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九十四章 战场

第九十四章 战场

3146 2018-09-14 17:41:47

  

  藤兽张开血盆大口咬向我,我左手用力扯断捆绑着我的藤蔓,最后关头,抵住了这怪物的脑袋,它开始撕咬我的手,幸亏有这骨甲!

  

  我手上用力,将这怪物的花头捏得粉碎,但它马上又会生出新的花头,看样子是没完没了了。

  

  苏雅这时抽出匕首,趁着藤兽的头还没长出来,替我将缠绕在身体的藤蔓斩断!

  

  没有藤蔓的束缚,我赶紧挥手把这黏人的东西扔出去,然后卸下骨甲,拉着苏雅翻过房子,跳到另外一条街上。刚刚虽然被追得很凶,但翻过这条街还好,安静了许多,建筑物上缠绕的藤蔓,似乎也没有坠落藤兽的意思。

  

  在确定了周围相对安全的环境后,我终于是松了口气。

  

  暂时歇歇脚。

  

  “呼……刚刚多亏有老杜的骨甲,要不肯定废了。”

  

  “废了也是你自找的,于越,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吃掉那张照片?你那时候怎么了?”苏雅到底还是问起了刚刚的事情。

  

  “我吃了照片?我吃了什么?”我装傻。

  

  “这些怪物怎么出现你,你忘记了?你不去刺激由门烈,现在我们会很安稳。”苏雅看着我,突然小声问道:“还是说,那张照片本身存在着什么问题,你不想让我看到?”

  

  这女人还真是……

  

  挺聪明的。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而且我真的不记得自己吃了照片,我还在纳闷,为什么大胡子突然跟我动手?我吃了他照片?什么照片?”

  

  苏雅笑眯眯的看着我:“不说算了,我也没什么兴趣听。不过别再得罪他了,你发现没,由门烈那个家伙……”

  

  “由门烈怎么了?”苏雅这神神秘秘的样子,让我觉得有些奇怪。

  

  苏雅看了一眼四周,在耳边低声说道:“好像不是个正常人。”

  

  “废话,正常人谁在沙漠边上等二十年?我看他就是脑子有病,与世隔绝的二十年,估计他智能手机都不会用吧?”

  

  “你知道,我说的不正常,不是这个意思。”

  

  苏雅为什么突然这么说,她好像发现了什么。

  

  “那你是什么意思?”我问。

  

  苏雅皱眉,思考了一阵,最后摇头:“说不上来,如果能回去,问问主人,说不定会有答案。就拿他刚刚和厮打来说,我们之前也动过手,他可没那么厉害。”

  

  “也对,虽然一样是王八拳,但力气怎么突然那么大,而且他这个人,总是给我一种说不上来的奇怪的感觉。”

  

  “你也有感觉到吧?”

  

  废话,和老杜有关系的有几个是正常人?但这件事,我暂时不打算告诉苏雅,老杜这个惊喜,我是给定了。

  

  只是我现在唯一担心一件事,这由门烈可别死了。

  

  那这一切可就白玩了。

  

  “往前走吧,我们还要找种子。小心点。这地方月光的照明范围太有限,根本看不清远距离的东西,说不定前面还有什么别的危险。”

  

  “知道。”

  

  我与苏雅继续出发,开始小心翼翼,后来却发现,除了最初那几头袭击我们的藤兽外,一直没有别的危险出现。只是我们似乎感觉到了风……

  

  越是向前,这风就越大。

  

  “风声里似乎还有点别的声音,而且你发现没,前面的房建筑物越来越稀疏了,这些藤蔓也从建筑物的上面,开始向地面发展。我怎么觉得,继续向前,可能是一片空旷的区域?”苏雅和我爬上附近一栋三层高的小楼,这栋楼在这座城中城内,是比较高的建筑了。

  

  我点头:“是,感觉到了,而且你发现没有,前面那片黑暗,看起来好像有些浑浊……”

  

  “嗯,似乎有东西在里面。”

  

  我皱皱眉:“可别是什么麻烦的事情……”

  

  继续前进,风继续变大,那声音也越发清晰。

  

  我突然觉得,这里很像沙漠,就像我们来时狂风肆虐的沙漠,而且那风中一阵阵古怪的声音,更是让我想到了之前沙窝中爬出的那头巨大的怪物,还有相比城中更加迅猛的傀偶。

  

  那些东西刚刚在沙漠之中去了什么地方?

  

  它们既然能出去,那是不是也能回来呢?

  

  越是往前走,这种预感就越是强烈,而且四周的建筑物,此刻已经完全消失,我们来到了一处空旷区域。前面是无尽风沙,而风沙之中传来的嘶吼、咆哮,现在已经务必清晰。

  

  “那里面……确实有东西。”我确定了这一点。

  

  “对,可就算是这样,好像也只能进去了。”苏雅看着我,

  

  我们顶着风沙向前走,回头已经完全看不到身后的城池,我们已经彻底进入这风沙,并且,那嘶吼、咆哮的声音距离我们也越来越近,突然!黑暗的风沙中闪过一道影子,它扑向我们,我和苏雅互相推开对方,那黑影扑了个空!

  

  我们同事转过头,那黑影在我们两人之间站立,黄沙包裹的枯瘦身体,双眼的黑窝,是沙尸傀偶!而且和之前城中看到的不一样,这一头,是在沙漠中看到的更加凶猛的那一种。

  

  它扭转身子,似乎是盯上了我,然后猛地扑了过来!

  

  刚刚调动过骨甲,现在是真的进入了冷却时间,我被这怪物扑倒,身体被它射出的黄沙刺了七八个窟窿,我推住这家伙的脖子,阻挡它可能对我造成的致命伤害。

  

  苏雅这时在那怪物身后,以匕首刺中它的后脑!

  

  那怪物嘴里发出一阵痛苦的嘶吼,放开了我,扭头攻击苏雅,我抓住机会,左手撑地将身体反弹,利用这股冲劲儿,将怪物扑倒,左手握拳,猛砸这怪物的脑袋!

  

  砰!

  

  砰!

  

  砰!!

  

  ……

  

  我不知道自己砸了多少拳,但这怪物的头已经被我彻底砸散,它没再起来,这东西原来是可以被杀掉的。

  

  “苏雅,你看……”在砸碎这东西脑袋之后,我突然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在这怪物头部的黄沙之中,有着血肉、骨头的碎块,味道很大,就像风干已久的尸体。

  

  “看到了,这些东西有点像之前在地下研究所遇到的尸人,但是更凶,速度和力量都更大,只是……它们被黄沙包裹皮肤?”

  

  我点头,“差不多,好像有‘蛇’的地方,就会有这种东西。”

  

  “前面好像还有很多,我们怎么过去?”

  

  “不知道……”我站起来,拍了拍苏雅的肩膀,“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你要做什么去?”

  

  “我想去听听声音,我有一个猜测,其实没什么根据,只是听起来很像。”

  

  苏雅显然听不懂我的意思。

  

  “我跟你一起去吧,这里风沙太大,太黑暗,一会儿你就算回来,也很难找到路,我们不要分开太远。”

  

  我与苏雅对视,大概七八秒。

  

  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觉得挺舒服。

  

  好像多看了她两眼,往下走的时候,便多了一个目的。

  

  我是个喜欢简单,讨厌复杂的人,总觉得目的什么的,一个就够了,可现在,却又觉得只为了自己活下去,好像并不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那跟紧我。”

  

  我们向前走,盯着风沙,而我要听的声音也越来越近,两种声音!

  

  一种是沙尸傀偶的嘶吼,另外一种,是藤兽的咆哮!这两种我都听过,不会有错,二者不可能共存的,傀偶惧怕藤兽,起码从在城中的经历来看是这样的,现在它们同时在狂风中嘶吼,是为何?

  

  怎么听起来,好像是在打仗?

  

  我这时拉住苏雅:“等等我。”

  

  她点头,然后我们趴在地上,示意苏雅一起。

  

  “你要做什么?”

  

  “你发现了吧?这地上不是泥土,是黄沙,我们趴下,能够很好的躲避沙尸傀偶,然后慢慢向前靠近。我感觉这些傀偶的敌人,或许不是我们。”

  

  说完,我以左手碰触地面,那瞬间,强烈的酥麻之感为我指引了方向,这里存在的“蛇”就在我们正对的方向,虽然暂时还看不清楚那里有什么。

  

  我和苏雅一步步向前爬,期间再次出现了沙尸傀偶,我们暂停动作,屏住呼吸,我随时准备用手反击,可就像我说的,这些东西对趴在黄沙中的我们并没有什么兴趣,它们越过我们,可刚刚越过,突然!一道野兽的身形扑了上来,将那傀偶扑倒,疯狂的撕咬,傀偶也用身体射出的黄沙抵抗。

  

  那野兽是藤兽,果然是藤兽……

  

  “没错了,这片狂风之中,是战场!是傀偶和藤兽的战场。而且你看,这风沙的样子很眼熟吧?我坠落深沟之前,那即将吞噬我们的风沙,和这个非常像,我怀疑就是同一种东西!”

  

  “所以后悔了吧!你!”苏雅大喊着。

  

  我点头:“没错,后悔了,那个时候,我应该摸一把地面的……说不定我们要找的东西,其实就在这狂风之中。”

  

  “别说话,你看,前面好像有别的东西在靠近!”

  

  苏雅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就在我们的前方,又出现了几对互殴的傀偶、藤兽,而在那几对傀偶、藤兽之间,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我们,它也匍匐在地上,而且动作非常快!

  

  “那是什么东西?”我抬起左手。

  

  苏雅摇头:“不知道,看样子不太像人……也许是第三种怪物,过来了,干掉他!”

  

  那一刻,苏雅抽刀!我抬手!!

  

就在这时,那匍匐在沙堆中的“怪物”突然抬起头,“你俩特么的才不是人!是老子!由门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