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人生浮沉  >  第一部泪第三十九章

第一部泪第三十九章

2022 2018-06-05 17:34:25

我依然是沉浸在我的工作中,近乎于狂热。

这一年多在这里工作,我自然地对这里有了一种恋恋不舍的情愫。这里宽阔的厂房,每一张紧张工作的脸,都给我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感。我逐渐地习惯了这里,喜欢上了这里。每当我来到这个地方,我就会兴奋起来,忘我地投入到工作中去。

工人们对我也是非常地好,他们也是逐步看到一个好的领导可以带领大家走向光明和小康的。他们早就厌倦了过去的领导,就像安斗那样的领导,他们从来不到车间来,上班时间,他会喝得面红耳赤,倒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睡觉,任凭天大的事情发生,他都不会理会的。他们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大家。

大家对我好的同时,他们也开始担心我不会在这里干很长。他们也是从过去的经验里了解到这个老企业是怎样不容人的。我自始至终都是鼓励他们,我会同他们在一起的,只要董事会不让我走,我就会和他们摸爬滚打在一起。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总是传出来谣言,说我“晓升是一个大骗子”,说我“在其立呆不长的,很快就要走了”这些谣言弄得大家开始不敢真正地努力地工作,而是考虑自己的退路,意志不坚定的就开始调离工作。好在目前管理人员中还没有什么人事上的变动,唯一变化的就是三楼的车间主任提出了调离工作。这个就是一个明显的迹象。那就是安斗的上台后,开始在动摇合资公司的人心。那些总是希望天下大乱的人们开始蠢蠢欲动,有的已经回家的,又开始在厂里活动。

尽管有这么多不利因素,我还是我行我素,我知道只有认真地工作才是最为实际的。

电话铃声响了。

“我是波兰人,我听说你们公司的产品在波兰卖得很好,我想同你们订一些货。”对方用生硬的中国话说。

“好的,就请过来谈。”我对他说。

他下午就来了。

他瘦瘦的,高高的个头,黄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白净的脸。我一看到他,就知道他不是老板。

“你好。”他进来后,就同我握了一下手。

“你好。请坐。”我客气地请他,并给他倒了一杯茶。

“我叫麦克,是波兰人,我现在在大学里上学。我的老板来电话,想要些衬衫。听说你们厂里的货很好,我们就决定直接找到你。”他对我说。

“做货是没有问题的。”我递给他我的名片。

“具体如何做呢”他问我。

“你要定下来面料,用什么颜色,数量比例等等。最后签合同,支付定金。”我对他说。

“当然。定金是多少呢”他继续问我。

“最好是百分之五十。”我说。

“百分之三十可以吗”他对我说。

“好吧。”我想起来,有钱方赊的面料,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我们的交易就这样达成了。我们之间的友谊也就从此开始了。

谈不上崇洋媚外,我就是喜欢同国外的人打交道,他们真诚坦实,没有背地里的小动作。我们中国人之间总是互相攀比,互相嫉妒,彼此诽谤,真是符合过去的老话: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担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

钱方高兴地来了。他是生意人,见到生意,就好像见到了金子,没有他不想做的。

“晓升,你不错吧。”他进来就大声地问候。

我这一年来没有太多地同他做生意,所以没有欠他的帐,即便赊过的面料款,我也在收回货款后结给他了。

“现在又要让你帮忙了。客人要纯棉府绸做衬衫用。我们的资金不是非常雄厚,想让你赊些面料来。”我对他直接地说。

“那没有问题的。我看看颜色。”他拍着胸脯保证道。

我给他色样,他看看,没有提出反对的意见。

我清楚赊销的价格肯定是不同于买断的价格。我询过了天津小曹的价格,还是非常合适的,但是要花钱买断,我们没有这么多的资金。

“总之,你的质量不能够糊弄,要保证,否则出了问题,你的款项就可能很难收回的。”我客观地说。

“没有问题,我不可能给你出难题的。”他保证道。

“可是你上次的面料,说是一种,最后竟然有好几种。让我在厂里的管质量的人面前没有办法说。”我严肃地提醒他。

“我们这么多年了,我不会出问题的。”他还是保证道。

我们签了合同,支付了定金。

面料开始生产,麦克也确认了钱方的面料质量。

做衬衫就是这样,全部是面料上的钱。

没有几天,钱方提供的面料就开始陆续往厂里送。我开始发现他进的料不是府绸而是平布,同给客人确认的有些区别。可是生产的工时全部给留了出来,不生产,就要出现工人暂时放假的风险。我赶紧同钱方联系,说明了这个情况。

“哎呀,晓升,这种面料比府绸还好一些呢。”他没有对我实话。

“我无所谓,可是客人要是不要,我怎么还你的钱呢”我严厉地说。

“真的是没有问题的。”他继续劝阻我。

“我先用用试试,实在不行,你就只好拉回去。”我对他说。

“好的,好的,我保证质量。”他一再说。

做服装厂就是累一些的,面料出了问题,还要想办法解决,简单地推回去,就可能造成生产的停滞,所以只有凭着自己的经验和对客人的了解来处理这样和那样的问题,生产还不停,还要让客人满意。前一段时间,我们主要做的是来料加工,原料是从韩国进口的,所以对面料问题反映不是很大的。一用到国产的原料,什么色差、残次等等都明显地反映出来。

钱方的面料,我实在不敢恭维,问题存在很多,要不是因为没有资金,他的面料肯定是要退回去的。考虑到这些面料是出口到波兰的,产品质量的要求没有象日本韩国那么严格,我们就没有坚持退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