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七十八章

第七十八章

3644 2018-12-02 09:05:49

 欧阳嘉本来还有点饿的,被这股食物的味道一熏,一点食欲都没有了,她打开电脑,等程序启动的时间,从抽屉里摸了一包速溶咖啡,拿着杯子去门边的饮水机倒热水。

  这里很多东西都和鸿益资本有了级别上的差距,茶水间是根本别想了,再也没有咖啡机,一按即出浓香扑鼻的黑咖啡,离车站半条街的地方,倒是有一家简餐咖啡店,但一杯咖啡要二十多块,她不是负担不起,只是觉得时过境迁,自己作为一个小白领,没必要增加这笔开支。

  热水注入马克杯,速溶咖啡的粉末迅速地打着旋儿溶解开来,形成一种淡褐色的液体,欧阳嘉捧着杯子刚要回自己位置,就看见经理从后门探进头来,扫了一眼,没理会那几个嘴里塞得满满的慌忙把食物往桌子底下藏的员工,直接叫她的名字:“欧阳嘉来了没有?”

  “我在。”她转身答应,经理这才看见她,含糊地点头,丢下一句:“到我办公室来。”就走了。

  拥挤的办公室里,桌子挨着桌子,连隔板都没有,几乎是摩肩擦踵坐在一起的业务员们,顿时窃窃私语起来,用各种异样的目光打量着欧阳嘉。

  的确,欧阳嘉在这群人当中算鹤立鸡群的存在,虽然她已经努力让自己接近大家的一般水平了,但是‘从上级公司被调到这里当业务员’这个不知道是光环还是丑闻的背景,还是让她特别的与众不同。

  “叫她干什么?”

  “不知道,平时也没觉得她干得比我们多好啊。”

  “还是上面公司的呢,我瞧着也就那样。”

  “经理的脸色可不太好,未必是好事呀。”

  在毫不掩饰的‘耳语’当中,欧阳嘉神态自若地走回自己位置,把杯子放下,抿了抿耳根的短发,确认自己没有任何不妥,才走出了办公室,去经理室‘觐见’。

  所谓经理室,也只是一间和他们差不多的办公室,并没有进行什么额外的装修,甚至老板桌大概还是从上一个租客那里捡的漏,因为和电脑椅并不是配套的。

  “经理,找我有什么事?”欧阳嘉敲门进来,直截了当地问道。

  经理坐在那把电脑椅上,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手指操纵着鼠标,眼睛盯着屏幕,就当没看见她一样,专心致志地做忧国忧民状。

  欧阳嘉等了一分钟,稍微提高声音又问了一遍:“经理?要不您先忙着,没什么事我回去工作了?”

  “哦!欧阳啊。”李经理这才‘发现’她的存在,挤出一丝微笑,抬手示意,“坐。”

  这看起来要长篇大论地谈话啊?欧阳嘉飞快地在心里捋了一遍最近做的单子,没发现有什么值得被叫出来单独谈话的迹象啊。

  经理看她坐下了,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腔调说:“你来了我们这里,也有一个月了,感觉怎么样啊?”

  “挺好的。”欧阳嘉礼貌地说,“经理领导有方,待人亲切,同事们团结一心,互帮互助,公司的氛围非常好,是个适合长期发展的地方。”

  其实两个人都心知肚明这些场面话全是扯淡。

  李经理不自然地握拳堵在嘴上,咳嗽了几声,慎重地调整了一下措辞,开口婉转地说:“我知道,你在鸿益资本是非常优秀的员工,业绩出众,还去过美国总部进修,香港那边也工作过一段时间,很不错,很不错,在我们这里是屈才了。”

  “这话我不敢当。”欧阳嘉立刻否认,一脸诚恳地说,“工作岗位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我觉得做小额借贷也是个非常有挑战的工作,我很乐意在这个领域继续努力奋斗。”

  她表了忠心,按理说李经理就该放过她了,难道不是就来敲打敲打她这个空降党要安心工作的吗?

  但是李经理的脸色反而更不好看了,呵呵了两声,把显示器转过来展现在她面前:“既然你自己愿意在飞天猪工作,那这些数据,又是怎么回事?”

  欧阳嘉把目光投向屏幕,上面是柱状表格,有日,周,月,总……各种图,她端详了一阵子,不明白地看向李经理:“什么意思?”

  “业绩啊!什么意思!”李经理口气严厉起来,“你自己看看,这上面是每个业务员提交的申请单的数额。”

  他指着上面几个超出水平线的说:“这几个,是我们的老牌员工,日单量在四十左右,基本上十分钟一单。”又指向中间部分,“这是一般的水平,日单量全部高于二十,平均下来二十分钟一单,也算是勤勤恳恳,踏实耐劳。”

  说着,他指向最后的一个矮柱,不无谴责地说:“这是你,欧阳。”

  欧阳嘉毫无羞愧之色,诧异地看着他,让李经理怀疑她是不是在装傻,气得什么婉转都忘记了,直接用手指头戳着屏幕,咬牙道:“最多的一天你只提供了十六单,最少的一天你干脆只提交了九单!九单,什么概念!?人家一个午休的功夫就能做的业绩!”

  “经理。”欧阳嘉奇怪地问道,“我们业务员的工作是和客户交流,检查对方提供的相关文件,做一定的背景调查,而不是比赛谁能在最短时间内拉到最多的单子吧?”

  李经理看着她的脸,气得简直头发都要竖起来了,低声说:“欧阳,你是跟我装傻呢?还是消极怠工?我知道,你从上面被贬下来,心里有怨气,这可以理解嘛,鸿益资本是什么地方?环球广场又是什么地方,我去过几次,我知道,在那里,高楼大厦,落地亮窗,人人穿得体体面面的,手里几千万的流水,你当然看不起我们飞天猪这种小打小闹,一群人跟猪仔一样挤在办公室里,跟客户磨嘴皮子,就为了五万八万……可又有什么办法,你不是工作上犯了严重错误,被一脚踢下来的吗?”

  “经理我想你误会了。”欧阳嘉刚要开口分辩,被李经理不耐烦地阻止,斩钉截铁地说,“既然来了,就好好干!我对飞天猪有信心,将来我们一定能发展起来,你有那么漂亮的工作资历,在这里干好了,过段日子就算要回去也不难,或者你肯留下,跟我们飞天猪一起发展,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可是你呢?磨洋工!耗时间!磨磨蹭蹭的,一天才处理九个单子!九个啊!我问过后台了,每天给各位业务员分派的客户都是平均的,没有谁多谁少,绝对公平,但为什么别人一天六七十个客户能拉四十多个单子,你只有九个?!你是对谁有意见呢!?我们飞天猪庙小,养不起大神!你也未必稀罕我们这里的香火,真要是不想干了,趁早滚蛋!”

  李经理被她气的不轻,说得有点激动了,话一出口,自己也有点后悔,觉得到底是年轻姑娘,自己还是要留点余地的,真骂哭了也不好,谁知道办公室那帮碎嘴婆娘又要串什么闲话了。

  出乎他的意料,被他劈头盖脸这么一顿骂,欧阳嘉心平气和,脸都没有红一下,垂着眼帘,很安静地坐着。

  哟呵!李经理吃了一惊,觉得脸皮够厚的哈!?

  “我可以说话了吗?”欧阳嘉等了一会儿,见他不吭声,礼貌地询问道。

  “说。”李经理憋出一个字。

  “我之所以上报的单子少,是因为有些不合格的客户,我在接到材料之后,是直接打回的。”欧阳嘉平静地说,“来之前我查过我们APP的资料,坏账率为百分之三十,这个数目不算大,可也不小了,我觉得,与其求快,不如求稳,目前我做的单子,还没有到还款的时候,经理如果相信我,请拭目以待,看我的坏账率,是不是和别人的不同。”

  李经理一开始听得还有点意思,到最后就又失去了耐心,烦躁地挥挥手:“别给我找理由!哪个APP没有坏账?我们才百分之三十,已经很好了,你别被那些小道消息欺骗了,他们说自己坏账率多低,都是放出来造势的,喏!就我家那楼盘电梯里的广告,也是个小贷APP,打出的口号是投诉为零,扯淡!当我不知道,去年我去他们那办事,还看见一群人堵着门闹事呢。”

  他看着欧阳嘉安静的面容,寒星一般的双眸认真地看着他,心里多少软和了一下,不大情愿地提醒道:“不管以前你怎么牛逼,现在你在飞天猪是个新员工,坏账率高都是可以原谅的,但是提单率这么低,就代表你工作态度不积极,效率慢,不能有效转化,这是不能原谅的!上个月的就算了,从这个月开始,你给我好好干,每天不能少于三十张单子,越多越好,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这是轻而易举的事,毕竟你曾经是鸿益资本最年轻的项目经理,只要你真正投入进去,我不相信你会干不好。”

  “那我就能眼睁睁地看着明明有坏账可能的客户,也要给他拉单子吗?”欧阳嘉反问道。

  这句话把李经理的心火又勾起来了,他就差拍桌子喊了:“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儿!你是一个业务员,你应该做的就是拉单子拉单子,尽可能地拉单子!至于审核把关,有风控部操心,要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可是我申请的单子,一个月以来,没有一单被风控打回来过。”欧阳嘉据理力争,“我的通过率是百分之百,别人至少也会被打回来百分之十,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这能说明个狗屁问题!”李经理吼道,“不该你操心的事,你就别花力气!给我听好了!审核关你屁事!你只管拉单子就行了,风控部又不发你工资!你的工资是这里出!”

  他喊完了,也觉得心累,碰到这么一个油盐不进的部下,明明能力出众,就可惜脑子太轴,死活转不过弯来,天知道之前她那些光鲜漂亮的业绩是怎么出来的。

  “好了,回去吧,记住我说的话,好好想想。”他心灰意冷地挥手,“你是个聪明人,别让大家都闹得难看,老老实实的别起什么花花心思,你也能好过点儿。”

  欧阳嘉虽然不赞同他的指示,但也能感受到这个粗鲁的中年直男倒是并没有什么坏心,对自己甚至有一点忍耐了,于是站起来,礼貌地告别,走出了办公室。

  她一进大办公室的门,所有人的目光都‘唰’地一下投了过来,各种各样的情绪夹在其中,让她莫名其妙之余,还有点芒刺在背。

  不过就是被经理叫去训了一顿,你们用这样复杂的目光看着我干什么?

  她走到自己座位前的时候得到了答案。

  在她拥挤而狭小的办公桌上,醒目地放着一大束包装精美,雪白娇嫩的鲜花。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