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二百零六章 恐怖电影吗

第二百零六章 恐怖电影吗

3306 2019-01-10 13:34:29

  

  不是梦。

  

  坐在沙发上五分钟,我确定了自己此时此刻的感受,一切都是那么真实,我记得一切。我只是不知道,现在我是谁?

  

  但从安卿对我的称呼来看,我仍然是于越。

  

  眼前的场景,一定与这座岛屿的游戏有关。

  

  安卿对我表现的一切情绪,表情,都非常的自然,要么是她演技太好,要么,她应该完全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甚至对眼前这段场景,有着完整的过去记忆,和未来计划。

  

  接下来的几分钟,安卿口中提到的,名叫阮浩的男人来到了我们的住处。还带着四个洋鬼子。

  

  我虽然不知道故事背景,但从聊天,以及我对安卿的追问下,了解了彼此的人物关系。阮浩是安卿的表弟,我是安卿的男友,目前是同居关系。这四个洋鬼子两男两女,两个男人是阮浩的同学,其中一个女孩是阮浩的女友,另外一个是女友闺蜜。

  

  我们应该是约好一同野游。

  

  离开住处的时候,我目所能及的街道、建筑,都是欧美风格,所能看到的文字,也都是英文。

  

  这应该是一个欧美小镇。

  

  然而这些都不是最诡异的,最诡异的是我一个高考英文26分的学渣,此时此刻,居然可以和这些洋鬼子正常交流。

  

  “什么情况……”我揉着太阳穴,正坐在一辆七座SUV的最后一排,身边是安卿,她靠在我肩膀上。

  

  “不舒服?”安卿抬头。

  

  “没……没什么。”

  

  “我知道你最近压力很大,既然出来玩,就放轻松。”

  

  “什么压力?”我对我这个角色的背景,一无所知。

  

  安卿的表情却很犹豫,无奈一笑:“就是,你的记忆问题。”

  

  记忆问题?

  

  什么记忆问题?你这问题问我的很慌啊,我脑子里的记忆,还真就对不上眼前这些画面。

  

  不对,不能被这个角色的台词干扰了内心。

  

  我闭眼,眼前的一起已经有了猜测。是这座岛,通过某种手段,让我们进入了一个类似角色扮演的游戏。但除了我,每个人都彻底的融入了这个角色。忘记自己的过去,以及来到这里的目的。

  

  而我之所以会记得自己,是因为它……

  

  闭眼后,我能够感受到脑子中间,老杜给我的神蛊正在散发着幽幽的光。是它维持了我的正常思维。不过眼前的场景,都不是幻觉,因为神蛊本身就有着免疫幻觉的能力。我们只是被干扰了记忆。

  

  “呼……”我松了口气。

  

  刚刚算是安慰完自己,稳定了一下心智。结果前排开车的阮浩却对我大喊道:“姐夫!别愁眉苦脸的,你只要记住,你是我姐夫,你身边的美女,是你女友就够了。脑子里乱窜的记忆,或者多几个人格,都无所谓!”

  

  我还真特么有点搞不清楚。

  

  车子很快开出小镇,两侧都是荒山野岭,我专注于这些人的背景,以及角色关系,到目前为止,还不清楚我们这几个人究竟是要到什么地方游玩。我觉得那也许就是,这场赌局的主体。

  

  “我们这是要去哪?”

  

  我直接问安卿。

  

  “我就说嘛,为什么从早晨起来,见你就奇奇怪怪的,果然是又发病了。”安卿叹口气,抚摸着我的头:“去找刺激。还记得么,你的心理医生说,因为生活太过于单调,所以产生不切合实际的妄想。其它心理疾病,需要静养,而你恰恰相反,需要一定刺激。”

  

  “那具体是什么刺激?”

  

  安卿给我介绍一个故事,大概三十年前,小镇发生了一场连环杀人案,杀人手法变态至极,受害者没有任何固定特征,无差别杀人。最后变态杀手在作案过程中被锁定,追捕,一直追到吉安湖。

  

  在湖对面,将这个杀人狂魔击毙。

  

  但这事情还没完,当初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一共杀害了九名死者。可在湖对岸的一栋无主古屋中,却发现了没有腐烂的至少二十四个人的身体组织。以及无法计算数量的超过五十年的骸骨。

  

  去探查的八名警员,六名消失,两名疯癫,半年后离奇死亡。

  

  “……之后那个地方就成了有名的怪谈之地!”阮浩兴奋的接话,另外几个洋鬼子也开始了我完全听不懂的冷笑话式幽默。

  

  但总结起来,就是要去一个臭名昭著的不祥之地度假。

  

  或者说探险。

  

  “这不就是,一部老套恐怖片的开头么。”我看向窗外,天空阴沉,乌云密布。

  

  那么这个赌局,就是赌我们中间有几人能够活下去?或者说是那些富豪的人,谁能够活到最后?

  

  可是我和安卿,都算是古川家族的人。

  

  所以这个游戏有多少参与者?

  

  还是说,由门烈那家伙,故意投了“两注”?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问题,重要的是,一定会发生点什么。看现在状况,我因为神蛊的存在,免于被篡改记忆。其他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只是不知道,我的能力是否与我的记忆一样被保留呢?

  

  我很想找一把刀,割自己的皮肤一道,证明一下。

  

  但现在这么多人,看起来会很奇怪。

  

  动一动鱼头蛇吧……

  

  我努力试了一下,可尾巴根儿的位置,完全没有给我反应。这下我心里一沉,怎么回事?难不成,这座岛屿的司徒彦,也有着封印特殊能力的本事?

  

  那样就糟糕了。

  

  “嗯!”我又试了试。

  

  安卿看着:“你……怎么了?”

  

  “没事。”

  

  “你好像,在动你的屁股?”

  

  “对,我……痔疮犯了。”

  

  反反复复试了十几次,完全没反应,这下惨了。

  

   犯愁,下意识的捏了一把口袋中的钥匙……

  

  咔嚓!

  

  这? 什么声音?

  

  我将钥匙掏出来,扭曲变形,纠缠着裹在一起,变成了一团废铁。

  

  是我的左手。

  

  左手此刻已经是人类的皮肤,但因为捏钥匙,假皮破损,露出皮下一条肉虫……它还在!我庆幸了了两秒,赶紧把左手隐藏,可还是被安卿发现,她盯着我的手,一把抓住我左手手腕:“你的手……”

  

  “嘘!”

  

  “我,我刚刚好像看到了虫子?”虽然是疑问句,但她表情非常确定。

  

  “别声张,这事儿我回头给你解释。”

  

  抽回了手,我找到了一条手帕,将左手假皮磨损的位置缠住,“行了,别看我了,只是个小问题,我可以处理。你也不想大家一起出来玩,却纠结我一个人的一点小事,对吧?”

  

  通常这种话,可以搪塞一切恐怖片中推进剧情发展的细节。

  

  果然,安卿虽然目光怀疑紧张担心,可依旧没有继续追问这事。所以说,看来是篡改了我们的记忆和主动技能,类似左手这种被动能力,并没有被改变。不过真的没想到,他们居然给我的左手做了假皮。

  

  车开到湖边,一片一望无际的野外湖泊,岸边停着一艘小艇,我们带着野炊的工具,帐篷,猎枪,然后上船。

  

  看样子,是要去湖对面打猎。

  

  “嘿,于,要不要给大家表演一下?”这时,一个叫丹尼尔的家伙过来跟我搭话。这家伙是个荷兰人,一米九出头的身高,非常高大。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对我搭话,之前在车上,他就显示出了对我浓厚的兴趣。

  

  具体为什么我不知道。

  

  可我总觉得这小子眼里蔫儿坏。

  

  他让我表演?

  

  表演什么?

  

  “我有点听不懂?表演什么?”我直接问。

  

  他来回摆着拳头:“你的职业!”

  

  我的职业?

  

  对,我意识到,我还不知道在这个剧情中,我的职业究竟是什么。看他比划拳头的动作,难不成我是个打拳击的?

  

  这座赌博岛屿中的操控者,改变了所有进入“赌局”者的记忆内容,我不确定对方是否知道他没有将我改变,如果被对方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我也不清楚。而且,知道自己是谁,知道面对的是什么,总比完全没什么心理准备,真实的置身于他们的剧情中要好。

  

  所以我必须只是装作自己在生病,不能完全对自己的背景一无所知,所以我不能够问安卿,或者别人,我具体是做什么的。

  

  只能够根据他的动作,摆了两个姿势,嘴上说道:“种类繁多,你具体说说,你想看什么?”

  

  “寸拳!”

  

  寸……

  

  为毛是寸拳啊?

  

  我到底是不是打拳击的?

  

  话说这是个哪个国家?我是怎么在这国外定居的,哎呦……真犯愁。

  

  “对,姐夫,丹尼尔一直想报名你的拳馆,可你最近生病,一直不在,他只想做你的弟子。”

  

  幸亏开船的阮浩给了我点提示。

  

  哦,拳馆……

  

  这什么鬼设定?

  

  原来我是个教中国功夫的?

  

  算了,那就演一个。幸亏年少的时候也是个多动少年,虽然没练过,但姿势我可以模仿。

  

  对着空气打了一拳。

  

  “哦,不不,这怎么能行?空气又不会喊疼,我们想看到效果,喏,我拿着这个,你打断它,怎么样?”丹尼尔从身后抽出一块木板。

  

  双手抓住,横在胸前,对我微笑比划:“来,试一下!”

  

  不对劲儿,这家伙眼里的蔫儿坏已经明显到智障都看得出来的程度,他绝对不是让我打一块板子那么简单。

  

  这是什么剧情?

  

  我有些搞不清楚了,而且,之前对于恐怖片的说法,也都是我的猜测,到目前为止,我仍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赌局。

  

  那就……

  

  打上一拳吧。

  

  “那好,”我点头,伸出左手:“那你抓牢,我打断它。”

  

  “OK,来吧,哈哈……”笑得奸诈,回头看另外一个小子,还有阮浩女友的小闺蜜,不对劲,这块木板绝对有问题。

  

  是这几个小洋鬼子在耍我吧?

  

  “好,没问题。”我伸手,靠近那块板子,握拳,打出!

  

  砰!!

  

  巨大的撞击声,板子弯折,丹尼尔没抓牢,被飞出的板子砸中胸口,人连带着座位后仰过去。

  

这不是木头,是块厚金属板?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