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五十八章 心魔

第五十八章 心魔

3388 2018-09-14 17:41:47

  

  左司的手下被我捏碎了半颗脑袋,瞬间失去了生机。

  

  而我,也血流遍地。

  

  我将左手放在我胸腹之间的枪口上,感受着左手的肉虫,一点点钻进伤口,修补损伤,同时取出卡在肉里的子弹。

  

  我转过身,左司已经逃到了苏雅身边,抱紧苏雅的大腿,他的眼神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样子,他就像一头待宰杀的动物,拼命躲闪,瑟瑟发抖,他甚至不敢看我。

  

  “苏雅……小雅……救我,救救我……被让他过来,别过来,我害怕……我怕……”左司抱得越来越紧。

  

  苏雅一脚将他踹开,走向我:“于越,站在那别动,闭上眼睛。”她声音平静。

  

  左司却吓得尖叫:“别,别靠近他!他会杀了我们的!他会杀人的!”

  

  “让我闭眼?那你想做什么?”我问。

  

  苏雅的样子在我的意识中渐渐模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人型。

  

  不仅她是人型,左司,唐婉,都是人型。这些人型在我这里,完全没什么区别,我对它们也只有一种欲望,就是捏碎,杀掉!让它们永远消失……不管要杀了它们,我还要尽快离开这里。

  

  我要找到杜老板!

  

  我要用自己的左手,把她撕得支离破碎……

  

  想到这,我无比的兴奋。

  

  我的双腿几乎不受控制的向前走,一步步靠近苏雅。

  

  最后,奔跑起来!

  

  达到合适的距离,我的手一把抓向苏雅的脖子!苏雅没有正面对抗我的力量,肩膀一扭,贴着我的左臂闪开了我的攻击,然后扣住我左手的手腕,顺着我的力量,将我按下,同时小腿迅速击打我的关节,迫使我单膝跪下,她顺势用大腿绕过我的脖子,将我勒住,有用另一条腿扣住自己的脚腕,将我锁喉。

  

  “于越,闭上眼睛,心里随便想点什么,想点你更关心的东西……”

  

  “我……没有关心的……”我抽出左手,一把抓住了苏雅的膝盖。

  

  “喂!”苏雅明白,继续下去膝盖会被捏碎,她马上放弃锁喉,与我拉开距离。

  

  我右手揉着脖子,左手撑着地面,以匍匐着的姿态面对苏雅,然后左手和腿同时用力,瞬间扑向她!

  

  而就在这时,与苏雅和唐婉相对的那一面墙壁,也打开了石门,这次出现的是阿延和庄四海,阿延还好,庄四海非常疯狂。但他的疯狂与我、左司,或者左司的手下不同。他疯狂的四处乱跑,见到碎石就捡起来,摸到什么凸起,就要搬!

  

  阿延似乎没有什么症状,只是在看我和苏雅打斗。

  

  “喂!那个面瘫,帮忙呀!”苏雅喊他。

  

  “不。”结果阿延拒绝。

  

  “你……”

  

  “除非杀了他,否则控制不住。”

  

  “那就打晕他!我自己做不到,你帮我!”

  

  阿延没再回应苏雅,反而是去拉住疯狂收集石头的庄四海,与他说了什么,给他一只口袋,还有一把匕首。

  

  “于越,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救过你!你清醒点!”苏雅还在试图让我清醒,可她的声音在我耳朵里却越来越小。

  

  我只想攻击她,杀掉她,而她从最初的试图控制住我,到躲躲闪闪,迂回牵制我。

  

  但这不是办法。

  

  这样下去,她迟早体力耗尽,而我似乎不会疲惫。

  

  我们又这样迂回了十几圈,我突然觉得这四周的光线在变得暗淡,而苏雅等人的样子,在我眼中似乎也清晰了几分。

  

  我一个不留神,被苏雅摔倒在地,她抽出随身携带的砍刀,对准我的左手:“不行,看来只能先废了你的手!”

  

  她手起刀落!

  

  我瞬间抬起左臂,抓住了她的刀刃!

  

  我的虫子断了好多条,但好在,还是化解了她的力量。

  

  我捏住那把刀,嗓子眼儿里挤出声音:“别……砍手……那个是压我诅咒的……东西……砍断我就废了……打晕我啊傻娘们!”

  

  “你叫我什么?”

  

  “口……口误。”

  

  苏雅另外一只手按在我脸上,狠狠的往地上一砸!

  

  我觉得自己后脑勺都快砸漏了,疼得我直咧嘴。

  

  “嘶……啊!你有病啊?你?”

  

  “你看见了,敲不晕。”

  

  “等,等一下!”我努力推开苏雅的刀,指指她:“你先从我身上下来,我感觉我好像……能控制自己了呢?”

  

  苏雅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爬起来,我松开左手,她一点点抽回刀。

  

  就在刀离开我手的一瞬间,我突然又有一点控制不住自己,我赶紧捂住头,扭过脸,尽可能的不看她。

  

  “是能控制住,但还是很奇怪……我怎么,总是想杀人?”

  

  “是心魔!”远处,有人喊了这么一句。

  

  是阿延的声音。

  

  我回头,但此刻这石殿内的光线已经很暗了,我努力让自己平静,然后拿出还没被摔烂的手电筒,照向声音的方向,发出声音的居然是那尊佛魔石像!

  

  可仔细一看,并不是神像显灵,而是阿延已经爬到了那尊神像的身上,将那一粒粒散发着幽光的宝珠取下,塞进布包内。

  

  待一切完成,阿延才开着手电筒,走向我们。

  

  另一边,那庄四海也累得坐在了地上,他瘸着一条腿,刚刚四处的跑,将墙壁上半数的宝珠都装进了布包内。

  

  “这是怎么回事?”我看着阿延。

  

  “是这些石头,这东西叫魔舍利,又叫失心石,会散发特殊的光线,让人产生幻觉,迷失心智。有一种说法是,在这种光线下,暴露的是人性的丑恶,也就是每个人的心魔。”

  

  心魔?

  

  我看着阿延,右看看苏雅,最后看看那边瘫倒在地的左司。

  

  “不对……你们为什么没事?”我指的是苏雅和阿延,还有唐婉,她现在已经回到我身边,如往常一样,拽着我的袖子。

  

  “魔舍利散发的特殊光线,并非对所有人都有用,对于一些自制力非常强的人,它是没用的。还有一种,可能是心无杂念,完全没有心魔的人,也是没有作用的。”阿延解释。

  

  接着,他斜了一眼已经站起来,颤颤巍巍的走到我们身边的左司:“左老板脾气很大,有人说,九成以上的愤怒,其实是为了掩藏恐惧,越是害怕,就越想毁灭害怕的东西,因此而表露出愤怒的表象,实则本质是恐惧。所以左老板的心魔,是恐惧。”

  

  然后,他指着左司死掉的两个手下的尸体:“那两位显而易见,是贪婪。庄老和他们差不多,但不单纯是为财务的执念,他想找到地宫之中的稀世珍宝。也是贪婪。”

  

  最后阿延看向我:“你就很奇怪了……你为什么要杀他们?杀他们,是为了满足你的什么欲望?”

  

  他似乎对我们的心魔都很感兴趣。

  

  “为什么……我记不起来了,似乎是,似乎只是因为,杀掉他们,看到他们痛苦,我就很舒服……当时是这种感觉,但我发誓,现在绝对没有。”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解释一句。

  

  苏雅一笑:“我就说嘛,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不是什么好东西……由此可见,你的心魔,是个杀戮欲望爆棚的变态呢。”

  

  苏雅这话,我一点都不恼火。

  

  刚刚那情绪的出现到消失,我虽然过程中很难控制自己,但清醒之后,却完全没有失忆。

  

  我知道我的心里确实有点扭曲的种子。

  

  那瞬间只是种子被放大了。

  

  所以相比之下,我更加好奇另外一件事……

  

  “阿延,你是属于意志力强的?还是心无杂念的?”我问他。

  

  他没有受到心魔的控制,起码,是他认出这魔舍利,并且救了我们所有人。

  

  “意志力。”他淡淡的说了三个字。

  

  然后是苏雅,我看向她,她对我摊摊手:“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哎,说不定我的心魔就是人比较好呢?”

  

  我不想跟她聊天。

  

  我回头看了一眼唐婉,她特别激动的使劲儿拽了我一下:“纯洁!一定是心灵纯洁!”

  

  “阿延,我觉得你说的这个传说,不一定是真的。可能是跟人的体质有关系也说不定。”

  

  “或许吧。”

  

  唐婉用脚踢了我一下。

  

  “暂时安全,我们寻找一下出口吧,不能总是困在这里。”苏雅说道。

  

  “这么大个地方,四面都是墙,都是石头……怎么着呀?”唐婉望着四周,有些绝望的说。

  

  “肯定有办法的。”我走向墙壁,用手电筒仔细的观察着,想找到除了镶嵌那些魔舍利的石窝之外,还有没有其它的特别之处。

  

  “你怎么那么肯定啊,万一就是要困死我们的呢?”唐婉跟在我身边。

  

  我回头看了一眼,阿延和苏雅也开始纷纷寻找墙壁的特别之处,除了之前的事情导致有些精神崩溃的左司,连庄四海这瘸子都缓过劲儿,扶着墙壁,一点点的摸索。

  

  接着,我对唐婉解释:“我跟你说,唐婉,这地方绝对不是单纯的为了困死人的地方,就拿我们进入这里的方式来说,绝对是一个开门机关被触动了。如果说,创造这里的人,不想让任何人进来,那为什么最初要有石碑那种设定呢?我猜测,创造这里的人,说不定是在等一个什么人,能够进入这里的,合格的人。”

  

  唐婉完全听不懂我说什么:“什么合格呀?劲儿大?拳头砸石头,砸得血淋淋的傻子?”

  

  我推了她额头一把:“一边呆着去。”

  

  轰走了唐婉,我自己也在想,想我刚刚对唐婉说的那段话,其实一半算是我即兴编的,我最初是为了安慰这丫头别太紧张。可后来仔细想想,我觉得我说的有点道理。

  

  虽然从入门,到刚刚的魔舍利,看似都是为了阻挠擅闯者,但仔细想想,这两道关卡其实都有着破解之法。第一道不用说,我也说不明白,总之是我左手的血液。

  

  至于刚刚的,我不是个合格的闯关者,我已经中了心魔。

  

  那么,合格者是谁呢?

  

  心无杂念!没错!

  

想到这,我停止了摸索墙壁的做法,我在想如果说心无杂念者就是这一关的通关者,那么设计这一关的人,一定会想办法让那个合格的人进入下一关,所以心无杂念者在这种时候会做什么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