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人生浮沉  >  第一部泪第四十六章

第一部泪第四十六章

1985 2018-06-13 14:08:33

我下定决心同加工厂结算了一下,就把剩余的产品拉回来。其实这个款式还是不错的,但是做工出现了很多的问题,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要修一下。库存形成了,也使我开始犯愁,如何将库存变为现金,是我现在的又一个工作。

同时,我们合资的债务开始增加。表面上看还算合理,但是没有太多的收入,那么就很难更加好地还款。加上现在企业的经济形势都不好,资金都是非常紧张的,所以催债的开始多起来,并且有的开始考虑步入极端。这个又成为了我的一项工作。

这些压力曾经动摇过我的心,但是很快我就又否定了我的想法。我从中国银行出来的时候,并不是我呆不下去了,而是我觉得年轻人应该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改革的浪潮中去,在这样的市场经济状况下,锻炼自己,同时获得自己的良好的收入。从那家合资公司出来,也是我突然做出的决定,老板和有关领导没有想到我会提出辞职离开公司,我没有犯过什么错,而且工作上是兢兢业业。表面上给人一种自己有能力,可以单干的感觉,但是实际上,我是看到那家公司的问题,为了自己的发展和真正的心愿,我离开了,追随了那个南方的小老板。但是后者的退缩和无章法,使我很快陷入自己奋斗的情况之下。因此,我现在能够在这里做,是我的机遇,我不愿意企业在危难的时候离开它,让别人笑话我的无能。企业真正好了的时候,才是我的离开的时候。再说,那么多的工人和管理阶层的员工都看着我的一言一行,他们都是希望我继续留下来,不要走。但是他们又都是涉于安斗这样的领导者的“威胁”,既担心我走了,对企业不好乃至影响到个人的利益,同时又都不敢公开站出来支持我,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他们害怕有朝一日,安斗他们把我赶走了,那么他们的处境将不是很好。其实我也知道企业再也经受不起折腾了,唯一能够使企业继续生存的条件就是领导们团结一心,而不是离心离德。所以,现在不论有什么困难,我都要自己咬牙挺过去。一定要相信自己的能力,一切总会好起来的。此时此刻,我把我个人的利益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在这两年里,我没有给过家里什么钱,年终的结算后,我的应提利润也还在企业中滚动。他们都说,我有些傻,不能够这样相信国营的企业,但是我还是做不到为自己着想,根本就不允许我为自己着想。

这个时候,通过我的一个好朋友介绍了一个叫小凡的人,年龄同我相当,他称手里有出口订单,还是直接同澳门的老板直接联系。我希望我能够接到很大的订单,解决眼前的被动局面,所以就开始同他讨论订单的情况,还为了给客人送样品,特地去了深圳和广州。结果还是可以,看到那边的客人是实际的,但是问题是不能够直接出口到美国,主要原因是我们没有输美的配额。客人选择在其他地区转口。第一笔生意象征性地签了合同,但是客人的信用证没有开过来。自然生意就作罢了。

生意开始时的顺利,使得小凡三天两头地到我的办公室里来,由于他的家住在离我们家不远的地方,所以他每天要搭我的车回家。我们的关系开始走得近了。

随着关系的深入,我开始了解了他的过去和现在。他也不回避什么。告诉我,他过去曾经到劳改队呆过。现在是帮助一个澳门的客人做代理。他不是非常懂服装和外贸,更加不懂外语,但是他到是有一股闯荡的劲头。有一点我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他到处去蹭吃蹭喝,他的理论就是我给你订单,你就要负责我的吃喝和玩耍。我是务实的,也是正直的,所以我不是非常赞成这样的做法。我希望他就是接过来订单,我们给他做加工,正常结汇就可以,他的利润是多少说清楚就是。什么请客吃饭,什么上歌厅什么的,我都是不愿意过分消费的。

他可能看到我这里的条件,能够方便地给国外打电话什么的,所以他就跨过中间人,直接来找我。我也没有反对。如果生意成了,自然是好事情,不成,也无所谓。但是,他好像把我当成一见如故的朋友,或者是挚友,什么都跟我讲不算,还想为我打抱不平。

他总是对我说:“你人太老实,做什么事情不干脆。我希望你要勇敢一些。另外我会帮助你的。不管如何,我们是朋友。”他是这样口口声声地说。

我知道我同他不是一条道路上的人,我们之间做事情的原则也是不一样的。

他愿意强加他的思想给我,好像我就要听他的,事情就会好办许多,但是我也是这样的牛脾气,总是不接受或者不完全接受他的任何意见。他越是强加给我,我越是反感,从内心里有一股抗拒。表面上我却处理得非常地圆滑,没有让他感觉我的真实的想法。

另外使我感到非常不满的是,他开始接触我们的客人后,竟然随意发表他自己的意见,有时候还直接联系。我是生意人,生意场上的强行做法,是我最为深恶痛绝的。我自己从来不愿意这样做的,即便做了,也是客人主动找我做,而不是我主动递给客人任何的信息什么的。我觉得自己还算是比较注意这点的。但是小凡却是一个急功近利的人。

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是我却发现了他的真正的弱点。上述的弱点,是非常可怕的,但是他是客人,我没有好深说什么。尽管他总是让我直言不讳地谈我对他的看法,但我都是非常含糊地轻描淡写地说过去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