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六十一章 封尸瘴

第六十一章 封尸瘴

3075 2018-09-14 17:41:47

  

  是我的锅。

  

  庄四海对我说,之前虽然猜出来这些气体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谁也不会亲自吸一口,判断这东西会不会毒死人。所以他那时并不知道这下面的气体究竟是些什么。

  

  我闭气失败,呼出了一口气。

  

  正因为我这口气,与这原本的气体发生了某种反应,无色气体成了诡异的暗红色,庄四海立刻认了出来,这东西原来就是传说中的——封尸瘴!

  

  算是一种瘴气。

  

  瘴气的意思大概就是毒气了,但这种瘴气,不毒活人,只是活人的气息与其混合后,会改变其性质。

  

  “改变性质?什么意思?我刚刚听到下面有机关声……还有你们为什么跑?”我问。

  

  “你只听到了机关声?你再听听!”苏雅指着下面。

  

  我用手电晃了一下……

  

  突然!我发现那下面出现密密麻麻的影子,一个接一个,军队一样的顺着面前的阶梯向上爬。

  

  那些是什么东西?

  

  它们在追我们?

  

  我瞪大了眼睛,其中一只跑得快了,我的手电晃到它的正面,那是一张干枯的死人脸!干尸?这干尸身上穿着古代的军装,似乎是大理国的兵士打扮?

  

  “封尸瘴,顾名思义就是封印尸体的瘴气……这种瘴气会被人气所破,一旦人气混入,便没了这‘封’字儿的效果,会让墓室中的尸体尸变!这里就是一道机关,只要活人把人气儿混入封尸瘴中,石门内的大理兵士便会被刺激,‘起死回生’追杀活物!”

  

  “这么说石门已经破了?”

  

  苏雅点头:“是破了,但破了也下不去,这里兵士数量极多,且用特殊方式防腐,受到封尸瘴刺激,现在已经成了疯狂的杀戮机器,我们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问题!”

  

  苏雅的神色难得紧张,我知道这果然是一件大事。

  

  现在说别的没用,只能尽快爬!

  

  我们爬出了打碎的石像,回到之前的石殿,可问题是,这里是个巨大的封闭的密室,完全没有出口!而下面尸变兵士诡异的低吟已经越来越清晰,砰!一具身披铠甲的干枯人型从石像中跳出,扭曲着身子,一步步走向我们,它脚步看似不稳,但却越来越快!最终一跃而起,扑向了站在最前面的苏雅!

  

  苏雅一个闪身,我暴露出来,本能的抬起手臂,抓住兵士的下巴一把捏碎!

  

  可这东西,就像末日片中的丧尸一样,捏碎下巴根本杀不掉,它翻了个身,回头就是一爪子,差点扫到我胸口。

  

  最后还是庄四海开枪将其击倒,可子弹却废了不少,五枪,三枪打中头,两枪在身上。这东西看似各个是皮包骨,但扛击打能力,比血猴子强了不少。毕竟当初血猴子也只是头部中了一枪,便一命呜呼。

  

  解决了一头兵士干尸,转眼间又跳上来三头!

  

  三头之后紧随其后,又是七八头,一个接一个!仅仅片刻,原本石像的位置,便聚集了三五十头兵士干尸!

  

  与之前被血猴子袭击不一样。那次,是在树林中,有路可逃。但这一次,就这么大点的地方。兵士干尸不断逼近,我们六人不断后退。这一仗没法打的,因为我们中间没人是神。

  

  除非,除非我全身都是我左手的那种虫子,可惜不是……

  

  我们已经无路可退。

  

  “居然是这样的。”阿延叹口气。

  

  “哪样?”我问。

  

  “结局。每个人都会有一个结局,或生或死,或好或坏……我不在意生死,只想得到了一个好结局。只是没想到,轮到我的时候,结局却是毫无意义。”

  

  庄四海坐到了地上。

  

  他那条腿瘸了,已经站得很累,早就想休息。他没说话,估计是年纪大了,一辈子说太多话,最后这几分钟,若是说给活人听,或许还有意义。可惜这里的人,似乎都要一起陪他去死。

  

  左司在发抖。

  

  他距离我很近,他倒是真的怕死,所以怕得完全说不出话。

  

  唐婉……

  

  唐婉呢?

  

  我一愣,突然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唐婉了!

  

  “我在这呢。”她拽了我一下。

  

  原来她在苏雅的身后,我一把拉过她,然后松了口气,只是松了口气。

  

  “其实一起死也挺好的……”她说。

  

  “于越你还记得咱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吗?”她问我。

  

  怎么认识的?

  

我无奈一笑,以为是自己吓傻了,居然真的一时半会儿记不得当初我们相识的经过……但在这最后的几分钟里,这问题本就已经失去了意义。

……

  

  阿延回忆,庄四海沉默,左司发抖……我有几句话,想要最后对唐婉说,正在酝酿。唯独她,与我们都不一样,是苏雅。她一步步脱离了我们的队伍,虽然走得很慢,但她确实再走,她在一步步靠近那些干尸兵士。

  

  苏雅的动作打断了我的酝酿,我忍不住喊她一句:“你做什么!”

  

  “不能原地不动……我要杀了它们。”

  

  “啊?”

  

  “我说原地不动,会死的,我没有等死的习惯。”苏雅回头,对我微笑,她真的走向那些干尸,并且越来越快。

  

  她疯了吗?

  

  但这也是一种面对死亡的方式。

  

  我记得很多年前,一个人问我,如果一片广场,只有你和一位匪徒,他用枪指着你的头,三秒之后,他会开枪,杀掉你。你只剩下三秒,你知道自己的手不会有他的手指快,但即便如此,你会不会试着抬起手臂,拨开他的枪口呢?

  

  那时候年纪小,我选的会,我说生命如此宝贵,就算知道没用,也要挣扎一下。

  

  可现在年纪大了。

  

  反而连挣扎都不会了。

  

  为什么,年纪大了,反而退化?是因为我的心里已经确定了答案,所以懒得反……

  

  杜老板那时就告诉我,为什么我总是失败,因为很多事情在我的心里早就有了答案,我所做的每一件事不是为了改变什么,而是为了让现实更趋近于我的答案。而我的答案,未必都是好的。我认为一件事不可改变,我会怕,不断的告诉自己它是个恶魔。

  

  我无法战胜。

  

  所以,我不是输给恶魔,是输给我自己。

  

  当然,眼前这些东西,我的确是没办法战胜的,想这么多,也不是说老杜的心灵鸡汤给了我什么战斗下去的勇气。

  

  我只是突然想起一关于老杜的至关重要的事情,就是……

  

  “卧槽!对了,我还有它!”我慌乱的摸着口袋,掏出那只红底黑盖的陶瓷小罐!

  

  老杜说了,等遇到什么要命状况的时候,把这小罐子打开,可以救我一命!

  

  现在不管老杜是好是坏,这时候我必须再信她一次!

  

  “杜姐,这次就靠你了……”我走到苏雅身边。

  

  “嘀咕什么呢?”她问我。

  

  “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一杀手锏,也许能救我们一命……”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特没底。

  

  毕竟,那就是一小罐。

  

  可当我打开那罐子之后!

  

  我……

  

  发现自己好像更没底了。

  

  一条暗红色的,蚯蚓一样的虫子,扭动着肥胖的身躯,一点一点的……爬出了罐子!摔在地上,滚了几圈儿,才摆正身子。

  

  苏雅眉毛一挑:“这就是……你的杀手锏?”

  

  “这个……”临死恐惧全没了,现在妥妥的只剩下尴尬啊!

  

  我盯着那虫子,想到阿延刚刚说的,邪术大师一半骗,一半药,这个显然不是药……

  

  “耍我的?这个贱人……”

  

  那一刻才是真正的心如死灰。

  

  可就在我口中吐出“贱人”二字的那一刻,那条肉嘟嘟的红色怪虫,突然扭转过头!它的头,正好对准了我手上的手电筒光线,那圆滚滚的头上,一圈儿锋利的小牙,对着我呲了出来,居然还有类似野兽的嘶吼声。

  

  “这是……”我有点懵。

  

  下一刻,那怪虫突然向前扭动身体,前进,体长随着扭动从小指大小,迅速膨胀!皮肤破裂,露出六条暗红色的虫腿,身体出现坚固的甲壳,体形也短时间内疯长到了手臂大小,接着迎面扑向一头兵士干尸!

  

  小小的身躯,居然直接将那干尸扑倒。

  

  干尸周围的兵士,迅速将那头干尸围住!

  

  一瞬间,怪虫的嘶吼,干尸的低吟,疯狂的回荡在这石殿之中!

  

  十余秒后……

  

  “呜嗷!!”一声扭曲诡异的嘶吼,“尸团”突然炸开!

  

  一只高三米,长七八米的巨型甲虫出现,它生着一张人脸,双眼漆黑,不分黑白眼仁,满嘴的血污残肉,它疯狂的扑向干尸堆,大口的吞食着这些大理兵士的干尸……

  

  原本目标集中在我们身上的干尸,此刻全部转攻向这只诡异的巨型甲虫。

  

  双方厮打在一起……

  

  都说个体大小没用,数量多的永远更加凶狠,就像行军蚁分食大个体生物。可眼前这画面,却完全将其颠覆。干尸的数量越来越少,甲虫的个体却是越吃越大。

  

“这是……什么怪虫?”庄四海年纪大,见识广,但却未曾见过如此怪物。

转瞬之间,将我们逼入绝境的兵士干尸,全部化为这只巨型甲虫的食粮。这就是老杜给我的东西?我想到老杜房间里那么多的瓶瓶罐罐,都是这东西吗?她究竟是什么人?

如何创造出如此可怕的怪虫?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