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九十三章 藤兽

第九十三章 藤兽

3256 2018-09-14 17:41:47

  

  为了不让苏雅看到那张照片,我将照片塞进了嘴里,这做法其实并非单纯的因为我无聊,想要老杜难堪什么的,而是因为我想了解老杜,了解一下我没办法从她和苏雅那里知道的内容。

  

  我需要由门烈!

  

  所以我不能让苏雅知道,由门烈要找的那个人,就是老杜。

  

  可我或许还是太低估老杜在由门烈心中的地位,那张照片被我吞下后,由门烈彻底疯狂了,他也不顾这周围是否存在危险,大吼一声,直接将我扑倒,他体格本就非常健壮,又是突然袭击,我完全没来得及防备,便被他扑倒在地。

  

  由门烈顺势抽刀,直接将刀架在我的脖子上。

  

  他想割下去,毫不犹豫,如果不是我手抬起来的快,挡住了刀刃,此刻我半条脖子已经被这疯狂的家伙割断了!

  

  “王八蛋我要你的命!!”由门烈怒吼着,刀使劲儿的向下割着,那瞬间,我有点懵,因为发现我是用左手抵挡,而由门烈居然以人类的力量,撼动了我的左手,即便我其实没有用力反抗,但这种僵持的状态下,能够让我左手发抖,这绝不是寻常人能够做到的。

  

  而且如果我再不抵抗,他下一个猛劲儿,也许就会伤到我!

  

  刚想到这,他的力量就来了!刀锋划破了我的脖子,我额头上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赶紧一把推开他,手捂住脖子,幸亏只是擦伤。我赶快用左手修复,但由门烈没完,提着刀再次扑向我,大有与我不死不休的架势。

  

  苏雅见状不对,也来帮忙,攻击由门烈的关节,打算将他击倒控制住,可这家伙的胳膊腿就好像铁打的一样,而苏雅,更像是在为由门烈挠痒痒。

  

  一张照片而已,我只是毁了一张照片而已,这大胡子怎么突然好像疯了一样?他对老杜的感情……不,应该说是,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的情感,会深到如此程度吗?

  

  “由大哥!”你听我 解释!

  

  “解释个屁!”

  

  他提着刀冲向我,刀锋直接扎向我的脖子,这次我有所准备,反应很快,迅速抓住他的刀柄,左手用力一捏,将刀柄前端连接刀刃的部位捏段!我松了口气,起码这下不用担心被刺伤,可这想法刚刚出现,由门烈的左拳就挥向我的右脸!

  

  这一拳很重,我顿时觉得天旋地转。

  

  这王八蛋是吃什么长大的?劲儿怎么这么大?

  

  我们两个厮打在一起,毕竟我左手的力量不是寻常人能够对抗的,所以打了一阵,由门烈还是拿我没办法,但他这人,疯起来什么手段都用,我好不容易制住他的双手,他居然张嘴要咬我!

  

  这我躲不过去了,赶紧压低声音对他说道:“你媳妇不在这!我能帮你找到她,但是那张照片别人不能看到……”

  

  “谁特么信你的疯话!”眼看那张嘴就要咬到我脖子上,突然!我们两人身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赶紧说道:“你冷静点,你听,什么声音!”

  

  “什么?”由门烈双眼血红的盯着我,但还是一点点僵硬的转过脖子,我也跟着转了过去,这才发现,就在我们两人身边,已经围绕过来不少的沙尸傀偶。

  

  并且不断的向我们靠近。

  

  “苏雅,快,拉开这疯子,我有办法对付这些东西。”我推了推由门烈。

  

  “不用你拉!”由门烈自己爬起来,虽然他是真的想弄死我,但他还不想为我陪葬,盯着那些怪物,“怎么会聚集这么多?”

  

  “废话,你喊多大声你自己不知道吗?”我揉着肩膀爬起来,这王八蛋,是真不能惹,老杜给我这左手如果弄在他身上,我估计自己已经死几个来回了。

  

  但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我赶紧把手放到口袋里,准备掏出彼岸花丛的泥土,震慑这些沙尸傀偶,但谁承想,这一掏我居然发现自己的口袋空了。我赶紧低头,这才发现,刚刚厮打的过程中,口袋里的泥土已经全部洒在了地上!而且很分散,刚刚风也不小,基本都吹开了。

  

  “你不是有办法吗?”由门烈盯着我。

  

  “现在没了……”

  

  我后退一步,“快,钻进去!苏雅你先!”那洞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这种时候苏雅做的一向很好,以最快的时间钻洞口,然后是由门烈,但在他钻进去之前,我扯住他衣服:“我刚才说的,句句都是真话。”

  

  “于越,是吧?你叫这名是吧,我不管你刚才为什么发疯,你记住,今天我要是找得到白茶,算你走运,要是找不到,咱俩之间,必须有一个死在这!!”说完,钻了进去,压根不听我说话。

  

  其实这事也怪我,太冲动,我可以用别的方式。

  

  不过,起码现在由门烈似乎是暂时压抑住了杀掉我的心思,等回头大家都冷静下来,再想办法对他把事情说明。

  

  我倒着钻进洞里,而那些怪物,此刻已经迅速扑了上来,好在我的手心还有点泥土,向他们扬出去,这些家伙还是与我保持距离,让我安稳的钻进洞里。

  

  “快逃,那些东西我不确定会不会钻进来!”我爬起来,转过身,可话刚说完,我突然觉得自己这话说的,好像有点不太合适。

  

  我终于看到了这城中城的全貌,但与外面相比,我实在不愿意称这里是一座城,在这,一切的建筑物上都爬满了花藤。

  

  这里就是一出黄泉彼岸花的地狱。

  

  那一株株倒挂在建筑物上的藤蔓,开始成团坠落,花藤扭动,就像是一条条有着生命的毒蛇,它们虽然已经离开主体,但似乎并没有失去生命力,那些藤团向外延伸,分离出很像四肢的东西,接着出现头部,口鼻,一只只匍匐在地上,就像一群恶犬,盯着猎物。

  

  “白茶说过,这城中城里,有藤妖……不发出声音,不刻意靠近的话,是不会出现的,上一次……二十年前,我没遇到。”由门烈非常适时的开始旁白,“这次……终于是见到了。”

  

  “你还挺兴奋是吧?”我深吸口气,我知道彼岸花这东西,沾上人就是个死,它们还是植物的时候,不碰的话,危险性其实也不算太大,可现在,这些东西活了,如野兽一样盯着我们,跃跃欲试,这样的“花”开始攻击,我们几乎无路可逃。

  

  “怪我?这事儿怪我?!”由门烈可能现在手里就是没有了刀,否则肯定会继续追着捅我。

  

  但就像他说的,这事儿确实不怪他。

  

  早知道由门烈会反应这么大,我真不该抢那张照片。

  

  那些藤兽开始像我们靠近,我们所站的位置本就狭小,此刻更是非常危险。 怎么办?

  

  退出去吗?

  

  不可能,外面那些东西也是要人命的。

  

  我现在开始有点后悔了,真不该那么早的把地蛊用掉,这种大批量的怪物,地蛊能为我争取到不少的时间。

  

  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跑!往前跑!”

  

  这是唯一的选项,后退是不可能的,前后处境差不多,而且离开这得不到花种,挂掉只是时间的问题,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跑了!

  

  我们四散而逃,必须这样做,集体跑一个方向,太容易被这些怪物围攻。分散开,也许还有希望。

  

  我运气不错,这些藤兽没有第一时间去追我,他们的注意力在苏雅、由门烈和伍德身上,伍德本就很虚弱,这会儿更是跑不快,没跑出两步,就险些被一团藤兽缠住,是由门烈他逃跑的那条小路上,一户门口摆着类似水坛的东西,由门烈抱起,扔了出去,正好砸在袭击伍德的藤兽身上,伍德得以喘息,继续逃命。

  

  而由门烈的这个动作,却将更多的藤兽吸引到他的方向,他钻进那条小路,从我的视线中消失。

  

  伍德也逃了,不知去向。

  

  我本来也想走,却发现剩下的几条藤兽全部追向苏雅,开始我们跑向不同的路,我准备快一步在下一刻路口接应苏雅,却发现苏雅那条路没有连通路口,被一栋房子阻挡,是一条死路!

  

  我赶紧用左手的怪力翻上墙壁,当时苏雅已经被三头怪物围困!

  

  其中两头扑向她,我来不及多想,直接跳了下去!落地时我其实有些后悔,这样下去,砸中怪物的可能性很大,但这些东西会被直接砸死吗?它们的藤蔓会不会碰触到我?

  

  我是否会因此化为灰烬?

  

  可不管我想了多少,我终于还是跳了下去。

  

  只是在危机的一刻,我突然感应到了身体中的一条虫,是人蛊!老杜说天蛊的冷却时间是一星期,却没提过其它蛊虫多久可以再用一次,而现在,人蛊主动破开我胸口的皮肉,在我落地前的刹那,骨架遍布我的身体!

  

  砰!

  

  我直接落地,身体砸烂了下面一头藤兽,因为骨甲的保护,藤兽的毒素并没有将我感染,另外一头顺势扑向我,我双手将它抓住,用力甩了出去!

  

  “没事吧?”我回头看着苏雅。

  

  她摇头,本以为会是吓坏了的表情,可我却发现,苏雅的样子还是非常淡定,她看着我的骨甲,问:“主人的东西?”

  

  “对,没想到这个冷却时间不是很久,可以反复用。”

  

  “还不错……小心!”苏雅突然提醒我。

  

  我回过头,第三只藤兽扑向我,我本打算用之前的办法,以左手的怪力将它扔开,却没想到这怪物似乎有智慧,居然以藤蔓缠绕我的骨甲,一时半会儿我甩不开这玩意儿。

  

而这怪物彼岸花束构成的头部突然张开了口,那是一张真正的嘴,可以看到血红色的舌头,色白的挂着浆液的牙齿,那牙齿是锯齿状的,非常锋利!对准我的头,猛然咬下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