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八十一章 彼岸花种

第八十一章 彼岸花种

3115 2018-09-14 17:41:47

  

  我看出他着急进沙漠了。

  

  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着急。

  

  “赶骆驼不难,但我倒是好奇,你进沙漠做什么?”我看着由门烈。

  

  “我当然有我自己的事儿,但是你放心,跟你们不冲突!只是没了骆驼不行。今天也算我倒霉,这事儿算我求你,你记住我的名字,由门烈!我以后会还你个人情。”

  

  这时候我还真不觉得,这由门烈能还我个什么人情。

  

  可我好奇另外一件事,刚刚我听他和那骆驼贩的对话,说自己已经等了二十年,他在等什么?他自称去过永生之都,而且是二十年前……这些到底是他吹牛的瞎话,还是真的呢?

  

  “你知道彼岸花么?”我问。

  

  由门烈眉头一皱:“彼岸花?你为什么问这个,你见过?”

  

  “我问你,答上来就带你一个。”

  

  由门烈盯着我,神情突然有一瞬间的恍惚,似乎进入了短暂的回忆,然后开口对我说道:“黄泉之花,传说花开在幽冥,死人去的地方……但其实没多少人知道,这所谓的幽冥、黄泉,指的就是这片黄沙海,在这片沙海之中,有一个被称作永生之都的地方,虽然在沙漠,但那里开满了你说的那种花,人触之即死,化作同样的花朵,永远葬身幽冥。二十年前,我曾见过,有传说,那种花的花种能够让人永生……”

  

  他说对了。

  

  他真的去过?

  

  “带上他吧。”苏雅这时开口,“和主人说的差不多,也许会对我们有用。”

  

  其实带上由门烈是一件比较危险的事情。

  

  毕竟一个人说的话是真是假,隔着一层肚皮,很难看到他心里去。可另一方面我这只手的感应是有范围的,例如现在这个距离,我用手摸地面,插个坑进去,都感觉不到任何东西。

  

  我需要一个向导。

  

  所以,其实在这个人出现的时候,我便动了心思,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冤大头一样花三倍价钱买走所有的骆驼。

  

  “多谢!我去准备吃的!”说完,由门烈就要走。

  

  “你等等。”

  

  他回头看着我,大手一挥:“你放心,东西我每一样吃一口,不会对你们下毒!现在准备好,天黑之前能进沙漠!”

  

  “我不是说这个,着急的话,我比你更着急。我是说,食物我们准备好了,数量很多,足够。”

  

  “我食量大!”由门烈还是耽误了几分钟,回去取了些食物。

  

  天黑之前,我们踏上了前往冥煌沙漠的路。

  

  沙荼镇风一直很大,这会儿天快黑了,更是狂风肆虐,我们走得很慢,刚入沙漠不久,天色便彻底暗了下来。沙漠地区昼夜温差非常大,夜里安营,我们换上了准备好的厚衣。

  

  这会儿,我们三人围绕在火堆前,煮着肉干、菜干。

  

  因为风大,这一路上我们都没怎么开口讲话,这会儿风刚停,而且坐下休息,由门烈开口找了个话题:“兄弟,我看你们两个也挺着急的,不像是一般的探险者啊?你们为什么要寻找那个永生之都?”

  

  我看看他,想了一下,回应道:“和你一样,私事,不太想说。”

  

  “但是我觉得,你们想找的,好像不是永生之都吧?我觉得你们好像对彼岸花特别感兴趣?”

  

  这话让给我有点意外。

  

  这由门烈看来也是个粗中有细的人。

  

  “是有点兴趣,我说老兄,你自称二十年前就去过永生之都,也见过彼岸花,那你见过彼岸花的种子吗?”问完这话,我仔细的盯着由门烈的眼睛。

  

  他的目光短暂的闪烁了一下,摇头一笑:“我要说啊,你们肯定不信!哈哈……”

  

  他欲言又止。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信,现在没办法赶路,闲聊呗,还是说关于那花种,有什么你不愿意说的秘密?往事?”

  

  由门烈摇头:“没,我是说啊,我二十年前去过那里,而且我还带回来一颗彼岸花的种子……怎么,不信吧?哈哈。”

  

  我和苏雅对视一眼,这家伙究竟是吹牛,还是在说实话?

  

  苏雅接过话:“真的?那花种呢,你为什么要带那东西出来?”

  

  “你说呢?那不是传说中的永生灵药么……”

  

  “你吃了?”我问。

  

  由门烈摇头:“我吃什么?我这人,就是不信天上会掉馅饼,永生?谁不想永生?可谁又能永生?越是让人向往的东西,想要的得到,付出的代价就越大,永生……那又将是怎样的代价?我没敢吃它。”

  

  听到这,我脑子嗡的一下!

  

  如果说由门烈没有说谎,那么难道从他这就能够得到救我和苏雅命的花种?

  

  苏雅应该和我一样兴奋,但从她的脸上却看不出太多情绪波动,她脸上带着微笑,问由门烈:“那花种呢?”

  

  由门烈毛发旺盛,他眯眼,两条眉毛就像横在眼睛上的两把刷子,“嘿嘿,我还真没猜错,你俩,挺关心那种子的?但是你们俩呀,是真倒霉。”

  

  听他后半句话,我这心凉了半截儿。

  

  “倒霉?怎么说。”苏雅继续问。

  

  “前阵子,来了一帮人,进了沙漠……我给他们自荐,说我给他们引路,不信我?呵呵,结果就回来两三个人,其中一小子,特可怜,差点死了,还被追杀着,是我救了他。他好像有什么伤心事,我们闲聊,说到他女朋友了,说是那女人病了,绝症,他是听过彼岸花种的传说,准备给他女朋友寻找这不死灵药来了……”

  

  说到这,由门烈淡淡的叹了口气,眸光闪烁,似乎想到了什么。但一定与他此刻所讲的故事无关,因为他发呆了,呆了两三秒,才回过神,继续说道:“这种傻子世界上不多了,相信一个所谓的不死传说,就进入这么一片沙漠,给必死之人寻药……所以,我把花种给了他,就是这样。”

  

  彼岸花种。

  

  是由门烈给赵宇的?

  

  现在,要么由门烈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要么,由门烈是狗爷的人,故意设下的陷阱,编了一系列谎话等着我上当。

  

  往好处想,由门烈真的能够加快我找到永生之都的速度,但往坏处想,狗爷安排这么一个人,是为了什么呢?

  

  按照我之前分析老杜的想法是,狗爷可能不想让老杜那边再一次抢走他想要的东西,所以阻拦我,那么由门烈就是来误导我的。他指路,我反而会越走越偏……

  

  不对,不对劲。

  

  庄四海和之前的阿延都死了,没有任何关于我的情报,而且我和苏雅只有两个人,他们既然能安排一个由门烈守在这里,为何不能安排更多人呢?那样的话,干脆杀了我,岂不是更省事?

  

  狗爷没必要多此一举的。

  

  “你真的去过?”我看着由门烈。

  

  “爱信不信……”

  

  我们的谈话,暂时告一段落,吃过东西之后,便休息了。我们都想要充足的体力,尽快找到我们的目的地。

  

  天未亮,我们便开始赶路。

  

  夜晚的时候,风会稍微小一点,但白天,又是狂风四起,幸亏之前准备了防风镜,否则可能连眼睛都睁不开。一路上都靠由门烈引路,我也经常将手放在地上,试着感受与蛇人有关的东西是否存在。

  

  可那种酥麻的感觉,却始终没有出现过。

  

  我知道这不代表这片沙漠中什么都没有,只能说距离还不够近。这时我真的觉得自己和苏雅其实很幸运了,如果不是遇上了由门烈,我们不知道要在沙漠里转悠多久,很可能转悠到死,都没有感应到“蛇”。

  

  在沙漠中的第二天,走到下午的时候,我们已经非常疲惫,嘴唇有些干裂,我喝了口水,暂时休息。

  

  由门烈这时趴在地上,将地面的沙子挖开一处小洞,双手乘V字摆放到小洞之中。

  

  这个动作,他已经做过不下二十次。

  

  我终于忍不住,问道:“你这究竟是在做什么?”

  

  “不能说。”他摇头。

  

  “不是,什么意思,你就不能说?”我也蹲下,看着由门烈挖开的小洞。

  

  他突然笑了起来,抬头看我一眼,隔着那防风镜我都看得到他嚣张的眼神:“我告诉你,这事儿就是不能说。不过你要是真的想知道,老子也可以给你个提醒,我这是在辨别方向,但这方法,只有我一个人懂。”

  

  我明白了。

  

  其实我不信任他的同时,这家伙也不信任我和苏雅,他对我们最有用的地方,就是寻找方向,如果没了这个作用,带不带他还真是无所谓。由门烈明白这一点,自然不会教我方法。

  

  可我这人有时候很犟。

  

  我也趴下挖了个坑,手放进去。

  

  由门烈这时乐呵呵的爬起来,蹲在我面前,看我学着他的样子弄了半天。但最后,我还是抬起头,懵逼的看着由门烈:“这能感觉出什么东西?你究竟是怎么辨别方向的?”

  

  “兄弟我跟你说,我这其实是玄学,跟你说的什么什么感觉,完全没半毛钱关系,你也别学了,咱就互相利用……不是,帮助,然后一起到黄泉。”

  

  我僵硬着脖子看他:“你这话说的怎么这么别扭?黄泉你自己下,我要去的地儿,是永生。”

  

  “得得得,我……”

  

  由门烈话没说完,我也正准备站起来,可就在这时我左手手套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勾住了?

  

尖锐的,而且力量很大的东西。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