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八十二章 黄泉

第八十二章 黄泉

3107 2018-09-14 17:41:47

  

  一道尖锐的东西,刺中了我的左手!

  

  我的左手虽然痛觉麻木,但并非完全感应不到外界刺激,那东西类似一条倒钩,刺入我的手中,然后用力向下剜,不断的拉扯着我这只手!

  

  那是一只活物!

  

  “站起来啊?怎么着了,这是?”由门烈用脚尖点了我肩膀一下。

  

  这一下,我的整只手壁迅速下陷,身体向前一倾,差点钻进这沙子里!这种情况,但凡是个人也看得出来,这不是我自己不想起来,而是有东西在拉着我!

  

  “你?你这是玩什么呢,下面有东西?!”由门烈迅速蹲下,抓住我的肩膀。

  

  “废话!”我右手撑着地面,感受着那东西的力量,然后转头看由门烈:“你闪开,我拉它出来。”

  

  “什么东西拉着你,你就拉它出来……等等,这沙子有里拉着你的东西?不对劲儿,那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个位置?!”由门烈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骤变,赶紧抽出弯刀,对准我的肩膀就要砍下去,幸亏苏雅这时赶来,抓住他握刀的手腕。

  

  “你松开他!这胳膊不能要了,再晚点,他命都没了,那东西算是这冥煌沙漠的特产了,白沙蝎子!毒性剧烈,个头大,在沙土之中,人都拗不过它!只能砍……”

  

  “没事,相信他,可以的。”苏雅并非拿开手,低头对我说:“拉吧!”

  

  我这才发力,左手瞬间从沙土之中拔了出来!

  

  一条两只巴掌大小的巨大白色蝎子,正挂在我的手上,它尾巴上的倒钩,已经深深刺入我的左手,并且在我拉它出来的那一瞬间,蝎子的两只前爪扣住了我的手指,凶狠有力!

  

  我非常惊讶,这么小的一个东西,在泥沙里,居然能够将我这种个头的成年男子,拉入沙土一大截儿!这是何等力量?

  

  “快闪开!那东西离开沙土会喷毒!”由门烈大吼一声。

  

  喷毒?

  

  那是什么意思?

  

  想到这时,那东西已经勾着我的手掌,爬上我的手腕,蝎嘴张开,露出蜘蛛一样的獠牙,突然!向我射出一道灰白色浑浊液体,是毒液吗?

  

  短短一瞬间,我来不及想象那东西粘到我身上究竟会发生什么,我想要躲闪,可我左手长在我的身上,我怎么也闪不过这毒液的攻击!

  

  “小心!”苏雅这时突然闪到我面前,抱住我,用自己的后背,替我抵挡毒液。

  

  滋!!

  

  毒液与苏雅衣服、皮肤碰触,发出油炸一般的“滋滋”声,苏雅的表情短暂的痛苦后,转头看由门烈:“快,杀了它!”

  

  由门烈瞪圆了眼睛,手起刀落!

  

  咔嚓一刀,我听到了什么东西落入沙土之中。

  

  “苏雅,怎么样?!”我右手楼主苏雅,将她放下。

  

  她摇头:“没事儿,只是后背的皮肤被烧烂了,可惜了我一件衣服……”

  

  “真的?”

  

  “你还挺关心我?”

  

  “毕竟是替我挡的……”

  

  “放心吧,那喷出的毒液只是腐蚀性液体,与我的皮肤反应结束,所剩无几,我没大碍的。”

  

  看苏雅表情恢复如常,脸色也没什么问题,我暂时放下心,可马上,另外一件又将我刚刚放下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我放开苏雅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的左手居然没了半截儿!

  

  这是关系我性命的东西,当时我直接吓得叫了出来,“啊!!我……手呢?!”

  

  由门烈这王八蛋,蹲下,拍了拍我肩膀:“兄弟,我们之前虽然不太愉快,但毕竟你是个将死之人,我就不计前嫌了,这姑娘我替你照顾,你安心的去吧!别的不多说,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我去哪?”我看着由门烈。

  

  “蝎毒已经深入骨髓,没救了你。”

  

  “什么深入骨髓?我没中毒,刚才让你砍蝎子,你砍什么手??”我赶紧趴下,到处挖着沙坑,刚才我听到我的半截手落入沙地,蝎子既然没死,那么手一定被它拉入沙土。

  

  “帮我找找,快,快点……”

  

  由门烈叹了口气:“兄弟,你的手……”

  

  我转头狠狠瞪他一眼:“那不是我的手,它中毒也没事,那东西和我的血肉不相连的,而且它可以自愈!自愈OK?自带治疗效果,OK?”

  

  由门烈看着我,呆了几秒,“看来,这精神已经出现了问题。”

  

  “我出你……嗯?”我已经抓狂,可突然我身前的沙土出现了一个小型漩涡。

  

  一条条肉色的虫子自那沙涡中钻了出来,它们拖动着一只白色的一动不动的蝎子,蝎子死了,而那些肉虫,正是我左手被斩断的部分……它们,离开我的身体,依旧是活着的?而且,居然杀死了这只白沙蝎?

  

  那一条条虫子纷纷涌向我。

  

  我原本是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我只是本能的想,既然它们还活着,那么是否碰到我的手之后……会再次连接呢?

  

  我试着放下手。

  

  “那是什么东西……”由门烈一点点转过身。

  

  苏雅也凑近我。

  

  当我把手碰触沙地的那一刻,我们三个几乎同时屏住呼吸,下一刻!围绕着我的一条条虫突然兴奋起来!它们疯狂的爬向我的手掌,撕裂我的手套,与手中原本的肉虫交缠、融合、重组!

  

  转瞬之间,我的左手成了一只“毛刷子”,我抬起左手,使劲儿的甩了两下!

  

  “毛刷子”再次恢复了手的形态。

  

  我握拳,伸展,逐一伸出自己的手指,完全没任何问题。

  

  “吓傻了……”我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这东西果然是可以自我修复的。

  

  “你那只手是……”由门烈盯着我,眼睛瞪得非常大。

  

  “假肢,其实不算是我的手。”

  

  “假肢?现在假肢这么先进了?兄弟,我虽然在沙荼镇二十年,但也不是彻底与世隔绝的我跟你说,你别骗我!”

  

  ……

  

  白沙蝎这件事,有惊无险,由门烈发现了我左手的问题,不过正好,白天太热,我早就不想带这只手套了,现在摘下,反而舒服很多。至于他关于假肢的追问,我懒得对他说明,也没必要。

  

  由门烈最终也是放弃了追问,但他好奇我的右手,“那只怎么不摘下来?不一样的?”

  

  “另外一款假肢。”

  

  “兄弟,你这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事儿呢,残疾成这个熊样?”

  

  “老哥,你是在沙荼镇二十多年憋坏了吧?这么话痨?”

  

  “不不不,其实跟别人我话也不是特多,主要是吧,我这越和你相处,越是觉得一见如故,哎我发现你这人其实也不太招人烦。”

  

  “我烦你……”

  

  “那就对了,这二十年来,但凡认识我的人,都说挺烦我!”

  

  啪!

  

  我拍了一把自己额头,转头看着由门烈,“你……还挺骄傲?”

  

  由门烈的本性在我面前进一步暴露,十足的一个话痨,开始还在问我的手,后来话题就越发不着边际,开始我一句话不回应,后来,也不知道怎的,居然跟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上。

  

  还是苏雅稳,始终一言不发,不搭理这混蛋。

  

  直到快傍晚的时候,由门烈再次趴在地上,挖坑,按照之前的方式双手V字形,试探了一阵,然后抬头对我和苏雅说:“走到这个位置,风就不会停了,晚上也是一样,但我记得继续向前走,会有个避风的地方。所以暂时不要休息,再赶一段路。”

  

  我也有察觉,越是向这片沙漠的深处前进,风便越是剧烈,漫天黄沙,已经有些让人透不过气来。这种情况下继续赶路,真的不知道还能走多远,所以我忍不住问由门烈,“距离终点,还有多久的路?”

  

  “着急了?”由门烈骑上骆驼,抬头望着因为漫天黄沙而早已阴沉如黑夜的天色,“不好说,也许两三天?也许三五天……看运气吧。”

  

  两三天,我能够接受,但三五天,或许我和苏雅的机会就没了。

  

  可没办法,走上了这条路,我们便再也没有了选择的权利。

  

  “但这风真的不会停么?”我期盼着,如果风停,前进的速度或许会有所增加。

  

  由门烈嘴角的毛发一阵抽动,咯咯笑道:“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是兄弟,说出来估计你不信啊,这里的风,我来了二十多年,就从未停过,咱们三个这算是运气好了,往常或许比这风更大!”

  

  “为什么?”

  

  “为什么?你问我,我问谁去?不过也别太担心,运气好,快点找到入口,这外面的风对我们造成不了什么影响。”

  

  “入口?”我好奇由门烈的说法,“你说什么的入口?”

  

  由门烈点了点头,浓密的眉毛挑了一下,然后抬起脚,猛劲儿跺了三下,“你说呢?咱们去哪?我发现了,你们俩只是听说过那,除此之外对那地方的了解,非常少。但你们总该明白所谓黄泉是什么意思吧?上穷碧落下黄泉,天上地下一切的范围!但这黄泉,说的可不是地面。所谓上有九重天,下有九重地,这地下极深之处,才是黄泉所在。”

  

  “所以你的意思是……黄泉,也就是永生之都,在这片沙海之下?”

  

“没错,而且我去过,那个地方进去的人,九死一生。”说到这,由门烈的脸上神情复杂,“要么死,要么留下,要么……活下来,离开那,然后生不如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