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九十六章 反杀

第九十六章 反杀

3420 2018-09-17 10:50:42

  

  

  由门烈我们三个一路向前爬,终于靠近了那道通天之门,但谁承想,到了这门底下,居然遭遇了阿延等人。

  

  阿延我认得,但他身边这两位过去我却从未见过,一个女人,厚厚的刘海遮住双眼,始终盯着沙尸傀偶与藤兽的战场,另外一位是个秃头,面相凶恶,皮肤黝黑,眉骨很高,如此凶恶的脸上却又生着两条细眉,让着凶恶之中,又多了三分诡异奸诈。

  

  他本打算对我们出手,但却被梅姨阻止,因为提到了之前在大理时,与狗爷的人争夺的那一颗蛇人眼。

  

  但很奇怪,梅姨明明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可她却始终盯着战场,不管是身体,还有头,丝毫变化都没有。

  

  她的话也很奇怪。

  

  这不禁让我怀疑,她之所以一直盯着战场,是因为一旦她的眼神活肢体改变动作,位置,便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一个猜测出现在我脑中。

  

  这个女人,是不是在控制着什么?

  

  这时,阿延走向我,枪口始终对准我的额头:“哦?那还真的是我们感兴趣的话题,说说,那颗眼睛,在什么地方?”

  

  阿延问得直截了当。

  

  “我不能直接说,我知道,说了我们三个都没命。”我却没有直接回答,说话时我大概观察了一下局势,他们是三个人,我们也是三个,唯独比较麻烦的是阿延和秃头身上的枪械,如果没有枪,苏雅杀过阿延一次,也就能够杀死他第二次。

  

  我的胜算其实还不错。

  

  只是那枪……

  

  不,没关系。

  

  因为也许不是三对三呢?我突然想到了一件儿有用的东西,老杜给我的天蛊,还没用。但我得找个机会。

  

  “呵呵,那这么说,你是把你知道的事情当作活命的筹码了?不好意思,这个筹码 不太对劲。”说完,阿延突然将枪口转向苏雅和由门烈的方向,“我不知道他们和你什么关系,不过你不说,我就先杀了他们,如果你再不说,我就杀了你。”

  

  “兄嘚!其实我就一路过的,跟他们没多大关系,我是这冥煌沙漠老人儿了,在这混了二十来年,平常就给人带个路啥的,跟他们也就一暂时性的商业合作关系。”

  

  由门烈双手抱头,蹲在原地。

  

  卖怂卖得特麻利!

  

  “这样?”阿延目光转向由门烈,然后迅速将枪口对准由门烈的脑袋,“那行,那就由次到主的顺序杀吧,杀了你不说,再杀那个女人。”

  

  由门烈那表情,顿时好像被一口屎噎住了似的。

  

  但我这人够意思,由门烈不仁,我这不能不义,我这还指望他未来成为我怒怼老杜的利器……

  

  “等等!”我喊着一嗓子的时候,阿延的食指已经放到了扳机上,差点扣下去,而我的声音似乎不能够阻止这个动作,于是我忙加上三个字,“杜幽兰!”

  

  阿延的手指停住,指间已经准备按下,与扳机碰触的位置已经发白。

  

  由门烈的额头上冷汗已经流下好几股。

  

  “杜幽兰?那是谁?”

  

  提老杜名字的时候,我注意了一下梅姨,她依旧没懂,但却出声了,“听他说说。”

  

  阿延暂时收手,看着我:“你说的,是个什么人?”

  

  “我老板,我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因为她……之前去地下研究是,之后的大理龙脉也是她的安排,包括今天,都是她。”

  

  “杜幽兰?”阿延再次重复老杜的名字,然后回过头,看始终目不转睛盯着战场的梅姨。

  

  大概过了三五秒,梅姨说道:“那个人,在哪。”

  

  这次该我提条件了。

  

  “说出他在哪无所谓,因为其实我也不想被那个贱人控制,但是……你们不能动我兄弟。”这话特指由门烈,当我说这句台词的时候,由门烈眉毛一挑,眼珠子差点飞出来,偏着脑袋瞄我,浓眉下的那双眼睛,仿佛已经把我那点心思看穿。

  

  “你兄弟?”阿延冷淡一笑。

  

  “没错,他不仁我不能不义是吧?别动他,也别动女人……但我有一个条件,就一个!你答应我,我马上说,毫无保留。”

  

  阿延回过头,看向梅姨的方向。

  

  “听他说说吧,没必要担心,现在的局势,对我们越来越有利。”梅姨的脸仍旧面对着战场,一点偏移的意思都没有。

  

  于是阿延蹲在我面前,枪口对准我的额头:“说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

  

  我嘿嘿一笑,抬起沾满黄沙的手,对阿延勾了勾手掌,“离我近点,跟你说句悄悄话。”

  

  “耍什么花样?”

  

  “我还能怎么耍?要枪没有,那边还有一废物,一女人,耍不起来的……我要对你说的,是你我之间的一点事情,还记得我说过,我杀过你几次吗?确实没那么多,但我真的杀过你一次,那一次,我知道了你的一个秘密。”

  

  我纯粹的胡说八道,只希望阿延能够凑近我,大概隔着十几厘米也行,只是别像现在这么远。

  

  阿延盯着我,三五秒后,他转过头,耳朵凑近我。

  

  总算是松了口气。

  

  我也凑近他,在阿延身边低声说道:“其实你的秘密,还有那个杜幽兰的事,我……一个字儿都不想说!”

  

  话音落下,我张开口,一条乳白色的肉虫自我口中射出!

  

  天蛊,老杜给我的可以短时间内控制人心的蛊虫,虽然老杜没有对我说过这玩意儿的具体用法,但很神奇,当这虫在我体内成熟的那一刻,一些记忆便伴随着它的成熟进入我的大脑,我清楚这虫的能力,眼下这个距离足够,只要这条虫碰触到人的皮肤,只要是血肉之躯,即便生了再厚的老茧,它也钻得进去!

  

  啪!

  

  就在天蛊即将碰触阿延侧脸的一刻,阿延突然抬手,左手掌心,稳稳的将其接住,掐在手中,慢慢转过头,“我知道,你要玩花样,但没想到是这种花样……很低级。”

  

  “这个高低等级,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我站起来。

  

  阿延抬起枪口对准我的心脏,“看来你是真的不想说了,不过没关系,你知道吗,只要你的头还在,我们就有办法把你脑子里的东西取出来……”

  

  “那你扣动扳机吧,还啰嗦什么?”我冷淡一笑。

  

  阿延的目光一瞬间变得冰冷无比,虽然我不太相信他说的从死人脑子里取出信息之类的话,但我相信他是真的想要杀我。

  

  只是……

  

  阿延额头渐渐留下冷汗,从开始的眼中饱含杀意,到此刻的惊讶,惊恐,甚至惊慌,他猛抬头盯着我:“你对我做了什么?”

  

  阿延的手指在颤抖,但他就是开不了枪。

  

  天蛊,在寄宿人脑后,会在宿主体内分泌一种特殊物质,控制宿主神经中枢,与此同时,天蛊又会发出一种特殊的生物波动,与我的身体建立联系,我大脑中的信息以生物波动为桥梁,传递给天蛊,天蛊控制宿主神经中枢,完成我的意志。

  

  所以我错了。

  

  老杜给我天蛊的时候,我对这三分钟的控制权很是不屑,但了解之后我才明白,这三分钟,被天蛊寄宿的那个人,他的一切都是我的,他就是我的提线木偶,我身体向外延伸的一部分。

  

  “你猜呢?我想你现在该想的或许不是这个问题,而是赶快提醒一下你的同伴。”我对阿延冷笑,同时将他抵在我胸口的枪按下。

  

  阿延皱眉,下一刻理解了我的意思,可他还为做出任何反应,我便已经控制他回头射击!目标是秃头!

  

  秃头其实身手应该非常不错,因为即便如此突然的来自自己同伴的袭击,他第一时间做出了回应,原本射向心口的子弹,最终打中了他的左肩。

  

  这样的反应速度,绝非寻常人可以做到。

  

  “妈的!你疯了?你对谁开枪?”秃头拔出枪,给了阿延一枪还击。

  

  “他被控制,杀了那个男人,他是操控者。”梅姨出声了,目标是我。

  

  而我,目标也是她。

  

  我立刻控制阿延将枪口对准梅姨,并且迅速开枪!

  

  梅姨的视线始终不在我这边,即便她的反应也很快,但她毕竟没有看我,而我控制阿延的攻击又是突然转向,几乎是无声无息的切换了目标。

  

  所以这一枪,必中!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就在阿延手指扣动扳机的那一刻,距离我们最近的战场之上,一头沙尸傀偶突然腾空跃起!

  

  瞬间,落在阿延与梅姨之间!

  

  阿延一共开了六枪,子弹全部射中沙尸傀偶的身体,射入的子弹被旋转的沙窝吸收,对这种怪物完全造成不了伤害。

  

  “呵呵……”梅姨的牙缝间钻出一丝冷笑。

  

  下一刻,更多的沙尸傀偶从战场奔赴我们的位置。

  

  如果说一头沙尸傀偶的从天而降可能是巧合,那么此刻,便是百分百确认的事实,这个遮挡眼睛的奇怪女人,确实能够控制这些沙尸傀偶!

  

  由门烈趁着没人注意,已经从地上爬起,抽出短刀,准备应对沙尸傀偶。

  

  苏雅也来到我身边,我以意念控制阿延,将他后腰的另外一把枪甩给苏雅,而后,我们三人互相依靠着肩膀,面对已经将我们四面八方围了个密不透风的沙尸群。

  

  “怎么个情况?啊?!”由门烈胳膊肘撞了我一下。

  

  “还看不懂?那女人能控制这些沙尸。”苏雅解释。

  

  “看懂了,我没说这个,我说的是老于刚才吐虫子,那面瘫小子怎么就倒戈叛变了?”

  

  “我控制了他。”

  

  由门烈侧头看着我,眉毛一挑:“那你控那女的啊?”

  

  “不是,你当我这时白给的呢是么?技能有冷却的,短时间内就能控一个,而且,距离太远,根本够不着。”

  

  由门烈眉头一阵紧锁,盯着沙尸外围的操控者梅姐,“那……看来没办法了,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穿透尸群,杀出重围!弄死那控尸的女人,大家才能活下去!”

  

  说这话的时候,由门烈那语气,妥妥的豪气冲天,吓得我以为他这是突然有了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觉悟,准备舍身取义,牺牲自己,成就我和苏雅。

  

  结果……

  

这老流氓话音刚落,回头就转过身,推着我和苏雅的肩膀:“去吧!兄嘚!咱仨能不能活着离开这,就看你们小两口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