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八十三章 另外一拨人

第八十三章 另外一拨人

3161 2018-09-14 17:41:47

  

  我们顶着黑暗与风沙,连夜去往由门烈所说的避风的地方,路上风越来越大,几乎连呼吸都变得无比困难,就在我感觉自己差不多已经到了极限时,远处我看到了一座倾斜的“小山”。

  

  那是两块倾斜的巨大岩石,一高一矮,高的压住矮的,中间形成了一个天然的空间,巨石挡住狂风,那里是非常好的休息的位置。

  

  本以为到了这里可以松一口气,可刚刚钻进这片避风的空间,我们却发现了一件不太好的事情……

  

  火堆,脚印,安营扎寨的痕迹,还有各种用过的物资的包装。

  

  这里大风被阻挡,所以这些东西可以保留很久。

  

  检查这些痕迹,我发觉这似乎是最近一天之内留下的。

  

  “卧槽?这特么什么东西,新鲜的……有人来过?!”由门烈反应很大,他盯着我:“你注意到了吗?有人超越我们的队伍?”

  

  我摇头:“这种事怎么注意,这么大一片沙漠,又不是只有一条路。”

  

  “没可能的,没可能的!虽然不是一条路,但你不知道,这片沙漠极容易迷路,除非有我的特殊的辨别方向的手段,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找到这个地方。能找到这个地方,并且比我们快的人,只有一种可能。”

  

  “他们来过?”苏雅接话。

  

  由门烈点头:“没错儿,但不知道是什么人……会是什么人呢?这个日子来这里,不对劲儿啊,不对劲,说不定是位几十年前就来过的。”

  

  我蹲下仔细看看这里留下的痕迹,这个位置空间还是很大的,从痕迹上看,我觉得对方至少也有十几个人吧。这么多人进入沙漠,难道是狗爷的人?

  

  我想到了阿延。

  

  可是,他不应该去追那个程子浩吗,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比我更快一步进入冥煌沙漠的,毕竟那天分别之后,我立刻坐飞机赶来,怎么说都是第一时间吧?

  

  

  可不是他,还会有谁?只有狗爷的人之前来过。

  

  而且既然他来了,是不是他捉到了程子浩呢?想到这程子浩,我的脑子里闪过了他所说的关于“沙子”的事情,也不知道那所谓的沙子与黄泉永生之都有什么关系。

  

  “哎,大胡子,问你个事。”

  

  “没心思。”由门烈往地上一坐,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我坐到他身边:“有人来就有人来呗,怎么着,你要进去是拿什么东西?担心有人先你一步,抢走了那东西?”其实我还没问过由门烈来这鬼地方的目的。

  

  这大胡子心里有事,确实不爱搭理我。

  

  可被我磨得烦了,他终于还是回应了一句,“我只是担心一个人受伤害。”

  

  “你这算是答非所问么?”

  

  “是你不能理解,可不是我答非所问。”

  

  这大胡子有故事。

  

  “行,你的事情我也就不过分追问了,但我确实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问你。”说着,我抓起一把沙子,“大胡子,你知不知道一种特殊的‘沙子’与永生之都有关系的。”

  

  由门烈扭头看我一眼:“什么玩意儿?”他显然没听懂我的意思。

  

  但这不怪他,毕竟我自己也不知道程子浩口中所说,赵宇从永生之都带回来的沙子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正因为我不知道,才打算询问由门烈。

  

  我想了想,这样说道:“前阵子进入这里的人,从永生之都带回来一把沙子,特殊的沙子,但具体哪里特殊我不知道。不过就是因为这沙子,那个人被到处追杀,我好奇那把沙子究竟有什么用,所以才问你。”

  

  结果由门烈说了句老杜的名言。

  

  “你……是不是觉得老子什么都知道?”

  

  “得!当我没问,你可千万别说这句话,听着我头皮发麻。”

  

  “什么话?”由门烈眉毛一挑,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就你上一句话,那话是我青年阴影。”

  

  接着我们决定暂时休息,人已经先我们一步过去了,就算我们现在不眠不休的追,也没任何办法,何况对方人更多。只能好好休息,然后尽快出发。

  

  不过其实这一夜我都没怎么休息,虽然很累,但外面这风实在是太大,除此之外,我还一直在琢磨,我们前面那一拨人究竟是不是狗爷的人。天还未亮,由门烈就把我和苏雅喊起来赶路。

  

  到了中午,阳光毒辣,已经进入沙漠两天的我差不多适应了这个感觉。但算算时间,今天十二点钟过去,距离老杜给我喂下蜈蚣已经整整四天,我和苏雅还有十一天的时间。

  

  可这沙漠,貌似还没有走到中间。

  

  我的心态和身体一同承受着考验,在这种考验中,又一天度过……

  

  那一夜,格外煎熬,我们的帐篷扎在骆驼堆中,狂风肆虐,我只觉得帐篷随时会被掀翻,声音更是如同雷鸣,两晚没有休息的我,第二天已经疲惫到极限。

  

  那时有种感觉,每走一步,好像老天爷便会对着我扔起一枚硬币,如果是正面,我继续走下一步,如果是反面,我便倒下,或晕或死。

  

  这感觉像毒牙,不断的刺激着我生命的边缘。

  

  可求生的欲望更加可怕。

  

  那种欲望,能够让硬币永远是正面,直到我放弃。

  

  到这一天的傍晚,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天六小时,我觉得每一次的呼吸都非常困难,苏雅也已经不怎么说话,由门烈还是话多,但更多的时候,是他的自言自语。

  

  我一句话都不想回应,也没了回应的力气。

  

  直到……

  

  我突然在傍晚昏暗的天色中,看到了眼前务尽黄沙的尽头,那是……一汪清水?不,这个形容太小了,应该说是一片海,我看到了远处反光的水面。

  

  那时由门烈已经准备休息,我调头,冲向正在扎帐篷的他,“大胡子!前面有东西,快过来!!”

  

  “啊?什么东西?”由门烈被我左手拉得差点趴下,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赶紧甩开我的手:“你疯了你?受刺激了?我跟你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稳定心态,你没个好心态肯定就……就……”

  

  他看向我手指的方向。

  

  他看到了。

  

  “你是什么?”苏雅不知何时也出现在我们的身边。

  

  “你们……哦不对,应该说是咱们,咱们的运气真的不错。”由门烈说话了,脚步也不受控制的向前迈了两步,然后停下,回过头,脸上浓密的毛发开始颤抖,他“咯咯”发笑:“入口!过了前面那片黄泉沙海,就是入口……哈哈!”

  

  可听他这话,我马上又迷茫了,由门烈这话什么意思?黄泉沙海?沙海我看到了,已经到了尽头,“海”才是往前一望无际的存在。

  

  “你瞎了么你,大胡子,你看看,前面是水……你说什么黄泉沙海?”我一只手拽着由门烈的肩膀,另一只手指着那片“海”。

  

  由门烈挣开我的手,骂道:“哈哈,你特么才瞎!但不怪你,遥想二十年前我第一次见到这里的画面,也觉得,那就是一片海。”

  

  由门烈继续向前走,手指着前方,慢慢说道:“那里,是极细的黄沙……细致到平铺那里,就像一面镜子……你看那像水,其实那是沙……但你非要说那是水,也没错,因为也许那才是……传说中的黄泉二字的由来。”

  

  沙子?

  

  我看到的东西,只是沙子吗?

  

  “随便是什么吧,你的意思是,穿过那里,就是永生之都……是吗?”

  

  “对,但更准确点说,穿过那里,是永生之都的入口,记住只是入口。”

  

  “有彼岸花吗?”入不入口无所谓,我要的是彼岸花种。

  

  由门烈点头:“有……”

  

  “那快走,今晚就传过去。”我不想再耽搁任何的时间。

  

  “你确定?我是无所谓,可你两天没睡,又在沙漠中行走两天,说实在的兄弟,你体格真的不错,一般人不死也瘫了。但也太撑,休息几个小时,我正好也有些话要对你们说。”

  

  性命攸关,我不能不心急,可是……

  

  苏雅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边,拉了一下我的手,“听他的吧,我们是想办法救命来的,不是自杀。”

  

  这感觉有点熟悉,现在回忆起来,之前云南那颗蛇人眼制造的幻觉中,偶尔会在身后拉我一下的原来也是苏雅。

  

  “嗯……那你要说什么?”我看向大胡子。

  

  我转身走向之前扎的帐篷,“走,进帐篷慢慢说。”

  

  我们三人进入帐篷,狭小的空间中,我们围坐在一盏灯前,由门烈搓了搓手,目光移动到我的左手上,然后指了一下,问:“没中毒?”

  

  “废话,走这么些天了,中毒你看不出来?”

  

  “厉害。”这大胡子对着我的手竖起拇指,然后抬头看我:“那蝎子,也挺厉害吧?”

  

  “不是,你刚才说要和我们说点事情,就说蝎子?”

  

  由门烈点头:“还真是说蝎子。你看这些天,我一直用手入沙坑感受风向变化寻找黄泉方位,但是一旦进入了前面那片最细致的沙海之中,这个动作,我不敢有,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那看似水平面一样的沙海下面,藏着的,全是那种杀人的毒蝎!顶点血肉进去,有去无回……我们不能跑,不能大叫,只能以正常的速度行走,一旦出现什么问题,必须杀骆驼,以骆驼血肉吸引蝎子,然后尽快离开,否则万劫不复。这也是,为什么我一个人进入沙漠,也一定要尽可能多的骆驼的原因。”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