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五十九章 叩首拜石像

第五十九章 叩首拜石像

3209 2018-09-14 17:41:47

  

  “都停一下!”我喊来正在寻找出路的所有人。

  

  将他们一同叫到这石殿的中心。

  

  “怎么了?变态杀人狂?”苏雅调侃我。

  

  “我好像有点思路了。”

  

  “思路?”庄四海被阿延扶着,走到我身边:“于爷什么思路?说来听听?”

  

  我将刚刚自己想到的内容,与他们解释了一遍,而后总结道:“所以我猜测,这里一方面防擅闯者,另一方面,也在选择一个‘合格’的人,而刚刚的考验就是心魔,那么没有心魔的人,此刻会做什么?他的做法,也许就是打开这道关的关键!”

  

  我觉得自己表达的很清楚,他们似乎也明白了。

  

  所以接下来,他们的目光集中在了之前没有失去理智,被心魔掌控的三个人。

  

  苏雅、阿延和唐婉。

  

  阿延摇头:“我有心魔,但我能够控制,所以合格的人,不是我。”

  

  接着,我看相苏雅:“你呢?”

  

  “我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可我现在,也没有任何特别的想法,我完全不知道接下来除了在墙壁上找找线索外,还有什么好做的?或者,我们可以观察一下地面?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图案?”

  

  苏雅似乎是真的没什么特别的想法。

  

  难道是我猜错了?

  

  “哎,你怎么不问我呀?”唐婉拽了我一下。

  

  “啊,问你,你干嘛?”我斜了唐婉一眼。

  

  这让她非常不满,重重的提了我小腿一脚:“瞧不起人是不是?我真的没什么感觉呀刚才,稳稳的,心如止水!”

  

  “那你倒是说方法,小姑奶奶?”

  

  “我……我……”

  

  我就知道。

  

  这丫头跟我扯皮行,到来真本事的时候,就没本事了。

  

  可其实我也很好奇,这么大个空间,除了一尊魔佛石像,什么都没有。即便通过了我所说的考验,那个人又能做什么呢?在这石殿内跑步吗?

  

  我无奈的看着那尊石像,突然有种想要拜佛的心思,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或许都希望自己的信仰能够给自己解决问题的力量吧?

  

  信仰……

  

  信仰?

  

  等等!心无杂念?神像!

  

  “我知道……”

  

  没有心魔之人,是否预示着信仰佛教之人?若是此刻被困于密室之中的,是位僧人,那么此刻,应该跪拜佛像吧?

  

  “你们谁知道,这样巨大的一尊佛像,对应庙里正常大小的佛像,蒲团的位置应该放在哪里?”我问了一句。

  

  苏雅和阿延同时回头看我,这两人有点默契,又一次异口同声:“你要拜佛?”

  

  “对!”

  

  苏雅走向我:“你的意思是,心无杂念之人,也许是信仰佛教之人?”

  

  阿延也来到我身边:“所以叩拜佛像的位置,也许会存在机关?”

  

  我点头。

  

  于是我们对应佛像的大小,摸索到大概摆放蒲团的位置。

  

  锁定了一个圆形的区域,我们开始仔细检查。

  

  但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于是我提议:“苏雅,你在这里,跪拜三下试试。”

  

  “好。”苏雅照做。

  

  可三叩首之后,整个密室没有丝毫动静。

  

  搞错了?

  

  还是位置不对呢?

  

  接着又换了阿延,他之后,是唐婉,接着每一个人都照做了一次。

  

  可惜,始终没有什么变化。

  

  难道我真的想错了?

  

  他们失望,我也失望,究竟是哪里错了?难道我的想法,与最初建造这里的人,完全不一样吗?一切只是我的胡思乱想?如果是那样,那么离开这里的办法……

  

  “哎,那个……于越,我插句嘴好嘛?”唐婉凑到我身边,拽了拽我的袖子。

  

  “说。”

  

  “其实你说,心无杂念之人是僧人,我不反对的哦。可是我反对僧人会跪拜这个……”

  

  “为什么?”我疑惑。

  

  唐婉指着神像:“这又不是佛像,这只是一半的佛像,另一半是个魔头的。”

  

  我转过头,盯着那神像。

  

  半魔半佛。

  

  的确不能算是一尊佛像。

  

  那么若是僧人,更不会拜它才对。

  

  所以……

  

  “是我想错了吗?一开始就,完全想错了……”我叹口气。

  

  “也不一定啊,虽然我不懂打架,但硬要说这一关是选一个人通过的话,我觉得,通过的应该是你才对……哦,我是说,如果那个叫阿延的面瘫没有提醒我们,魔舍利的事情。”

  

  说完,唐婉小手拍拍我肩膀,转身离去。

  

  “等等!”

  

  唐婉回头:“啊?”

  

  “你说,我才是这一关被选下来的人?”

  

  “哦,我瞎说的,我懂什么呀,卖茶具都算错账的人。”唐婉挥挥小手。

  

  不,唐婉说的有点意思。

  

  仔细想想,刚刚的我,若不是魔舍利被阿延一块块收起,我不会中途清醒,若我不是中途清醒,苏雅不会找到机会攻击我。在我的猛攻之下,她迟早要露出破绽,或者体力出现问题。

  

  我虽然也很累,刚刚心魔消失之后,也差点虚脱,但心魔在的时候,我是完全不知疲惫的。

  

  所以结果是,我必然能够杀死苏雅!

  

  阿延能力很强,出其不意的制服我和唐婉,让我印象深刻,但其中有树林环境复杂的因素,而且唐婉是个累赘。若是正面一对一,结果会怎样呢?

  

  我是会受伤,可我的伤能够修复。

  

  那么有没有这种可能,我有着杀掉这里所有人的能力!

  

  若是那样,当我杀光了所有人后,我会在这迷失中做些什么呢?

  

  我所做的事情,是否,就是通往下一关的方法?

  

  “我会做什么,我会做什么?!”我想得头痛,我努力回忆刚刚被心魔控制的感觉,突然我想到了一个画面,那时所有的人,在我的视线中都变了模样,只是人型,而我见到人型便想毁灭!

  

  毁灭?

  

  我抬起头,看到那尊佛魔雕像。

  

  它,也是人型。

  

  所以最后,我杀无可杀,是否会把它当作我的攻击目标呢?

  

  我一步步走向那雕像。

  

  到雕像脚下。

  

  我虽然不是僧人,但我向来尊重、尊敬佛教,可我面前这尊,并不是佛……

  

  我捏起左拳,集中力量,一拳打在佛魔之间的界线上!

  

  轰!

  

  瞬间,一阵巨响自这雕像之中炸开!

  

  接着地面摇晃,这尊石像开始出现裂纹,裂纹渐大,石像粉碎!

  

  “于越!你做了……什么?”苏雅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

  

  我回过头,对他们招手:“过来!我找到离开这密室的办法了……”

  

  石像粉碎。

  

  原本石像之下暴露出一口巨大的圆形深坑,一道石阶梯连接着深坑中的无尽黑暗……

  

  这就是出口。

  

  向下,不知通向何方。

  

  “你这只手……究竟是从何而来?”庄四海盯着我的那只手,似乎此刻他对我这左手的兴趣,远大于我发现的出口。

  

  “有机会再说,我们下去吧。”

  

  “不急。”阿延提醒,接着从口袋中取出一只灰色的短棒,拧了一下,那东西发出青色的光,阿延将那东西扔到这深坑下面,发现这一条回旋向下的旋梯,而且那发光的东西坠落了很久,最后光线消失,也不见其底部。

  

  “怎么这么深?人为可是很难挖出如此深坑的。”庄四海抚着胡子。

  

  “是个天然洞穴改造而成。”阿延说着,又拿出一根发光的短棍,再次扔了下去,这一次,光亮到了洞穴的最低端。

  

  “你扔的是什么?”我问。

  

  “只是照明用具而已,第一种燃烧,第二种内部发光。这洞不是不见底,只是底部似乎空气稀薄,也或许是充满了不可燃的特殊气体,也许有毒。”

  

  这就很麻烦了,这洞口确实通向一个地方,或许是藏着段正严眼睛的地方,但却并不是离开这里的出口。

  

  我确实对那眼睛感兴趣,但在得到眼睛的同时,我也想保证自己可以离开。

  

  这时,阿延又拿出第三根短棍,和第一次的一样,他又将棍子扔了下去,依旧是落了几秒后光芒消失。就像坠入了无底深渊一样。

  

  “和之前熄灭的位置差不多。”说着,阿延拿出一条绳子,缠在腰上:“现在确定,那气体不会上升,应该是密度大于空气。我身上的绳索不多,所以需要一个人和我一前一后,我想看看那气体究竟会把人怎样?如果我发生什么意外,上面的人要把我拉上去。”

  

  “那看过之后呢,确定气体有问题,你又要如何?”我问。

  

  阿延这时已经将绳索的另外一段系在我的身上,他已经选定我跟他下去了。这时,他对我解释道:“我要闭气下去,我是想试试,会不会通过皮肤,对人产生一些不良后果。如果没有什么后果,那里已经快到深坑的底部,我闭气的时间,用来探索,寻找可能存在的下一条。”

  

  我看看他,又看看苏雅,“你们这些奇怪的人,人设都很热心呢?”

  

  苏雅斜了我一眼:“我是真的,他谁知道安什么心,你小心点。”

  

  “行了,别废话,走吧。”阿延说完,先一步走向石头阶梯。

  

  我没有紧随其后,当绳子拉扯到最大距离,我才跟着他走了下去。

  

  而当我整个人进入这深坑隧道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心里颤了一下,耳朵里若有若无的听到一些声音。我问阿延,他说自己没听到,也许是我幻听。我又仔细感受了一下,的确没有真实的声音存在。

  

  “你小心点,你的意志力不是很强,而创造这里的人,似乎很喜欢‘攻心’之术,你刚刚说听到了声音,也许不是耳朵听到的。”阿延在下面提醒了我一句。

  

我无奈一笑:“意志力,这可不是说变就能变的东西,不如你教教我,怎么能像你一样,连魔舍利的心魔都能克制?”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