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武侠  >  鬼门徒  >  第三十八章 他,你惹不起!

第三十八章 他,你惹不起!

2865 2018-06-21 11:16:36

黑雾完全散开,那老者立刻色变。

阴九屹立在原地,身体四周被一个白色光罩守护,光罩中一个麒麟人虚影欢快的奔跑着。在他的头上,那十三把武器恍若浪潮一般的波动着驱散了所有黑雾后,却是突然幻化。

幻化成了一个以破天锤为轴,以其它武器为柄和刃的巨大剪刀朝落下的黑蛛爪剪了下去。

这剪刀不仅仅是神似,剪刃相合之时,一个充满锋锐之气的剪形光芒立刻便是脱离了这些武器前向黑蛛爪;而与此同时十三把武器再次变幻,一柄光芒闪耀的大弓便是凌空出现在了阴九的头顶。

“老头,所谓的九转之第一转潮生潮灭只不过是一个晃子而已;这破山剪,射神弓才是我这十三煞阵真正的变化。”

“你惹怒小爷,今天小爷就叫你器毁人亡!”

阴九一字一顿的说道。

在他说话的同时,这巨弓的弓弦之上九支腾着熊熊火焰的长箭接连出现。

老者震惊的想要避开,却发现自己已经完全被这射日弓锁定;自己闪动之时便必是这射日箭出之时。

惊恐的老者慌忙催动全身能量,澎湃的能量立刻便是迅速的冲出身体,在身体周围形成一层能量之罩。

御级的高手全身能量已经能真正的化为实质,这能量之罩出现后,老者唯恐防御不够,又继续催动能量在身体衣衫之外形成了一层能量铠甲。“轰。”

“咔嚓。”

十三煞阵形成的巨大能量剪刀先是破开了黑蛛爪外巨毒能量形成的壁罩,而后挟带着锋锐无比之气重重的剪在在黑蛛爪下五根利爪之一。巨形剪刀微微一顿,然后剪刀上立刻便是能量大增,轻易的便破开了黑蛛爪那坚硬无比的骨爪,被剪断的骨爪迅速的从半空跌落,深深的刺入石质的地面。骨爪刺入地面,地面上方圆十米之内立刻便是变得漆黑一片。

黑蛛爪内发出刺耳的尖叫声,而后立刻划作一道黑光挟带着浓浓的黑雾投向了老者。

而此时,射神弓的弓弦也是拉开如满月,九支熊熊燃烧的长箭如噬向苍天的火龙带着炙热之气疾射老者。

这九支箭前四中四,最后一支箭的大小却是足足有前面利箭的数倍大小。

前面四支长箭分射老者的四肢,这四支长箭带着锋效锐带着暴烈射到老者身上的光罩后立刻便是爆炸开来。

老者闷哼了一声,外围的能量之罩应声碎裂。

中间的四支长箭,分射额头、咽喉、胸口、小腹,紧随在前面的四支长箭之后转眼间便是到了老者的身前。

老者怒喝了一声,慌乱的一把抓住飞回的黑蛛爪,猛的向外一磕;射向额头和咽喉的长箭便应声炸开。

老者踉跄着连退几步,手中原本便被重创的黑蛛爪上又有两根利爪碎裂下来。

而此时,射向胸口和小腹的长箭也是如怒龙般电射而至。

又一次惊天的炸响。

老者全身铠甲碎裂,射体喷血飞出,重重的摔在地上。

身体刚一着地,老者便本能的想要弹身而起,但全身骨骼和内脏却似片片碎块一般,刚一使力便是使得他痛苦的惨叫了起来。

“小辈,你敢伤我,猎鹰会将与你不死不休,我段玄墨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老者凄厉的大叫着。

“是吗?”阴九面冷如冰,声音中更是充满了煞气,老者段玄墨的声音还未落下,他便是如鬼魅般幻化出道道残影来到了老者的面前,“只是你恐怕没机会了。”

阴九的话音一落,手中立刻便是出现一柄火红长剑直刺老者咽喉。

“住手!”

就在这时,一声动听但却寒冷异常的女子喝声突然响起。

阴九眉头微几天一皱,手中长剑丝毫不停直深深的刺了进去,长剑自咽喉进,自后颈出;而后阴九手上猛的一旋段玄墨的头颅与身体便是自颈项部分离开来。

“我本来想给你留个全尸的,只是据说你们这些御级高手只要身体仍然完好便可能复活,为了不给你报复的机会,我不得不小心一二。”

阴九冷冷的说完之后,才抬头看向自已的身前。

在他身前约三米远的距离,一个一身黑衣,身材玲珑浮凸的女子正站在那里。

这女子黑纱蒙面,看不出长相;但是那一对漆黑似墨的双瞳却是深遂似海,让人似乎只要看一眼便会深深的陷入进去。这个女子整个人的气质也似墨莲一般,诡异而又充满了诱惑。

“我已经喝止你为何还要杀人?你小小年纪怎么这般残忍?”女子愤怒的道。

阴九不屑的笑了一下,“他欲杀我们兄弟之时,你怎么不出来喝止?我要杀你们的人时,你就出来了?而且他声言与我不死不休,难道我不杀他,留着他来杀我?”

“难道你们猎鹰会的命比我们兄弟的更珍贵?”

阴九不屑的反驳气得女子的酥胸不断的起伏却是说不出话来。

半晌之后,女子指着阴九,“我阴止你杀段玄墨长老便是想饶你一命;但你无视我的警告,杀我猎鹰会外堂长老;你死定了。”

“刚才那个段玄墨似乎也是这么说的。”阴九冷冷的回道,“但是我的命仍在!他却死了!”

“你?……”

愤怒的女子彻底的无语了,双手印诀连连变幻,一道道玄奥诡异的气息迅速的出现在身体外,而后便如孔雀开屏一般,九柄长剑闪着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九种颜色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小子,别以为就你有先天器灵武器,可结阵法;我也一样,而且我乃是灵级十阶,你却仅仅是知级五阶,如今更是因强行催动而接近油尽灯枯之境,我杀你不费吹灰之力。”

九柄长剑齐出,黑衣女子的气势立刻便是攀升到了几乎与那个段玄墨一样的程度。

阴九此时的情况却是如同黑衣女子所说;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虽然面色惨白,嘴角带血,阴九的身体却是如钉子般丝毫不动。

体内经脉中那撕裂般的痛苦和全身那虚弱得随时可能倒下的无力感就恍似根本不能影响一般。

“要战便战,何必废话。”

阴九冷笑着,身体内仅剩的能量再次被强行催动,十三柄武器也是再次排列到了半空当中。

但就在这时,带阴九等人来到这里的白衣祭祀却是突然分开人群走了过来。

这白衣祭祀没有看向阴九,而是平静的看向那墨衣女子。

“墨莲堂主,这个孩子你若不起。”白衣祭祀淡淡的说道。

被称为墨莲的黑衣女子眉间一皱,“圣雨祭祀,你莫非是在吓我吗?除了你神庙的祭祀以外,还有什么人是我猎鹰会若不起的?即便是附庸于神庙的某些家族中人,我猎鹰会也不是没杀过。”

“他不同的。”白衣祭祀满怀深意的看了阴九一眼后,淡笑着摇了摇头。

随后,嘴唇翕动,一股肉眼可见的轻微能量波动便是传进了黑衣女子的耳中。

黑衣女子仔细的倾听着,眉头皱得越来越紧;当圣雨祭祀的话说完之时,黑衣女子眼神复杂的看了阴九一眼。

“你很好,居然能得教皇大人重视;我不得不放过你,只是猎鹰会是不会罢休的,我猎鹰会首脑必会与教皇大人沟通,一旦取得共识,便是你丧命之时。“

黑衣女子说完后,身后九彩之剑立刻消失;然后眼神隐晦的朝人群中扫了一下便腾空而去。

阴九也是收回十三柄武器,朝圣雨祭祀微一抱拳,“多谢圣雨祭祀解围。”

然后不待圣雨祭祀回答便对着南宫远三人使了个手势,带着三人朝魔兽山脉的方向走去。

自己等人刚到这里时,圣雨祭祀不提出警告;刚刚遇险时也不见这圣雨祭祀出现,明显神庙对自己存在试探之意。因此,阴九对神庙的好感也是再一次的减少。

阴九等人缓缓的在圣雨祭祀的视线中消失。

圣雨祭祀居然丝毫没有怒容,转身走出街道后,来到了一个相对僻静的小巷当中。

然后突然轻声说道:“回去禀报教皇大人,这阴九之潜力相当恐怖;能以知级之力抗衡御级初阶高手;只是却仍在控制之内,即使加上那个来历颇为神秘的南宫远也不会对神眷帝国主神庙的计划有什么影响,可以利用。”

话声落下,虚空中突然有人应道:“是,谨尊祭祀吩咐。”

然后,一阵轻微的能量波动过后,小巷中便再次的恢复了宁静;圣雨祭祀也是慢慢的在小巷中踱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