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八十七章 沙尸傀偶

第八十七章 沙尸傀偶

3222 2018-09-14 17:41:47

由门烈说二十年前,他第一次来这里,便进入了传说中的永生之都,而与他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对他来说,是生命的全部。

“……那是我的未婚妻,白茶。”

“白茶?她的名字?”我问。

由门烈点头,“没错,那名字还是我取的,捡到她的时候,她没了记忆,她很喜欢白茶花,所以就叫了白茶。”

捡的?

我好奇的看着由门烈,“我没怎么听懂,什么叫捡的?”

“我这个人啊,没什么理想,二十年前就喜欢游山玩水,四处游荡,白茶是我在云南大山里捡的,那时候她连话都不会说,没身份,没背景,我本来不想管她的,可她赖上我了……我带她离开大山,教她说话,然后也不知怎的,就爱上她了。我估计,是因为她长得太好看……”由门烈在回忆,毛乎乎的脸上,我看得到类似幸福的表情。

“可是有一天,白茶恢复了一些记忆,她要寻找一个地方……说哪里有她的过去。”

“那个地方,就是这……我要帮她找到过去,我和她来到了这个鬼地方,其实最开始我没觉得这里会很危险,我也去过沙漠,比这更大的沙漠,我以为我有经验。可如果一早知道了最后的结果,就算她会有遗憾,我也会……会阻止她。”

  

  说到这,由门烈蹲下,双手触摸着眼前的沙地,似乎是在回忆着从前的感觉,“就是这片沙子,就是它……”

  

  “真看不出来,你居然还是个情种。”我走到由门烈身边,问了那个我最想问的问题,“可是已经二十年了,你说她被困黄泉,她怎么活下去?”

  

  由门烈摇头,“不是活,是死……”

  

  死?

  

  我疑惑的看着由门烈,有点不懂他的意思了。

  

  “白茶死在了黄泉入口,但在她死前,她告诉我,她回忆起了从前的一些事情,她说人到永生之都,是不会死的,死只是表象,灵魂会进入真正的黄泉,黄泉之门百年开一次,等到黄泉之门打开的那一天,我们还能重逢。我问她,那是什么日子,她说,二十年之后,距离上一次打开刚好一百年。”

  

  “所以你是为了接她的灵魂回家?”我总结了一个看似非常蠢的理由。

  

  可就是这个理由,让由门烈在这片沙漠坚持等待了二十年。

  

  由门烈点头:“我也知道,这人有没有灵魂,只有死人才知道,我从前也不信……可是为她,我愿意相信。我等,终于等到了日子。”

  

  “她怎么会知道这些?”我看着由门烈。

  

  “不知道,来不及问,她就离开了……她的尸体在黄泉的风沙中被掩盖,我找不到……但那扇门我看到了,一扇通天的大门,进入那里,我一定会再见到她。”

  

  由门烈对此深信不疑。

  

  “可是我们要先找到进去的办法吧?你看这眼前,和之前相比好像没什么变化,除了没有风。”我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沙漠,跨过了那条峡谷,又是一片沙漠,根本看不到所谓的永生之都入口的入口。

  

  “当然看不到,你还记得我对你说过吗,黄泉,即为地下跻身之处,自然是在这片无尽沙海的下面。”

  

  苏雅走到我们身边,“所以呢,你的意思是,我们要钻下去?”苏雅指指脚下。

  

  “那时我和白茶来这里,陷入了流沙之中,我们以为自己死定了,但没想到没过多久,我们又睁开了眼睛。流沙就是永生之都的入口……但不一定每一片流沙都是。”

  

  流沙?

  

  陷入流沙之中,进入永生之都吗?那还真的是死掉才能入黄泉。

  

  “你能 分辨?”我问。

  

  “我也是凭感觉,我们赌运气吧。”

  

  由门烈的这句话,果然是够负责人的,赌运气……漂亮。可我运气一向很差,我不想赌。

  

  “我记得前面的区域,就是一大片流沙,那时候我和白茶一路试探着走,最后还是掉了进去。”由门烈一边讲解,一边向走着,寻找着他曾经陷入的位置。

  

  我摘下刚换不久的黑色手套,我可不觉得赌运气是个好办法,而既然这里已经距离所谓的永生之都很近了,那么,何不试试我的左手呢?说不定在这里,我可以感应到与蛇有关的东西呢,而那里说不定距离入口就很近。

  

  果然,手碰触地面的那一刻,我确实感觉到了微弱的酥麻的感觉。

  

  还不能确定具体方位,但就在这附近。

  

  我反复试验了几个方位,感觉都差不多,而这时,由门烈似乎发现了什么,他在对我们招手。

  

  在由门烈所站的沙丘向下看,是一堆行李物资,看样子被丢下的时间并不长。

  

  “有人来过这里,而且突然消失了,如果我想的没错,应该是之前快我们一步的那些人,他们找到了黄泉入口。应该就在这前方。”

  

  “你确定是入口,不是普通的流沙?”

  

  “既然能够跨过白沙蝎到这个位置,他们一定不是普通人,说不定对这里很了解,而且你看,他们的行李留在这不是随意摆放,也许还准备回来的时候带走。”

  

  我一点点滑下沙丘,来到那些行李背包附近,里面都是些食物,还有水,确实摆放整齐。我这时好奇,便问道:“你当时怎么离开那下面的?有路可以上来?而且会回到最初下去的位置?”

  

  由门烈摇头:“当然不是,不过说起来,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上栗,当初是白茶临死前为我触碰了黄泉之门上的机关,我坠入一处隧道,然后就晕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一片沙海之中,我差点死掉,如果不是为了再见到白茶,我可能已经死在沙漠里,我在没水,没有实物的情况下,在沙漠中走了三天,然后遇到了一支队伍,被他们救了。”

  

  我和苏雅对视一眼,也不知我们的结局会怎样,会不会那样好运。

  

  继续向前,我们始终没有找到流沙。就在天快亮的时候,我爬上一座沙丘,突然发现前方有一处类似小漩涡的沙窝,旋转向下,那是什么?

  

  “那是入口吗?”我问由门烈。

  

  “你当我傻的?”由门烈盯着那沙窝,“如果是那样的东西,我和白茶怎么会不小心掉下去……那是个什么玩意?”

  

  “我怎么知道,过去看看?”

  

  “必经之路,试试吧。”

  

  我们三人小心翼翼的靠近那沙窝,可越到这附近,越是觉得地动山摇,四周的沙土不断的被这沙窝吸引,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脚下的沙土不断的靠近这个沙窝。

  

  “不能在过去了,会被吸进去!”由门烈拉住我。

  

  “你确定不是这里?”我问。

  

  “你可以下去试试啊,兄弟,我不拦着你!”

  

  说完,由门烈打了个手势,意思是绕过这里。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心里总是有点不安心,所以临走前,我把手放到了地面,感觉一条条肉虫深入沙土之中,而那种酥麻的感觉,确实存在,只是和之前相比,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差别,看来,确实是我想多了。

  

  不过这里到底是什么呢?

  

  怎么平白无故会出现一处不断下陷的沙窝?

  

  我疑惑的抬起手,转身准备离开,可就在我们三个绕过沙窝,刚刚走出三五米距离的时候,脚下的震动突然开始剧烈!还伴随着一阵古怪的摩擦声,像是什么动物的骨骼在互相摩擦着。

  

  “怎么回事?!”由门烈回头看着我。

  

  “不知道!不过,站不稳了,我们快离开这范围!”

  

  “对,快……卧槽?!那什么玩意儿?!”由门烈突然大吼。

  

  他似乎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我本能的回过头,只见刚刚那沙窝之中,突然伸出一只手来!你是人身子大小的手掌,黄沙构筑,一点点升高,然后猛然抓住地面,打底随之摇晃,在手臂的支撑下,肩膀破沙而出!

  

  “ 什么东西?”我也懵了,胳膊和肩膀就这么大,下面还有多少面积?这是什么 怪物?

  

  “还愣着干嘛,跑啊!”由门烈大吼一声,调头就跑。

  

  我和苏雅紧随其后,同时不断的回过头,看着那沙子中的怪物一点点爬起,终于,它的上身全部破沙而出,如同一只巨大的风干枯尸,嘴里发出诡异的嘶吼,浑身上下被黄沙包裹,它的手不断的伸向我们的方位,似乎是想要组织我们。

  

  “你之前来的时候,见过这玩意儿?”我大声问由门烈。

  

  “鬼才见过这玩意儿,天知道这是个什么!”

  

  “它是从地下跑上来的,对吧?”我问。

  

  “废话,不瞎都 看得见!”

  

  “我的意思是,那怪物从黄泉中来,永生之都,那里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说不定是先进入的那一拨人触动了黄泉的什么东西,才让这怪物爬上来。”

  

  “你什么意思?”由门烈回头盯着我。

  

  “我是说,如果是这样,也许会爬上来的东西,不止这……”

  

  我话还未说完,突然脚下地动山摇,原本平整的沙地突然从中间断裂!我和苏雅在后面,由门烈在前面,中间隔着一道巨沟,巨沟之下,是无尽的黑暗,我听到一些细碎的声音从那黑暗之中传来。

  

  由门烈停在前面,回不来,我们也过不去,只能同时看着拿到深沟。

  

“我……卧槽,我想起来了,我想起这是什么玩意儿了,我记得白茶对我说过,黄泉的一种怪物,是死在黄泉中人的尸体化身而成,白茶叫它们沙尸傀偶!快,快点!趁着它们还没上来,赶紧用水弄湿沙子涂在身上和脸上,尽可能的不要露出肉来!快!!”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