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五十一章 血猴子

第五十一章 血猴子

3151 2018-09-14 17:41:47

  

  “你给他们指的……是什么地方?”苏雅不知何时来到我身边,低声问了句。

  

  “不知道。”

  

  “随便指的?别懵我,他们明显是发现了什么。”

  

  “不是随便指的,但是我也确实不知道,那边会有什么。”我直接对苏雅说明了情况,没有隐瞒,因为本身我便说不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个原理。

  

  “我去问问……”苏雅轻轻拍了我一下,然后绕过我,走向左司:“司爷,发现了什么?”

  

  “嗯?没什么,发现点特别的地方。”

  

  “哦?怎么个特别法?”苏雅继续问。

  

  庄四海则在这时候,走向我,他的身后始终跟着那位面瘫。庄四海对我一笑,虽然我自认为自己装模作样装的还不错,但他似乎也看出点我的心思,故意问我:“于爷,你可知道,那边是什么?”他指着我刚刚让他们继续炸的方向,也就是东边。

  

  “考我?”

  

  “呵呵,于爷开玩笑了,只是我自己有了点想法,司爷也有了,想看看于爷有什么高见,和我们的想法,差了多少。”

  

  我摇头:“高见没有,那地方我确实知道它不一样,但是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劝你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吧,这样大家都好办事。”

  

  本来我也想继续虚张声势来着,可突然,那一刻我想到了自己当初刺老杜那一刀,那时候她告诉我,人不是所有的时刻都要想很多东西,有时直接点也许会有意外收获。

  

  “呵呵……于爷,你指的地方,可能是阶段这条大好龙脉的‘刀口’!”

  

  “什么意思?”

  

  “好风水和坏风水差在哪?有时候很难分清楚,有时候只是细小的差别,一个看似完美的风水局,便变成了一个糟糕透顶的局面。”庄四海的手中有一张图,打开,将那张图平铺在地面上,地图对应着现实的东南西北,在东侧,庄四海用手指在地面将地图补充,比划了几下对我说:“这一侧若非平坦地势,便会成为泄气之地,也就是这段氏龙脉脖子上的一把刀。刚刚航拍显示,这一侧,地势却有渐渐升高的意思……如果是这样,那么这片风水局,便没什么意义了。”

  

  这段儿我听懂了。

  

  “资料是从你手里拿的,你不是说准了,就是这么?”我问。

  

  庄四海站起来,终于是皱了皱那双半黑半白的眉毛,他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面瘫男,叹了口气。

  

  他没继续说什么,走向左司。

  

  “不可能,这个地势高低,航拍看不准!现在,我们现在就出发,测量实景!”左司非常不想接受这个现实。

  

  我也不接受。

  

  但这和老杜的任务没关系,我之所以不接受是因为我确定,左手的感应存在,那边很可能真的有些什么东西。

  

  “没错,去看看吧,也许这确实是一个破坏风水局的位置,但不代表那个地方就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地壳本就是不断变化的,也许几百年前,那里很平坦,甚至是盆地呢?”苏雅也造成,但我知道她不是赞成左司,而是想看看我所指的方向,究竟有什么。

  

  走向那片树林,天色渐渐晚了。

  

  在林中穿梭,我们的速度自然比不上航拍,走到树林中段,天色便彻底暗了下来。

  

  “休息一下吧。”左司下令,我们开始安营扎寨。

  

  这片山林已经是非常远离文明,最近的村寨,徒步走的话,要走上两到三天才找得到,那还是不迷路的情况下,所以这真的是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只是很奇怪,这样的荒野,在入夜后,居然非常安静,连虫鸣都没有。

  

  开始我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我更在意的是之后怎么办。

  

  虽然我的手能够感应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但到底能不能找到庄四海和左司想要找到的东西,我不确定,所以唐婉和我究竟是死是活,还很难说,而且即便找到了,我总觉得左司也并不会兑现承诺。

  

  那我该怎么办呢?

  

  我躺在帐篷里,回忆了一下今天左司的那些人手,除了苏雅之外,左司一共带了十个人。

  

  如果现在左司死了,那么这是个人会怎样呢?

  

  给左司报仇?

  

  不对,如果左司真的死了,现在死的话,而杀他的那个人是我的话,报仇或许未必会成立,因为庄四海也想找到段正严的那颗眼睛。只是我不确定,自己在段正严那里,到底有多少价值?

  

  如果我能现在想办法杀掉左司,我的危险是不是会降低几分呢?

  

  或者没什么区别,只是让自己现在的处境更加艰难?

  

  我胡乱想了很多,最后还是没有什么答案。而在这是,我的帐篷突然被人打开,那是左司的一名手下:“于哥,老板那边有请,跟你商量事情。”

  

  “商量事情?什么事?”

  

  “那我怎么知道,你去了就知道了。”他不耐烦的让让一句,然后拉开帐篷门,等我出去。

  

  于是我离开帐篷,走在树林间,前面的火光,便是左司帐篷的位置。看着那团伙,我的脑子里不断的思考,这会不会是我杀他的好机会呢?如果我成功杀了左司,庄四海会怎样对待我……

  

  “呜……呜呜!”山林间,突然传来了野兽的嘶吼。

  

  那听起来,像是猴子发出的声音。

  

  我停住脚步,问道:“你听到没,什么动静?”

  

  “不知道,但是那个……庄四海的人确实听这山附近的村子里人说,这山里有野兽,有活物。”

  

  我点点头,没有在意。

  

  我进了左司的帐篷,却发现这里并非只有左司一人。还有庄四海,和那个面瘫男。

  

  那一刻我有些失望。

  

  那个面瘫男我注意很久了,总觉得他不太一样,虽然我对自己的左手力量方面很自信,可毕竟只是一条手臂的力量,遇到真正的高手,我还是没多大优势的。

  

  我坐在帐篷中,扫了庄四海、左司两眼:“找我?什么事。”

  

  “呵呵,于爷,没什么事,就是白天你发现这条破坏风水局的‘刀子’,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你那只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庄四海非常有兴趣的看着我的左手。

  

  此刻左手已经戴上了手套,我没摘下来,“这手啊,是我自己的私事,三言两语也说不清。”

  

  庄四海看着我,对我点头一笑:“那好,老夫就不多问了。不过啊,于爷,之前那片地,你说我们炸错了,确实,我觉得可以炸的点,都炸过了,但是连个平整的石头都没发现。我已经感觉出,这事不太对。你现在指了另外一侧,原本看上去毫不相关的点给我们,我承认,这地方的作用确实出乎我们意料,但于爷你也得说清楚,接下来我们是炸?还是你选好地方,直接挖呢?”

  

  “都炸了一天了,也没剩多少炸药,省着吧。我明天继续摸地,摸到什么地方,我觉得合适,会提醒你们挖的。”

  

  左司这时终于说了句话:“于哥,你就不准备交代一下,到底为什么能确定挖哪吗?”

  

  “这事儿你得问我的手,我说不清楚。”我抬起左手,动了动指头。

  

  左司冷淡一笑:“那我切下来问它?”

  

  我盯着左司的眼睛,迎着他冰冷的目光:“可以,你试试呗,反正你要是能给我的手接回去,你切也无所谓。但是我提醒你,没了我的手,你们谁都没想找到那颗眼珠子!”

  

  说完,我也不等庄四海或者左司给我什么回应,便走出了帐篷。

  

  我刚一出去,左司里面便说道:“那小子肯定有什么事儿不想让咱们知道!庄老,现在是咱俩合作,你就那么不想让我动他?我不弄死他,他照样能给我们找东西!白天你看不出来?他蹲下摸地的时候,那是虚张声势呢!”

  

  庄四海笑笑:“是,看出来了,但你看见没……他摸地之后,变了脸了!那可不是装的。而且他指的地方,确实是我之前疏忽的地方。”

  

  我站在门口,半天没动,左司的人也没拦着我。

  

  这意思我懂,左司就是想让我知道,他全看透我了,我哪是装的,哪是认真的,他一清二楚。

  

  这真是个别致的下马威。

  

  “啊!!”这时,突然一阵惨叫,从我之前躺着那片帐篷的方向传来!

  

  不仅有惨叫,还有断断续续的野兽的哼哼声,声音还不小,就是之前那种类似猴子叫的声音!

  

  我看向那边,火光乱窜。

  

  “怎么回事?”我下意识的向前走,这时,突然一只手拽住我,回头一看是左司从帐篷里出来,他另一只手掏出枪,比划了我两下:“于哥最好还是在这边呆着,别乱走动。”说完,给了带我过来那位手下一个眼神,大概意思是看好我。接着,剩下的人很多去了那个方向。这其中也包括庄四海和那个面瘫男。

  

  这好像是个机会?

  

  不管那边出了什么事,现在看着我的人,好像就只有这一个了?

  

  而他,似乎也很关心那边的惨叫声究竟是怎么回事,这种情况下,我好像非常容易得手……

  

  可我这边刚刚下了觉醒,突然树林那边光线晃动,包括左司、庄四海在内的十几个人,这时候一起跑向我这边,一边跑,还一边不断的向后开枪。

  

左司第一个跑到我这边,一脚踹在那个看守我的手下肚子上,骂道:“还特么愣着?炸药!快去准备炸药!是血猴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