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六十五章 记忆深渊

第六十五章 记忆深渊

3212 2018-09-14 17:41:47

  

  我眼中的四号苏雅,并非真的苏雅,她是个男人,是谁我还没有确定,但我已经确定了五号的身份,这里只有两个女人,唐婉如果是真的,那么就只剩下了苏雅!

  

  所以现在,我确定的是二号唐婉,三号我,五号苏雅。

  

  至于一号和四号,虽然有选项,但还不能确认,身份待定。

  

  这对我没什么优势,因为一号和四号,是知道自己身份的,刚刚我们的对话,我和唐婉,他们应该也猜得差不多,因此苏雅也被确认,也就是说其他人确定了四个人的位置,而我只确定三个。

  

  我很想问,可眼睛的规矩是它不允许说话的时候,不能够交流。

  

  接下来是五号“庄四海”也就是苏雅,她问一号:“在于越来到云南后,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被杀死。”

  

  “我不知道。”一号摇头。

  

  我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被杀?记忆中,是苏雅对左司提出了见我的要求,这才保住我的命。所以,问出这问题的是苏雅,而在苏雅眼中,一号是左司。当然,一号并非左司,他不知道这问题的答案。

  

  “第一轮结束,想一想第二轮的问题……三轮结束后,你们可以抢答,说出死亡者的名字,以及不存在的那个人是谁。”

  

  魔眼给了我们准备的时间,时间结束,开始第二轮。

  

  提问的顺序没变,我眼中的阿延问唐婉:“吃午饭了吗?”

  

  这个问题……

  

  这是一个毫无意义的问题,应该是一号已经通过第一轮,确定了这里所有人的身份,甚至包括死掉的那个人是谁。而现在,他只能靠提混乱无意义的问题,让其他人无法猜到他的身份。

  

  唐婉摇头:“不知道。”

  

  接着唐婉问我,我们的身份已经确定,其余人也都明白了这个身份,所以我们互相的问题毫无意义。

  

  跳过。

  

  轮到我问四号。

  

  他有可能是谁呢?现在确定了三个人,剩下三个,庄四海、左司、阿延,他可能是其中的任何一个。我要问一个有特点的问题。

  

  “第一次见面,你在泡茶吗?”

  

  四号摇头:“没有。”

  

  不是左司。

  

  庄四海和阿延,二选一。

  

  接着四号提问,与一号一样,他也确定了在场所有人的身份,所以他问了一个无关的问题。

  

  然后轮到五号,苏雅。

  

  “一号,你的腿,现在还痛吗?”

  

  这个问题问的好,我已经确定四号不是左司,所以如果一号说痛,那我便可以确定,四号是阿延,一号是小腿被血猴子撕掉半截的庄四海。如果说不痛,四号不能是左司的情况下,便只有庄四海一个人可以做四号。而之前一轮,又证明一号不是左司,他就只能是阿延。

  

  一号无奈一笑:“没办法了,就知道这是很容易判断的……没错,我痛。”

  

  现在,所有人的真实位置已经确定。

  

  一号,庄四海,二号唐婉,三号我,四号阿延,五号苏雅。

  

  缺少左司。

  

  看来死掉的人真的是左司,我是看清了真实死者的那一个人。

  

  第三轮开始,其实这一轮已经毫无意义,如果硬要说它存在的价值,或许就是给我们最后思考那个虚假的人究竟是谁的时间。

  

  每个人都像真的。

  

  每个人都有不可替代的情结,缺少一个,情结就会断。

  

  我该……怎么选?

  

  提问的速度很慢,看样子这五个人中,没人想到那个假的人会是谁。他们都在尽量的拖延时间。

  

  可时间,终究有走到头的那一天。

  

  苏雅提过最后的问题,庄四海回答,这一轮结束。

  

  “我想你们心中,大概已经有了答案,下面开始抢答,倒计时,一百秒,如果没人能够说对……那么抱歉,今天这里的所有人,都要死。”

  

  “一百、九十九、九十八……”

  

  眼球开始倒数。

  

  这会是我生命的最后一百秒吗?我还不想就在这里停止。

  

  可究竟是谁?是谁?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老杜给我的蛊虫,是不是扔早了?这才是性命攸关的时候吧?可如果之前不扔那虫子,我们也是必死无疑,这就是一个必死的局面,改变不了的。

  

  就算是老杜本人在这,恐怕也……

  

  她本人?

  

  “是,这该死的女人为什么不自己来?我倒真的想看看,这个时候,如果是你,你亲自上阵,会怎样选择呢?会做些什么?”我自言自语,眉头紧锁,闭起双眼,脑海中不断的闪过老杜的样子。

  

  她好像从来就没紧张,不管做任何事。

  

  但也没错,她在家里养尊处优,确实没什么好紧张的。

  

  如果这一幕被她看到,想必也会悠哉的吐槽我很蠢,看不清这个,看不清那个,看不清……

  

  我看不清的到底是什么呢?

  

  我看向一号,此刻,他的样子已经恢复,是庄四海。我又看二号,唐婉,没变,四号阿延,五号苏雅。

  

  所有人都被变过样子。

  

  唯独她没变。

  

  我的头突然很痛!耳边有声音出现,是谁?像老杜……没错就是老杜!她的声音仿佛就在我的耳边,像幻觉,又像真实的存在,她在对我说:“小朋友,人所见未必是真实。你看到的,无非是你想看的……就像我说过,你会用行动,让一件事的结果无限接近你心里的答案。”

  

  “说谎,那是人的天性,尤其是对自己说谎。‘我能行’‘我可以’‘我最棒’……你明知道那些话是假的,但你必须去说,不管是鼓励也好,自欺欺人也罢,人需要它。”

  

  “那是一种安慰,她存在,你才会觉得,你能够得救……”

  

  她存在。

  

  我才会得救。

  

  她……不存在吗?

  

  嗡!我的头突然剧烈的疼了起来。

  

  我终于想到了,我和唐婉是怎么认识的。

  

  那天,我的车抛锚在荒郊,等了整整一个下午,没有路过的车帮我……那时,一辆货车撞了过来。

  

  是唐婉的表弟。

  

  他们的车被劫持,我也被劫上车。

  

  在集装箱里,我第一次见唐婉。

  

  后发生了点意外,我们制服住了集装箱内的劫匪,夺了枪,我也因此中了枪,子弹打在右侧下腹,很幸运,不是致命伤。我被送到医院,唐婉来感谢我,然后始终照顾我。我们因此相识,接着相恋……

  

  可后来她死了。

  

  高利贷追债,最后一次我们都被打了,她鼻青脸肿,哭得很委屈,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那一刻,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男人。她哭够了,甩了我一巴掌,离开茶店,在那条街上一辆飞驰而过的商务车撞向了她。

  

  然后她就永远的离开了我。

  

  特别狗血的桥段,可又是我无法逃避的情节。

  

  老杜说的没错。

  

  她活着,我才能有救。

  

  她死了,这成了我永远不愿意回忆起的记忆……

  

  “原来,是这样。”我坐下,是因为没力气,我看着与我隔空向往的唐婉,我知道,原来她才是那个被虚构的角色。

  

  魔眼利用我的记忆,取曾经的片段,创造的角色。

  

  可我多希望,这不是真的。

  

  “唐婉……”我看着她。

  

  唐婉惊恐的盯着我,不断的做着禁声的手势:“嘘!别说话,眼睛不让……”

  

  “对不起,我本想说‘我爱你’的,但我觉得我说不出来,实在没资格说那三个字。”

  

  “你……怎么了?”她看着我。

  

  “好想再见你一次,可惜,没机会了。”我看着她,视线中她越来越模糊,而我也终于说出了答案:“不是抢答吗?我说,死掉的是左司,虚构的……是唐婉。”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我一个人的身上。

  

  他们都没有说话,或者是无法开口,他们扭曲,整个空间在扭曲,唯独剩下我和唐婉两人。

  

  她是假人吗?

  

  魔眼的化身?

  

  应该是吧,魔眼是这么说的,可为什么此刻我看到的唐婉,在哭呢?

  

  她一步步走向我,脚踩着虚空,头顶是坠落的岩石,脚下是翻腾的岩浆。她终于与我无限的拉近了距离,她抱着我,我也抱住她。那一刻我明白了,她是我记忆中的唐婉。

  

  我们一同扭曲。

  

  世界变成了一片黑暗,我被这黑暗吞噬。

  

  ……

  

  “呃,疼……头疼。”

  

  我头痛欲裂,当我睁开眼,阳光狠狠的刺激这我的视觉,让我一时半会儿看不清东西。

  

  这么强烈的阳光,还有模糊的树林的阴影……

  

  这是在哪?

  

  树林中吗?

  

  我出来了?

  

  努力睁开眼睛,一道模糊的女人的影子在我身边,她轻轻扶起我的头,我看到了她的脸,唐婉?

  

  那一瞬间,我的身上充满了力量,我挺起身子将她狠狠抱住:“刚刚是假的?还是我死了,是你吗?唐……”

  

  结果我话还未说完,便被她推开。

  

  唐婉的脸在我视线中渐渐模糊,然后又清晰,可清晰的却不是她。

  

  而是苏雅。

  

  她对我露出暖洋洋的假笑:“怎么,梦见睡了?醒来就乱抱……不过看你的样子蛮可怜的,抱一抱倒也没什么。”说着,对我张开双手。

  

  我愣愣的看着她,揉了揉眼睛,确实是苏雅。

  

  “真的是你……这是哪?我们出来了?唐婉呢?”

  

  “对,我们出来了,终于是脱困了,你不知道你多重,背你上来废了我好大的力气!”苏雅幽怨的揉着肩,“哦对,你说谁?唐婉?那是谁?”

  

  她不记得唐婉吗?

  

  “哦对,你刚刚好像也在喊这个名字,怎么,摔晕了,梦境和现实分不清楚?”

  

  “你让我冷静一下……”我对苏雅摆摆手,努力静下心,尽量去回忆这两天所发生的事情,一段段记忆从脑海深处涌出……

  

从来到云南开始,一直到今天醒来,发生的一切。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