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六十七章 老杜的画室

第六十七章 老杜的画室

3296 2018-09-14 17:41:47

  

  天黑之前,我先离开了这片极危险的树林,以免遭遇血猴子袭击。我本以为接下来会很顺利,找到附近的山村,想办法联系一些车辆,送我离开。但真实的情况是,我在山里走了七八天……

  

  幸亏,我认得一些野菜,又捉了一只我也不知道具体属于什么,看着像老鼠一样的动物,吃掉,才终于是没有被饿死。

  

  第八天的时候,我被山里的村民发现。

  

  在村子里待了差不多十天的时间,我才终于将自己休整过来。离开村子,返回老杜那。

  

  而这十多天的时间里,我手心的那颗眼睛,始终长在我的手心,完全没有脱落的迹象。有时候我也会想,这东西蛊惑人心的,它是不是还有个交流的能力?那天我的梦境,应该就是它造成的吧?否则一切不会那么真实……

  

  我试着与它交流。

  

  交流的过程中,我的心情非常复杂,一方面我希望它给我一个回应,另一方面,我又很担心,段正严都被他控制了大半辈子,到老了出家念佛才终于稳定了心智,舍弃了这颗眼睛。

  

  我这自制力本就不是很强的人,还不被这东西控制的死死的?

  

  可我的担忧或许都是多余的,它始终没有给我什么回应。

  

  那么它又为何会长在我的手上呢?

  

  看来这一切,连同之前的问题,都只有见到老杜之后,才能给我一个答案。

  

  朗庭雅泾轩。

  

  E-11栋。

  

  我站在铁门外面,皱眉看着眼前这栋,熟悉有不太熟悉的别墅。

  

  没走错啊,可是这之前的围栏,现在怎么都变成了高高的砖墙?将整个别墅四外圈绕了个遍,可以说是密不透风。而这附近也没有其它住宅,高点的楼房更没有,所以说现在站在外面,除了露头的别墅小楼,根本看不到这围墙里面到底有什么。

  

  我推开铁门,走了进去,台阶路面什么的都换了,清一色阴暗格调,再看两侧,被围墙挡住的空间居然放满了一口口暗红色的棺材!

  

  我仔细数了数,整个别墅正面,大概就有个七八口吧。

  

  后面不知道还有没有了。

  

  “回来了?”老杜的声音突然从头上传来。

  

  抬头一看,她正趴在三层的窗口看着我。

  

  那表情……

  

  一如既往的悠闲。

  

  眉眼向上一挑:“上来啊,愣什么呢?”

  

  一层大厅,我坐在沙发上,看着从旋梯上走下来的老杜:“杜姐,怎么着,你这换风格了?那堆棺材是怎么回事,这东方女魔头的人设腻歪了?改欧洲吸血鬼了?”

  

  “哎呀?小朋友你这一路上是经历了什么呢,说话很皮呀?”

  

  “也没经历什么,就是大概有个七八次?还是十七八次啊?差点死了,除了这个也没什么别的。”

  

  “东西呢?”老杜直截了当,说完往我对面一坐。

  

  我抬起带着手套的左手:“长手上了……”

  

  老杜点点头,脸上没半点意外的神色,好像她一早就知道,我一定会拿到那东西,这不太正常,毕竟庄四海和左司那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这时候,我想到了苏雅。

  

  之前苏雅脖子上那道刀痕还没搞清楚,如果我真的没想错,她是老杜的人,那么老杜刚刚的反应就合情合理了。苏雅会告诉她,眼睛已经被我拿到。

  

  于是,我问道:“杜姐,我想问你一件事。”

  

  “嗯?”

  

  “上次那人皮……你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老杜靠在沙发上,细长的美眸扫了我一眼,冷冷淡淡的回应道:“我的事儿呗,怎么,想偷师?”

  

  我偷个鬼啊我?

  

  纠结了半天,我觉得有时候对老杜我还是直接点比较好,我拐弯,她比我更能拐弯。于是我直接问道:“苏雅是你的人吗?”

  

  结果……

  

  老杜直接点点头:“嗯对,我的人。”

  

  我……

  

  我当时愣那半天,有时候人就是这样,犯贱!没得到结果的时候吧,我希望能够简单直接的找到答案。这结果真的就直接给我的时候,我反而觉得,是不是有点假?

  

  “说到这个,我也想起一件事呢。”老杜突然坐正,盯着我看了几秒,突然开口说道:“上次我让你给我清理那张皮,对吧?”

  

  “啊对,怎么了?”

  

  “所以是你弄坏的?”

  

  “杜姐,你不是准备让我赔吧?你这转移话题转移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我转移什么?”

  

  “转移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苏雅是你的人?杜姐,我不太明白。”

  

  老杜对我一笑:“第一次呢,我是让她监视你,毕竟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不听话,撂挑子不干。至于第二次,你又没问我,也没问她,你怪谁?”

  

  “不是,你这强词夺理啊,大姐,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从何问起?”

  

  “别聊这个,聊聊赔钱的事儿。”

  

  “什么钱?”我一脸懵逼,还真让我赔钱?

  

  “你说呢?苏雅的皮,你得赔我……就你这次的报酬吧,除了续命的针剂外,一分钱也别拿。”

  

  我这心一沉,之前虽然说与性命相比,钱财没那么重要,但要是真的从我手上突然拿走个三五十万,我也会心疼啊!

  

  “杜姐,你这样过分了吧?有个队友你不告诉我也就算了,你这还强行扣钱?”

  

  “那你想干嘛?辞职?”

  

  “不是,你以为我不敢?”

  

  老杜摊摊手。

  

  我……

  

  这个贱人啊。

  

  我恨得牙痒痒。

  

  可是总不能因为这个就真走吧?针还没打,命我还要。

  

  “骂我呢,心里?”老杜突然开口。

  

  “我哪敢,纯粹就是在反思我之前的错误,行了杜姐,钱你扣就扣吧,我认栽……但是还有个问题,如果可能的话,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下。”

  

  老杜点头:“问吧。”

  

  “上次我洗的人皮,是给苏雅用的?”

  

  老杜点头。

  

  “可是据我所知,一个人整张皮都剥下来,没可能活着吧?苏雅她……她到底是什么?”

  

  我的脑子里不断的重复着“尸偶”两个字,那天阿延对我说的话,关于邪术大师的一切内容。我面前的这个女人,就是阿延口中的邪术师吗?

  

  “谁说,没了皮就不能活?”老杜反问我一句。

  

  “有可能活,但总不能活个时间太长吧?除非不是人。”

  

  “那你是人吗?”

  

  “是啊。”我点头。

  

  老杜指了指我的左手:“加上这个的话,还是人吗?”

  

  我迷茫了。

  

  好像确实不能算是人类……

  

  “她和你差不多,以另外一种方式活着而已。苏雅的身上也有诅咒,皮肤腐烂,脱落,看起来就像一具展示肌肉形态的假人。我为她提供皮肤,她为我做事,但她不能永远用一张皮,诅咒还在继续,她的身体,会继续腐蚀假皮,和你一样,三十天是个期限。”

  

  老杜对我简单的说明了一下苏雅。

  

  没有提到什么“尸偶”之类的内容。

  

  “诅咒?这世界上,诅咒还蛮多的啊……”

  

  “如果你想知道更多,可以自己去问她。”老杜对我摊摊手。

  

  我当时一愣:“什么意思?苏雅在这?”

  

  “嗯哼,一直都在。”

  

  “她,在哪?”

  

  老杜指了指地下室:“我把那里收拾了一下,你去云南之前的一段日子,她一直住在地下室。哦对,我查到了左司和庄四海联系的问题,就让她去了。那之后,她不在。”

  

  我一脸懵逼。

  

  这别墅虽然够大,但也没大到同时住三个人我没发现的程度。

  

  之前那么久的日子,苏雅一直跟我住在一起?

  

  “那她现在在吗?”我问。

  

  老杜点头:“在啊,要么我怎么说,你想问就去问她呗。”

  

  我看看老杜,马上离开沙发,走向地下室。

  

  因为这地方之前给我留下过心理阴影,虽然我现在也比那时候见识多了些,可那毕竟算是我直面恐怖的第一次,总是和之后的一切不太一样的。所以平常,我也不怎么碰这扇门,今天我用手转了一下门把手,果然没锁。

  

  先我还纳闷,为什么原本的锁扣门,被老杜换上了门把手。

  

  原来是住了人。

  

  打开那扇门,里面已经完全焕然一新,走廊很干净,还是重新装修过的,上面的灯具都在发光,门也换新了。香味还在,但类型不同。

  

  我走进去,嘴里喊道:“苏雅?你在这?”

  

  没人回应我,我继续向前走,走到第一扇门前,轻轻推开,屋里没开灯,但走廊的光照进去后我发现,这房间里一排排的书架,可书架上摆放的都是些奇形怪状的玩意儿,一半以上,都是些瓶瓶罐罐。

  

  “老杜的恶魔小屋……”我把门关上,继续向前走。

  

  第二扇门,这扇门里开着灯,但却不是类似卧室的房间,这居然是一间画室。

  

  墙壁,地面,桌子……

  

  几乎所有地方,都摆放着一张张油画,清一色的人物画,有单独的,也有几个人在一起。那其中还有老杜自己的画像。

  

  看到这,我突然有点想法。

  

  这不是画室,这里不该摆放画,之所以做成这样是因为老杜在怀念什么,因为那些画看起来就像是一张张照片,而老杜无法将从前的照片放到这里,便用记忆,将它们变成了画。

  

  最大一副画,挂在正面的墙上,那幅画的场景似乎是一间餐厅,两男三女,我认出了其中两个,餐厅吧台前,摆弄着一把银色小刀的是老杜。

  

  还有守在老杜身边,服务生打扮的女人,是苏雅。

  

  可是很奇怪。

  

  我这个人不懂画,但我看得出来,老杜的画很传神,里面的老杜看得出她真实的气质,好像这画一旦成了动态,老杜就会从这画里面钻出来。

  

  可这苏雅……

  

  只是像苏雅。

  

  “不对,只是长得像,这……一定不是我认识的苏雅。”

  

“主人不喜欢除了她之外的任何人进入她的画室,我没进去过,所以你最好也不要进去……”这时,苏雅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身边。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