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五十三章 再生

第五十三章 再生

3090 2018-09-14 17:41:47

  

  血猴子虽然大批量的围攻我们,但其中一部分的注意力被尸体吸引,开始分食,我们这边幸存下来的人,也借着这个机会四散而逃。

  

  我拉着唐婉,向着一个方向狂奔,因为太着急,我也没注意这究竟是哪个方向。

  

  后来,我发现这似乎是东边。

  

  因为我的手,越来越痒了……

  

  “哎,哎于越!”唐婉这时喊了我一句,使劲儿的拽着我的袖子。

  

  “怎么了?”

  

  “别,别跑了……我喘不上气了都,太累了,休息一会儿……”

  

  我转过头,看她一眼:“不要命了?”虽然这么说,但我还是停下了脚步。

  

  “这边好像没什么动静了……暂时没,没那么危险吧?”唐婉停下,双手撑着膝盖,大口的喘息着。

  

  这周围黑漆漆的,我这破手电筒似乎也快没电了,光线很弱,还真不好判断有没有什么危险。不过耳朵倒也确实听不到什么特殊的动静,连逃跑的人的声音都听不到。

  

  我仔细照了照周围,现在这里只有我和唐婉。

  

  看来已经和左司、庄四海他们完全走散了。开始我们是被抓,希望得到自由,现在真的自由了,我反倒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好事。

  

  “哎,于越,你的胳膊……”唐婉看看我,看看自己染满血的小手,又看看仍然在流血的肩膀。

  

  她不提还好,她这么一提,我突然感觉到自己肩膀上剧烈的疼痛。

  

  “没事……”我伸出左手,下意识的捂住肩膀上的伤口。

  

  “怎么会没事,跑了那么久,流了那么多的血……你,你不会死吧?”唐婉紧张兮兮的看着我。

  

  “死也是被你杀的。”我又看了眼附近,真的找不到左司他们的人,他们那边应该有些急救的物品,可以帮助我止血。

  

  但现在看来是指望不上了。

  

  于是我准备脱下衣服,用衣服系住胳膊,总之先止血,免得真的应了唐婉那句话,失血过多而死。

  

  可就在我准备要脱下自己的衣服时,却突然发现,我按在右侧上臂的左手,突然拿不下来了……

  

  “嗯?”

  

  我用力拉,好像黏住了。

  

  但不是血液将手黏住,也没那么大的粘性,我感觉好像什么东西从我的伤口,钻进我的肉里。

  

  “怎么回事?”我的右手掐着手电筒,但抬不起来,于是我喊唐婉,让她用手电照我的右臂。光线刚刚过去,那丫头就吓得叫了一声:“喔!我的天!你……你的手,手上的虫子怎么钻进肉里了?!”

  

  正如唐婉所说,我左手那一条条肉色的虫子,此刻平铺在我右臂的两处伤口,一条条肉虫,顺着伤口,钻进我的血肉之中。

  

  正因如此,我才没办法将它拉出来。

  

  “为什么会这样?”我抬头,看着唐婉。

  

  “你,你问谁呢?我怎么知道啊!怎么办?你这只手到底怎么回事?”唐婉也很慌。

  

  开始,这画面让我很紧张。

  

  可渐渐的,我冷静下来。

  

  之所以冷静,是因为疼痛感突然变得弱了。

  

  之前很疼,尤其是唐婉提醒我手臂还在流血的时候,可现在,那种疼痛的感觉正在迅速减弱,只是很痒,感觉伤口里面的肉被这些肉虫不断的翻腾着。

  

  但这痒的感觉,似乎……

  

  “有点舒服呢?”

  

  “啊?你说什么呢,侬脑子瓦特了伐?”

  

  “别说话!”我瞪唐婉一眼,继续感受着右臂上那种奇怪而又舒服的“痒”,觉得似乎这血肉中有个什么东西,在一点点的往外钻,终于它出来了,是一颗染血的金属头,子弹吗?

  

  两处伤口,挤出了两颗弹头。

  

  “你……”唐婉捂住小嘴。

  

  我也很惊讶,更让我惊讶的是,左手的肉虫这时一点点的离开我的伤口,随着它们的离开,伤口也渐渐收缩,恢复,虽然没有愈合到完好如初,但看起来,就像是一处新伤的疤痕。

  

  “你,你……你到底是什么怪物啊!”唐婉下意识的后退两步。

  

  “你今天结巴挺严重?一开口就好几个‘你’。”

  

  “别打岔,问你呢?”

  

  我看着自己渐渐恢复成人手的形状的左手,我也很懵逼。但杜老板确实说过,她送我的这只左手,不仅仅有巨力这一个能力。

  

  疗伤也是能力之一?

  

  可它到底怎么做到的,能够让我的伤口如此短时间内,几乎完全恢复?

  

  “呜嗷……”这时,远传突然又传来了血猴子的低吼。

  

  来不及多想手臂的问题了,我赶紧拉住唐婉:“还不安全,继续逃!”

  

  也不知道这一次我们逃了多远,只知道停下的原因和之前一样,跑不动了,这次不光是唐婉,我也累坏了,确定周围没了声音,我赶紧停下休息。唐婉一边喘息着,一边使劲儿的扯了扯我的袖子,“哎,你到底是不是张本初呀?”

  

  “不是,我是于越。”

  

  “我不是问名字,我的意思是,你是我认识的那个人吗?那个负心汉?你那只手是怎么来的,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嘶……唐婉,咱俩认识没错。但负心汉你说的是谁?”

  

  “你猜呢?”

  

  “不是,你有病吧?谁负心了?”

  

  “你说分手的,不是你,还是我?”

  

  “得得得,咱现在不聊这个,都闭嘴,别把那些怪物招来。等一会休息的差不多,还得往前逃。之前白天的时候那些怪物一直没有出现,我怀疑,它们可能是昼伏夜出的习性。跑到天亮,差不多就安全了。”

  

  虽然转移了话题,但思绪还是回到了那个时候。

  

  那是我刚刚“继承”了米一恺的债务初期,高利贷找上门,在唐婉的茶叶店,一顿打砸过后,给了我个最后期限。唐婉当时不知道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对我发了很大的火,我们大吵一架,但没分手。其实吵架对我们俩人来说,算是间常便饭,过去相处的时候,我们基本上一个星期吵五天,剩下两天休息。

  

  之后,债务我一直还不上,也找不到米一恺。高利贷盯上了唐婉的店,三天两头砸一次,最后一次是把我和唐婉算在内,与店里的货物一起砸的。事后,唐婉一个小姑娘,鼻青脸肿的面对高利贷离开后的废墟,终于放弃了收拾烂摊子,她甩了我一巴掌,走了。

  

  再没回来。

  

  所以……

  

  “我想起来了,我就说,真不是我说的分……”

  

  “嘘!”唐婉突然捂住我的嘴,然后关闭手电筒,指了指树林中的另外一个方向,那里有光亮闪过。

  

  是谁呢?

  

  唐婉拿起枪,一点点趴下,小心翼翼的盯着闪过手电光的方向。

  

  然后拽我,嗓子眼儿挤出声音:“你也趴下!”

  

  突然!光熄灭了!

  

  树林中静悄悄的,我和唐婉被黑暗包裹……

  

  “咦?怎么突然没了,没电了?”唐婉小声嘀咕,还看着之前那个方向。

  

  我也觉得奇怪,紧接着,一种不好的预感突然出现,为什么光会突然熄灭?在这片黑暗中,除了光亮,就是声音能够被人发现。所以要么是停电,要么是那个拿着手电的人已经发现自己成了别人的目标。

  

  所以……

  

  刚想到这,我和唐婉身后突然传来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我们几乎同时回头,可一双冰冷的锋刃,已经抵在我们俩的脖子上。拿刀的是一个男人,单膝跪在我和唐婉之间的位置。

  

  虽然是漆黑一片,但这身形和一半遮脸的长发,还是让我辨认出这家伙是谁。

  

  他是庄四海身边的面瘫男。

  

  “你们在做什么?”面瘫男声音嘶哑,眼神冷漠。

  

  “什么都没干啊,是你突然跳出来对我们拔刀的吧,你,你想做什么?”唐婉的手腕悄悄扭着,她准备借住黑暗的优势,调整枪口的位置。

  

  “别动……”但被面瘫男发觉。

  

  “兄弟,你听我解释。”我这时开口,“我们确实是想看看,刚才手电光的位置,是什么人。白天也看出来了,我和左司之间是有点问题的,如果发现是他,或者他的人,可能会发生点什么。但是我和你,还有你们庄老爷子,完全没什么过节。大家现在走散了,都很危险,之前又没仇,没必要互相伤害吧?”

  

  “枪给我。”面瘫男冷漠的说。

  

  唐婉不情愿的交了出去,面瘫男将目光转向我。

  

  我摇头:“我没有,我们俩就一把枪。”

  

  他居然没怀疑,直接把架在我们脖子上的刀挪开了。我和唐婉站起来,但我没有和这面瘫起冲突的意思,一是完全没必要,就像我说的,我和他没仇。其次,这家伙前一刻手电光还在我们正面,几个呼吸间,居然就从天而降,出其不意的把我和唐婉拿下,他是有真本事的,跟他动手,很难赢。

  

  面瘫把枪别在裤腰里,向前走了两步,然后突然回头:“你们俩,跟我走。”

  

  他这是什么意思呢?看他的样子,和我们一样,也是走散了,而看他刚刚紧紧跟随庄四海的模样,应该很忠心,我怀疑他现在目标不是逃命,而是去找庄四海。带上我们,应该也是为了多一个帮手,或者关键时刻,多一个垫背的。

  

结果,我过去之后,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却让我非常意外:“你之前,说能找到眼睛……还能找到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