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七十九章 永生之都的泥土

第七十九章 永生之都的泥土

3106 2018-09-14 17:41:47

  

  总有人说如果某件事再次发生,他会改变结局。

  

  我总是怀疑说这种话的人,同一个人,同一件事,永远不会有不同的结果,除非,人已经不是从前那位……

  

  可改变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不知道面前这个阿延和之前被苏雅杀死的阿延究竟是什么关系,但我就是觉得,他与之前的阿延几乎没半点分别,他就是阿延。

  

  如果我的感觉没有错,那么我会再一次赢他。

  

  阿延看着我,眼角跳了两下……

  

  他举着的枪口一点点放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我不打算试……不过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那颗眼睛对你没意义,你又为何要找到它?”

  

  成了。

  

  我心中松了口气,但尽可能没在脸上表露出来。

  

  我看着阿延:“我为一个人做事,不过其实我并不想为她做什么。有一个原因,但我觉得你没什么兴趣听。我把眼睛交给那个人,我可以告诉你她是谁,在哪,作为交换,你告诉我程子浩在哪。”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知道他在哪?”阿延搓着手中的枪械,抬头看我:“如果我不知道他在哪,你打算怎么做?”

  

  不知道?

  

  “那当然是没什么可交易的,你做你的,我做我的。”

  

  阿延笑笑:“不如这样吧,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找程子浩。既然你都说了,之前大理龙脉的那颗眼睛,对你没有什么意义,你又为什么要找程子浩呢?”

  

  阿延是狗爷的人。

  

  狗爷对蛇人的眼睛有着兴趣,老杜安排的两次事情,狗爷的手都触摸到了,所以我怀疑,老杜的猜测没错,那冥煌沙漠永生之都的传说,也许真的与“蛇”存在着某种关联。

  

  可我不想提那个……

  

  “蛇”也许关系到我左手的诅咒,但现在更要命的是彼岸花,我必须在十五天之内得到花种。于是,为了让阿延放松警惕,我说道:“这点你放心,我虽然知道赵宇和你们有关系,去过冥煌沙漠,但我对那里一点兴趣都没有。赵宇从沙漠里带回一种特殊花种,能够寄生于人体……我被感染了。”

  

  说完,我抬起右手,摘下手套,压在手套下的密密麻麻的枝芽……

  

  “你的手?”阿延露出的那只独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我说了,被感染。”

  

  “彼岸花种?冥煌沙漠传说中的彼岸花?”

  

  我点头。

  

  阿延看着我,问道:“那花种又能如何?你没救了,等死吧。”

  

  “等不等死你不用管,我只是告诉我,我对花种感兴趣,找程子浩只是为了花种,如果你愿意,我们交换信息。”

  

  阿延看着,似笑非笑:“你是在挣扎吗?不好意思,据我所知,这种花的花虫侵入身体,只有魂归黄泉一种结局。你恐怕是……”

  

  阿延的话还未说完,我便打断他,“既然你这么了解,那你也应该知道,这种花从中毒到死亡,需要的时间吧?嗯?你觉得从昨天我们见面,到今天,够不够?或者说,够我死几次?”

  

  阿延的神色突然变得凝重。

  

  “你……什么时候中的花虫毒?”

  

  “前天早晨。”

  

  “中毒第三天?不可能,这……你是怎样抑制彼岸花虫毒的?”

  

  “与你无关,总之,我需要种子。现在我花已经说清楚了,做不做这个交易,你看着办。”

  

  我期待阿延对之前那颗蛇眼能够有着巨大的兴趣。

  

  也希望,我的猜测没有错,他真的能够知道此刻程子浩的去向。

  

  “不如改一改交易吧。”阿延突然说道。

  

  “什么意思?”

  

  “现在交易,我们可能说的都是假话,所以不如换一种公平的方式,我去找程子浩,从他身上得到我想要的东西,然后,我替你去一次冥煌沙漠,我会帮你拿到你想要的花种。到时我们再见面,你带我找到那个人,我将花种给你,如何?”

  

  “你替我去?”

  

  “不信?我从不食言,而且,这是现在来讲对你我最公平,最合理的安排。”

  

  “可你需要多少天,才能把花种带回来?”我看着阿延,脑子里迅速思考着。

  

  “很快。”

  

  “具体日子。”

  

  “一切顺利的话,十五天。”

  

  太久了。

  

  我和苏雅的花毒,撑不到十五天。

  

  “怎样?”阿延问我。

  

  “十天。”

  

  阿延笑笑:“果然,你也不是能够一只控制那花毒,还是有日期限制,可惜我帮不了你,至少十五天……约个地方见面吧,如果到时候,你还在的话,我们就交易。”

  

  我很纠结,但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我能够达到的最好结果。

  

  这之后我聊系了苏雅,我们会合,我告诉苏雅事情的经过,而这时,老杜的电话来了,我也顺便通知了她。原本我想隐瞒自己以老杜作为交换条件,换取程子浩情报的事情,可话说了一半,老杜就猜到我卖了她这件事,好在她并未追究,毕竟我也只是许诺,还未真的对阿延说过些什么。

  

  “……事情就是这样,杜姐,所以这十五天,我等吗?或者,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办法?”

  

  “你确定,程子浩身上就没有花种?”老杜问我。

  

  “我看阿延对那蛇眼很上心,如果有的话,他应该会再联系我。”

  

  老杜电话那头冷淡一笑:“就算有那花种,他也未见得会直接把东西给你。聪明和傻,不是反应快慢决定的,你以为一瞬间利用了阿延的多疑,就吃定了他?给他十分钟,也许你的想法他就猜得七七八八。卖了我换不来什么情报,只会让他更心急去冥煌沙漠第二次,比我们更快。”

  

  “冥煌沙漠他们不是已经去过一次,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为什么要再去?”

  

  “那条狗想要一把沙子?”老杜反问。

  

  “不……杜姐你的意思是,狗爷想要的不是程子浩口中所说的沙子,但那沙子与他想要的东西存在某种特殊的关系?只有得到沙子,才能得到他想要东西,所以他会重新返回沙漠?”

  

  “差不多。”

  

  “那我们怎么得到花种?”

  

  “只能去沙漠找了。”老杜这句话说的让人绝望。

  

  但时间过了这么久,现在找阿延找不到,找程子浩更是大海捞针,果然只能亲自去一趟沙漠了。但冥煌沙漠那种地方,多少探险者曾经深入过,是否活着出来不说,即便回来的人,也少有真的寻找到传说中的永生之都,而那些声称自己找到永生之都的人,却又都不敢进入第二次,或者第二次进入,却又完全找不到永生之都的踪迹。

  

  而我也苏雅,只有不到十五天……

  

  “是不是绝望了?”老杜问。

  

  “……”我没回应。

  

  “小朋友,你是不是忘了,那地方和‘蛇’有关系,对那种地方,现在的你有种天赋。”

  

  “天赋?”我愣了一下,然后突然想到自己的左手。

  

  我可以感应蛇人眼!

  

  如果狗爷要去沙漠中寻找的东西,真的是那颗眼睛,那么我完全可以凭借左手的感知,寻找到具体的位置!

  

  “对,左手……我们还有机会!”我转头看了一眼苏雅。

  

  苏雅对我一笑。

  

  其实整个过程她都没怎么说话,只是听着我和老杜对话。

  

  老杜这时突然说了句:“别急,我还有话没说完。”

  

  虽然老杜还没说,她要说的话是什么,可听她开口,我的眉头便皱了起来,我觉得我似乎是猜到了老杜要说的话。

  

  “杜姐,我知道如果那里有眼睛,你也很想得到,可是……我和苏雅的时间不够了。”

  

  说话时,我的余光看到苏雅的侧脸,这句话,才是她最关注的。

  

  原来她早想到,老杜察觉到狗爷为了蛇人眼重返冥煌这件事,会将事情的重点放到夺取蛇人眼上,所以她忧心忡忡,因为对于老杜的崇拜与忠心,她不会违背老杜的意思,即便是与自己性命相关的事情。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

  

  “哎?我说,我在你心里那么不近人情的么?何况不提人情,我也不是杀鸡取卵的人。这次的眼睛他们拿就拿去吧,无所谓,我要说的是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虽然老杜话说的好听,可我心里还是提防着。

  

  “给我带回一把生长着彼岸花的泥土,永生之都的泥土。”

  

  当老杜开口说出“给我带回”这四个字的时候,我头皮一阵发麻,我想到了很多东西,甚至有可能是如果遭遇阿延,抢走他手中的沙子,阻止对方得到蛇眼之类的内容,但谁承想,居然是泥土?

  

  “不是,为什么?”

  

  “做个小玩具……嗯,试着做一个小玩具。”老杜这回答,我是完全听不懂的。

  

  玩具?

  

  用泥土做什么玩具?

  

  我还想再问,苏雅却突然抢过我的手机,对老杜回应道:“明白了主人,我们这就动身,您交代的事情,会做好的。”

  

  说完,挂断了电话。

  

  这下她表情算是轻松了,再不像之前一样沉着,不过却不忘提醒我:“主人做什么,不用问太多。”

  

  “我知道,就是有些好奇罢了。”

  

  “好奇什么,你不是主人徒弟么,也许有一天你也会这样。”

  

  是吗?

  

  其实苏雅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跳,不由得快几分。

  

也不知道是因为苏雅眸中闪过的光,还是这话中结局实现的可能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