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历史  >  飞云诀苍生血  >  第八十六章 免费其实是为了赚你更多钱

第八十六章 免费其实是为了赚你更多钱

2999 2018-09-11 15:17:48

金步摇笑呵呵道:“董姑娘也是有难处的,这个……周管事应该明白?”

周管事恍然,点头道:“我明白了!不过还是有个不情之请,待会儿见我家老爷的时候,董姑娘能不能……”

董白露出了一个天真的笑容:“我嘛,本来就是个破落户,阮老爷又从不曾与我为难过,我又何必做恶人呢?见就见!今日在厨下糟蹋了阮老爷不少好东西,也该当面道歉才是。听说阮老爷有一张古琴,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让我瞅上两眼?”

周管事哈哈笑了起来:“若是得知董姑娘在此,恐怕不消董姑娘多言,我家老爷早就焚香扫地等着姑娘抚琴呢!”

金步摇亦是笑了起来:“那还等什么?快吃快吃,我都等不及了!”

周管事认真地举起筷子道:“上了年纪之后一直就有些头晕,大夫嘱咐我万万不可吃油腻,这道菜既然是董姑娘想出来的,就算今日大夫站在面前,我也是拼得一死尝尝的!”

方涛摆了一个“请”的姿势笑道:“又不是吃河豚,怕什么?”

周管事含笑举箸,夹起一块肥肉塞进嘴里,咀嚼两口,顿时两眼放光道:“妙绝!妙绝!肥而不腻,酱香通透,咸中带甜,香!香!好菜!董姑娘果然才思过人!将来不知道是哪位公子有这个福气娶了董姑娘回去,连厨子都省了!”

金步摇轻轻拉了拉董白的衣袖道:“董姑娘,这菜还没个名儿呢!”

董白想了想道:“先烤再煮,煮后又蒸,出笼的时候把碗倒扣在盘子里……叫扣肉好了……”

方涛直摇头道:“太俗,这一道菜费了如许功夫,怎么也得有个好点儿的名字。”

董白凝神苦思了片刻,幽幽道:“皮色焦黄,纹理鲜明,汁凝香浓,状似虎皮,叫虎皮肉好了!”

金步摇点点头笑道:“这个名儿不错!”

周管事笑道:“都说苏东坡当年喜食爱妾王氏做的肉,故而有了东坡肉;董姑娘今日自创一绝,是不是以后便有了小宛肉?董肉?青莲肉?”

董白浑身立刻起了鸡皮疙瘩,咧咧嘴道:“这事休要再提,这么一来,倒好像是吃我的肉似的!”

满桌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启禀主公!横山大人取得了敌左翼船队一番枪!”桅杆上的水手朝下面高呼道,“奥村大人敌本阵船队一番枪!友军郑森大人敌右翼船队一番枪!”

“唔……”前田光高脸上流露出非常满意的表情,“能取得两个一番枪……大家很勇敢嘛……”没错,功劳多的话,佣金可以加成。

旗舰上,刘香放下千里镜有些吃惊道:“倭国人打仗都是不要命的?我这边炮击才一轮哪!”

郑芝龙呵呵笑道:“倭国人就这样,只要主将还在,他们就不会崩溃。平日里在海上挺好使,习惯了就好。”

“那人命不当回事啊!”刘香摇摇头叹息道,“换做我可舍不得!训练一个能远航的水手那得花多大本钱?能这么往里填人命么?”

郑芝龙白了刘香一眼:“你出得起钱,他们就死得起人!这可比死咱们的人强多了!”

刘香指着郑森的方向道:“你儿子呢?怎么也上去了?今儿这阵仗犯得着这样么?一个海寇而已!”

“随他去!这小子被你调教得不错!”郑芝龙满意地笑道,“你看他的航线开始偏了,多半是准备开炮了。”

“娘的,欺负顾三麻子没炮嘛!”刘香的大嘴咧开了,嘿嘿笑道。

“不过香佬,”郑芝龙疑惑道,“你跟这顾三麻子到底结了多大的仇?不但叫了倭国人来送死,连我也叫上了?”

刘香支支吾吾掩藏了半天,终于说实话道:“这事儿你可别跟三公子唠叨哈!顾三麻子这厮在加贺干了一票,本来也就是倭国人自己的事我可以不管的,可这小子掳掠的时候连我老婆都一并抓了。我就怕这小子一上岸就把人卖了,到时候我上哪儿找去?调集舰队来不及,也只有你靠得最近了……”

“行啊,想不到你小子挺爷们儿……”郑芝龙诧异地看了刘香一眼,“你老婆都在船上,你还敢开炮?”

刘香眼睛一横:“有什么不敢?你在半路遇上劫道的,难道会把货船往前面送?”

“看看!横山一番乘!敌左翼大将讨取!敌左翼船队崩溃!”郑芝龙指着前田光高的座舰道,“你开的赏格太高了,倭国人都玩命了!这一趟起码三十万两下去了?到底是什么金枝玉叶,值得你花这么大本钱?”

刘香摸了摸鼻子嘿嘿道:“我老婆当年可是如皋城碧水楼当红的头牌……”

“什么?窑姐儿啊?”郑芝龙不可置信道,“窑姐儿你还娶了当老婆?还花这么大本钱?”

刘香哼哼道:“窑姐儿怎么了?窑姐儿就不能当正妻?就我这婚事,侯爷也是赞成的!只要是我的女人,就是好女人!”

“得!我不跟你争!不过就冲你这番话,我就当你是个爷们!”郑芝龙笑笑道,“当年我老郑为了能拿下颜老大的交椅,连元配都休了,如今想来,心里也觉得对不起森儿他娘,你小子,有情有义,比我强!”

“爷!倭国人升旗问您呢,是杀光还是掳获?”桅杆上瞭望的水手低下头喊道。

“娘的,就知道杀,倭国人就喜欢这口味!”郑芝龙无奈道,“香佬,顾三麻子跟红毛夷干过架,好歹也是条汉子。干咱们这一行的,抢来抢去难免,你老婆能追回来就行了,犯不着干净杀绝?要不……卖我个人情,去把顾三麻子的女眷都抓来让你睡回来?”

“毛!”刘香愤愤道,“我才不想干净杀绝呢!我老婆年纪也不小了,估计顾三麻子也没这兴趣,只要人没卖了就行。不过若是有什么岔子,就算事后被侯爷砍了脑壳我也拉顾三麻子陪葬!”

郑芝龙耸耸肩膀,抬头喊道:“升旗!围捕!”当郑家的大旗升起来之后,对方很快就放弃了抵抗,这片海域上,不买郑龙头账的已经都死绝了,包括郑芝龙身边活蹦乱跳的刘香。船队渐渐靠了上去,前田光高看到郑芝龙刘香的座舰靠近,连忙下令所有的足轻一起欢呼。赤脚的足轻们在组头的带领下,排山倒海一般吼了起来,颇有些气势。

“娘的,这帮猴子个子不高,嗓门倒是挺大……”刘香心情大好,嘿嘿地笑着道。

郑芝龙没好气道:“人家是看上你的银子了!没钱,他们连个屁都不放!”

“没花几个钱!”刘香得意道,“也就是五十门过时的火炮,两百支火绳枪。不过我还打算再多送两百支。”

“多送!”郑芝龙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你怎么不送给我?钱多得烫手?”

“切!赔钱货,谁要?”刘香毫不在意道,“火绳枪过时了!侯爷手下的泰西骑士从欧罗巴带回来一种新式枪,火枪的药池边上有个小孔,倒出一点火药,旁边是簧片上面装着打火石,只要一扣,打火石就能打出火星点燃火药。这玩意儿被大公子称为燧发枪,比火绳枪、鲁密铳、迅雷铳好使多了!”

郑芝龙一脸不甘心道:“娘的,你个暴发户,糟践东西也不能这样……四百的火绳枪就算全是废铁,交给倭国的刀匠也能打出几百把上等倭刀来,一转手少说也有十万银子,你就这么白给了?”

“白给!”刘香认真地说道,“值钱的不是火枪火炮,值钱的是火药、炮弹和铅弹。江户不准诸侯拥有超量的火器,我这一趟把前田光高喂得太饱,这小子肯定不敢明目张胆地从界(今大阪)买火药铅弹,想要训练他的铁炮队,还是得乖乖掏钱买咱们的,教头得请咱们的,火枪火炮出了问题也是得咱们人去修,这前后赚的钱,可比光卖枪炮挣的钱多了去了!青甸镇商会的尤金掌柜都说了,咱们用免费的东西抢市场,靠售后服务赚大钱……”

“娘的,”郑芝龙又开骂了,“你送给加贺藩这上百条商船不会是也动的这个心思?”

“那是!”刘香呵呵笑了起来,“海军的战舰和舰炮我可是一个没卖,他们想跑商路,还不是得花钱请我的人护航?这可是实实在在钱哪!什么时候兴致来了,带他们到红毛夷那边抢两票,他们还不得死心塌地地跟着咱们混?”

郑芝龙愣了一下,欣喜地问道:“你们那个一赐乐业掌柜还有没有兄弟或者儿子?徒弟也行……”

刘香直接翻了了个白眼:“别!这事儿我可不往身上揽!掌柜的说了,咱们这个套路是建立在自家造的东西过硬的基础上的,咱们青甸镇拿出来的东西有哪样是次货?若是次品,你用这样的手段卖货,那不叫做买卖,那叫骗钱!把自家的信誉丢得干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