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九十二章 画中人

第九十二章 画中人

3470 2018-09-14 17:41:47

  

  这声音是……由门烈?

  

  爬到一半儿的我转过头,看向那声音的方向,一个身穿黑袍的男人正在对我招手,距离不是很远,但因为天色昏暗,我也看不清楚他的脸。

  

  那人对我招手了半天,见我没动,他原地转了一圈儿,似乎有点着急,向左右看了看,然后一点点向我这边靠近。

  

  “于爷,好像有人在喊我们?”伍德也听到了。

  

  我指了一下,“过来了。”

  

  伍德谨慎的拔出枪,眼中带着惊恐,看着那黑袍人走向我们。

  

  “放下枪,应该是自己人……”我这时从墙上跳下来,看着那黑袍人小心翼翼,非常缓慢的靠近我们。

  

  我是真的着急。

  

  最后我干脆不等了,直接走向他。

  

  “是不是由门烈?”我问。

  

  “嘘!”黑袍下面,这家伙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小跑着到我跟前:“你疯了,兄弟?!这帮沙尸傀偶不说话,但不聋!招惹过来,咱都别想活!”

  

  确实是由门烈的声音,但是……

  

  这家伙说话时抬起头,脸上铺满了沙土,但毕竟沙土不粘人,五官我还是看得清的,所以我非常惊讶,这家伙是由门烈吗?

  

  大胡子呢?

  

  “你谁啊?”

  

  “嘶,不是,我就刮个胡子,不是换头,咱正常点。”由门烈这时候拉着我,仔细看了一眼周围,低声说道:“另外小点声说话啊,我为什么刮胡子,这胡子不挂沙子,我也没办法,刚才要不是那些傀偶冲着你和那丫头去的,我就废了我。那个,那边那人谁?”由门烈指了指伍德。

  

  “捡的,是那些先我们一步进入这里的人。哦对,苏雅呢?”我看由门烈这边好像只有一个人。

  

  “她啊,先进去了,比我着急。”由门烈指了指这面高墙。

  

  “怎么进去的?爬进去?”

  

  “刚才我干嘛来了?就是不让你爬这玩意儿,我怎么能让她趴呢,那边有洞,我们钻进去,至于这墙,千万不能爬。而且你们也够胆儿大的,距离这城中城这么近了,居然还敢靠近那花藤?”

  

  我疑惑的看着由门烈:“为什么不敢?那东西,能救命。”

  

  由门烈对我冷淡一笑:“是么?救命?那你看着啊,兄弟。”说着,由门烈拿出水袋,突然扔向墙壁上盘挂的藤蔓,水袋刚刚飞过墙壁,突然!一条藤如灵蛇一般跃起,将水袋缠住,转瞬之间,那水袋化作一团彼岸花,花落在地,消失了。

  

  “这……活了?”

  

  “压根儿也不是死的!只是远距离的,这玩意儿不好控制,当初第一次来这里,白茶就告诉我,一定要小心这些玩意儿。走吧,我们钻洞去。”

  

  看来这次,由门烈救我一命,多亏他出现的及时。

  

  我对伍德打了个招呼,然后跟着由门烈走向他说的墙洞,期间我问道:“大胡子,你和苏雅怎么进来的?”

  

  “还能怎么进来,找着我第一次掉下来的流沙了,下来之前,我们准备好了沙子,用沙子糊住脸,能够暂时掩盖人类的气息,除非你太招摇,否则这里的东西不会袭击你。本来我以为你掉下来,基本就废了,就算是进入黄泉,没沙子也活不成,但没想到啊,你小子运气不错,你这脸上干干净净的,怎么还没事儿呢?”由门烈回头,好奇的盯着我。

  

  我也看着他,正准备说我口袋里彼岸花丛泥土的事情,可突然,我注意到由门烈这张脸有点奇怪……

  

  他刮了胡子,四十多岁,快五十的中年人一个。

  

  脸上已经有了许多皱纹,可整个轮廓,五官,却让我觉得似曾相识。

  

  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人。

  

  是谁呢?在哪里呢?

  

  我确定自己不是记错,而且是前不久刚刚见过,是谁呢……

  

  是他!

  

  我想起来了,我终于想到由门烈是谁,不是我见过的活人,而是画中人,我记得老杜的画室中有一张餐厅的画,里面三女两男,其中一个女人是老杜,还有一个很像苏雅,但不是苏雅,而由门烈这张脸……

  

  是那幅画中,其中一个男人。

  

  “哎,你看什么呢?钻不钻?”由门烈推了我一把。

  

  我却伸手拽住他衣领,然后把他脸上的沙子擦了下去。

  

  这下可惹毛了由门烈,他赶紧推开我,低吼道:“卧槽?你疯了你?!你干什么?”

  

  “别动,兄弟,我想看看你这张脸……”

  

  “你变态吧你?你女人在里面呢你,哎哎,哎你再碰我,我动手了啊!”由门烈要抽刀。

  

  “动你大爷啊动,说正经的呢,你这张脸,我好像见过。”

  

  由门烈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你这是什么梗儿?”

  

  我换了个问题:“你认识一个女人,叫杜幽兰吗?”

  

  “啊?不认识,怎么着了?”由门烈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这不是装的,听到老杜的名字,他脸上没任何多余的情绪,他们好像真的不认识。

  

  那老杜为什么会画他?

  

  虽然画里的他很年轻,可这五官,分明就是一个人,除非……

  

  “你有儿子吗?”我问。

  

  由门烈眨巴着眼睛,盯了我一阵:“你小子是不是中毒中傻了?神经病吧你,你不钻我钻了。”说完,由门烈钻了进去。

  

  老杜这人绝不会平白无故画一个陌生人。

  

  绝对不会。

  

  她做什么都是有目的的,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所以他们一定认识,也许是他不知道老杜现在的名字。

  

  “由门烈,你这二十年来,真的一直没离开过冥煌沙漠?”我问。

  

  “废话,万一白茶从沙漠里出来,找不见我呢?”这话说的很傻,但却并没有骗我,由门烈真的是这样想的。

  

  “兄弟,那我问你另外一件事。”我拽住由门烈的裤子,

  

  他有点火了,“不是你有完没完?!你收的那小弟都钻进去了,你是故意拖着我是不是?不是你要干什么啊你?”

  

  “最后最后一个问题,你回答我行不行?说完,咱继续该干嘛干嘛,我肯定不烦你。”

  

  “什么问题?”由门烈不耐烦的看着我。

  

  “你那个恋人,白茶,你们感情那么深,那你是不是会随身带着她的照片呢?”我想看看,那个白茶究竟长什么样子。

  

  由门烈看着我,表情渐渐从疑惑,莫名其妙,变成了敌意。

  

  没错,就是敌意。

  

  “你到底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由大哥,你千万别误会,我只是好奇,能让一个男人在一片沙漠中,与世隔绝的等待二十年的女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我双手拍在由门烈的双肩上,“兄弟,如果你是我,你也会非常好奇吧?”

  

  “她是这个世上,最完美的人……”

  

  “我知道,所以我非常想看一眼,嫂子究竟长什么样子?”

  

  “你很奇怪啊你,不是你……”

  

  “你有照片,对不对?”

  

  “废话!”由门烈瞪我一眼,从厚厚的衣服内,拿出一只皮夹,皮夹很瘪,里面估计一分钱都没有,这个夹子只是为了存放一张照片。

  

  他打开皮夹,将皮夹转向我:“这就是白茶……看一眼照片可以,但是你要说什么不该说的废话,我跟你翻脸啊!”

  

  那张照片很久,是因为方得年代太久。

  

  但那是一张彩色的照片,照片上只有一个女人,安静的坐在青山绿水之间,她脸上挂着浅浅的温暖的笑……

  

  这笑容,我不认识。

  

  但这张脸,是我的梦魇。

  

  照片上的人居然……

  

  真的是老杜!卧槽!我心里爆了一声大大的粗口。

  

  居然有这种事,巧合?还是老杜故意安排?我觉得安排这个是一点必要都没有的,那么就是巧合了。

  

  可由门烈快五十了,

  

  老杜外表的样子还没到三十岁。

  

  当然,老杜这个人似乎也不能以外表判断年龄。

  

  “由大哥,你确定你老婆,死在这了?”我看着由门烈。

  

  他要收起钱夹,却被我抓住了手,他皱眉盯着我:“你到底要做什么?白茶是留在这,但她……没有死,那扇门打开的时候,我会接她回来。”

  

  我摇头,“不,兄弟,我的意思是,有没有可能,那天你以为她被困黄泉,但事实上她和你一样,后来因为别的原因,巧合,她活了下来,然后离开了这里。”

  

  “不可能,离开这,白茶会找我的。”

  

  “那如果我说……”我想提老杜。

  

  但这时,墙壁下的洞中钻出了一个女人,是苏雅,她惊讶,或者说惊喜的看着我:“于越? 你没事!”

  

  我把自己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这话不能让苏雅听到,她从未进入过老杜的画室,所以对由门烈这张脸她没什么反应。但苏雅这个人,对老杜太忠心了,我不确定老杜对这个由门烈究竟是什么态度,可有一点我确定,老杜绝对不可能是个什么痴情的人,她也不像,也许是恢复记忆觉得由门烈就是个傻子,也许是什么别的理由让她不想见由门烈。

  

  正因如此,我才一定要让这个由门烈见一见老杜!

  

二十年前老杜就来过这鬼地方,狗爷来这里的目的居然也不是因为什么眼睛,而是种子。所以说,我怎么想都觉得老杜这家伙一开始就知道,那眼睛和种子之间,必然存在某种关系,要么种子比眼睛重要,要么,想得到种子,就必须得到眼睛。

她既然对我这么“够意思”,我也不能让她太痛苦,现在我就想看看,见到由门烈的时候,老杜会是个怎样的表情?

……

“我没事,不过刚刚多亏由门烈提醒,否则差点被这花藤杀掉……你怎么样?”我没提照片的事。

  

  “还好,就是想如果你死了,还挺无聊的。”苏雅对我一笑,有点傲娇,然后问道:“你们刚刚在干嘛,怎么一直不进去?”

  

  “谁知道,这小子非要看我媳妇照片,你说他是不是有病?哎对,小子,你刚才要说什么,好像还没说完?”由门烈接过话。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话说出口,苏雅不会感兴趣吧?

  

  果然,她兴趣来了,“那个白茶吗?她长什么样子?”

  

  一说给苏雅看,由门烈可比对我的时候,痛快多了,掏出钱夹就要打开,我赶紧把钱夹抢了过来,如果被苏雅看到,那我这计划就白费了。见我抢钱夹,由门烈也慌了,扯住我衣服:“你做什么?!”

  

我赶紧把钱夹中的照片拿出来,然后塞进嘴里,吞了下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