子。”杨可底气不足地否认,飞快地追问,“到底什么事,快说,天亮了就不方便了。”

  皮老板收敛了笑容,看着他,保养得当的脸上,皱纹还是显露无疑,他抿了抿嘴,刀刻般的法令纹让他整个神情顿时严肃了几分,过了一会儿,才缓缓地说:“我外甥捡了一条命,但是他疯了。”

  “疯啦?!”杨可不相信地挖了挖耳朵,随即点头,“也是,能做出这些事,本来就疯了吧。”

  “不许胡说。”皮老板声音虽低,却含着不容拒绝的坚定,“他一直都是个好孩子,一定是那个寄生在他身上的怪物害了他!”

  杨可暗地里撇了撇嘴,在心里提醒自己几遍‘这人不好惹’,妥协地说:“行吧,你说什么都成。”

  皮老板也不在意,俯身推过来一张卡,在乱糟糟的茶几上份外醒目:“这里是一点小意思,算赔偿你们的损失,密码是你的手机号后六位。”

  “小意思是怎么个意思?”杨可没有被冲昏头脑,反而立刻像被针刺了一般,屁股都要坐不稳了,瞪着眼睛问,“封口费?”

  皮老板雍容地收回手,坐直身体,大言不惭地说:“也可以这么说,买你们对这件事守口如瓶。”

  “那个,皮老板,你多虑了,我和我妻子是正经人,不会到处去传播这种耸人听闻的谣言的,再说了,我们就是说,也得有人肯信啊。”杨可把卡又推了回去,“我们只希望您能管束好秦律师,不要再出来行走江湖了,不然我们管不着,还有警察同志呢。”

  皮老板稳稳的坐着,眼皮都不抬一下,意味深长地问了一句:“我一直没问,你们是怎么对付他的。”

  这句话有点诛心,杨可脸色变了变,皮笑肉不笑地说:“怎么,兴师问罪啊?他变成那样子的时候你也在场,皮老板,老实说,我们和他那场大战是生死相搏,我能活生生站在这里,都是因为我们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也是因为欧阳小姐身上同样寄生着一只怪物吧?”皮老板一针见血的说。

  杨可大怒:“小花不是怪物!不……它起码和秦东升身上那只不一样!”

  “所以说,这张卡是我的诚意,我不会提,希望你们也不要提。”皮老板平静地说,“我就东东这么一个亲人了,虽然他做了错事,但并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而且他也付出了代价,疯了。”

  他摊开手,半开玩笑地说:“我有钱可以养他一辈子,你们还年轻,未来的路还长远,与其把精力花在追究责任上,不如想一想,该怎么对付欧阳小姐手上的那个怪物。”

  “这个不用你操心。”杨可生硬地说,“只要你不动歪脑筋就行了。”

  皮老板笑了起来,肩膀都在抖动,笑够了才说:“要是十年前,我说不定还动动脑筋,这样的怪物,可真是能干点人不方便干的坏事,欧阳小姐年轻漂亮,跟在我身边,当个保镖都划算。”

  杨可不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不知怎么的,那目光让久经沙场的皮老板都有些心慌,明明在他面前的只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废宅青年,连自己老婆都保不住的怂货。

  可为什么,一瞬间竟然让他如芒刺在背?

  皮老板决定不去想,他本来也没打算和杨可为敌,只是谈判而已,所以叹了口气,摇摇头,惋惜地说:“老了……骨头都松了,退出江湖之后,野心都消磨得差不多了,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好好活下去,能活多久活多久,你们年轻人的事,我是管不了了。”

  “得了吧,说得好像您能管似的。”杨可忍不住吐嘈了一句。

  “是呀。”皮老板居然坦然承认了,“我外甥身体里的怪物,已经被你们消灭了,他从此就当个混吃等死的废物,也不会再有危险,年轻人,你可要加油了。”

  杨可冷笑了一声:“承您吉言,说不定有一天怪物统治地球,我太太能当个女皇呢。”

  皮老板再度哈哈大笑了起来,用手指指他:“行,这是应该有的野心,毕竟不能白让怪物寄生一次!”

  他站了起来,不再管茶几上的银行卡,轻描淡写地说:“秦律师出了事,他负责的案子会移交给别的律师,那份遗嘱……一直都是他在说,我也没亲眼见着,你们要是不放心的话,就自己去看一眼,我打好关系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