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九十一章 城中城

第九十一章 城中城

3453 2018-09-14 17:41:47

  

  原来这小子是个炮灰,但不甘心做个炮灰,所以逃了,只是没想到即便如此依旧没改变命运。

  

  我坐在地上,抬头看着他,对他勾勾手,“坐下聊,你看你,那么紧张做什么,现在也没危险了,休息会儿。”

  

  我想让他放松点,因为我还有好多问题要问。

  

  “你见过阿延?”我问。

  

  对于我的这个问题,这家伙是非常疑惑的,“啊?见过,当然见过了,怎么了?”

  

  他刚刚提过自己是和阿延一起来到这个地方,我又问他是否见过阿延,他当然会很奇怪,而我之所以这么问,其实是为了另外一个理由。

  

  “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帮我仔细的叙述一下,这个阿延的样子?”

  

  “啊?啊……头发挺长的,遮住半张脸,脸上没什么表情,人看上去特别冷酷……非常恶心的一个人。”

  

  没错了。

  

  他的叙述,就是我认识的阿延。

  

  可是阿延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先我一步进入这片沙漠的,他不是去寻找程子浩了么?即便他很快找到了程子浩,来到冥煌沙漠这片区域,我也不可能毫无察觉的。

  

  所以我那个突然出现的想法是,也许这世界上不止两个阿延,苏雅杀死的和那天我们遭遇的之外,也许还有第三个阿延。

  

  “没什么,不聊他了。哎,兄弟,你们现在还剩下多少人?我是说,之前你们遭到袭击之后,阿延身边的?”

  

  他摇摇头:“没多少了,可能也就三五人?不过那些都是核心……他们不死也正常,全扔我们探路,他们怎么会死。”

  

  “那现在没了你们,他们岂不是会很惨。”

  

  “也未必,其实我已经在狗爷手下混过几年了,阿延,还有四爷,他们都是有点本事的角色……”

  

  “你说的四爷,是庄四海?”

  

  男人点头。

  

  这我就有点懵逼了,连忙问道:“他也在?!”

  

  男人一愣,赶紧摇头:“不,兄弟,我就是举个例子,四爷听说是死了,反正很长时间没见过,我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着了。”

  

  我松了口气,要不我还真的怀疑这狗爷的身份,他是死神吗?他手下的人怎么一个个都是好几条命?

  

  幸亏,这个庄四海好像是真的死了。

  

  “接下来什么打算?”

  

  “逃,我要逃走……这地方我一分钟也不想待下去了。”

  

  “可是城门打不开,除了这片藤,这里也没有安全的地方。”

  

  男人表情你有些痛苦,“那……那我该怎么办,我不想死,现在还不想死……至少不想死在这种鬼地方!”

  

  “跟着我吧,我要去找一样东西,咱俩有个照应。”没什么别的目的,就像我说的,我确实需要一个人在我身边。

  

  男人惊恐的盯着我。

  

  “别那么看着我,我就是需要个同伴而已,而且你不想做的事,我也没办法逼你,是吧?”

  

  “你……能带我出去吗?”

  

  “运气好的话。”

  

  “真的?”

  

  “废话,你以为我愿意在这种地方呆着?”

  

  “行……一起!”

  

  我从口袋里取出备用手套,将左右手都套上,然后对他伸出手,拉他起来,同时问道:“兄弟,你怎么称呼?”

  

  “伍德,你……?”

  

  “于越。”

  

  听到我的名字,这人眼睛一亮,“我,我听过你!”

  

  这倒是让我意外,于是我问道:“听过?在哪听过?”

  

  “在……在……我想想啊,我想一下,啊!我想起来了,你……”原本他说想起来了,是个好事,我也好奇他是怎么听过我的名字的,可从脸上看,随着记忆的恢复这家伙居然逐渐露出了异常惊恐的表情,刚刚的安稳平静算是瞬间被打破了,他下意识的后腿好几步,差点头撞上花藤,我赶紧拽住他。

  

  “哎,疯了,那东西碰上就死!你这怎么了,认识我?”

  

  他死死盯着我这张脸,然后抬起手,隔着空气,似乎在做着向我的脸上涂抹什么的手势,然后手挪开,仔细看着我,他瞪大眼睛,摇头又点头,“我……我就说,为什么……为什么第一眼看到你……就那么眼熟,真的是你……真的……”

  

  啪!

  

  他的枪落到了地上,人有些站不稳,“于,于爷……小,小,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刚刚那两枪,我,我是真的慌了……您放过我, 放过我……”

  

  这家伙,怎么突然这么怕我?

  

  嘶,不对劲儿,他怕的不是我,是另外一个于越。

  

  我赶紧拽住他领口,把他按坐在地上,“你冷静点,我一点弄你的意思都没有,你深呼吸,放松,然后告诉我,你从什么地方知道的我的名字?你知道关于我的什么事情?”

  

  “您……您忘记我了?”

  

  “嗯,我这人记性不好。”看来他不是听说过于越这个名字,甚至有可能见过从前的于越。

  

  “三,三年前,大幕山瀑布……狗爷的人,在那里找到了一样东西……我这个位置处于狗爷集团的边缘,那次虽然没出什么大事儿,但是……但是我也碰不到核心的东西。总之那些人是挺高兴的……哦对,那次也有阿延,他也在。”

  

  “说重点,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你忘了?”

  

  我摊摊手,“我记性差。”

  

  “你……你杀了他们,杀了他们一共是三个人,然后……然后……吃了他们的尸体……”

  

  那个于越是蛇人,杀人吃人,都不奇怪。

  

  可我现在非常奇怪另外一件事,“那我为什么没有杀你?哦对,阿延呢,我也没杀他么?”

  

  “是,是你故意留我一命,让我转告狗爷……别,别动自己不该动的东西……下次你会直接找到他本人,杀掉他。那时候你,你的脸上都是血……我只能大概看个五官轮廓……刚刚我吓蒙了,否则我真的不会……不会认错的于爷。”

  

  我摆摆手,“行,别紧张,你继续说,阿延呢,我刚刚问你的问题。”

  

  “我觉得阿延那次是死定了……你一只手掏进他肚囊子,可是……可我逃回去的时候,他确实又活了。”

  

  看来这个阿延确实有问题,而且问题很大。

  

  而且没想到,从前的于越居然找到过狗爷的人,而且那句提醒,我猜测指的应该就是蛇人眼之类的东西。

  

  那么当时在大幕山瀑布找到了什么呢?

  

  也许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吧,那东西会在哪?于越的房子,或者我不知道的其它的于越藏东西的地方。

  

  “对了,这么说,狗爷的人也知道我,对吧?”

  

  “对……对不起,于爷,我……我那天吓傻了,如果不是您刚刚提您的名字,我怕是这辈子都记不起来……我,我那天回去的时候,懵了,我想不起来您的名字,我对狗爷另外的下属提了这件事,但,但没提名字。”

  

  吓傻了?

  

  也不知道之前的于越,在那天,是如何杀掉狗爷的十三个人的。同类被杀杀死,确实有震慑力,但说到把人吓傻,那必然是异常凶狠残忍的杀法。

  

  伍德突然说道:“对,对了于爷,我,我想起了一件事……”

  

  “什么?”

  

  “我,我虽然不知道阿延他们这一次要找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我偶然听他们提了一嘴,好像说了是什么的种子?他们好像是要找什么玩意儿的种子!”

  

  “啊?”

  

  听到这话,我非常意外。

  

  种子?阿延的目的,或者说狗爷的目的不是蛇人眼之类的东西么,怎么突然对种子感兴趣了?黄泉永生之都这个地方,除了彼岸花的种子,还有什么别的种子吗?或者说,我这个想法本身就是在自欺欺人,他们要找的,和我找的,就是同一样东西!

  

  “你还知道什么?!”我赶紧问。

  

  伍德摇头:“别,别的真不知道的,不过……于爷,你是要往前走吗?”

  

  “对,怎么?”

  

  “他们也是……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又想找一样的东西?”

  

  “我特么也不想跟他们找一样的东西……向前走,那他们说过什么?”我继续问。

  

  “我想想,我想想……我这脑子有点沉。”伍德揉着太阳穴,看得出来,因为对我的恐惧,他非常努力的想以情报,换取我的好感,“啊!我想起一件事,城中城,这是阿延和梅姨提过的,说是要找的东西在城中城,之前全军覆没一次,这一次是准备十足,才来的第二次……说是进入了那城中城,才算到了永生之都的核心。”

  

  城中城。

  

  由门烈也说过,这里只是黄泉的一个入口而已,进入真正的黄泉,是要跨过一道通天的巨门。

  

  那么那巨门便是所谓的城中城的入口吗?

  

  “快走,往前走。”不能继续耽搁了,花种是我救命的东西,如果狗爷要找的东西真的是这个玩意儿,那麻烦就大了。

  

  我们一路顺着藤蔓向前,终于走到了路的尽头。

  

  但我却没看到什么通天的巨门,眼前阻挡我们前进的是一道高墙,就像之前城门城墙一样的高墙,藤蔓翻过高墙,进入另外一片区域。

  

  “于爷,我感觉,这里应该就是阿延和梅姨提的城中城了。”

  

  “这就是城中城?不对,这不是字面意思,这里面应该还有东西,不过现在我们得想办法进去,可是这门在哪?”

  

  我没发现门,起码我现在面对的这一面没有,所以说,难道门在另一侧?可当我走到边缘,却发现向前延伸的墙壁陷入前方无尽的黑暗之中,似乎很长很远……那我要绕到什么时候,才能发现门呢?

  

  伍德这时提道:“于爷,我看不如这样,这墙壁也不高,我们翻进去算了?”

  

  “翻进去?好像也没别的办法了,可是……”

  

  可是这里面是什么呢?

  

  会不会像刚刚那样,一进去就被怪物围住?那样还好说,我的手上还有彼岸花丛下的泥土,就怕里面不是怪物。

  

  我伸出左手,摸索着墙壁,然后拳头重重的砸在墙上,这墙壁是泥土墙,很容易便被我打出了凹陷,“你在下面等着,我看一样墙里面的情况。”说完,我又打了一拳,然后抓着这些缺口凹陷,准备爬上去。

  

可当我人爬到一半儿位置的时候,突然听到不远处,有人从嗓子眼儿里发出声音,那声音似乎是在对我喊:“下来!卧槽,奶奶的,不要命了你!快下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