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人生浮沉  >  第一部泪第四十九章

第一部泪第四十九章

1687 2018-06-20 14:47:27

国际和国内的经济形势越来越复杂,下滑的速度也越来越大,企业都开始没有资金,都开始急于收回欠款,也都开始变卖所有的现货而换来流动的资金。我们这个合资公司也是不例外的。我们一方面继续做订单,一方面也开始想办法甩库存。另外我让小石将麦克的棉服发到了东北,让我认识的一位朋友在那里给批发出去。另外我们还给他发了许多的库存,包括衬衫等,也是希望能够帮助卖出去,换回一部分钱。推销库存是非常难的,价格太低,无法收回成本,价格高了,对方卖不出去,造成库房的转移,没有太多的实际意义。

长期帮助我们代理出口的外贸公司也出现了不应该出现的问题,就是占压我们客人开出的信用证所贷的款。我们的代理协议上签的是百分之七十,但是实际上只给百分之四十,或者更加少,使得我们公司的流动资金几乎为零。这样做是非常有风险的,一旦出现问题,我们必将无法正常运营。

一方面是我要向外贸多要钱,另一方面我要面对解决员工工资的问题。自从我自己下海以来,是从来没有拖欠过员工工资的,特别是北京业务部的员工,但是我现在出现了这样的问题,使得我不得不拖欠了他们几个月的工资。于洁因此走了,她走得那么没有声息,没有任何的招呼,没有任何的留言

钱方也开始进行了从来没有过的催帐,以前他就是电话里问一下,没有来我的办公室,现在是来到了办公室,并且反复强调应该有个还款的计划。我写了,保证他什么时候陆续给他,但是还是赶不上变化,我的承诺没有实现。

“晓升,你这样做就不合适了。你知道我是从别人那里赊出来的面料,你不还我,我就没有办法还给别人。”他开始着急地说。

“我不是不还,可是你也看到现在没有钱呀”我解释道。

我知道,我的任何解释是无济于事的。没有人相信我没有钱,原因就是你养活着这么多的人,开着这么大的工厂,会没有钱吗你并没有停下来呀你不是还在做着订单吗

“你知道,人家是如何向我要钱的吗”他严厉起来。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他们到我家里要,不让我走,找人看着我。我今天是对他们讲,一定要解决此事才得以出来。你知道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吗他们可以用刀割下自己手臂上的肉,他们是吸白粉的,经常是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带他们来。”钱方开始威胁。

我不能够说什么,也不想说什么。

“今天我就让我的小兄弟在这里陪着你了。那些人怎样对我,我也只好怎么样对你。”他继续他的说法。

果然他安排了他的两个下属,开始坐在办公室里。

“你这样做没有什么意思。我也不是那种无赖的人。”我当然不愿意出现这样的问题。

“但是你给不了钱,我也是没有办法交代。我还有家呢,我也要生活呀。”他好像觉得我有些胆怯了。

“但是你这样影响我的工作,又怎么可能让我还款呢”我坚决地说。

“他们不会影响你的,但是他们就是跟着你,你走到哪里他们就到哪里,万一你跑了,我就惨了。”他开始说出真心的话。

我感叹,当时求着做生意的是他,现在拼命催帐的也是他,而且还采取了不择手段的做法。

我给我妻小媛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我要有一段时间不回家了。有人天天跟着我,我怎么可能回家呢这不是等于把商场上的战火引到家里吗我拼死也不要让战火烧到家里,这个就是我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

“钱方,你首先放心,我会想办法解决你的问题。至于别的什么,我觉得你也是没有必要做。”我没有为他的威胁退怯。

“你也知道,那些是些什么人。我不想过多地说什么,毕竟我们是朋友,但是你不管如何,要为你的孩子着想,你的儿子是非常可爱的。”他又进一步开始威胁。

“不要说这些没有用的话。”我就是反对对我没有什么办法,又开始打我家里人的主意。

“我没有说没有用的话。”他没有放松威胁的口吻。

钱是什么,是使人高兴的东西,也是让人非常厌恶的东西。我现在就是非常厌恶钱,就是因为钱,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如此多的不平静。

钱方走了,留下了他的下属,要求他们每天一汇报。是的,他们没有干涉我的工作,我还是像以前一样努力地工作,唯一变化的就是我的身边多了一个保镖式的人物,他就像影子一样,我走到那里,他们就跟到那里,我到工厂里去,他们也不辞辛苦地跟我去。我心里非常地坦荡,我没有做什么对不起钱方的事情,无非就是面料款没有及时地还清。库里有东西,他们也不要。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