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八十六章 活着的诅咒

第八十六章 活着的诅咒

3144 2018-09-14 17:41:47

老杜的声音出现在我耳边,也许是幻听吧,但这声音的出现却提醒了我,这个时候还不是该放弃的时候!

我感受着老杜给我种下的五条虫,我始终可以感觉得到它们,只是一直没办法将其调动。

也许就像老杜说的,它们还没有成熟。

可早产儿,也未必一定是不健康的吧!

这是我最后的机会,无论如何,我要拉它出来!

闭紧双眼,在我努力感知的过程中,我似乎可以在眼前的一片黑暗中,看到自己的身体。

五条光亮,在身体中游荡。

其中一条,固定在头顶,另外四条分别在四肢……

它们颜色各不相同,但很奇怪,我居然叫得上它们各自的名字,老杜虽然对我说过它们的名字,可却未提过它们对应的颜色。

乳白色的是天蛊,黑色是地,人蛊血红,鬼蛊青幽,神蛊亮金色,在我的头颅之中。

我的全部精神力量集中在黑色的地蛊之上。

它游荡在我的左腿,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召唤,可它却非常迟疑,它不愿意动,它在抵抗我!

“该死……”我咬紧牙关,身体已经无比疼痛,蝎子在撕咬我,我甚至感觉它们好像在往我的身体里钻!再这样下去,就真的没机会了!

“出来!出来!出来!!”我嘶吼着,内心惊恐、绝望、愤怒……无数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那一刻,我的左手突然开始膨胀!

“呃!!”剧烈的痛苦,甚至远超身体被无数沙蝎撕咬!

这种感觉我曾经感受过,那是……左手诅咒爆发的痛苦!

“糟……糟了!”我心一沉,真的是人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老天爷要谁消失,方法有无数种。

“于越!!”突然,我听到了苏雅的喊声。

不仅有苏雅,还有由门烈,他似乎是在阻拦着苏雅,“丫头!你回来,你疯了?现在过去你也要死!他已经死定了,你不能再让他白死!!”

由门烈的声音,也无比清晰。

是我耳朵突然变得灵敏了?还是自己真的快要挂了,回光返照,或者灵魂出窍?

不对,都不是。

因为,我不仅耳朵变得灵敏,甚至对体内的蛊虫的感知,也变得更加敏锐!

我抓住机会,迅速选中地蛊,然后用意志力牵引,引导着他向我身体的上部分移动,直到我的嗓子眼!

一阵呕吐的冲动,我没有控制,我努力的呕,终于吐出了什么!

当那口呕吐物离开我的嘴,我立刻发觉身体中的五条虫变成了四条!地蛊不见了!

我……成功了吗?

我的眼睛看不见,但身体还可以感受,我感觉但一条条蝎子从我的身体脱落,另外一只东西,在不断地巨大化,它一条虫,吸引了整群蝎子的注意力。

地蛊,那东西的运用很像老杜之前给我的保命虫,都是不断吞噬个体,强化自身。

我感觉自己身体的压力越来越小,我动了,也成功的动了,可是……

“为……为什么我看不见光!!啊!!为什么?!”我嘶吼着,很快我明白了,也许一早就明白,我的双眼被白沙蝎吞了!

不仅双眼,我现在整个身体都是千疮百孔,我完了,即便彼岸花毒被解,即便左手诅咒消失,可我于越这个人完了。

“于越?是,是他吗?!”由门烈的声音,惊讶中带着恐惧,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怪物。

“是他……也不是他,我们快过去!”

“过去?你疯了,他到底是什么,是不是于越,你真的确定吗?”

“我有任务,不能放他不管。”

“丫头,你都放半天了吧?”

“你是真的嘴欠……放着他是因为我知道他死不了。”

“得得得,沙蝎死绝了,你现在说啥都有理……小心!!他好像要袭击你!!”

由门烈的大喊,是我昏迷前最后听到的声音。

我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时间的梦,但到底梦到了什么,我不记得了。似乎是在老杜的画室,她好像对我说了什么,可醒来后,我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呃……疼!”我感受到了光,但不是阳光,而是火光。

我一点点睁开眼,那瞬间,无数记忆涌了出来,我短时间内,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一切。

所以第一瞬间,我是非常之兴奋的。

因为我还看得见光。

我的眼睛没问题。

我努力翻身,终于爬起来,我发现在我的头顶是火堆,不远处还有刚刚扎好的帐篷,以及两个人的身影。

苏雅,由门烈?是他们?

“苏雅……”我轻唤一声。

苏雅立刻停下手中的动作,回头看我,眼中满是惊喜。

“你……醒了?!”

由门烈这时也回过头,相比苏雅的惊喜,由门烈的眼中闪过了无数疑问,他们同时来到我身边。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我没记错,我应该,已经看不见了,我是说我记得我的眼睛被毁了。”

苏雅看着我,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没等她回应,由门烈就嘀咕道:“眼睛?兄弟,你确定你只是眼睛被毁?你刚才可是……”

苏雅转头瞪了由门烈一眼。

这大胡子立刻闭嘴。

这就很尴尬了,毕竟我听到了。

“他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也不是傻子,何况昏迷之前你们说什么,我听得一清二楚,苏雅,你是老杜安排过来盯着我的,这事儿我一早就清楚,可是为什么盯着我?单纯的担心我吃了药不办事吗?我觉得不是。直说吧,刚刚我到底怎么了。”

苏雅无奈一笑,“听到了?那没办法了,本想多瞒你一阵子,看来不行了。”

“瞒我什么,刚刚我究竟怎么了,如果我猜测的没有错,是我放出地蛊,杀光了白沙蝎,而我,也因为白沙蝎的进攻身负重伤,可现在,我觉得自己很好,为什么?”

说完,我看了看眼前的环境,虽然还是沙漠,但却没风,我们一定已经到了另外一片领域。

“你说错了,于越,杀死白沙蝎的不光是地蛊。而且准确的说,那东西天克地蛊,数量太大,个体又强大,隐藏于沙土之中,你的地蛊至多帮你驱散它们,真的杀掉那些蝎子的,是你自己。”

苏雅的后半句话,我是懵逼的。

我自己?我自己如何杀得了那些鬼东西?

苏雅马上给了我答案,“也不对,更准确的说,不是你,是你的左手,你的诅咒。”

诅咒?

我心一沉,苏雅继续对我讲刚刚的经过,我的左手不受控制,老杜的肉虫无法阻止左手诅咒的蔓延,我成了一具枯瘦血人!

浑身上下,只有白骨碎肉,可却力量极大,速度极快,甚至身体流淌的血水都有着剧烈的毒素,我的毒素胜过了白沙蝎。

但凡靠近我的白沙蝎,都被毒死……

“……就是这样,最后,你活了。”

苏雅做了个总结。

我一点点抬起低垂的头,疑惑的盯着她:“老杜不是说,诅咒爆发,我必死无疑吗?为什么我……”

“你以为你刚刚很安全?回忆一下,你什么都看不见,对吧?因为你当时根本没有眼睛,而且你对白沙蝎的攻击,你自己恐怕也是不知道的,那种状态下的你,可能随时都会完全丢失意识,意识消失,你这个于越也就不存在了,即便你身体没死,你也不再‘活着’。”

我明白苏雅的意思。

可是……

“等等,那我现在为什么……”我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衣服换过,不是之前那套,但是衣服里面,皮肤上还有血污。

“为什么?当然是主人了。”苏雅指着我的左手,“那些虫在你昏迷后,修复了你的身体,否则说不定你再也没办法醒来。”

所以说到底,还是老杜救了我。

“可为什么,诅咒会突然爆发?”

苏雅摇头,这次她似乎真的没办法给我解释。

但她不给,不代表我的心里就没有属于我自己的答案。

是本能。

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老杜没告诉我的事……

那诅咒是有“生命”的。

是因为感受到危险,不想被消灭,所以爆发,抵抗。

所以,也许老杜一开始就在骗我,那不是一个诅咒,而是就像我见过的一切其他蛇人一样,是一种病毒,而我被寄生,病毒可以改变我的记忆,将我重塑为一只怪物。

而老杜做的,则是压制这病毒。

但她为什么要瞒着我呢?

她可以对我直说,我不是不能接受,为什么瞒着我?为什么?为什么!

我头痛欲裂。

我脑子中闪过许许多多的画面,有唐婉,有米一恺,有地下研究所……还有段正严的那一颗魔眼。

不对,我的记忆,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为什么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东西,或者说,是多了什么?

“到底是什么……”

“你在想什么?”苏雅的手突然搭在我肩膀上。

“没什么……”我摇头,“只是觉得好像做了一场噩梦,幸亏梦醒了。”我没有对苏雅说出我的心中所想,一是没什么帮助,二是苏雅是老杜的人。

“我觉得我们应该继续走了。”这时,由门烈插嘴,“刚刚是老于醒不过来,我们被迫安营扎寨,现在不一样,老于醒了,而黄泉入口又摆在眼前,你们也不想多耽误时间吧?”

由门烈说的对,不管我心里有什么疑问,记忆又有怎样的问题,眼下要命的是彼岸花毒!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