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武侠  >  鬼门徒  >  第四十九章 已所不欲 勿施于人

第四十九章 已所不欲 勿施于人

2643 2018-07-04 17:01:20

阴九满脸悲壮的大踏步向前走着。

在他的身前身后,一群往日关系远近不一,甚至水火不相容的魔兽不停的对着他骚首弄姿,做着一些猥琐的动作;一边做还一边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阴九心里羞恼得连死的心都有了,可是知道有人在暗暗的盯着自己;为了报复却不得不做出平静的样子。

只是即使如此,阴九的悲惨也还远远没有结束。

他刚刚走出不远便是狂风卷着尘土吹得他狼狈不堪,接着万里无云的天空居然突然聚起了大片的乌云,而后磅礴大雨便是当头淋下;而且这雨还仅限于他头顶方圆一丈之内,他被淋得如落汤鸡一般,可是周围的魔兽们却是丝毫无事。

好不容易挨过了暴雨,阴九的身体还没干透,气温却是突然骤降,漫天的冰雹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

从干到湿,从热到冷;全身一丝不挂的经历‘春,夏,秋,冬’。好像旦古以来仅阴九一人有了这种待遇,虽然未必绝后,但却

绝对是空前了。

然而,即使阴九已经是如此之惨,已经被阴九痛恨的某位却仍然是没有停止的意思。

阴九前行的路上,刚刚躲过一个突然出现的大坑,紧接着脚下竟然又会猛的窜出一丛荆棘,甚至于路过某些植物时,植物上的果实

都会突然的炸开,炸出满天飞絮沾得阴九的身上全身都是。

这所有的一切都使得阴九非常的震撼,所有的这些现象,明显已经不是人自身能力的范畴了;这应该是神的能力才对。

但就算是神,她做的这些也是超出了阴九的忍耐。

阴九那原本显得很悲愤的脸庞慢慢的变得越来越冷,那羞恼的眼神也是逐渐的冰寒起来。

“就算你是神,超过了我忍耐的界线,也一样要承受我的怒火。”

阴九的模样虽然狼狈,但身体却是仍然笔直;而且明明是愤怒到了随时可能爆发的程度,可是身上却是没有出现一丝的暴戾之气。

天上的那个身影看着阴九那似乎永远都不会变化的背影,疑惑中也不仅渐渐的开始觉得有些无趣。

“父亲秘法传信进来,说有个六岁的小孩子进了这个空间;可是这个家伙明明有十六七岁,而且一点都不好玩,捉弄了这么半天,居然都没什么反应。”

这个身影一边嘀咕着,一边跟在阴九的身后想看看他究竟想要做什么。没有了她的捣乱,阴九又没有了露点的顾忌,飞驰之下很快便是到了那个山谷。

进入山谷后,那一汪碧水便是出现在了眼前。

阴九进入山谷后反而放慢了步伐,缓步的走向了水潭,站在潭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而后又慢慢的蹲下身子仔细的观看着潭水,嘴里还念念有词。

那个身影看着阴九的举动越发的疑惑起来;但就在这时已经蹲下的阴九却是突然像箭一般迅速的扎进了水里,直奔池塘中间的巨形白莲而去。

天空中的身影其实也就是兽王风千寻的女儿风姿语立刻面色突变,终于明白了阴九的企图。

阴九之前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入水前让她推动提防的掩饰而已,入水才是他真正的目的。若是在这个兽冥石幻界的其它任何地方

,阴九的一切阴谋都没有一丝的用处,只需她一个念头而已。

但是这水里,却是这整个空间唯一不受她操控的地方;所以她才会坐在这白莲上参悟,借白莲来寻找控制这水潭的办法,按她的想

法只要她能完全操控这个水潭,她便可以真正的成为这个空间的主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感觉上就像是兽冥石幻界认可的一个朋友,是因为

感情我才让你做到这近乎神迹的一切,若是哪天兽冥石幻界不认可自己了,自己便会失去所有控制这幻界的能力。

“你想做什么?”

看到阴九冲向白莲,少女风姿语很快便是猜想到了他的企图,然后立刻就是惊慌的叫了起来。

这白莲乃是这个水潭的中枢灵魂,若是白莲损坏;连风姿语都是不知道这兽冥石幻界中究竟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对于风姿语的的叫声,阴九就似根本没听到一般,仍然是奋力的游向白莲,而且单手伸出似乎马上就要折断白莲的径一般。

焦急中,风姿语从半空中急速扑下,右手探出猛的朝阴九的后颈抓去,只要阴九脱离了水面;她便有千种方法对付这个隐忍恶毒的家伙。

虽然焦急,虽然下扑之势迅猛;但微风吹过秀发轻扬,风姿语仍是有一种仙子临凡的感觉。

只是在她的手刚刚探入水中之后,惊变却是陡生。

阴九在水里猛然翻身,那向前探出的手一挥之间便是抓住了她的手腕。

“你给我下来吧!”阴九大喝。

失去了操控幻界的优势,风姿语的身体力量跟阴九却是远远无法相比;她被阴九一把便是拉进了水中。

“你不是喜欢不穿衣服的吗?小爷也让你感受一回。”

区区水流根本无法阻计谋得逞后阴九那得意的声音,阴九将正在奋力挣扎的风姿语手臂一圈就是箍在了怀中。然后闲出的右手抓住风姿语肩头的衣服便是狠狠的一拉。

衣服破碎声立刻响起,风姿语肩头那粉嫩如玉的肌肤立刻便是暴露在了清澈的潭水当中。

阴九年仅六岁,并不知男女之事,也不知道在一个男人的怀中赤身**对一个女孩子意味着什么,只是知道光着身子很是尴尬而已,所以他对于将风姿语扒得赤身**并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你干什么?”风姿语真的惊慌了,连那动听的声音都有些变了腔调。

“干什么?”阴九冷冷一笑,心中充满了报复的快感,“你让我承受的,我都将数倍还加你身。”

“不要,你个流氓……”

风姿语大叫,只是她的叫声尚未停止,‘刺啦’一声,她另一个肩头的肌肤便也是暴露了出来。

接着,阴九的手顺势往下一拉,风姿语上半身的外衣便是全部离开了身体,只留下一个绣着莲花的白色肚兜掩盖着她那娇人的发育。

“不要,对不起,我向你道歉……”

风姿语绝望的大叫着,语气中充满了惊惶;这个时候,圣洁的气息、出尘的气质已经统统不见,她身上充斥的只有无尽的恐惧。

感受着风姿语身上的气息,阴九突然一愣,忽然间便是想起了有一次随母亲白无瑕在炫日城中游玩,看见了一个衣衫破烂的女子当街吊死时,听到母亲白无瑕说过的一句话。

“失节事大,性命事小;女子失节,唯死而已。”

“难道我脱了她的衣服,她便会死?”阴九愣愣的想道。

他虽痛恨风姿语的羞辱,但还远远没有到想要她死的程度。

借着阴九一愣的刹那,风姿语立刻拼命的从阴九的怀中摆脱了出去。

对于阴九已经痛恨到几近疯狂的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这潭水的诡异,全身能量勃发,一束浓烈的白光瞬时间便是笼罩在了阴九的身上。

“净化之光。”

风姿语充满杀意的声音接着响起,这净化之光几乎可以将任何物体完全分离成尘埃般的微粒,从此完全的消失。由此可见风姿语对阴九的恨意之浓。

只是就在这时,金身天猿猿力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小白鼠,你和他相遇即是他的机缘也是你的机缘,而且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他只是将你加在他身上的还给你而已,何必如此的愤怒呢?”

金身天猿以往那暴戾的声音却是变得深沉无比,只是这深沉当中还隐隐的有着一丝幸灾乐祸的意思。

接着,一层浓烈的黑雾便是自阴九右手腕金身天猿的印记处涌出,瞬间便覆盖了阴九的全身。

“主人,害我丧身,又被我保存了千年的至邪之气便是成全了你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