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人生浮沉  >  第二部墙第十章

第二部墙第十章

3185 2018-08-03 11:42:45

星期三,我又被叫出去提审。使我惊讶不已的是,我是外提,也就是说公安局的人将我带出看守所。我给带上手铐,坐车来到公安局,就是那第一天押解到的地方。

黑脸警官和蔼地对我说:“坐下吧。”

“谢谢。”我坐下。

“今天叫你来,是因为你认为还有一线追回货款的希望,我们就给你这个机会,这也是给你一个从轻处理的机会。总之,有百分之一的希望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

“谢谢。”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们等一会儿给你安排在饭店里与国外通一下电话。现在别的人正在安排,我们先把上次未讲完的继续说一下。”在这之前,他又突然转了话题,“你爱人对你不错,特别是孩子,他是那么可爱,上次你爱人给我们送你的衣服时,我们都非常喜欢他,还给他苹果吃。”

提起他们娘俩,我内心就震颤不已,他们没有经济来源,需要我的工作赚来的钱养活,我这么一走,他们会怎么样呢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泪水顺着脸颊就不停地流下来。我觉得自己的感情其实相当的脆弱,同时也深深地感到非常对不起他们,还包括我的老父亲。尽管我都是快四十岁的人了,但还要让他们为我操心。我在痛苦地流泪,这样能够排解我心中的郁闷。

“看起来你也是有感情的人。”黑脸警官有些怜惜地说。

我用戴着手铐的手擦了一下眼泪,镇静了许多。

“我们开始吧。”我说。

我们又开始工作,他提审我。

“你说,从香港开来的信用证是不可撤销的吗”

“是的。”这是技术性问题。

“那为什么还遭到拒付”

“产生了不符点。”

“这种不符点的产生你就不知道吗”

“不知道。”

“你认为你与工厂的关系是什么”

“我司介绍外商与他们直接签合同,而且工厂全部都有签字和盖章。我们公司与工厂有佣金协议,在那上面都说明了我们的责权利。”

“是这个佣金协议吗”

“对。”

后来他就详细地询问我们的佣金协议时间,以及其它的许多方面的问题,笔录一页一页地写,一会儿就厚厚地摞起来。

最后,他对我说:“你认为你在这个案子中应该负什么样的责任”

“我不知道应该负什么责任。”

“看一遍,签字按手印。”他把厚厚的笔录递给我。

我仔细地看后,在最后的一页写上,“以上记录与我口述一致。晓升。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我们走吧。”三四个警官把我推上车,我们来到了当地一个最好的饭店。他们用从我办公室抄来的样品盖住我戴手铐的手。

来到饭店的一个标准间,我看到从我办公室里抄来的传真机已经装好。我进来后,手铐被打开。我试了试传真机,没有接好,我只好重新接一下。国外上班也得在下午,所以这一段时间就没有什么事。警官们轮流看着我,也可能是纪律,也可能怕我跑掉,其实我怎么会跑掉呢我也犯不上去做不该做的事。

“你长期以来与安德烈。唐做生意。你知道他的公司注册了吗”我坐在一张床上,黑脸警官坐在另一张床上。

“应该是注册的,否则在国外进口时海关都要查的,没有注册无法进口。”我分析道。

“我们查询结果,他的公司没有注册,包括他指定的船公司代理都是没有注册的。”

“我能否看一看你们的检查结果吗也许能够分析出什么。”

“可以。”他考虑一下,最后同意了。

“我要英文的。”我补充道。因为我自己懂英语,直接看原文比较好。

他拿来两份文件交给我。

我仔细地看着,只是咨询公司称查不到andrey的公司和船公司代理。从andrey给咨询公司的复信中,我肯定了他提走了货。这样我联系上他后就可以直截了当地跟他说。

晚上,我反复多次打国际长途电话,总是找不找他,加上饭店里就一部国际长途电话线,每次都要拨好几次才可接通国际线。无奈之余,我写了一个传真,交给黑脸警官审阅一下后,发送出去。在夜里,我试图再试一遍,还真找到了他。

“喂,你好,是andrey吗”我问。

“是,你是晓升吗”他不敢相信我会给他打电话。

“是,”我还没有来得及说,他就抢过话来。

“那天,就是抓你那天,我打过电话到你办公室,有一个人说你出事了。我说好打回来与工厂老总谈判的。你怎么样,公安局的人打你了吗听说大陆公安打人很厉害。”

“他们没有打我,对我也很好。你听我说,现在我在看守所,就是因为你不付钱给工厂,工厂告我与你合伙诈骗他们的皮衣。我看了公安局给我的材料,你的公司和船公司代理没有注册,这是怎么一回事,你这样做不就让人认为你是在诈骗吗”

“晓升,我同你做过这么多的生意,你还看不出我的情况,付款时候也没有犹豫过。这就是生意,不是玩政治。”

“这个我清楚,我也对公安局的人交代了。那么目前的问题怎么解决”

“他的皮衣长毛了,我要与他们谈一下索赔之事。他们抓你是不正确的。”

“不管正确与否,我在为你坐牢,这不是有些可笑吗。”

“那你让我跟警察讲两句。”他提出。

我将话筒交给黑脸警官。他迟疑一下,还是接了过来。

“喂,是唐先生吗现在的情况是我们怀疑晓升涉嫌诈骗给他收审,他能否自由,关键在于你的处理。钱付过来,就可以释放晓升他们。”我没有想到他是这么说。

我听不清楚andrey在话筒里怎么说。

“先释放,后谈判的可能性没有。”黑脸警官回答国外的问话。

不知andrey在话筒里又讲了些什么。

“好吧,明天我们再与你谈一下。”他放下了电话。

“我们向领导反映一下,明天再跟他通个话。”他对我说。

这一晚,我迷迷瞪瞪地,似睡非睡。警官们轮流睡觉,我听到他们的鼾声,也听到他们低声讨论我的问题。

“今天谈到他家里情况时,晓升他哭了,他家境的确比较困难。要不然,给他取保候审,留下老邢,逼他去想办法解决此事。”黑脸警官与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说。

“可是从法律上讲,至少可以判他们过失罪。”那个人说。

[正文 第30节]

“可是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个案子很乱和复杂。”黑脸警官似乎看出什么。

天大亮了,他们都起来去吃早点,工厂的人陪着。我吃了他们带回的吃的东西。

黑脸警官与我聊起了天。

“你是大学毕业吗”

“是的。”

“做服装多少年了”

“大概十年。”

“那么你应该在这方面很有经验。”

“应该这么说。”我没有过于谦虚。

“我们做警察的也很累,除去你们的案子,我们手里还有许多其他的工作。”

“我相信是的。”

“所以你要理解我们,查清楚对你也是好事。”

“当然。”其实这种审查是多么悲哀呀。

“你知道吗,工厂的老总与上面领导有关系,我们工作上也只有非常谨慎从事。”我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有人,也得律,任何人都不能无视法律。”我坚定地说。

“我认为你还是如实交代,这样有利于你,你想想你爱人和孩子都在盼着你回去。我看得出来你爱人对你是一往情深。”他又提到我家里的人。

“我能够说的都说了。另外我想问,我女友有生活的钱吗”我只能这样问了。

“她说生活没有问题。”

“我的朋友们还能继续做生意就好了,这样我的损失就小很多。”

“恐怕办公室进不去。”

我没有明白他的意思。虽然我的办公室里的东西都让他们拿过来,但也不应该封我租的办公室的门呀。

“我能够给家里打个电话吗”

我非常想给家里打个电话,交代一下业务的情况,了解一下阿红和孩子怎样生活。

“不行,再讲你也无法联系你家里人。”黑脸警官没有同意我的要求。

“好了,你休息会儿,我去洗个澡。”黑脸警官等其他人吃饭回来,对我说。

我回想着刚才的聊天,一种非常可怕的想法袭上我的心头。首先是家里的人,阿红没有钱,还要带孩子,她将如何走下去这一点,我越想越害怕。再次,就是生意,我这回得彻底赔钱了。

夜里,我又联系上andrey,他依然坚持他的观点,说我与这个事没有关系,应该放我们,他要与工厂老总直接对话谈判。黑脸警官征求领导的意见是,付款后放人,称我们涉嫌犯罪。意见这么不合,也就只好就此罢了。

我又给送回看守所。

一进门,他们都惊奇地看着我。

“我们还以为你回北京了。”小丁说。

“在饭店里给国外打电话,催款。”我说。

“外商同意付款吗”

“不同意,他与公安局的想法完全不一样。”

“你应该没有事的,中间人是不会有事的。”小何说,别看他年轻,但思想很老成。

“但愿吧。”

“在饭店里吃什么了”小丁又问。

“吃了盒饭,你们这里的香肠挺好吃的。”

“算你说对了,这是我们这里的特产。”小何说。

他们很羡慕我,因为我在外面吃了肉和在看守所里吃不着的东西。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