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五十四章 石碑大阵

第五十四章 石碑大阵

3028 2018-09-14 17:41:47

  

  他的目标,居然是段正严的眼睛?我本以为,这家伙是个尽职的保镖。

  

  “能找到,不过到底距离我们有多远,我是不知道的。”

  

  面瘫男点点头:“找。”

  

  他果然惜字如金。

  

  我抬起左手,这只手一路奔逃的过程中,始终在发痒,虽然很细微,但确实有着变化。我确定自己逃的方向就是东方。我这时蹲下,将左手碰触地面,一瞬间过电的感觉将那种麻痒放大,我又改变了几个方位,锁定了最后的方向:“向前走。”

  

  他点点头,但却让开路,让我和唐婉走在前面。

  

  唐婉小声的在我耳边嘀咕:“哎,这个人很奇怪,他不是那个老头的保镖吗?”就连唐婉,都觉得面瘫男应该第一时间去找庄四海。

  

  “说不定老头死了……”我低声回应。

  

  “哦,”

  

  “你少说话,这人不知道什么脾气,咱俩安稳点,别出事。”

  

  “好……”

  

  我继续向前走,一路走走停停,摸着地面,选择让我感觉更加明显的方位。但有一件事,我却越来越觉得奇怪,刚刚血猴子很多,对我们进行疯狂的追杀,它们只是当我们为猎物,但是现在……

  

  似乎有一会儿没听到那些牲口的叫声了。

  

  捕猎结束了吗?

  

  似乎从我们开始往东边走,追杀我们的血猴子,就越来越少。

  

  “想什么呢?”面瘫男突然问了我句话。

  

  这倒是让我有点意外。

  

  “没什么,我在想,好像有一段时间没听到那些血猴子叫了。也不知道那些东西的智力如何,会不会悄悄躲在什么地方,突然袭击。”我只是随口一说,没打算让面瘫男给我什么答案。

  

  但谁承想,他居然淡淡的说道:“血猴子?你不会听到了。”

  

  “为什么?”

  

  “庄老说,邪气生精怪,没错,但邪气未必滋养精怪……若是太邪,可能连精怪都怕。”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这血猴子越来越少,不是因为它们抓住一个尸体就满足,而是我正在不断接近的某个位置,而那个位置十分危险,危险到连那些凶残的血猴子,都不敢靠近?

  

  “其他人呢,你来的时候,见到其他人了吗?”我觉得这个面瘫男似乎也不是非常拒绝与我对话,所以便多问了一句。

  

  “我见到的都死了。”

  

  “都死了……那,苏雅呢?”

  

  “不认识。”

  

  “就是左司身边的那个女人。”

  

  面瘫男想了想,摇头:“我倒是没见到她。”

  

  也许是苏雅救过我一次,我这人,不太爱欠人人情,所以总想着还上一个。现在听到她也许没死,我心里也松了口气。可刚刚那东西,远比之前在地下研究所见到的尸人更加凶残,那么多的怪物,苏雅真的逃得掉吗?

  

  我继续寻找位置,突然听到树林中一阵响动!

  

  刚面瘫男说,血猴子也许不会再出现了,难道刚刚说完,就要被打脸吗?面瘫男和唐婉也听到了,两人马上回头,面瘫男双手,一刀一枪,警惕的藏在树木之间。

  

  接着,发出声音的方向,传来一阵光亮,是手电筒的光。

  

  不是血猴子,是人。

  

  但光亮过后,马上又是枪响!

  

  他们在向我们的方向开火。

  

  我立刻用手电筒晃照他们,并且大喊:“是人!别动手!”

  

  接着,我听到了苏雅的声音:“于越?”

  

  我们两边很快回合,但苏雅那边不止她一个,还有庄四海和左司,以及两个左司的手下。但他们的情况有些惨,庄四海断了一条腿,还在流血,被简单的包扎止血,现在是苏雅架着他走路。

  

  左司也受了点伤,被两个手下扶着,很是狼狈。

  

  面瘫男从苏雅手中接过庄四海,没有什么问候,只是扶着。左司那边惊讶的看着我和唐婉,上下打量:“你们怎么在这,你们没死?”

  

  我看着左司:“你还很希望我出点事,是吧?”

  

  “我是没想到于哥本事不错……就是不知道,你看对了方位,看没看对这血猴子?”说到这,左司目露凶光,“你知道我们死了多少人?!”

  

  “那听你这意思,这事,怪我?”

  

  左司要掏枪。

  

  庄四海那边虽然断了条腿,但不得不说,这老头够硬的,除了脸色惨白之外,精神头上完全看不出半点萎靡,伸出手,拦在我和左司之间:“好了司爷,现在我们就剩下这么几个人了,是动手的时候?你还想活着?”

  

  苏雅回到左司身边:“没错,东西还没找到,更要珍惜人手。”

  

  “他说,可以找到眼睛。”面瘫男提了一句,然后看向我,“他正在带我找。”

  

  这话一说,从庄四海到左司,各个眼睛都亮了起来。

  

  果然都是要钱不要命的主。

  

  我们继续向着东边的方位找,其实这过程中,也有几次方位的改变,并不是正东,有点偏东南方。而这一路上,果然再没有出现过血猴子的叫声,不仅如此,我甚至发现这一次的林木,也开始渐渐变得稀疏。

  

  到最后,甚至连地上的花草都比之前更少。

  

  “果然没错儿,这段断龙气一起,生气截断,死气聚集,不仅坏了风水局,还生了一块大凶之地。”庄四海说着,用仅剩下的那条腿,使劲儿的在地上蹦跶了两下:“这地势,确实比先前高,可这高的好像有些突然……”

  

  风水我不懂,更不明白这地势高低会影响什么,或许他说的有道理,也或许只是个巧合。但有一点我很确定,之前我们确实走了个上坡路,而且那些血猴子越来越少,似乎也是从我们进入这段上坡路开始。

  

  “对,庄老您什么意思?难不成是觉得,从前有人这里,认为的抬高地势,破坏段氏龙脉?”左司问。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现在我们这些人要找的眼球,就在这附近,我感觉到已经很近了。而庄四海说,是有人故意抬高这里的地势,那么这个人是谁?后来的蒙古人?不会的,在当时蒙古人的眼力,大理国根本不够看,而且如果真的按照风水学上的说法,在大理臣服蒙古开始,他们的龙脉便已经是断的。

  

  那么会是什么人呢?

  

  段氏统治大理的时期,不可能有人在他们眼皮子地下,做这件事。所以想来想去,我只想到了当初将眼睛埋在这附近的段正严。可他,为何要做一件破坏自己家族,甚至国度运势的事情?

  

  除非,不这样做,会有更加严重的后果……

  

  我们继续向前,黑暗中,林木已经稀疏到了一个让我难以想象的地步,前面,已经出现了一大片的空地。

  

  而那让我的手感到酥麻的方位,正是在这空地的中心位置。

  

  就在那个位置,我隐约看到了一块块竖立的东西……

  

  好像是一面面石碑?

  

  石柱?

  

  “你们看到了吗?那个方向。”我用手电筒照过去,石柱的影子,其实已经很清晰了:“那里的感应非常强烈,我们过去,如果不出意外……”

  

  果然没出意外。

  

  我们过去,那是九面石碑,很有规则的竖立着,环绕成一个圆形,在这圆形范围之内,我左手的感应到达了最高点。要么是这些石碑给我的感应,要么在这些石碑之下,必然存在着什么。

  

  庄四海和左司在摸索着石碑,他们也许能够看出这些东西的年代,我是外行,只能够隐约感觉,这些石碑有些年头。这里的每一面石碑之上,都雕刻着文字,不过看不懂,我觉得这里的文字有些像梵文。

  

  但是梵文,其实也并不奇怪,大理国本就信奉佛教。

  

  “庄老,你怎么看?”左司问了一句。

  

  “应该就是了……”

  

  “你是说,你要的眼睛,在这下面?”

  

  庄四海点头:“对,很有可能……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

  

  “不明白什么?”左司问。

  

  庄四海这时把目光投向我:“于爷,白天的航拍,你也看了……这一路向东,我们拍了多远?”

  

  “这里应该,早就超出了航拍距离。”我解释。

  

  庄四海摇头:“不,航拍距离是抄了……但这么大一片面积的空缺,这附近又没有高山阻拦,为何照片上一点痕迹都看不出?”

  

  这个问题……

  

  我也回答不上。

  

  总不能说这十面石碑是之后破土而出的吧?

  

  “总之,先想办法进去……阿泽!炸药准备好。”左司准备炸开这里。

  

  “司爷,炸药……没了。”

  

  刚刚血猴子袭击的时候,用掉了不知道多少炸药,人又死的死,逃的逃,即便有,也不一定在左司现在剩下的这两个手下手中。

  

  这时,一向沉默寡言的面瘫男突然开口说道:“不用炸。”

  

  左司瞧了他一眼,没回应,目光转向庄四海:“他什么意思?”

  

  面瘫男继续说:“我的意思是,这里有进去的办法……而且庄老说的没错,这里,确实是凭空出现的。”

  

  凭空出现?

  

我看向石碑,这时,面瘫男走到我身边,然后在是石碑上狠狠的抓了一把:“天黑看不清楚,但这石碑上面,有泥土。”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