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六十四章 诡异谜题

第六十四章 诡异谜题

3110 2018-09-14 17:41:47

  

  我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眼前的一切变化太快,如同梦幻,但是黑暗梦幻……

  

  刚刚石殿消失,此刻,我们身处一望无际的岩浆火海之中,整片火海,唯独五根石柱,我们五人,每人占据一根。巨型蛇眼在我们头顶,半空中凝视我们,在完成这一切后,它再次开口:“其实你们在找我的同时,我也在寻找你们……你们中间,只能够有一人合格。合格的人,能够离开这里,不合格,便没有存在的意义。”

  

  我们寻找它。

  

  它,也在寻找我们。

  

  是巧合,还是它真的如苏雅所说,读取了我内心的想法。毕竟从最初,我就觉得这是一场考验,筛选,选择一个合格、合适的人到最后一关。

  

  至于为什么要有这个选择,我不明白。

  

  “所以,你要在我们中间选择一个人吗?是谁?”阿延开口,第一次与那颗眼球对话。

  

  “别急,一切才刚刚开始,我决定与你们玩一个游戏……但在此之前,必须要让你们相信一样东西。”

  

  它这又是什么意思?

  

  我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

  

  “相信我随时可以杀掉你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所以对我说的任何规则,你们要无条件遵守,如若违抗……”说到这,那颗眼球突然转向,蛇瞳对准了左司!

  

  那一刻,左司脚下的石柱一节节的粉碎崩塌!

  

  他瞪大眼睛,怒吼着:“怎……怎么回事!不!不要!不要!!”

  

  坠入无尽火海。

  

  转瞬间,化为灰烬。

  

  “选择一个绝不可能被我选中的人,举了个例子,诸位,看懂了吗?稍后我说的一切规则,违抗者,便是如此下场。”

  

  这颗眼睛,凶残至极,杀人不眨眼的……

  

  此刻我们还剩下五个人,每个人都没有回应,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颗眼睛。

  

  “没有异议,好,那我开始说游戏规则。”

  

  “说起来,有一件事你们或许觉得不可思议……”

  

  “你们看到的我,其实并非真实的我,我就在你们中间。”

  

  它这话是开玩笑吗?不对,这不是玩笑,我茫然的看着另外四人,然后抬头注视那颗魔眼:“你什么意思?”

  

  “我说的不够清楚?我,在你们中间。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你们原本并非六个人,而是五个。”

  

  这话我没听懂,我、阿延、苏雅、唐婉、庄四海和左司,六个人没有错,什么叫我们原本是五个人?

  

  “因为我篡改了你们的记忆,多加了一人。”

  

  篡改记忆?

  

  “刚刚我杀掉的那个人,在你们每个人的眼中,都不一样。”

  

  也就是说,我看到眼球刚刚杀死了左司,但也许在苏雅的眼里,眼球杀掉的人是我?

  

  “不过我确实在你们中间杀掉了一人,也只有一人看到了我真正杀死的那人是谁。”

  

  “我的本体,现在化身那个自始至终并不存在的人,就在你们中间。”

  

  “现在开始,我给你们每人一个编号,从左至右,分别为一、二、三、四、五,每个人可以问自己相邻的下一位问题,一问二、二问三……五问一。”

  

  “问题不得涉及性别、年龄、名字,每次只能问一个问题,共三轮。”

  

  “三轮过后,每个人,在阿延,唐婉,于越,苏雅,庄四海,左司,这六人中,选出一个死人,一个假人,选对的人,便是可以活下去的人,我的全新宿主。补充一句,回答问题的时候,不可以说谎,否则遭受惩罚,你心里的一切都逃不过我这只眼睛,”(游戏开始,建议拿出一张纸,以主角视角写下所有角色的名字,否则太容易懵逼了……)

  

  这一刻,我眼中的每一个人,他们的眼神都是茫然的。

  

  我们中间有一个人死了。

  

  有一个人,自始至终都不存在,是个假人,是这家伙强加在我们记忆当中的人。

  

  死人,我看到的是左司,当然也可能我看到了虚假的画面。

  

  暂且不管这个。

  

  说那个假人,会是谁呢?阿延?他对我提过尸偶,对我说过邪术,他几句话就猜到了我背后的杜老板,是他真的猜到了?还是他不过是读取过我记忆的眼球假扮的人?

  

  但如果他是假的,那时树林中缴我枪的是谁?也是虚假记忆吗?

  

  接着是左司,他是真的吗?虽然看似死了,但我不知道自己看到的画面究竟是真是假,如果是假的……那么难道自始至终没有左司这个人?不会,从之前,钱军便一直开始联系他,如果左司是假的,我或许根本不会来云南。

  

  或者,左司被庄四海的人杀了!

  

  没有左司,我从一开始就中了庄四海的陷阱?

  

  而眼球在我记忆中加入了左司这个角色,让我现在觉得,这一路上存在这个人……这有些可能。

  

  左司,被我划下问号。

  

  左司之后,我的目光转向唐婉,她看着我,一脸茫然,她……会是假的吗?我确实有些记不清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但并不是完全记不清楚,我记得是在一辆车上,但具体发生什么,我忘记了。

  

  不过我肯定,这世上绝不会没有唐婉这个人,绝不会。

  

  可是,她的脖子?为什么脖子上会有杜老板家人皮脖子上的刀痕,是巧合?还是她是我篡改记忆后强加入的角色?

  

  如果唐婉是假的,那之前开枪救我的人是谁?我看着自己右臂上的伤口,虽然左手让它愈合,但仍旧留下了浅浅的疤痕。这疤痕不会骗人吧?除非我本来就中过枪伤,这一段,也是虚假记忆。

  

  唐婉的真假,很难判断。

  

  接着是苏雅,对我来说,她也是个迷……之前那一次地下研究所,她明明生死未卜,我不觉得她有命逃,虽然没发现她的尸体,我也不希望她死。可她的出现从最开始就让我太意外了。我们两个毫不相干的人,遇见一次是缘分,遇见两次,这缘分就有点诡异了……

  

  而且,苏雅对我解释的那晚逃生的理由,也很牵强,究竟是什么东西杀了研究所中的怪物?为何一个不留的杀死怪物,却放过了她这个活人?

  

  苏雅,我划下问号。

  

  最后,是庄四海。

  

  他,我几乎完全不了解,在我这里没有任何疑点,也没任何能够证明他是真实存在的点。

  

  所以庄四海,我划下两个问号。

  

  眼球开始分号。

  

  以我的视角来看,阿延是一号,唐婉是二号,我是三号,苏雅四号,庄四海五号。

  

  分号结束,开始第一轮提问。

  

  开始的规则是,不涉及性别,名字,年龄,到了第一轮开始,眼球加了一条,每次提问过程,对话的只能由两个人,就是提问方与回答方。

  

  我视角中的阿延看着唐婉,他紧缩着眉头,想了许久,问道:“三年寻龙,十年点穴,点穴十法……是什么?”

  

  唐婉听后,一脸懵逼,“不……不知道啊,这什么鬼问题?”

  

  阿延为什么要问唐婉这个?唐婉不可能知道,除非阿延的眼中不是唐婉,而是一个盗墓贼,六个人中,盗墓贼有三位,阿延、左司、庄四海,所以一号必然是这三人中的一个,而在他的视角中,二号也是这三人中的一个。但关系并不亲密,就是说不可能是阿延、庄四海,或者庄四海、阿延的组合,因为如果是那样,就不会问点穴十法这种知识性问题。

  

  所以现在有四种可能,一种阿延是真的,但他视线中的二号是庄四海。

  

  第二种和第三种,阿延是假的,他是左司,左司视线中是庄四海,或者阿延。

  

  第四种,一号是庄四海,他看到了阿延。

  

  但这种无论怎样的结果,一号位的视角中都不是唐婉。

  

  阿延的问题结束,这次,轮到了唐婉,她盯着我许久,问:“你是怎么还上高利贷的……”

  

  高利贷!

  

  是唐婉,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唐婉,而且她的视线中的人却的的确确是我。

  

  我回应道:“安排我来这里的人,帮我还了。”

  

  唐婉对我露出浅浅的微笑,她也确定了我,那微笑中带着希望。

  

  可我的心里却不受控制的揪了一下,如果这眼睛真的有它说的那种强大的能力,那么这游戏的最后,只能够有一人活下去。

  

  我是要看着她死?和她一起死?或者,临死前看着她?

  

  这三条路,我一条都不想选。

  

  短暂的失神,被眼球提醒,这一次该到我提问。我该问什么?我转过头,看着另一侧石柱上的苏雅,她正盯着我,表情如寻常一样,我问:“上次地下研究所,究竟是什么救了你?”

  

  苏雅皱眉,看了我几秒:“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是苏雅。

  

  那会是谁?这个答案我完全想不出,只能等她的提问了。

  

  接着,是“苏雅”问庄四海,问之前,“她”回过头,仔仔细细的看了我们这几个前面的人,接着,对庄四海问:“你是站着撒尿,还是蹲着?”

  

  这话问出口,我眼角蹦了一下!

  

  四号位不是苏雅,但他通过我、阿延和唐婉的对白,确定了我们中某一个人的身份,或者单纯的确定了唐婉女性的身份,现在这里只剩下一个女人,规则虽然提到不可以提性别,但上厕所的方式这个问题,确实没有直接提问。

  

庄四海想了一下,露出微笑,回应道:“蹲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