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七十五章 五条虫

第七十五章 五条虫

3106 2018-09-14 17:41:47

  

  “杜姐,我们的身体,还能撑多久?”我问。

  

  老杜看着我,没回答,转身去了地下室,取出两只针剂:“能帮你们抵抗一阵,但时间不是很多,可能半个月都不到。而且,只有这一针。”

  

  “等等,杜姐,那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去找那个程子浩,从他嘴里挖出关于赵宇的事情,这之后,我们怎么自救?去沙漠吗,他们去过的永生之都?可是半个月的话,时间很可能不够用。”

  

  “偶尔会有点难度,人嘛,总不会一直一帆风顺,可就算这街再难过,也不能阻止人出门是吧?”老杜看着我,露出浅浅的微笑:“而且,事情也不一定会那么麻烦,我只是需要一颗赵宇当初带回的花种而已,有了花种,我有九成的把握救你们,所以如果那个程子浩的身上还有花种,事情就很简单了。”

  

  老杜打了个哈欠,把针管扔给我们,意思是让我们自己注射,然后她转身走上楼。

  

  苏雅和我注射了针剂,她去楼下换皮,我则走上楼,到老杜的房间门口。

  

  我还是很好奇,老杜现在怎么样。

  

  刚刚最后说几句话,她看起来都非常累,她到底怎么了呢?

  

  好奇心,让我敲开了老杜的房门,她打开门,此刻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的长袍,看起来有点像某种仪式穿的服装,有点像那种日本的巫女服,当然颜色不同,而且细节方面差别也挺大的。

  

  我上下扫了一眼:“杜姐,你这是?”

  

  老杜靠着门,嘴角挂着有点邪的微笑:“我就知道你会敲门,有事?”

  

  “啊,没事,我就感觉你刚才不太舒服,关心一下嘛。”

  

  老杜突然拽住我领子,把我拉近卧室,然后关门。

  

  “杜姐你这干嘛?”

  

  她倒是没对我做什么,虽然脸色比之前更难看,但面对我的表情,其实和从前没什么气质上的差别,她似乎看穿我脑子里想的一切,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我就说,你这人养不熟的……怎么,是不是看出我虚了,特开心?觉得好像抓住了我什么把柄?”

  

  “您这话说的,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别抵赖,你什么人,我早就看透了。别看你平常与我嘻嘻哈哈的,但要是我现在床下全是你的续命药,够你活几十年,而我又恰巧虚弱到无力反抗,你会毫不犹豫的一刀杀掉我,说不定眼皮儿都不眨一下。”

  

  她说的跟真事儿似的。

  

  我会那么做吗?

  

  有时候事情没发生之前,人是不知道自己面对某件事,会怎样做。

  

  但也许别人会比自己更了解自己。

  

  我也试着,脑补一下老杜话语中的场景……

  

  可脑补了一半,我的想法被终止了,老杜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掐住了我的脖子,“杜姐,你这是?”

  

  “虽然知道你对我并不忠心,但无所谓,你这个人呢,缺点一大堆,而我看重的唯一一点,恰恰就是你的养不熟。可是你总想着杀我这件事,也确实怪烦人的……你说是吧?”

  

  说到这,老杜的声音突然阴寒了几分。

  

  哧!

  

  “呃!”

  

  我瞪大眼睛,我感觉到,老杜的五片指甲,瞬间刺入了我的脖子,滚烫的鲜血已经顺着我的脖颈流下。

  

  “杜姐……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一切都是你想的,我对你,完全没那么多复杂的想法!你不是要杀了我吧?”

  

  “谁说我要杀你?不过你倒是挺害怕的,心虚吧?”

  

  “……”我不知道老杜的指甲距离我的颈动脉有多远,但这时候,我不敢多话。

  

  下一刻,我突然觉得顺着老杜的指甲,什么东西,正在一条条的往我脖子里钻。

  

  我本能的想躲开,老杜另一只手却抓住我:“没想杀你,别躲。”

  

  “那你在对我做什么?!”我盯着她。

  

  她嘴角浮起诡异的弧度:“你不是要跟我学点小招儿,我在教你。”

  

  “啊?”

  

  “我在你身体中,种下五条蛊虫,以你的血肉饲养,现在还不听你的话,但一个星期之后,它们就会很乖了。”说着,老杜的手终于是抽了回来。

  

  我的脖子还在流血,心里的恐惧情绪,也刚刚放下那么一点,可谁承想,心刚刚放回肚子里,突然!我感觉自己这浑身上下的血脉、肌肉、骨骼!好像都变成了一条条的路,有什么东西,很多,不断的穿梭在我的血肉之中。

  

  我感受到其中一条,正在我的胳膊上!

  

  我马上抬起手臂,右手的血肉之下,一只条状,大概三寸场的虫子,隔着我皮,爬行在我的血肉之中。

  

  “这……这是什么!”我抬头看着老杜。

  

  “一惊一乍的,你自己说的想学,还不满意了?”

  

  “它……它,我……不是……”我低头看看皮肤下的虫子,又抬头看看老杜,半天说不出话来,憋了好久,终于把嘴里的舌头理顺了,“大姐,老板,祖宗,我是想学,可是我不是说了么,我不想吐虫子?它们长在我身上有没有什么副作用?我的意思是,我能学点别的,看上去安全点的吗?”

  

  “我这儿就这个,不学?那算了,我给你抽出来。”

  

  说着,老杜回身,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把刀,抓过我胳膊就要割开。

  

  我赶紧又把手抽回来:“你干嘛?”

  

  “你不是不学么,我把虫子拿回来。”

  

  “你怎么放进去的大姐?你不能换个文雅点的方式吗?你那刀消毒了吗?我这不光肉里有,我感觉骨头里都在爬……你还切我骨头?”

  

  结果老杜点头了。

  

  我……

  

  “师父,我学……你把那刀先收了吧。”

  

  这会儿我才意识到,昨晚上我好像无意中给自己挖了个坑。

  

  “你这个人,又蠢,又反复无常,还蔫坏……但凡有个别人,我都懒得理你,你知道么?”老杜把刀放回去,她还委屈了?

  

  “那行,杜姐……”

  

  “等会儿。”

  

  这又怎么了?我看着她:“等什么?”

  

  “刚才你叫我什么来着?挺好听的,以后就那么叫吧。”

  

  “我叫你什么了?啊……师父?”

  

  “有事?”

  

  “师父,这虫子你放我身体里了,可是有什么用?除了恶心我之外,能干嘛?”

  

  老杜坐在床上,抬头看着我,细长的美眸扫了我一眼:“大概七日之后,也许不到七天,你应该可以更加明显的感受那五条虫,它们会像你身体的一部分,你可以随时放他们出来,也可以随时收回……天蛊控心,人蛊护体,地蛊异化,鬼蛊御尸,神蛊凝神。”

  

  “不是,什么意思啊?”我问。

  

  “天蛊放出,寄生于人体,能够短暂的控制某个人的精神,意识,让这个人听从你的安排。”老杜解释。

  

  “这么厉害?控制多久?”

  

  “三分钟吧。”

  

  我突然又觉得,好像没什么用,一百八十秒能做什么?

  

  “那冷却时间呢?就是,多久可以用第二次?”我问。

  

  “一星期。”

  

  这个能力,有些尴尬。

  

  “那剩下的呢?”我继续问。

  

  “人蛊分两种,一种是以人炼蛊,我这是第二种,意在护人。当遇到什么危险的时候,可以放出它,也许这人蛊可以救你一命。”

  

  接下来,老杜解释地蛊,寄生于一切生命体体内,但会杀死生命体,除了我这蛊主之外。杀死生命体后,会利用生命体体内能源变异,成为巨大尸甲虫,非常凶。听老杜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这虫子正是去云南之前,老杜给我护身的那条。

  

  它的能耐我见识过,但可惜的是,这条虫是个一次性的消耗品。

  

  鬼蛊御尸和天蛊控心很像,只是鬼蛊控制的并非活物,它可以寄生于绝大多数“尸体”的身上,例如没有人类意识,大脑受损,凭借本能行动的丧尸。而且控制时间,远远久于天蛊。

  

  最后一种神蛊,是可以稳定心神,驱散幻觉,对于我这种意志力薄弱的人,非常好用。这种蛊并不会离开我的身体,老杜的意思是,此时此刻,它已经寄生于我的大脑之中。

  

  老杜解释完一切,我忍不住问:“那我还是人吗?”

  

  “是不是人,不是这些东西决定的,有时候狗都比人像人。”

  

  “嘶……不是,你骂谁呢?”

  

  “我可没说你,别对号入座……好了,我累了,出去吧。”

  

  我被老杜哄了出来,正好看到了换完皮和衣裳,走出地下室的苏雅,苏雅眼尖,直接发现了我脖子上的伤口,“又去刺杀主人了?”

  

  “没,是传道授业。”

  

  ……

  

  当天夜里,我和苏雅到了程子浩所在的城市。

  

  程子浩经营着一间小典当行,据说私底下收一些来路不明的古董,进行倒卖。我们直奔典当行去的,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典当行没人。只有十五天的时间,我和苏雅一分钟都不想浪费,找了附近街上的人打听,关于程子浩的消息,本来只是碰碰运气,不行只能等到天亮,但好在我和苏雅的运气还算不错。

  

  这附近,还真有人和程子浩有些熟悉,是附近一间小旅馆的老板,他标识那典当行的老板挺有钱的,晚上常去一名为夜色娱乐会所的夜店。

  

我和苏雅觉得在这等着也是等着,不如去碰碰运气。即便找不见人,天亮前回来蹲守,也不耽误事儿。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