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五十五章 经文

第五十五章 经文

3124 2018-09-14 17:41:47

  

  航拍虽然距离不够,但大概的轮廓看得到,这边之前确实没有过这样几面石碑的画面。

  

  凭空出现吗?

  

  并不是,面瘫在石碑上抓到了泥土,是从地下翻上来的,所以面瘫给了我们一个猜测:“这些石碑,也许是从地下‘长’出来的。”

  

  我用手电筒仔细照着石碑的四周,确实有些翻开的泥土。

  

  但是什么力量,让这些石碑,以这样的方式钻出来呢?除非是有什么机关,可又是什么人,触动了这机关呢?

  

  “可惜,老夫不懂这上面的文字,若是能够解读这些梵文,或许……”庄四海瘸着一条腿,拄着木棍,来到石碑跟前,轻轻抚摸。

  

  这时,我身边的唐婉说道:“翻译过来也没用,这石碑上的文字,是经文。”

  

  我有点意外,唐婉还认得这个?我回过头,看着她:“你认识,什么经文?”

  

  结果唐婉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你问我干嘛?我怎么知道?”

  

  “刚刚不是你说……”

  

  唐婉挑了眉毛,指着身后:“她说的,我压根没张嘴好嘛?”

  

  唐婉的身后,是苏雅。

  

  我似乎是幻听了,苏雅对我一笑,也来到这面石碑跟前,解释道:“是楞严咒,传说此咒有大威力,以佛之净德覆盖一切,破除一切黑暗,成就一切功德。”

  

  面瘫看了一眼苏雅,没有说话。

  

  庄四海拄着木棍,靠近苏雅:“小姑娘,你确定没认错?”

  

  “没认错。”

  

  左司也被他两个手下扶了过来:“那这咒文,为何会在这石碑上?”

  

  “镇魔。”面瘫说话了,但他已经来到了另外一面石碑附近,仔细的检查着。

  

  “镇魔?什么意思?”我问。

  

  “此地是破坏龙脉的大凶之地,但并非先天,而是后天人为破局,之所以创造如此大凶之地,我猜测,是为以毒攻毒,震慑封印另外一凶物。但建造者,担心这凶地凶势不足以对抗那被封印的东西,便有在封印之地铸造石碑,刻楞严咒,镇魔。”

  

  面瘫男一下子说了这么一大堆话,我还有点适应不了。

  

  可我也好奇,这里不是段正严埋“慧眼”的地方吗?那不是成就他贤明君主的天赐宝物吗?为何要封印?

  

  不过,这和我最初的好奇倒是对应上了。

  

  如果那颗所谓的“慧眼”真的是至宝,为何段正严不选择留给后代?反而要埋起来?

  

  “嘶,庄老,我发现这事情和咱们最初商量的,不太一样,镇魔?破风水局?这段正严的眼珠子,究竟是个宝贝,还是个祸害?”左司也察觉到这事情的古怪。

  

  “不管是福是祸,司爷对眼睛本就没什么兴趣。说好的,这下面有什么值钱的宝贝,归你。那眼睛不管好坏,吃亏的都是我一个人……所以司爷,这买卖对你来说,其实没改变什么。”

  

  左司一笑:“呵呵,庄老,我是在为你担心。咱们做这行的,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没少见,人家这么大阵势封印一颗眼睛,说不定,那东西真的是大凶之物。”

  

  “这就不劳您费心了。现在我们该考虑的是,怎么把那颗眼睛,从这石碑下面拿出来。”

  

  庄四海说的没错。

  

  聊了半天,除了这石碑,别的什么都没看见。

  

  总不能一锹一锹的挖吧?

  

  就算要挖,之前的工具都跑丢了,连把铲子都没有,怎么挖?

  

  这时候,苏雅说话了,“这下面应该是一处地宫,只是……”但几乎在苏雅开口的同时,面瘫男也说道:“只是有这石碑在,怕是无论如何都难进去。”

  

  后半句,二人几乎异口同声。

  

  说完,互相看对方两眼。

  

  “阿延,这话什么意思?”庄四海问。

  

  阿延,是那个面瘫的名字。

  

  “庄老,不管这里的作用是封印,还是寻常的墓室之类,都不希望被人闯进去,更不希望被带走什么。这石碑凭空出现,一定是我们触发了这里的某些机关,可能就在之前的树林中。而它的作用,自然是让闯入者更难进入地宫。”

  

  “可同样的道理,既然这石碑像是一道防盗锁,那么如果解除这防盗锁,进入地宫也会变得容易。所以能不能找到那可眼睛,关键在于,能否让这几面石碑消失。”

  

  阿延说的似乎有点道理。

  

  可这几面巨大的石碑,碰一下,纹丝未动,怎么让它们消失?

  

  我试着用我的左手推了推这面石碑,左手的巨力对于这石碑,也是毫无作用。这倒是让我好奇起来,这石碑究竟是怎么固定在这位置的呢?我蹲下,用手挖了挖泥土,大概挖了二十几厘米,泥土下面还是石碑。

  

  所以我猜测,这石碑应该是扎根很深。

  

  “妈的,没有炸药,这东西要怎么毁掉?而且你确定,毁了这个,就能下去?”左司对阿延的说法很是怀疑。

  

  阿延没有回应他,只是绕着这几面石碑,不断的寻找着。

  

  不过就像他说的,既然对方不想让人进去,那么似乎不会在这石碑上留下解除石碑的办法。也许唯一的办法就像左司说的,炸掉!

  

  我们在这石碑附近纠结了好一阵子,天已经蒙蒙亮了。

  

  “实在不行回去,总之天亮,血猴子也不会伤人……”左司去和庄四海商量。

  

  “也只能这样了,我们现在死伤成现在的样子,确实不太合适,继续留下来。”庄四海似乎同意了左司的意思。但其实这也没什么好意外的,毕竟地点已经确定,只要在找到这里就可以,至于怎么进去,回头有人,有设备,方法有无数种。

  

  可我却不想回去……

  

  再回去,和唐婉一起做左司的阶下囚?

  

  不可能的。

  

  我现在只有一个解决办法,就是杀了他……

  

  杀了左司。

  

  他现在距离我不是很近,但对我似乎没有什么警惕,这是一个好现象,我可以悄悄到他身后,就装作是看石碑,然后突然用左手抓住他的后颈!我的手,血猴子那坚硬的下巴都可以捏得粉碎,他的脖子,他的颈椎骨应该也很容易吧?

  

  那样只要一瞬间,他就死了。

  

  可是,他的手下怎么办?那两个人有枪,会不会在我杀掉左司的的一瞬间,向我开枪?之后开枪也很难防,毕竟这地点我已经找到了,现在的我,无论对于左司还是庄四海,其实都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

  

  他们好像已经快决定了。

  

  所以我也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决定。

  

  于是,我悄悄的走到左司身边,一步步靠近,他始终没有注意到我,他的背后正好有一块石碑,我的视线盯着石碑,余光却始终锁定左司。我距离石碑越来越近了。

  

  只要到那个位置,我就成功了,至于杀了他之后的事情,再说吧!

  

  可就在我站到左司身后,正准备突然回头伸手爪向他的后脖颈时,一个人却突然拦在了我和他之间!

  

  该死的!

  

  是苏雅!

  

  “你……”我嗓子眼儿里挤出声音,那一刻我恨不得先捏死她,她怎么突然蹦出来?

  

  可我相信,我的想法苏雅已经看透了,因为杀人那一刻,我的表情不可能如我走过来时一样平静,我想我一定是目露凶光,说不定还有点可怕。

  

  “你的手不是很厉害吗?要不,打两拳,说不定可以把这石碑打倒呢。”苏雅笑眯眯的看着我,就像在跟我开玩笑。

  

  “你……是不是有病?”我恨得牙痒痒。

  

  她却伸出一只手抓在我的肩膀上,强行让我扭转过身,与我擦肩时低声说道:“现在不是杀他的时候,快证明你的价值……”

  

  证明我的价值?

  

  她还真想让我打一拳?可这石碑和之前我打过的铁板铁门不一样,我刚刚用力推过,根本一点动静都没有。

  

  可没等我回应,苏雅那边就嚷嚷起来:“于越说,他有办法让这九面石碑消失!”

  

  “谁说了?”我牙缝里挤出声音。

  

  可这时,左司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我的身上,他盯着我:“于哥,别开玩笑,现在你是个什么情况,你应该很清楚?”

  

  左司这人说话也是够直白的,直接点明我已经没用了。

  

  “让石碑消失?什么意思?”阿延和庄四海也走了过来。

  

  现在可好,除了一边用脚花圈,完全不知道危险的唐婉,其他人一起将我围住,见我半天不说话,左司甚至掏了枪,“于哥,你是想提条件还是怎么着?”

  

  这苏雅是真的能给我惹事……

  

  没办法,我只好说道:“我的左手,力气很大……所以苏雅想让我试试,能不能一拳把这石碑打倒。”

  

  我这话刚说完,左司的枪就又一次对准我的脑袋:“怎么着,跟我拍武侠片呢是么?耍我?”

  

  “是她的提议,我没说话!”我真的恨刚刚苏雅挡住了我,让左司又一次用枪指着我的头,我真想杀了他,可我做不到,我拿不走那把枪!

  

  “把枪放下。”这时,庄四海被阿延扶着走过来,“让他试。”

  

  我看向庄四海,其实他看我的目光是怀疑的,倒是那个阿延,他眼神虽然依旧非常冷漠,但在那冷漠之中,我居然看到了些许疑惑和期待?

  

  某一瞬间,我会很好奇。

  

  这个阿延和庄四海,究竟谁比较大?

  

左司算是给了庄四海一个面子,把枪一点点从我的脑袋上挪开,“行,试试,我倒要看看你这一拳能打出个什么样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