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六十六章 苏雅的身份

第六十六章 苏雅的身份

3059 2018-09-14 17:41:47

  

  真实的记忆是这样的。

  

  那天我的车确实抛锚,但我遇见的人却并不是唐婉,我搭了一辆顺风车,之后联系左司。

  

  左司对我态度很好,但老杜要求我第二天再去见左司。

  

  这是我直到现在都不明白的事情,左司想杀我,今天见和明天见有区别吗?因为真实的情况中,根本没有救我的唐婉。但我们约见的地点,确实是在那家茶庄,那是我原本记忆中就存在的地方,是唐婉的姑姑家。

  

  左司选择的地方,应该是碰巧,我本想拒绝去,可潜意识里或许还有种想要睹物思人的情绪,我最终还是答应了。

  

  只不过,我被唐婉的家人赶瘟神一样的赶走。

  

  他们对我充满了恨意……

  

  现在想来,怪不得虚假记忆中,唐婉的家人总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

  

  之后我被左司绑了,有人救我,但那不是唐婉,而是苏雅。苏雅确实混入左司身边,但因为和我说不清楚关系,也被左司绑了。这一路左司也是一直用苏雅来要挟我。

  

  我记得上次苏雅给我的人情,毕竟是救命之恩,所以不到真的要我命的情况,我会考虑她的处境。

  

  记忆中,几次与唐婉相关的事情,其实都是苏雅。

  

  包括我们被血猴子袭击,我拉了一个左司手下垫背,回身的时候却被另外一只血猴子扑倒,那时是苏雅开枪救我。

  

  并且,打中了我的手臂。

  

  都是苏雅……

  

  “怎么了,记忆混乱成这个样子?不过说起来也奇怪,你抓起那颗眼睛之后居然就晕了。幸好左司倒霉死掉了、庄四海是瘸子,否则三个对一个,我们说不定都会死在里面。”苏雅坐在树林间的草地上,悠闲的摆弄着手里的枪。

  

  她说的内容,也被我回忆起。

  

  当时我们发现了蛇形雕像,到高台之上,确定雕像中那颗肉眼,便是我们要寻找的段正严的眼睛。

  

  可当时左司发疯,举枪射击石像!

  

  子弹正中那颗肉眼。

  

  只是肉眼坚韧无比,不仅未被其所伤,反而反弹了那颗子弹,反弹的子弹射中左司的额头,一枪毙命。

  

  这个死法,真的是够倒霉的。

  

  接着,我们开始抢夺蛇人眼,苏雅拖住阿延,我的左手先一步抓住那颗眼睛,我捏碎镶眼位置周围的石头,将蛇人眼握在手中。

  

  接着……

  

  接着我就晕了。

  

  进入一片虚幻的梦境。

  

  “原来一切都是梦……”我支撑着身子,准备站起来,可却非常疲惫,我索性放弃,再一次平躺在草地中,看着头顶那颗大树职业间透过的光。

  

  “后来,我们怎么上来的?”我转过头,苏雅也躺下,她的头就在另一侧,“我晕了之后,都发生了什么?”

  

  苏雅望着天,回应道:“左司被反弹的子弹杀死,你去抓那颗眼睛,捏碎了石像,就在你捏碎石像的时候,我们的头上传来了机关运转的声音。当时我就猜测,或许这石像就是触发离开地宫机关的东西。可是当时没办法去确认,因为阿延和庄四海要抢眼睛,你又莫名其妙的晕了……”

  

  说到这,苏雅突然抓过头,伸手指着我的鼻子:“你又欠我一次人情,哦不对,算上从左司手里救你,还有被血猴子袭击我开枪救你……你欠我多少人情了?”

  

  我挥挥手:“得得得,还不清了,只能以身相许。”

  

  苏雅一笑:“不好意思,我可能下不去口……”

  

  “那就先欠着吧。”我笑笑,“但是说真的,到底怎么回事?阿延、庄四海还有眼睛呢?”

  

  “阿延和庄四海被我杀了。”

  

  苏雅说出这话,我很意外。

  

  “杀人?你不是烂好人么,谁谁都关心?”

  

  “你哪看出我烂好人的?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也不错?那你说,我一会儿会不会把你也杀了?”苏雅把枪口对准我。

  

  “别闹大姐……你要杀我,刚救我干嘛?说吧,你怎么杀了他们的,阿延那人身手不错,你打得过么?”我推开她的枪。

  

  “尸体还在下面呢,要不,你自己去看?”苏雅指了指我脚下的方向。

  

  我用两只胳膊肘撑地,抬起头看了一眼,树林之外是一片空地,正是之前我们找到九块石碑的位置,现在看不到石碑,但原石碑的位置似乎有深坑,只是距离太远了,看不大清楚。

  

  “算了,不去了,反正是死了……你身手不错,女中豪杰。那,眼睛呢?”

  

  “这就是个麻烦的问题了。”

  

  “怎么说?”我问。

  

  苏雅一个翻身,头在我头上,挡住了阳光,“你是真忘了?那看看你自己的手吧。”

  

  我的手?

  

  我抬起双手。

  

  左手没有手套,满是肉色怪虫构成的手掌,中心位置,此刻居然镶嵌着一颗眼睛!黄色的眼仁,竖立的瞳孔!

  

  我连滚带爬的坐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苏雅:“它……它怎么长在我手上了?!”

  

  苏雅抬起枪,对着我:“所以我刚才的问话是真的,你说我到底要不要杀了你呢?那眼睛我也想要的。”

  

  说这话的时候,苏雅的眼神渐渐变冷。

  

  声音也没了之前玩笑的情绪。

  

  她是认真的。

  

  而我,脑海里也终于回忆起之前的一个片段……

  

  我抓住了碎石中的蛇人眼,然后失去了知觉,晕了过去,晕之前,我感受到那东西钻进了我的手心。

  

  该死的!

  

  我又忘了,老杜都用那么恶心的话提醒我了,我居然还记不住!

  

  我抓屎上瘾的吗?

  

  而且现在苏雅的枪口距离我是越来越近了,最后,更是直接贴上了我的头皮。我看着她,挤出了个笑脸:“苏雅,苏小姐,咱们也不是一起经历生死一次了,对吧?也算有缘分。这东西我必须要得到的,要命的东西……要不,你再卖我一次人情?”

  

  上次在地下研究所,我什么都没有拿到,老杜还是给我续命了,但也是因为那里之前被狗爷的人钻过一次,重要的东西没有剩下。这一次她会不会给我点什么惩罚,我真不知道。

  

  所以这东西,我是非常想要得到的。

  

  而且就像老杜说的,她要得到的东西与我的诅咒有关系,也许这就是个线索呢?我不是懂,但不代表老杜不懂。

  

  只是这苏雅……

  

  “哎?我看你好像一点都不紧张呢?这是真枪,喂,你脑子没病的吧?”苏雅用枪口戳了我两下。

  

  可也不知道怎么的,我知道她认真的,可我确实就是怕不起来呢?

  

  是不是最近被人用枪指的多了,免疫了?

  

  “我知道那是真的……你别戳。”

  

  “别装傻,眼睛拿下来!”苏雅冷着个脸。

  

  我无奈的抬起左手,准备用右手把眼睛摘下来,可刚要碰的时候我想到了老杜的“摸屎”理论,我用衣服把右手包住,然后拿。

  

  结果弄了半天,这眼睛就跟长死在我手上似的,愣是拿不下来、

  

  “拿不下来!”我摊摊手。

  

  苏雅盯着我。

  

  “不是,你瞪我也拿不下来,我骗你干嘛呢?你看,甩都甩不掉,除非剁手了。”后半句我随口说说。

  

  结果苏雅不知道从哪真的抽出一把刀来,要卸我的手!

  

  这我就慌了,我赶紧拦着她:“哎!别乱来啊你,我说了,我这只手上有诅咒,这只虫手在的情况下,可以压抑诅咒,不在我就废了。”

  

  苏雅叹口气,看着我。

  

  我也看着她。

  

  我俩对视了差不多三分钟吧。

  

  在这三分钟里,苏雅那双眼睛变换了无数中我看不懂的眼神,接着她突然将枪口贴近我额头的皮肤,手指放到了扳机上!

  

  我皱眉,心尖儿一颤,她要开枪了?

  

  砰!

  

  枪响。

  

  但我没死。

  

  开枪的那一刻,苏雅的手突然向上,枪口指着天空。

  

  苏雅站起来,打扫了一下身上的灰尘,将枪械和刀具收了起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问。

  

  “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让你死在这里,怪无聊的。”

  

  我有点不明白这个女人了,我问:“那眼睛呢,你不想要了?”

  

  “是我主人想要,又不是我想要。就当我没找到了。”说完,苏雅转身,向着树林的身处走去。

  

  我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对她的背影大喊道:“喂!你干什么去?”

  

  “你愿意在这深山老林里呆着吗?我不愿意。回去了,转移一下左司的部分财产,也算这次没白来。”说完,对我挥挥手。

  

  这时,突然起风。

  

  一阵风抚起苏雅的扎在脑后的长发,我看到了苏雅后脖颈处那一道刀痕。

  

  一瞬间,我的记忆回到进入魔眼地宫之前,我在唐婉后脖颈发现刀痕的那一刻,我真实的记忆,一点点替换虚假记忆。唐婉的身形、脸蛋渐渐变化,那不是唐婉,是苏雅。

  

  “苏雅!你等等!”我忙追了上去。

  

  可惜,没追几步路,我便脚下酸软,而苏雅也没有因为我喊她而停下,人最后消失在树林之中。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盯着苏雅消失的方向,脑子里不断的切换着当初那张人皮,以及苏雅脖子上的刀痕。

  

  那绝对是同一道刀痕!

  

难道说,苏雅的主人,真的就是老杜?不行,我要离开这,尽快联系上老杜,把事情调查清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