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九十九章 转机

第九十九章 转机

3047 2018-09-18 16:18:15

梅姨蛇人化,随着体型的改变,对沙尸的控制力也在增强,独眼中射出的丝线已经变成了深黑色,散着亮光,我也开始头痛欲裂,感觉到巨型沙尸的控制权在被梅姨一点点的夺走。      

“呃!!”我终于忍不住低吼了一声,我觉得自己的头快要被炸开。      

巨型沙尸此刻终于停下了动作,不替我们抵挡其余沙尸,也不去攻击梅姨,原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那一刻,我已经因为剧烈的头痛而跪倒在地,苏雅来到我身边,抓住我的左手:“于越!”     

“呃……不行,太强了,争不过。”     

“争不过就放手吧,我来抵挡。”     

“开什么玩笑……那个东西……怎么是你抵挡得了的。”我咬紧牙关,强撑着身体站起来,看着眼前的梅姨,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苏雅之前对我说,那次她在地下研究所得救,正是因为突然杀出的一只半人半蛇的怪物,那个怪物,就是纯血的蛇人吧?      

“如果不是担心反噬会毁掉你的大脑,你现在已经死了,挣扎是无用的,放弃吧。”梅姨的声音阴森低沉,带着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压得我喘不过气。      

我捏紧拳头,手臂上青筋暴突。      

这种感觉我非常的厌恶,被人说不行,被人劝说放弃……

我这人是很怂的,但怂是为了活下去,怂也不代表我就认命,放弃挣扎?怎么,给你行个方便是吗?我于越,就算有一天真的要死了,也是站着死!      

“呃!”我低哼一声,捏紧左拳,眼睛、鼻孔、耳朵同时感觉到温热的暖流,是血液,接着我的腹腔一阵翻涌,嘴里也喷出了一口血,“啊!!”我吼了出来,与此同时,我再次感应到了鬼蛊,将我不想认输的意志,传递给那条虫。      

轰!      

巨型沙尸的脚动了。      

那是被我的意念控制,所做的动作!      

连接着沙尸与梅姨之间的黑色丝线,此刻正在剧烈的震动着,我隐隐在那丝线中看到了断层。      

“嘶……你这家伙,还真是一条鞋缝里的臭虫,一脚踩不死,恶心人。既然这样,那我只有多踩你几脚了!”梅姨展开双臂,独眼中射出无数条黑色丝线,旋转着将最初的那条连接沙尸的丝线环绕,使其增粗,变得更加坚韧!与此同时,那股强大的精神控制力也再传一次升级,我的大脑被那股力量疯狂的冲击,每隔一秒,都会出现数次的精神断层!      

我没有跪下或是摔倒,是身体的本能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可是精神……我甚至有些记不起,自己究竟是谁了。      

于越?      

张本初?      

还是随便一个人……

“兄弟!兄弟?”

“丫头你看,老于这眼镜,这眼神儿不对啊,他无神了!他好像晕了?”

  

“于越?于越!”

“呵呵呵……”

苏雅,由门烈的喊声,梅姨的嘲笑,各种声音冲进我的耳朵,我渐渐失去辨别它们的能力,我觉得自己的头快炸了!

每一个深呼吸,都是一次魂飞魄散!      

我讨厌这种感觉。      

这种弱小的感觉,被掌控,被攻击,被凌驾……它们将我逼疯,我的灵魂深处发出一阵阵嘶吼,似乎是在问自己,为何我不是老杜?不管过去还是现在,抑或是将来,我于越可以接受任何事,唯独不能接受自己是一个无法改变的弱者……也许我确实很弱,但我从来没放弃过。我是真心的想成为老杜的徒弟,吞毒蛊,我一点都不惧怕,只是装装样子,我习惯了在老杜面前示弱,不是因为怕她,只是为了在有能力毁灭她之前,不被她毁灭。

所以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念头:变强,不管用任何手段!

活下去,变强大。

这是我的信念,我的灵魂,可以杀死我,但永远不能毁灭它们!

“去你妈的!!”我怒吼一声,脑子里的神蛊,在我的意识海中,散着淡金色的光,神蛊的作用是稳定心神,让意识清醒,不被幻觉所控制。此刻的作用,则是让我的意识稳定存在,不因梅姨的精神攻击而短暂消失。

老杜没对我说过神蛊的这个功能,这算是我急中生智,自己开发的。

但不得不说,很有用。

抵抗了梅姨的精神攻击后,我再次试着操控沙尸体内的鬼蛊,居然得到了回应!

反观梅姨,脸上再次挂了一抹寒霜,那颗独眼目光阴沉,视线如挂霜锋刃,直逼我的咽喉,“我好像真的有点低估了你,你很倔强,咬死了不撒嘴,就像一条疯狗……”

“你这是夸我?还是骂我……”我冷淡一笑,并没有因为这句对白而分心,反而趁此机会,大幅度的建立我与鬼蛊之间的精神联系。

让它更加稳固!

“夸你,当然是在夸你,如此强劲的精神抵抗能力,你是个意志格外强大的人……这样的人,我很久没见过了,真的不想杀掉你,不想。”

意志力?绝大多数的情况下,我的意志力并不强,很多因素会改变我,除非涉及到我最为在意的几件事,这一点老杜对我格外了解。梅姨给我的评价,完全归功于老杜的神蛊,没那东西,我怕是真的没办法抵抗梅姨的精神攻击。

等等!

抵抗梅姨的精神攻击?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

梅姨让我头痛欲裂,意识时断时续,是精神攻击,那么操控异变尸体呢?虽然具体过程我不理解,但既然可以将我与沙尸之间的联系作为媒介,对我进行精神攻击,那是不是说,二者的进行方式本质上是一致的?如果是这样,神蛊可以防御梅姨对我的精神攻击,是否也能阻止梅姨对沙尸的控制呢?

我,好像找到了战胜梅姨的方法。

看梅姨的样子,似乎即将进行下一波更加猛烈的精神攻击,这一刻的短暂停歇,是我唯一的机会!没有再跟梅姨废话,我立刻竭尽所能操控巨型沙尸的手臂,将我抓起,然后将我塞进沙石的口中。

梅姨始终盯着我,看得出来,她疑惑我的做法,可她却没有贸然行动,“小子,你究竟在玩些什么,你可知那怪物的嘴里,并不是个安全的藏身之所,你若是真的不想死,我可以饶你一命,我对你很有兴趣,如此强大的精神意志力,千万人中难得一见,不如我们继续先前的约定,我不杀你,你说你知道的关于蛇眼,以及杜幽兰的事情,你甚至可以选择为我,为狗爷做事。你只是不想死吧?这其实很简单。”

梅姨说这段话时,我已经在怪物口中,骨甲护体,四面八方皆是白沙,我靠近了巨型沙尸的核心,那具人形尸体,但也许因为我们都是沙尸操控者的缘故,梅姨的声音我依旧听得一清二楚。

她说得没错,我想要的只是活命。

可,她却不会给我活命。

当她对我进行第一次精神攻击时,便已经对我宣告了死刑,她对我根本不必留情,或者说,想要我脑子里的信息,只留一颗脑袋便足够了。而且从她之前的表现看来,或许连我的脑子都不需要留下。

那么为什么突然对我献殷勤?给我重生的机会?

梅姨这个人洞察力很强,她应该是想到我不会平白无故钻进这怪物的嘴里,虽然她可能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但她会猜到,我的一切做法绝对都是为了对付她。

她只是想引我出来,终止我的行动。

但可惜,我已经找到了它……

核心异变尸体。

我感受着神蛊,让它一点点脱离我大脑的寄生区,这又是一个让人觉得脑子即将炸开的过程,我头痛欲裂,甚至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个做法是对是错,会不会因此搭上我自己的性命。

老杜并没说过,神蛊可以离开我的身体。她只是说,神蛊的用法不必离开我的大脑,所以这一切这完全是我自己的想法……

当神蛊脱离我的大脑,在各器官中游走,最后来到我的口腔时,我的心情激动,紧张,又迫切的想要看到结果。

好在老天爷眷顾了我,或者说,是老杜的东西果然靠谱,全能,这据说只需要放在自己脑子里的神蛊,居然也有着天蛊、鬼蛊的破开障碍物,钻入生物体内的能力。

而在天蛊钻入核心尸体头颅之时,梅姨也酝酿完成了下一波更加强大的精神操控争夺。

我被沙尸吐出体外,那一刻我的心脏几乎悬在嗓子眼中,梅姨的黑色丝线变得更粗、更密集,如同一条条旋转拧劲的钢筋,铿锵有力的延伸!

但下一刻,蛇人眼中射出的旋转黑丝突然绷紧!似乎被什么力量牵扯,或者说是对抗,它在扭曲与拉伸之间不断切换,而梅姨的表情也越发难看,她盯住巨型沙尸,盯得浑身发抖,额头流汗!

在一切达到一个顶点时,黑线瞬间崩断!!

“呃啊!!”梅姨似乎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三米多高的蛇人,居然倒飞出十余米,当她艰难的再次爬起时,那颗淡黄色的竖立的蛇眼,已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

此刻的梅姨,狼狈至极。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