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七十六章 死而复生

第七十六章 死而复生

3075 2018-09-14 17:41:47

  

  我与苏雅去了程子浩常去的夜场。

  

  夜色娱乐会所,这间夜场很大,单纯在一层看,发现不了什么,而我和苏雅剩下的时间又不多,所以除了顶级VIP层,我们几乎敲遍了所有包房,也惹了不少麻烦,如果不是老杜给的钱多,今天晚上恐怕会很热闹。

  

  忙了大概一个小时,我们俩一无所获。

  

  在一层找了个位子坐下,看着眼前杂乱的环境,闪烁的灯光,我摇摇头:“看来运气不是很好,他今晚没来。”

  

  “是啊,不过本来也是碰碰运气……那现在怎么办?我们回典当行蹲守?”苏雅问我。

  

  “来都来了,再坐会儿,总之今晚是很难找到他,何况,现在没来,说不定一会儿会来,也说不定什么时候会从楼上某个包厢出来。”

  

  “也行……”

  

  暂时不打算离开,我和苏雅也不能坐在那发呆,我找了个话题。

  

  “上次我问老杜来着,问关于你之前说的,‘主人让我做个好人’这句话,老杜说她没说过。”我起了个头。

  

  “没说过?怎么可能,我会记错?”

  

  “老杜说,她说的是让你好好做人。”

  

  结果苏雅噗哧一笑:“那没错,我好好做人的方式,就是做个好人。”

  

  “嘶,那我就好奇了,你感染了这个诅咒之前,是个什么样的人?那个时候,你没有好好做人吗?”我好奇的看着苏雅,“而且,你的诅咒是怎么来的?”

  

  这是我们第一次聊起过去。

  

  苏雅拿起酒杯,晃了两下,但却没有喝酒,将就被放下,看着我露出一丝我看不太懂的微笑:“你听过黑鸦岛么?”

  

  “黑鸦岛?那是什么地方?”

  

  苏雅没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问我:“你以前是做什么?”

  

  “老杜没说过?做生意赔了,欠债,被高利贷追杀,然后上了老杜的贼船……我因为她说过。”

  

  当我简洁的说完自己的过去时,苏雅眸光闪烁,很是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你……之前是普通人?”

  

  “废话么,要么我是什么?”

  

  “所以说,最开始认识的时候,你也不是在装样子喽?”

  

  “地下研究所?没装,怎么了?”

  

  “Shit!”苏雅把酒杯拍在桌子上,突然笑了起来,“我真蠢……好吧,既然如此你不知道,也没什么奇怪,黑鸦岛是个养女杀手的地方,只有女性杀手,每一年,黑鸦岛的人都会带上千名七周岁以下的儿童进入岛屿,开始残酷的训练,这一千名儿童,最后只有大概十个,能够顺利成长到十八岁。”

  

  这让我非常意外。

  

  我知道苏雅其实蛮厉害的,身手不错,地下研究所怪物BOSS能力的分析,也让我觉得惊艳,可却没想到,她居然有着这样的身份,而且经历过百分之一存活率的特殊训练。

  

  “哦对,这皮肤让我的样子改变了,其实我不是亚洲人。”

  

  “那你是……”

  

  “七岁前的记忆,哥伦比亚,我记得父亲应该是哥伦比亚人,贩毒,后来去了金三角,种罂粟。小时候不懂那是什么,只记得一片红色的花海,它们的种子,割破,会有白色的浆液流淌出来,觉得就像牛奶……现在明白了,那不是花海,是地狱,流淌出的也不是牛奶,是毒药。我就是在那里被人抱走的,说起来也算是报应。”

  

  “所以你的人种是?”

  

  “白种人。”

  

  “怪不得,身材那么好。”

  

  苏雅一笑。

  

  可我还是好奇:“但是你中文说的……”

  

  “我还会说很多种语言,当然中文特别好,因为那时训练我的男人,是个亚洲人。说起来,那家伙也不知道死没死,他是我的……算是童年阴影吧,如果我那也算是童年的话,我的梦魇。”苏雅这话,没有夸张,因为说到“那家伙”时,她的脸色很明显的变化了。

  

  “所以你之前杀过很多人?”

  

  “不止杀人……”

  

  “那你是怎么被诅咒的。”

  

  “偷东西,我记得那次的任务不是杀人,是去偷某样东西,不过被目标识破,设计捉住,他们对我做了什么我不知道,醒来后,就成了这副样子。”

  

  “那你是怎么遇到老杜的?”

  

  说到这,苏雅的神情也有些疑惑:“应该是巧合吧。我是在目标的私人飞机上被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剥了皮,那一刻的心情别提了……已经吓到大小便失禁。可确定自己还没死,求生的欲望还是战胜了一切,我挣扎着,准备爬出去求救,但发现自己好像还在飞机上,然后被他们抓到,那些人把我扔下飞机,我落入大海。”

  

  “不过我运气不错,那里靠近一座海岛,一个女人潜水,将我从海岸附近捞了上来……就是主人。”

  

  说到这里,也许是因为回忆起从前的经历,当时的情绪也不自觉的出现在现在的苏雅脸上,她微微皱眉,表情有些痛苦:“你知道,一个人看到自己皮被剥,然后自己还没死,浑身都剧烈的疼痛,那是一种什么心情?我其实不奢望自己能活,只是痛苦,难道就要这样在丑陋和剧痛的折磨中死掉吗?就在我最绝望的时候,主人救了我……她就好像神一样,给了我一切的希望,而我就像一台快要报废的机器,她让我升级,让我变得更加完美。那是我一辈子,最感激的一刻,从那一刻开始,她就是我的主人……”

  

  说到后半段儿,苏雅整个一迷妹表情。

  

  我看得特尴尬。

  

  总觉得老杜幸亏是一女人,如果是男的,估计苏雅已经为了报恩以身相许了……

  

  “知道了。”我点点头,算是给苏雅这故事一个总结:“老杜对你确实恩重如山,不仅是救你一命,还给了你一张新皮,让你改头换面。真是奇怪,这人,总之一部分人眼里的恶魔,另一部分人眼中的上帝。”

  

  “主人绝对不是恶人。”苏雅说这话的时候很肯定,完全不符合她这百分之一存活率职业女杀手的设定。

  

  “我也没说她什么……得,聊点别的吧,感觉你挺压抑的,还有几个小时,轻松一下吧。”我凑近苏雅。

  

  “怎么轻松?”

  

  “典当行附近的旅馆,距离目标还近。”

  

  “Ok”

  

  不是不务正业,这叫苦中作乐。

  

  但可惜,这乐还没开始,我发现了一个人……

  

  当时我搂着苏雅的腰,与我们隔着一个舞池的距离,一位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迅速走过,他走向舞池旁的一处位子,那里一位头发稀疏,年纪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搂着身边衣着暴露的女人大笑着,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风衣男走了过去,直接挥手赶走了女人,坐到那人身边。

  

  “怎么了,于越?”苏雅问我。

  

  “我看到了一个人……”

  

  “什么人?”

  

  我这时我转过头,看着苏雅:“你不是说,你杀了阿延吗?”

  

  “对,我是杀了他,还有庄四海,怎么了?”

  

  “你看那是谁?”我指向风衣男。

  

  没错,那就是阿延。

  

  看到风衣男的那一刻,苏雅的眼睛也瞪大了,她摇着头:“这不可能啊……于越,我真的杀了他,而且不存在装死的可能,他的头已经被我打烂了。”

  

  我不知道苏雅究竟是用怎样的方式杀死的阿延,可看得出来,她没说谎,也没必要说谎。

  

  “等等,他身边那位是谁?好像很害怕。”苏雅突然提到了阿延身边那位头发稀疏的男子。

  

  刚刚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阿延身上,这时我才留意,这个男人似乎是……

  

  我拿出手机,老杜给我的照片,程子浩!

  

  居然是他?

  

  刚刚我和苏雅找了半天,他什么时候坐到那的?为什么阿延会找上他?

  

  “我们过去。”我和苏雅走向阿延那边的位子,至于成年人的娱乐项目,暂时取消,得先去做保命的正事。

  

  “哥……哥们,你别这样,我估计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说的什么赵宇,根本不认识。”程子浩脸色发白,谨慎的盯着坐在他身边,搂着他脖子的阿延。

  

  阿延冷淡一笑:“是吗?那你叫什么?”

  

  “我……我叫李岩。”

  

  “呵呵,行,李岩,没错我找的就是李岩。跟我走吧,去个地方,我们慢慢聊。”说着,阿延要站起来。

  

  程子浩摇头:“别,我,我这还等人呢,你肯定是认错了,那……那你这样,让我先去上个厕所,我……”

  

  阿延强行拽起程子浩的衣服,准备将他带走,这时,我刚好来到两人跟前,一只手搭在阿延的肩膀上。

  

  阿延这人很敏锐,在我出手的那瞬间,他就已经偏过头,眼神森冷的看着我,我的手落下,他嘴角浮起一丝冷淡的弧度:“阁下是哪位?”

  

  嘶?不认识我吗?

  

  苏雅确实说她杀了阿延,可这一个,怎么看都不是假的。

  

  难道说,双胞胎兄弟?

  

  我试探着问了一句:“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了,阿延?”

  

  阿延眯眼,扫了一眼我,又看了一眼我身边的苏雅:“你们认识我?”

  

  “前阵子刚见过,你记性够不好的,忘了你对我说的,关于尸偶、邪术师,还有段正严的眼睛。”

  

“段正严……嘶,你们是云南左司的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