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七十一章 虫女

第七十一章 虫女

3072 2018-09-14 17:41:47

  

  前台似乎不想给我们看视频,或者是没权利,我正准备想别的办法,老杜却绕过我,在前台面前轻轻打了个指响。

  

  随着那清脆的声响,老杜的指间散开一股淡绿色的烟尘,烟尘进入那女人的鼻子,她的双眼立刻失去了光泽。

  

  看上去有些痴呆。

  

  “监控记录,找出来。”老杜淡淡的说了句。

  

  前台没回应,但手上却飞快的敲击着鼠标,片刻后,她抬头看向老杜,我们走进前台,她已经把昨晚的监控调了出来。

  

  “她……这是怎么了?突然听话了?”我疑惑的看着老杜,“你对她做什么了,杜姐?”

  

  “下药呗。”老杜的手指点着视频加速,速度加快到十几倍,控制一个人,对她来说似乎只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

  

  我越来越好奇,老杜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奇怪了。”老杜的手突然按下键盘,视频停住。

  

  “怎么了?”我问。

  

  “你和小雅的房间,一直没人进去过……一直到天亮,就连保洁都没有路过。”

  

  “那……是我们俩记错了?”我仔细的回忆了一下,我的确喝了非常多的酒,可是房间里有什么,我不至于记不清的,而且床头不仅有花瓶,还有装着计生用品的盒子,我昨晚翻过那里的,“不对,杜姐,我肯定没记错。”

  

  “那就是说……一朵花,平白无故的出现在你们的房间?”

  

  “我想是的,哦不对,也有可能是有人翻窗进去。”

  

  “你傻了吧,外面正对大街上,整晚都灯火通明,你们开房的房间又在四楼,有人爬上爬下的,今天会上新闻的。”老杜否定了我的想法。

  

  那就真的奇怪了。

  

  一间密室,平白无故出了一朵花?

  

  那花,莫不是我们身上长出来的?难道说,在酒吧里,我和苏雅就被什么东西给毒了?

  

  “去房间检查一下。”老杜转身上楼,前台紧随其后,我也马上跟上。

  

  酒店四层,走廊最后一个房间,那就是我和苏雅昨天住的地方。

  

  但现在,那里似乎住着人。

  

  敲门的时候,是一个光头开门,面相凶神恶煞,瞪着我:“你谁啊?!”

  

  还未等我说话,老杜又用同样的招术迷晕了他,让他目光呆滞的站在门口,房间里还有一个女人,老杜再次打指响。

  

  “杜姐,商量个事儿呗,你这些小招,能不能教教我?”

  

  这话绝不是开玩笑,从那天晚上老杜指甲没入魔眼那一刻开始,我心里就已经有了这个想法的种子。老杜总跟我说,她是人,那好,我就相信她是。既然她是人,我也是人,那她学得会的东西,我也应该可以。

  

  “想学?”

  

  “没错,你看啊,我现在虽然有你给我的这只手,但毕竟这手和我那诅咒有关系,用着也不托底,何况只有一只手。但你别的招术就不一样了,就拿你刚才迷晕这几个人来说,我要是会,之前和庄四海他们相处估计就简单多了。”

  

  老杜站在房间里,四处看着,但似乎也在听我说话,她转过头,认真的看了我一眼:“这想法好像还不错。”

  

  我有点兴奋:“那你同意了?”

  

  “再说吧,你知道,有时候有武器在身上并不一定是好事,给你把刀,你可能冲动杀人,没了那把刀,也许你回头自己就想开了。”

  

  “这对于寻常人,适用,但我不一样,我这种情况,宁愿错杀,也不想浪费时间想,再给别人杀我的机会。”

  

  “你还挺狠的……”

  

  “不恨,逼的。”

  

  “回去再说吧,先看看这屋子,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找了半天,实在是没什么东西可找,我的手又突然开始痒得厉害,我掀开遮挡右手的衣服,忍不住抓了抓,这一抓却将右手掌心的一朵花骨朵从手心碰掉。我一愣,心说原来这东西是可以摘下来的,而且似乎还不怎么疼。

  

  看看手上,除了多了一个坑之外,似乎也没有流血,我便放了心,抬起脚准备碾碎落地的那只花骨朵,可脚还未落下,花骨朵突然活了!

  

  它原地滚了一圈!

  

  鲜红色的骨朵向外延伸出几条鲜红色的花瓣儿,就像虫子的腿,它也像虫子一样,迅速爬向床头柜的方向。

  

  “杜姐!”

  

  “看见了。”老杜已经跟过去,在床头柜前一脚踩烂那只彼岸花虫!

  

  “它活了?”

  

  老杜点头:“……而且冲着这边来。”细长的美眸扫了一眼那床头柜,示意我把柜子搬开。

  

  我照做。

  

  就在那柜子下面,居然有洞,洞的大小可以容纳一只拇指,在那小洞的附近,我发现了一片片长条的花瓣,那似乎是彼岸花的花瓣。

  

  老杜将那花瓣捡了起来。

  

  “老杜,你的手!”我赶紧提醒,可惜晚了,她已经碰到了那东西。

  

  老杜没理会我,把她刚刚踩死的彼岸花虫尸体也捡了起来,二者同时放入手心,双手合十,轻轻一碾,再摊开手时,那花叶与虫尸已经化作一堆血红色的粉末。

  

  老杜将粉末平铺在掌心,手指捻了点,到鼻子前,然后居然把那粉末吸入了鼻子里!

  

  “杜姐你疯了?”我是真看得懵逼。

  

  那东西已经把苏雅变成了“植物人”,我虽然变化慢,可情况也好不了多少,老杜现在居然主动碰这危险的玩意儿,还将其吸入鼻子。

  

  “喔……”

  

  突然!老杜做了一个干呕的动作。

  

  “你,你怎么了?”我站在那,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老杜继续干呕。

  

  她将手上的红色物质摊在地上,然后捂住嘴,似乎随时都会推出来。这突如其来的画风改变,让我措手不及。

  

  我赶紧过去,一边拍打着老杜的后背,一边说:“杜姐,你刚才鬼迷心窍了?你现在这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死?如果你会死的话,现在能不能说话?你先告诉我,我续命的药,你都放在什么地方了?”

  

  老杜突然抬起一只手,一把腿在我胸口,我倒退出去,坐到地上,屁股撞得生疼。

  

  老杜这劲儿是真够大的。

  

  这时,老杜的手离开自己的嘴,脸色好像也没丝毫变化,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你这家伙,果然养不熟,放心吧,死不了,我只是在拿东西。”

  

  “什么?”我从地上爬起来。

  

  老杜摊开手,掌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条黑色的虫子,那虫子是条状的,身上是密密麻麻的腿,但却不是蜈蚣,看着非常恶心。

  

  说真的,这虫子我过去从未见过。

  

  而刚刚看老杜的动作,这是她从嘴里吐出来的?

  

  我抬起头,紧皱着眉头盯着老杜。

  

  “你这是什么表情?是不是突然什么都不想学了?”老杜捏起一条虫,到我面前:“其实学我的东西,也蛮简单的,你要不吃吃看?”

  

  我赶紧后退挥手:“别别别,别闹了大姐,咱先说正事,你刚才那是在做什么?这些虫子又是怎么回事?”

  

  “既然那东西是活的,自然就有个藏身的地方,我想知道它到底是个什么,自然是要先找到它。这几条虫就是找它用的东西。”说完,老杜蹲下,将掌心的小虫一条条的放在地面。

  

  它们开始四散爬开,可最后却又汇聚到一个方向,冲着之前我们发现的小洞钻了进去,一条接着一条。

  

  “然后怎么办?会发生什么?”我问。

  

  “等。”

  

  “在这?”我尴尬的看了看那三个痴呆的人。

  

  “当然不是,楼下有间咖啡厅,我们去坐坐。”

  

  我和老杜离开宾馆,去了下面的咖啡厅,等那几条虫子回信儿。老杜是这么说的,反正没见那虫子回来之前,我个人是不相信的。

  

  但我没多嘴,免得打脸。

  

  去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等了一会儿,天彻底黑了,好在这间咖啡厅似乎没有关门的意思,我们俩就继续在这里等。

  

  大概等了一个小时,老杜突然抬头:“回来了。”

  

  “回来了?”

  

  我向地面看看,什么都没有,这个时候我其实还没有相信老杜说的虫子报信。

  

  可等了几秒,老杜俯下身,我顺着她的目光看着过道,果然!片刻后一条黑色的虫子迅速从过道的另外一头爬了过来,老杜放下手,虫子爬到她的手心。但只有一条……

  

  “怎么只有一条?”

  

  “其它的,应该是被杀掉了。”老杜淡淡的说着,然后把那条虫子直接放到了嘴里,挡着我的面,毫无遮掩。

  

  我瞪大眼睛,感觉有点反胃。

  

  老杜闭起双眼,深吸口气,睁开眼时对我说道:“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大姐,你能说说,你们到底怎么交流的吗?”

  

  “没交流,它把搜集到的气味传递给我,就像我传递给它,我反向走它回来的路线,就能到它让我去的地方。”

  

  “所以说,你还是吃了它,对不对?”

  

  “小朋友,没发现你废话挺多呢?”

  

  “随便问问……走吧,走吧。”我站起来,结果刚走两步,右手突然疼了起来,这只手被衣服遮挡,以免被人看到手上的花,可现在,那衣服撑了起来,花在生长。

  

  而且痛痒的为也已经延伸到了小臂!

  

我抬起头,艰难的看着老杜:“糟糕……它们好像长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