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八十五章 蝎潮

第八十五章 蝎潮

3094 2018-09-14 17:41:47

一直向前走,沙漠的地势开始逐渐升高,准确的说,是两侧的地势,而我们所走的这条路,则始终保持着最初的高度,以至于到傍晚之前,我们宛如置身于沙漠中的峡谷。

两侧陡峭,尽是黄沙,不管是人还是骆驼,都上不去。其实这个构造,非常奇怪,若是单纯的黄沙堆积,不可能如此陡峭,应该是一滩沙子,“金”字状。

原本这没什么,如果我们的路没有走错,那么这路是什么样子的,其实关系不大。

可现在,却出现了一个我们都没想到的问题。

首先,路没错,由门烈非常肯定。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峡谷的尽头,一坨坨蠕动着的白色肉团,又是些什么东西呢?我们没敢靠太近,远距离观察,像之前的白沙蝎抱团。

“要不……近距离看看?”我问由门烈。

他看了我一眼,“你让我去?”然后指指自己的鼻子。

我点头,“废话,你不去谁去?你不是对这玩意最了解的么。”

“你滚蛋你!什么叫我对这玩意儿了解?你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这天色已经到了傍晚,这些玩意儿最活跃的时候!要我老命,分分钟的事儿!我不去!”

“那咱们就僵着?”我看了一眼前面,“峡谷”的出口,就是这片沙海的尽头,由门烈说,到了那里就能找到永生之都的入口,可是,此刻那狭小的出路已经被那些白色肉团堵满。

如果是白沙蝎,我们根本过不去。

“是不能挺着,可是……”由门烈这会儿皱起眉头,盯着那边一团团的肉球,若有所思的顺道:“可是这不对劲儿啊!”

“什么不对劲?”我问。

“这些东西,你不动它,它们不会从这沙子里钻出来,起码这二十多年来,我是没见过他们成群出来的……可是现在,它们不仅出来了,还聚堆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过去这二十年,你经常进入这沙漠?我是说,走到这里?”

由门烈点点头,“差不多吧,不过确实没这么深,但一年也走要个两三回。”

“为什么?”这是苏雅问的。

“你好像一直没说,你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你要找的东西是什么。你之前说,担心一个人受伤……到底是什么意思?”我问。

由门烈神情一瞬间的恍惚,但马上恢复了常态,他轻轻摇头:“不是找什么,而是接一个人回家,也是担心那个人,会被闯进去的人所伤……”

听了由门烈这话,我和苏雅对视一眼,这由门烈有数字的人被落在永生之都吗?

可他如此熟悉这里,反反复复走了二十年,如果是他说的,有人困在这里,那他为什么不带那个人回去?

而且,二十年……

在这种地方,有谁能够活二十年?

就算有人对我说把老杜扔在这里,我都不觉得她能活过二十年。

“可以说说你的故事吗?”我问,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对由门烈好奇。

“先想办法进去吧,要是有机会,我在里面跟你俩说。”由门烈抽出弯刀,一步步走向那肉团。

“你做什么?”我问。

“探路,不能等了,天越来越黑,再等下去,那些蝎子万一滚向我们,我可不想走回头路!”

他是逼急了。

他真的很着急进去。

我也是,今天是吃下蜈蚣的第六天傍晚,我还有八天半的时间。

“苏雅,在这里等我,我也过去。”我牵着两匹骆驼,持着一把匕首,走向由门烈。

到由门烈跟前,我近距离的看着那些肉团,的确是一只又一只,密密麻麻的蝎子们。

回忆刚刚那只骆驼,这里蝎子的数量,足以一同将我们所有的骆驼拉进黄沙之中。而且出口狭小,我们不一定有机会利用骆驼突围,而且即便冲了过去,骆驼都死了,我们回来的时候,又靠什么来引来这些蝎子呢?

基本上,眼前是一个必死的局面。

“运气好,我们中间会有一个,或者两个人过去,运气不好,都会死在这里。”由门烈叹口气。

“是,又是一件看天的事。”

“我们运气还真差。”

“差?我不觉得。”

“你什么意思?”由门烈疑惑的看着我。

“对我来说不觉得……说起来,这种看天,看命的绝境,我已经经历过几次。运气差的话,应该早就挂了……走吧,天快黑了,我们一人带几匹骆驼,冲过去!”我已经做了决定,而且这是眼下唯一的办法。

“你还真是不怕死。”

“不是不怕,是没办法,如果是你退一步是死,往前一步是有可能活,你怎么选?哦不对,你进去不是为了救命,我留五匹骆驼给你,你可以选择回去。”

由门烈突然一笑,转身回去牵骆驼,然后走向我。

看来他也不准备走。

“为什么呢?那里面到底有你的什么?”我不解的看着由门烈,因为对于我来说,这条命,是我最珍贵的东西。

由门烈与我擦肩,在我身边是,他淡淡说道:“你退后一步是死,我退后一步,是生不如死……我们都没办法,只能往前走。”

“我倒真想听听,什么能让一个人丢了就生不如死。大胡子,等进去以后,你还活着的话,给我讲讲,你的故事。”

我们三人,各自赶着几匹骆驼,靠近那一团团蝎子肉球的时候,由门烈两刀划破身边骆驼的肚子!内脏连同血液流在沙子上,由门烈赶着骆驼,冲向蝎子堆!

我和苏雅照做!

当这些骆驼冲过去的时候,原本缓慢蠕动的蝎子,瞬间活了,它们疯狂的涌向那些骆驼,将它们拉入黄沙!

因为骆驼的鲜血,不仅是眼前的蝎子被吸引,入口远处的蝎子群,也涌了过来。

“血腥味儿够了,现在直接赶骆驼过去!”由门烈牵着身边剩下的骆驼。

我和苏雅紧随其后。

现在前面那条路被分食骆驼的蝎子堵死,但旁边就留下空缺位置,我们赶着剩下的骆驼,准备从那个位置突围。

可刚刚走过去,踏上那片沙土,喔突然意识到了不妙,这个位置沙土太柔软了,才上去直接没过了小腿!而且我的脚下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动!

“糟糕!没都引出来!!”由门烈大喊!

他也意识到了问题,可为时已晚,大批的白沙蝎从地下涌出,我们前后都逃不了,慌乱间上了骆驼,可骆驼马上被白沙蝎拉倒,我们就摆着一匹匹倒下的骆驼的尸体,不断地做着无谓抵抗!

“不行!这样下去,我们都会死……苏雅小心!”眼看着蝎子已经爬上苏雅的骆驼,我猛劲儿跳了过去!情急之下,一把搂住苏雅,可这并不能改变蝎子爬上来的事实,关键时刻,我看着这片沙海的尽头,那些蝎子不存在的平静沙地,我有了一个想法,我搂住她的腰,喊道:“抱住头!别摔坏了!!”

说完,左手鼓起力量猛的将苏雅扔了出去!

苏雅直接被我扔飞,整个人扎到了那一侧的沙堆中,我屏住呼吸,我不知道那个位置会不会有白沙蝎。

终于,苏雅在几秒后抬起头,把身子从沙地中拔了出来,我才舒了口气儿。

可是,苏雅虽然暂时脱困了,我呢?我怎么办,我可以扔出去很多东西,但我扔不出去我自己。

“大胡子!”所以,我决定趁着我还有力气,做点貌似像好事的事情,毕竟我这辈子,好像也没做过什么好事。

出了欠债,给别人带来灾难,似乎真的像老杜说的那样一无是处。

我左手抓住由门烈,他盯着我,“你……要扔我?!”

“废话!”我一把将他扔了出去,他比苏雅重太多了,落在边缘区域,险些引来蝎子。

幸亏我这边巨大的诱饵,他才逃过一劫。

两个同伴都过去了,现在只剩下我。

我坐在这最后一匹骆驼的肚子上,看着铺天盖地的白沙蝎涌向我,我似乎听到了苏雅在喊我,但很快因为白沙蝎不断地爬上我的身体,我听不清了。

但我感受得到声音。

只是那声音听起来像是唐婉,又有点像米一恺……

可最后,那声音……居然成了老杜的声音。

“我年轻的时候,喜欢这样逃避现实……就是每次遇到什么我不喜欢,又无力去改变的事情,我就努力想着,我是在梦里,然后‘用力’,我发现有一半的倒霉事,原来真的是梦。可如果我没有让自己清醒,离开这梦的想法,也许噩梦也会延长。”

“杜姐?你在哪?”

“我在你心里……”

“你那话是什么意思?让我自我催眠吗?这种情况,做这种事,多傻……”

“这世上最傻的事情,莫过于等死。”

“好,我催眠……我在做梦,我要醒过来,我……不对!你个疯婆子,你就不能说明白话么?你这不是让我催眠自己,你是提醒我,我还有办法没用,我……还没到尽头。”我睁开眼,但已经看不见光,可是却能在此刻明显的感觉到我身体里爬行的那几条虫子。

七天,也许不到七天。

成熟吧,救我一命!

“哇!”我张开嘴,想着老杜当初对我提的地蛊,我努力在我的意识中感受它,然后,拉它到我的嘴里!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