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一百章 彼岸花之眼

第一百章 彼岸花之眼

3449 2018-09-19 10:28:57

  

  梅姨彻底失去了与巨型沙尸之间的联系,身体倒飞出十余米,巨大的蛇尾盘旋着将身体支撑起时,那颗淡黄色的独眼,已经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

  

  她愤怒的看着我,身体的鳞片越发厚实,爪子在眼神,蛇尾也更加粗壮。

  

  她要肉搏了。

  

  但我并不担心,如果一开始用肉搏的方式便能解决一切麻烦,她又何必与我争夺这一具沙尸傀偶?现在的梅姨,所做的一切都是被愤怒驱使。

  

  她,打不赢巨型沙尸。

  

  我心念一动,与鬼蛊之间的联系操控着巨型沙尸傀偶,巨大的拳头挥向梅姨,梅姨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声,扑向巨型沙尸,与沙尸的拳头硬碰硬!

  

  轰!

  

  一声巨响!

  

  梅姨被巨拳狠狠砸入沙地之中!

  

  她以蛇尾支撑身体再次爬起,满面尘土,头发散乱,愤怒让本就古怪的五官更加扭曲。

  

  我心中也起了杀意,总之老杜要的东西和狗爷一样,阿延我们已经杀了几次,和狗爷的仇结定了,不在乎今天多一个梅姨和秃头。我准备控制沙尸,捉住梅姨,捏碎她的脑袋,从而毁掉她那颗独只的蛇人眼。

  

  而这时,梅姨似乎也感应到了我的想法,虽然愤怒至极,可毕竟谁都不想随随便便放弃自己的生命,梅姨突然将数米长的蛇尾伸向秃头,尾巴尖儿将秃头卷住,而后看向我,目光复杂,有惊讶,有遗憾,有不甘心和愤怒,但最深的还是那股恨意,“今日之仇,日后必定百倍奉还!”

  

  说完,巨尾一扫,掀起一阵沙浪,阻挡了我的视线,我赶紧控制沙尸傀偶拨开沙浪,这时却发现,梅姨已经带着秃头遁入这片白沙之下!

  

  我操控着沙尸傀偶,不断的向着脚下这片白沙跺脚、挥拳、挖坑,我要把他们找出来。

  

  可说来奇怪,沙坑我翻了无数,这道通天之门附近几乎所有的位置,都被我检查过,却始终没有发现梅姨与秃头的踪迹。

  

  “奇怪了……那两个家伙,究竟在什么地方?”

  

  “应该是逃了。”苏雅来到我身边,也是满面的风沙。

  

  “就怕她没逃,躲起来!那就坏了!”由门烈和我的想法差不多。

  

  毕竟我也不知道这鬼蛊控尸的时间究竟是多久,老杜当时只是说远远久于天蛊控心的时间,然而……

  

  天蛊才特么三分钟。

  

  就算是十分钟,也远远长于它了吧?

  

  而现在,这时间过了多久我也没算,我真担心突然这鬼蛊失控,沙尸傀偶疯狂,梅姨再杀个回马枪,那一切就白费了。

  

  可就在这时,整片天地突然开始莫名其妙的震动。

  

  就好像突然来袭的剧烈地震,没有任何预兆,但这震动持续的时间,却要远超寻常的地震时间。震动的浮度逐步增大,就连这片天地间的狂风沙浪,都在这剧烈的震动中黯然失色。

  

  仿佛这天和地,反转了几个来回,若不是有巨型沙尸傀偶的存在,此刻我们已经已经不知道被震到何处。

  

  我控制沙尸的手臂拦住我们三个,由门烈在风沙与震动中大声嚷嚷着:“这特么又怎么了?!”

  

  “你问我,我问谁啊!你在这二十多年,你说啊!”

  

  “你是不是当我啥都知道,这也不是我家……我也懵逼啊!”

  

  嗡!!

  

  突然,地震之中传来一阵巨响,回荡在天地之间,巨响震荡的声波冲刷着我的耳朵,大脑,让我们每个人都在打哆嗦,而且越发的剧烈,我忍不住用双手捂住耳朵,回过头,四处寻常,我感觉这巨响的来源似乎就在我们附近……

  

  苏雅拽住我,指着一个方向,她嘴里在说些什么,但被这巨大的声音盖过,我完全听不到。

  

  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她指着的是那扇通天之门。

  

  两扇巨门指间居然打开了一道狭小的缝隙,缝隙正在逐步的扩大,而那巨响,正是从这缝隙中传来的!

  

  是那扇门要开了吗?

  

  那么这地震,也与此有关?

  

  为什么会开的这么突然?

  

  不。

  

  并不突然,狗爷的人也是奔着这扇门来的,先前梅姨一直关注着藤兽与沙尸的战斗,现在藤兽已经全军覆没,战斗结束,这便她想要的结果,那么为什么想要这个结果呢?

  

  这个结果,便是打开这道通天之门的关键吗?

  

  通天之门还在不断的打开,暗红色的光从缝隙之间透过,就像一把横贯天地的巨大红刃,将这片沙的世界一斩为二!

  

  看到那束红光的一瞬间,我的左手,开始剧烈的酸麻,我感应到了,那扇门里,有眼睛。

  

  这时,由门烈突然挣脱了沙尸手臂的束缚,顶着狂风与地面的震动,一步步艰难的走向那扇门。

  

  我看到他的嘴角在动,他仿佛在对着那扇门,喊着他未婚妻的名字。

  

  “白……白茶……”

  

  突然!

  

  一阵剧烈的震动,由门烈反倒在地,在风沙中滚了几圈,我立刻控制沙尸傀偶的另外一只手,抓住了即将被掀飞的由门烈,将他拉了回来,“别着急!这门开了,我们早晚有办法进去,但是现在不行……风太大了,还有这震动,你看这四周的沙龙卷,被卷进去,就真的没办法出来了!”

  

  我对他大声的喊着,也不知道他到底听清楚没有,只知道这个时候的由门烈就好像着了魔,他翻过沙尸的手臂,眯着眼睛,顶着风沙,继续向那个方向爬。

  

  其实此刻的我也是非常想进入那扇门之中,找到我必须得到的彼岸花种,可是风沙太大,加上这剧烈的震动,沙尸傀偶虽然体态巨大,但万一被震动和风沙掀翻,我和苏雅失去依靠随时可能被卷入沙龙卷中。

  

  但这时,苏雅却抓着我的手,说道:“试着慢慢移动吧,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他担心这阵震动过后,那扇门可能会关闭。”

  

  她的声音我是听不太清的,但结合嘴型,大概能够猜到意思。

  

  苏雅说的也不无道理。

  

  纠结了一阵,我想到了一个办法,让巨型沙尸匍匐在地面上,这样会减少风的推动,地震的话,也不会被掀翻。利用这种办法,我们三个缓慢的向着通天之门移动。

  

  就在我们即将靠近门缝的那一刻,拦在我们面前,护住我们三人沙尸双臂突然“散了”!

  

  是突然间被狂风吹散!

  

  就像被摧毁的沙雕!

  

  可这风却并没有比之前更大,为什么会这样?

  

  我赶快大喊一声:“快趴下!小心被吹飞……”与此同时,我心里有了个想法,也许让着沙尸傀偶散开的并非是这狂风,想到这,我回过头,果然如此,那张巨大而又狰狞的沙尸面孔,也如之前的手臂一般,被风沙渐渐吞没,露出了沙尸脑子中的那尊人型。

  

  人型干尸!

  

  “沙尸散了,为什么会这样?”我心一沉,没有巨型沙尸的保护,我们怕是要遇上大麻烦。

  

  这个想法刚刚出现,马上便应验了,随着地面的一阵疯狂震动,风沙将我们三人卷起,厚厚的风沙中我根本睁不开眼睛,只觉得天旋地转。

  

  这种感觉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但倒霉的是,整个过程我始终是清醒的,我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快被撕裂几十次,无比痛苦。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风停了,我从高空坠落,如果不是下面的沙地柔软,我怕是已经摔了个半残。

  

  唯一的恩赐是,这时,风和地震,都停下了。

  

  “呃……”我支撑着酸痛到要散架的身体,抬起头,一道暗红色的光刷进我的眼睛,有点刺痛,我慢慢将眼睛睁开,面前一道完整的打开的通天之门!

  

  巨门之内一片红色,完全看不清楚,里面究竟有些什么。

  

  “于越……”这时,苏雅的声音出现在我耳边。回过头,她就在我的身后,与我一样,眯着眼,看那扇门,“看来我们运气不算差,时间刚刚好呢。”

  

  苏雅这心态,一向都是非常好的。

  

  “里面那么红,还不知道会有什么,进去看看吧,小心点。”我一边整理着身上的沙子,一边准备用点什么东西到通天之门入口的位置试探一下。

  

  可我这话音刚落,一条有力的胳膊将将我推到了一边,然后一阵风一样从我身边走过,是由门烈。

  

  有时候我是真的不太理解这大胡子对老杜的感情,他是真不要命,完全不管里面有什么,只想着冲进去一看究竟。

  

  这次我是阻止不了,也没那力气,只好跟过去,就当他为我探路了。

  

  幸运的是,还真没什么危险,由门烈进去了,被红光吞没,没有惨叫,也没有怪物的嘶吼,于是我也紧跟着靠近了那扇门,手伸向那红光,想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可在我的手刚刚探入红光的那一刻,突然一阵长啸从这通天之门内传来。

  

  是由门烈。

  

  但不是惨叫。

  

  “白茶!!”

  

  他在喊他老婆。

  

  “声音真么洪亮,看来没遇到危险。”我准备进去。

  

  苏雅的意思是,不再等等吗?说不定由门烈的喊叫声会引来什么怪物。

  

  我摇头:“门这么大,就算真的有怪物出来,我们也拦不住,进去吧,已经到这里了……别想那么多,看命吧。”

  

  于是,我踏入那红光。

  

  这是一片非常奇异的区域,进入这片红光之中,光线反而没那么刺眼,虽然这世界依旧是暗红色的。

  

  只是……

  

  这世界很小,四周一片虚无,进入这里的我们,仿佛是从虚无中来。而在这小世界的中心,是一团向着虚无延伸的彼岸花团,花团中心,我看到了一颗巨大的眼球,差不多有半个人头那么大,一个大黄色的竖立瞳孔告诉我,这又是一颗蛇人的眼睛。

  

  但与梅姨的不同,这一刻就像最初将我诅咒的那颗眼睛一样,巨型的蛇人眼。

  

  “……老杜口中的,相柳的眼睛。”我走向那团彼岸花,“彼岸花,从这颗眼睛中生出,所以,所谓真正的彼岸花种,要么是这颗眼睛,要么,来自于这颗眼睛。”

  

  说完,我回过头,看着苏雅:“这算盘,打得真好,用人还卖了人情。”

  

  “别对主人多嘴多舌,能保命不够吗?”苏雅来到我身边,打量着那颗蛇人眼。

  

  它被花藤悬于空中。

  

苏雅脱下我的外套,平铺在沙地上,然后开枪,利落的打断所有连接的花藤,眼球落地。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