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八十八章 无根花海

第八十八章 无根花海

3273 2018-09-14 17:41:47

  

  沙漠之中突然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缝,将我和苏雅两人与由门烈隔开,就在这时,裂缝中传来一阵古怪零散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凶猛,黑暗的裂缝中一条条跃起的光影渐渐出现……

  

  “沙尸傀偶!是白茶提过的东西,我也见过,但……但这下面的数量,可比我见过的多太多了,照着我说的做,把沙泥涂在脸上!快点,不能露出肉来!”

  

  由门烈没说这么做的明确理由,但他已经开始往傻子里倒水,然后将沙泥涂在脸上,这东西粘不住皮肤的,所以最后到由门烈脸上的也只是一些细沙。

  

  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断的铺。

  

  这让我没办法怀疑,只能赶快和苏雅照做,可即便如此,身后那只庞然大物,也马上就爬上来了,这深沟在前,我和苏雅该怎么过去?

  

  当我们沙土贴在脸上后,深沟中传来的古怪声音已经达到了极致,突然!一道黑影蹿了出来,人型,枯瘦,浑身上下被沙土包裹,动作非常迅速!

  

  它越出的瞬间,便冲向了我与苏雅。

  

  我准备反击,但被苏雅按住手,我们同时屏住呼吸,那怪物盯着我们看了好久……虽然说是盯着,但那双眼却是漆黑的空洞。它凑近我们,突然扭过头,向着我们身后的方向狂奔而去!

  

  呼……

  

  我松了口气,这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但果然是没有袭击我们。

  

  可接下来,马上又有三五只同样的沙尸傀偶从裂缝中冲了出来,但这一次,它们没有靠近我和苏雅,直接从我们的身边两侧穿过,向着我们的身后冲去!

  

  “这些东西……是要做什么?”我的额头流下些许汗水,苏雅立刻抓了一把沙子,拍在我的脸上:“不知道,但别说话……你看,更多的出来了,而且我们说话,他们就看我。”

  

  我也发现了,赶紧捂住我自己的嘴,还有苏雅的。

  

  我们就那样立在原地,看着一头接着一头的怪物从裂缝中涌出,越来越多,如千军万马,它们涌向身后,而我们的身后似乎只有那头更大的怪物才对?

  

  我很想回头看一眼,但有些恐惧,担心转头会让脸上的沙土掉的更快。对面的由门烈应该看得更清楚,但可惜,此刻不断跳出的怪物,将我们阻隔,我看不到他的脸。

  

  终于,在数十秒之后,眼前的怪物全部跳干净,而且我们身后的声音也是越来越远。

  

  我终于鼓起勇气回过头,却发现自己的身后已经掀起滔天的沙浪,沙浪旋转,成了一条巨大的龙卷,沙土、怪物,还有那头巨无霸,都被吞没在其中,甚至包括它们的声音,那龙卷似乎在向着我们缓慢移动。

  

  “苏雅,我把你扔过去,你和由门烈快点向前跑!”说着,我楼主苏雅的腰。

  

  她问:“那你呢?”

  

  “我跳过去。”

  

  “跳过去?你认真的?这么宽,你怎么可能跳过去?”

  

  “现在还有别的办法吗?我送你过去!”说完,没等苏雅的意见来,我就直接将她扔了过去。

  

  现在我算明白了,老杜给我这只手,给我自己帮的忙没多少,全部成了助人为乐的好道具。

  

  “兄弟!你怎么办?!”

  

  由大胡子在那头喊我。

  

  我深吸一口气,这深沟是太宽了,如果跳不过去,我不知道要甩下多深的地方,不知道会不会直接摔死。于是我闭上双眼,之前调动地蛊的时候,我已经成功的催熟了这五条虫,地蛊已经用过,现在能用的是另外三条,我调动了人蛊,老杜说这东西是护身用的。

  

  也许现在用出来,对我会有帮助。

  

  我吐出人蛊,可这东西到了嗓子眼却不钻出来,开始我在疑惑,突然觉得胸口决裂的疼痛,我撕开衣服,我的胸前的皮肤居然鼓起一大块包来,一条虫头在那肉包下不断的打滚,是人蛊!它不是从嘴里出来的吗?看这架势,这是异形突破寄生体的套路么?

  

  刚想到这,我血孔的血包突然炸开!鲜血溅射了我一脸,“卧槽……!”惊恐、懵逼的我,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可接下来的画面,却吓得我说不出话来,那条虫就像一条蜿蜒的大蛇,凸出我胸口的部分越来越长,缠绕在我身体上,然后延伸出爪子一样的白骨,那些骨头将我的身体包裹,就像传了一身古怪的盔甲。

  

  “他,他这又是怎么了?!”由门烈拍了一把苏雅的肩膀。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你俩不是两口子么?”

  

  “叔叔,你怕是瞎了吧?”苏雅尴尬的看着由门烈,然后回头看我:“你那是什么,主人给你的?”

  

  “是,说是护身的……可是……”我指着自己的胸口,“可我觉得自己,怕是要失血过多了。”

  

  “行了,别啰嗦了,赶快跳过来!”

  

  “好!”我单手抓着地面,左手,然后双脚向前猛蹬!这样多多少少能够借助我左手的力量,只是可惜,这种姿势发力很难,我确实跳了起来,也差一点越过这条深沟。

  

  可惜啊,差一点始终差……

  

  我在沙沟边缘伸出手,苏雅和由门烈也伸出手接应我,可我的手从他们的手指尖划过,手掌甚至已经拍到了地上的沙土,但那是沙不是岩石,我抓空了,坠入无尽黑暗。

  

  身体急速下落,黑暗将我吞噬,我开始听不到声音,也看不到光亮,向上也只能够看到一个越来越小的光点,知道它完全模糊消失。

  

  “该死,这鬼地方究竟有多深?”

  

  我继续下坠,感觉速度已经快到让灵魂脱离身体一样,直到一束光的出现,不是在上面,而是在下面。那一刻我天真的想是不是要坠入岩浆中了?因为那的确是暗红色的光。

  

  光亮越来越清晰,空气也开始有了味道,是一股熟悉的味道,香味……

  

  花香!

  

  彼岸花的香味!

  

  这香味出现在我脑海中的那一刻,我真不知道这是该兴奋的一刻,还是该恐惧。

  

  而与此同时,我感觉自己坠落的速度在渐渐放慢。似乎有一种排斥的力量,在抵抗着我的身体,可又不足以将我推上去。

  

  这种力量持续了一段时间,我几乎已经停留在这不知是什么地方的虚空之中,下一刻,那股斥力好像突然消失了一般,我又一次坠落!

  

  “啊!”

  

  砰!!

  

  并且成功的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

  

  我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骨架都散了,可我还有意识,这说明我还没被摔死,我真的是命大。疼痛、惊恐之余,我躺在坠落的地方,看着此刻我所能够看到的天空,那是一片暗红色的天空……

  

  这是什么地方?

  

  地下,沙海之下吗?那么为什么会有天空,会有 光亮?

  

  我的头轻轻向上挪了一点位置,看到天边挂着一轮血红色的圆月,就是那东西,发出的光亮。

  

  “这……这特么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人身处完全陌生,不能够被理解的环境,会本能的恐惧,我就是这样,我在害怕,我的身体控制不住的发抖,可当我坐起来的那一刻,那种恐惧达到了极限,甚至可以说我差点吓死!

  

  我躺在一条路中央,这路只有三人并肩那么宽,而在这路的两侧是无穷无尽的彼岸花海。

  

  若是我稍稍落歪了一点,此刻已经化身为那花海中的一份子。

  

  “我……我到了……黄泉?”我抬头望天,低头看地,再看身边,居然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而在低头的时候,我放下自己身上的人蛊骨甲,不知何时,已经从轻甲,变成了板甲,我的全身都被这种银白色的骨骼状物质包裹,除了头,看来正是因为这些东西,我才没有被摔死。

  

  刚刚觉得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下一刻,骨架开始脱落,露出人蛊,它缩回了我的胸口。胸口还在流血,我只能用左手止血,修复。

  

  看来这盔甲维持的时间也不是很久。

  

  “不过没关系,现在看起来,暂时应该是安全的,只要我不碰那些花……”我努力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可眼睛还是忍不住看两侧的花海。

  

  说实话,很美。

  

  美的致命。

  

  “不过,花种什么样子的?这种花,应该也如同正常植物一样,花落结种吧?如果存在花种,那么,也许就在这花丛之中。”我抽出匕首,准备去拨开附近的花丛,寻找可能存在的花种。

  

  靠近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小心的,毕竟这彼岸花的威力我见过。

  

  可当我真的拨开花丛,看向这花丛之中时,我却是一阵意外。

  

  此花虽名为彼岸花,却与我从前见过的蔓珠莎华并非同种植物。因为黄泉的彼岸花是长在藤上的。在藤蔓之间,除了泥土,我并未发现任何可能是种子的东西,我向前找了很久,始终没有什么成果。

  

  但渐渐的,我却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是这些藤蔓,他们好像始终没有断过,我没有发现哪些藤蔓是有扎根在泥土中的,反倒是一条接连着上一条,不断的向着前后延伸。

  

  怎么会这样?

  

  我有点不信邪,开始仔细的翻看着眼前这些彼岸花丛,向前翻了一二百米的距离,可得到的结果与之前一样,我确实没有找到根!

  

  “怎么会这样,没有根?整片平铺么,还是说,眼前这一片彼岸花海,其实是……一株植物?”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个想法。

  

  但它却反反复复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如果不巧的这个想法是真的,那事情就麻烦了。

  

这么大一片彼岸花丛,只有一株植物,若是它很容易结种,必然不会是这种情况。除非,结种的部位在彼岸花丛主干的根部,然后一株株新生的彼岸花重叠生长,造成了这种效果。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