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人生浮沉  >  第一部泪第五十九章

第一部泪第五十九章

1994 2018-07-11 11:54:49

第一次同andrey做了一笔不顺利的业务后,我开始认真对待他。对于他以后的订单,我要求他必须要开出没有任何软条款的信用证或者是用现金。我们是一个工厂,没有那么多的资金为他垫。只不过是为了他的订单,我们可以争取到我们的利润,补回我们过去订单上的损失。

同时,andrey对我的综合能力也初步得到了肯定,认为我不论在安排订单还是整个外贸程序上是比较精通的,人品也是值得信赖的。他表示希望继续同我做服装方面的出口业务。

这次他特地派了他的部下到北京来,据说是带着现金来做生意的。具体的款式和面料都是我给安排好的,辅料我也给定上了。andrey派来的人非常谨慎,不愿意将款项直接给我,而是由他直接交给面料厂和辅料商。我就是看不起这样的做法,表面上说信任我们,但是实际上又根本不信任,而且把钱看得非常地重。

是不是到了国外,就都变成了这样呢是不是到了国外,才真正体会到是自己在挣钱,这些钱是自己的劳动所得呢是不是才真正珍惜每一分钱呢我以为他们的意识是应该有所改变了。

andrey也是天天来电话催问业务发展的情况。我简单地对他讲了,关键他有人在国内,其实用不着让我来解释的。前一段时间,我找他催帐,就是找不着他,电话没有人接,手机也不开,发传真他也不回复。我这边电话费都开销太大了。最后我也懒得给他打电话了,反而他却又找到了我。

我同来的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侧面问他:“andrey这个人怎么样呢”

“他人还是比较直率的。但是你也知道我们在国外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一切事情都要自己去考虑和解决。”他边吃边对我说。

“我总是感到他的信誉不是很好,总是说了不算算了不说。对于问题出现后,不是认真地去解决,而是任其发展,最后拖得别人都喘不过气。像我们现在的钱,要是索赔就痛快地说一下,没有必要拿一张支票来糊弄我们。”我说起他来就没有好气。

“是的。这一点,我也不能够认同。他做事情就是非常地拖拉,弄得别人不知道如何去做。以前他到中国来做生意带着现金来的,但是全部让国内的人给骗了,所以他也开始对人不相信了。”他附和道,同时也解释一下andrey的思想。

“你们公司大吗组织结构是怎么样的呢”我想详细地探讨一下,了解一下他们公司的情况,做进出口业务,应该最起码地要了解这一点的,没有良好的信誉,我们就没有办法往下做。

“我们公司是合伙的公司,有一个老外,其他的都是中国人。办公室是很不错的,在城市里的很好的地段。人员也还是可以的,我们还有自己的库房,囤积的货物很多,便于销售。”他告诉我。

“哦。”听后,我的心稍微安定了许多。“那我就是希望以后,生意上是一是一,二是二,不要出现其他的什么问题。如果有问题出现,我也希望你们能够积极地去处理解决。”我认真地说。

“k。”他痛快地回答。

我知道他痛快地回答是没有用的,关键还是andrey是不是认真,是不是真正地做生意。

前几天,andrey也来电话,谈到我这个人,他说,他们来见过我的人都觉得我这个人不错,业务上也是非常地精通。他大加赞赏了一番后,又主动允诺给我个人好处费的事情。我没有动色,他给了我好处费,我也会放到公司里的。但是他的信任也使得我能够继续跟他做生意,以前的事情就自当能够从以后的业务里补回来就是。我总是愿意一揽子看问题,从长远的角度看,挣钱也是要从长远里看。

这次的生意,他决定支付全部面料款和辅料款,这个非常适合我们,我也就没有打什么折扣地同意了。但是在料率上,我跟他来的人还是争论了许久。

我在想,后面几个月的生产就要靠andrey的订单了。我发觉我自己特别地奇怪,一到九月十月就没有什么订单了。不应该是淡季的时候总是出现淡季的现象。所以我穿插了他的订单还是合理的。虽然我们的工人不是非常擅长做棉服,但是在短时间内解决一下生产的空闲还是有必要的。因此我要求技术部小曹安排了所有的板和工艺,甚至是计件工资的时间都给测算出来。

其他的非生产性安排是,我们决定花几千元钱,全体职工房山云水洞去玩一下。

这次,我也有意放宽了条件,职工可以带家属一起去玩。目的就是要扩大影响,使我们职工的每一个员工和家属都感到公司是正常经营的,还是有信心让大家在这个公司工作得更好。旅游作为了一个动力和宣传。

三辆大轿车来到我们工厂的门口。

李玉平负责人员上的安排和调配。

我们浩浩荡荡地出发了,我心里特别地自豪。

我自己开车带着财务部的人员一起先去看场地和交费。

这个季节不是很多人都来到这个旅游景点的。我们的到来给这里平添了许多的热闹。由于山路比较窄小,我要求大家一定要小心谨慎,要互相帮忙。确实路非常地陡,连我自己都感到非常地累,喘不过气来。阿红一直跟在我的身边。

大家是那么高兴,是那么地轻松。

我问财务部的人:“你们说,十一我们发些上什么好呢”

“没有什么钱,就发些水果什么的。”他们回答的非常简单。

“那就每人一筐梨。怎么样”我建议道。

“可以。”大家没有什么不同意的想法。

“分梨谐音:离可不好呀”阿红顺嘴说了一下。

“什么分离呀,不要那么迷信。”我没有多想什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