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相柳之墟  >  第五十六章 后颈刀痕

第五十六章 后颈刀痕

3225 2018-09-14 17:41:47

  

  我摘下左手的手套,握紧肉虫组成的左手,准备将这一拳打下去。

  

  但其实我明白,我这一拳改变不了什么。

  

  虽然这左手已经不是我从前的左手,但毕竟是长在我身上的东西,它有多大能耐,我即便不能够全部了解,也能体会个七八分,所以既然刚刚我推不动这石碑,打这一拳也是徒劳。

  

  砰!

  

  拳头打了上去。

  

  石碑纹丝未动。

  

  他们还看着我,但表情也没多少意外,倒是那个阿延,他似乎有些失望。

  

  “于越,你没有用全力?”苏雅问我。

  

  “这种力道差不多了,全力也改变不了什么,除了让我自己受伤。”我摇摇头。

  

  “用全力试试。”苏雅看着我,眼神很坚定。

  

  “试试。”阿延也说话了。

  

  这两个人,很奇怪。

  

  我左手的痛觉不是很发达,即便受到巨大损伤,也不是很难受,总之现在也没什么别的办法,我又杀不了左司,索性……全力试试吧。

  

  我再次握紧拳头,这一次,我用了十成的力道!

  

  轰!

  

  一声巨响,血花四溅!

  

  巨大的石碑依旧纹丝未动,但我的左手已经又一次被打碎了。

  

  唐婉叫了一声,我转头看她,她脸色煞白,走过来,小心翼翼的向我伸手,伸向我的左手,但马上又缩了回去……

  

  “于越,你……你的手……”

  

  “没事,你到一旁老实呆着。”我对她挥挥手,用的左手,当我挥手的过程中,左手已经渐渐生出新的肉虫。

  

  这一幕让唐婉目瞪口呆,但也相信了我的话。

  

  至于左司、庄四海他们,此刻也是瞪大眼睛看着我,我猜他们是没想到我居然会用力用到把自己的手都震碎,也没想到,我手上的肉虫居然会再生。

  

  可惜。

  

  这没什么用。

  

  石碑……

  

  咔!

  

  突然!石碑的底下传来一阵响动。

  

  站在我身边不远处的阿延立刻趴在地上,耳朵贴在地面,仔细的听着地下的声音……

  

  “没错了。”他站起来,后退两步。

  

  几乎是在他后退的同时,之前还稳稳的立在我们面前的石碑,居然开始摇晃。当然,只有我们面前的这一块石碑。

  

  随着摇晃,这石碑的高度渐渐降低……

  

  它,缩了回去?

  

  “为什么会这样?”唐婉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身边,拽着我的袖子。

  

  我摇头:“我也不知道……”

  

  “可刚刚不是你一拳打在了这石碑上面吗?”唐婉问我。

  

  是我打的,可是……我明明没有撼动这东西,它之后的变化,与我有什么关系?难道是我拳头的冲劲儿,让石碑下的某种机关被触动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炸药应该也可行的吧?

  

  “别管那块石碑了,打下一块。”庄四海催促我。

  

  “还打呀?可是你的手……哎?”唐婉瞪大眼了眼睛,她一把拉起我的袖子,小嘴儿变成了“O”形。

  

  “别那么没见过世面。”我拽回我的手。

  

  唐婉不服:“这世面正常人都没见过的好吧?”

  

  我回头瞪她一眼,这丫头怎么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疯几分钟,是真不知道现在这情况么?

  

  我没管她,握紧拳头,继续砸第二块石碑!

  

  还是用尽全力!

  

  还是把我的这只左手几乎轰成了肉泥。

  

  又是隔了几秒,石碑,再次缩回地面!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回头看着苏雅,她的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似乎也不能给我答案。我在想,她刚刚让我打这面石碑,是不是她知道些什么?所以故意引我去打这东西?可她怎么会知道?

  

  而且,究竟是不是我触动了什么机关呢?

  

  我想不明白,所以后来我准备做一个试验。

  

  在我打第五块石碑时,我的拳头刚刚被轰碎,我便马上趴在地上脸贴近石碑和地面,我想要听清楚,下面是不是有什么动静,究竟是不是我拳头力量的震动,引起的机关震动。

  

  可这一次却出了岔子!

  

  我等了十几秒,没动静。

  

  等了几十秒,依旧没动静!

  

  不灵了吗?

  

  “怎么回事?!”左司来到我身边。

  

  我站起来,擦去从石碑上流到我脸上的我左手的血水,我摇头:“不知道,这次好像反应的很慢……”

  

  可没过几秒,石碑又开始动了。

  

  接着,它也跟之前几块石碑一样,缩入地下!

  

  那为什么时间会长那么几十秒呢?还就长了我趴在那听声音的时间,难道石碑没动静,和我趴在那里有关系?

  

  我趴在那会影响什么呢?

  

  会……

  

  难道是……?

  

  我抬起手,再次摸了摸脸上的血痕,难道和我的血流有关系?

  

  我再次一拳轰向第六块石碑!轰!巨响过后,我始终盯着石碑上我的碎肉里留下的血迹,血迹顺着石碑的纹路,一点点流下,最终落到最底部。当血液流入土壤缝隙的时候,石碑突然开始震动,然后下沉!

  

  后面的几面石碑,皆是如此。

  

  这是巧合吗?

  

  不是,和我的血液有关系。

  

  到了最后一面石碑,我想证明这件事,于是我从苏雅那里要了一把刀,可在划左手之前,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我的左手到底还算不算是我的东西?

  

  所以,我划破了自己的右手,将血液涂在石碑上,当血液顺着石碑流入石碑与土壤相接的缝隙中时,什么都没有发生。

  

  果然,这和我没关系。

  

  是我的左手……

  

  我的左手,就是打开这里的钥匙!

  

  这下面藏着的东西,不管是什么,一定和我之前碰过的那半颗巨型蛇人眼有关系!

  

  所以说,杜老板最初是故意不提醒我,让我感染蛇人诅咒这件事,我一直都没有猜错。她应该也早就知道,我这只手能够做些什么,所以如果刚刚是苏雅提醒我,让我用拳头打石碑的话,那么她……

  

  “苏雅,你老板姓什么?”在准备用拳头打向最后一块石碑的时候,我问了苏雅。

  

  “为什么问这个?”

  

  “她是不是姓杜?”

  

  苏雅的脸上顶点表情变化都没有,只是问我:“为什么你会这么问呢?”

  

  “不说也没关系,我就是挺想知道一件事的,就是……喝!”我大喝一声,拳头狠狠打在石碑上,瞬间化为肉泥,然后转过头看着苏雅,低声问:“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拳头,能打开这石碑?”

  

  苏雅的脸上依旧没什么特殊的表情,她与我擦肩,在我耳边低声回应:“我说那不是我的注意,你信吗?”

  

  “什么意思?”

  

  苏雅低声说道:“是一个小姑娘,刚刚偷偷提醒我一句,说你的手很厉害,如果能试一试……”

  

  小姑娘,这里的女人,除了苏雅就只有一个唐婉。

  

  石碑现在还没动静,所以人都盯着刚刚那块石碑,而我在找唐婉……

  

  我转了一圈,看到她正蹲在之前一块已经陷入地下的石碑前,似乎正在看着什么。

  

  我悄悄走到她的身后。

  

  她没察觉,依旧在看……

  

  突然,一阵不知从何处而来的风,吹散了唐婉的头发,她用手理顺着秀发,她的手轻轻撩起后脑遮住脖颈的头发,我看到了她的脖子——那是!

  

  我瞪大眼睛!

  

  就在唐婉的后脖颈上,我看到了一道被撕开的划痕!

  

  那是没有愈合,却又没有流血的刀痕!

  

  那刀痕我非常眼熟,不对,我也不确定那究竟是不是眼熟,它的形状、大小、位置与我之前划破的,老杜让我洗干净的那张人皮的刀痕,很像。

  

  刀痕,与我的记忆渐渐重合。

  

  我发觉,它们不是很像,而是一模一样!

  

  我抓住了唐婉的肩膀!

  

  她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回头一看是我,才松了口气,但还是恨恨的踹了我一脚:“你有病呀!突然拍人家一下?你的手……”

  

  她又要摸我的手,我把手挪开,另外一只手一点点挪到她脖子的位置,撩起她的头发,问:“唐婉,你脖子受伤了?”

  

  “哎?”唐婉摸了摸,“好像是啊!我说怎么疼疼的……嘶,你别碰!”她推开我的手。

  

  “你受伤都不流血的吗?”

  

  唐婉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你说什么呢?我怎么知道流不流血,我眼睛又没长在后面……不过话说,好像真的摸不到血哎!”

  

  “你到底是不是唐婉?”

  

  我的心突然变得很乱。

  

  我知道,一张死人皮,是不可能完完整整的套在一个人的身上,更不可能有人用这种方法假扮一个人。毕竟这个唐婉,声音一点都没变。可那道刀痕为什么完全一样?

  

  为什么唐婉会提醒苏雅呢?

  

  “侬脑子瓦特了伐?大哥,你是用拳头打的石碑,不是用头撞的好嘛?我不是唐婉,我是你姑奶奶!”

  

  唐婉推开我,走到走后一面石碑跟前。

  

  那石碑已经快要完全缩入地面。

  

  “唐婉,你跟我过来,我有话问你。”我拽住唐婉的手。

  

  “你突然怎么了,拉拉扯扯的?”虽然口头不愿意,但她倒也没有拒绝。

  

  左司、庄四海、阿延还有苏雅此刻都专注于那石碑的落下,没人看我,我在唐婉耳边低声问:“你认不认识一个女人,长得……很好看,不过虽然好看,但总让人觉得她很阴森,眼神看起来迷迷糊糊的,有点没睡醒的感觉,可是你知道她其实很清醒,而且很奸……她叫杜幽兰。”

  

  “呃……”

  

  “你‘呃’什么,说话呀?”

  

  “我这不是想呢嘛,你突然说那么多特点,我怎么知道啊?反正名字我是没听过,而且幽兰……空谷幽兰呀?”

  

“嘶,不是你能不能正经点……哎?你觉不觉得,这地面在摇晃?”突然,我感觉有些站不稳。看了一眼四周,果然如此!唐婉抓住我,苏雅和左司那边也在晃,接着,地面突然下沉!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