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武侠  >  鬼门徒  >  第二十四章 可敢一战!

第二十四章 可敢一战!

3309 2018-05-17 17:03:16

“你可敢一战?”

在这一刻,阴九那瘦小的身体却是爆出了与身体完全不相符的庞大气势。

阴九,年仅六岁;但却要与炫日城第二大势力冥府府主决战。

这种事情若只是听说,无异于笑话一般;但阴九从出现伊始的种种表现,却是使得所有人都不觉得他挑战冥青宇有任何不妥之处;反而觉得冥青宇被阴九挑战,是极其不幸,极可能因此丧命的事情。

冥青宇神色踌躇、目光闪烁着,他知道无论是覆灭阴家或是奴役阴家都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有了阴九的强势出现,再加上神庙的参与。他现在想的已经不是覆灭阴家,寻找族中典籍记载的阴家秘密;而是如何能保住冥府一脉不在自己的手中断绝。思忖了良久之后,冥青宇毕竟是杀伐果断之人,尽管心中已有恐惧,但还是看似强硬的说道:“战,可以!但必须请神庙的月影大祭祀见证;否则,我宁可杀死白无瑕,拼得全族尽灭,与你鱼死网破!”

月影大祭祀微笑着点了点头,抬起手指在鬓角梳理了一下,虽是男人却有着女仙般的绰约风姿。

“本祭祀虽然不喜欢打杀,但是冥府府主与我神庙最有潜力的注灵师的比斗,我还是想见识一下的;本人很容幸能见证二位的决斗。”月影的话语风轻云淡,但其中的警告之意却是相当的明显,因为你冥青宇是在与‘我神庙最有潜力的注灵师’在决斗;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

冥青宇面色铁青,朝身后挥了挥手,白无瑕周围的冥府之人立刻便散开了。阴九走到神色冰冷的白无瑕身前,将手轻轻的在她的背上拍了一下,一股阴煞之气立刻便涌入了她的体内;白无瑕全身一震,眼中出现了茫然之色;然后很快的便变得清明起来。

白无瑕与阴火等人一样,原本虽然受人控制,但对发生的所有事却都清楚的很;因此,她刚刚恢复清醒,眼中便立刻被一抹浓浓的悲愤所覆盖。

白无瑕轻轻的抱了一下阴九,在他的耳边说道:“孩子,小心一些;如果有可能的话,妈妈不希望看到冥青宇再活在这个世上。”

“嗯!”阴九重重的应了一声。

莫说是冥青宇手上还沾了阴家人的血,就算是没有任何原因,只是白无瑕的一句话,他也不会再让冥青宇活下去。

白无瑕与阴火都清醒过来。这一刻,阴九有着深深的庆幸,若不是在丹阁盗丹之时无意中在丹药中做了手脚,刚一出现便感觉到了阴火等人体内摄魂蛊的那一点微弱的阴煞之气。

阴九不知道今天的情形会不会掉转过来。

毕竟,无论是摄魂蛊惧冷,还是丹药中做手脚都是有些太巧了。

这种后怕的感觉阴九绝对不想再有第二次,所以冥青宇必死;所有企图谋害谋害阴家之人也必须死!

“冥府主,这里狭小了一点,想必演武场能让冥府主尽情发挥,也顺便让我们阴家之人感受一下冥府主的神威!”

白无瑕站起来走到了阴火的身边,而后阴九看向冥青宇冷冷的说道.

冥青宇面无表情的看了阴九一眼,转身便走向演武场;不久前他还在演武场虐杀阴家族人,可是现在虽然仍是演武场,那残虐的快意却是烟消云散,被压抑,恐慌,甚至是恐惧所覆盖了.

他怕的不仅仅是个人的生死,还有冥府的未来;面对阴九他的心中已经有了裂痕,纵使他的实力强于阴九,但取胜的机会也是极其的渺茫了.

更何况即使是胜,他敢取阴九之命吗?他不敢,神庙虽然号称不参与俗世争斗,但神庙的护短却是人所共知,从出生伊始,冥青宇还未听说过哪个势力在得罪神庙之后,仍能存在.

所以,尚未战,他已败!

而这一切,他知,阴九也知.

现在的情形正是阴九精心谋划所得,阴九虽然出场阵势浩大,但却只有他自己知道,以猎阳锤为主的这上千把武器,只是哭灵控制自主飞行而已.

武器再好也需要武器之主有足够的精神力和足够的能量去控制,去运转;器灵固然能控制武器自主攻击,但其威力却是与主人的实力息息相关.在那空间之中,有那建造空间之人用大能力使得整个空间都源源不断的为这些武器提供能量;但阴九却是无法做到。

以阴九现在知级三阶的实力,单单控制一把破天锤或是猎阳锤都已经是无法完全发挥这两把武器的实力;所以他的出场其实也主要是震慑而已.

而为阴火等人解除蛊毒,或是通过神识中肉丘坟与占据灵先生肉*身的刺魂联系引来神庙祭祀;却都只是他在出现之后,发现问题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的决定.

也正是这些极为正确的决定造成了现在的情况.

当然,与冥青宇一战,阴九却是并不担心;虽然冥青宇实力要高出他一个等级近十阶,但心中裂痕已成阴九相信自己定能杀他.

“冥青宇,阴家人之血,今日你当以血还;阴某来了!”

演武场上,话音一落,阴九便向冥青宇冲了过去,身化幽冥鬼舞,掌化幽冥鬼爪,连绵不绝的攻向冥青宇。

破天锤器灵在那空间中为守护阴九受伤,猎阳锤阴九也未取出。

阴九修炼到了知级三阶,而且经历了空间的种种变故之后,此时正处于实力将要再次上涨的时候,现在所欠缺的就是一点触发,一点明悟,一点压力。

冥青宇此时就是阴九为自己选择的那一点压力所在。

“幽冥鬼爪之千手魅罗!”

阴九一上来便是幽冥鬼爪三大绝杀之一,漫天的爪影瞬间便是将冥青宇的身体尽数笼罩在内。

冥青宇目光冰冷丝毫不管阴九那千百爪影临身,略一观察便是猛的一拳击出,而这一切却恰是正好击在那千百爪影中唯一真实的利爪上。

论对战经验,冥青宇比阴九强得可不是一星半点,因此,正常来说,决斗刚一开始,他就利用最省力、最有效的方式,打乱了阴九的后续攻击。

只是他却没有想到这却是正落在了阴九的计算当中,阴九升到知级三阶已经足够久了,积蓄的力量也早已足够;现在的他就是要逼着冥青宇与他以硬碰硬,在压力中升级。

“砰!”

拳爪相交,冥青宇只是身体一震,阴九却是迅速后退;只是这后退中阴九施以幽冥鬼舞,身形闪烁着幻化出道道幻影,围着冥青宇快速旋转起来,别人根本看不出阴九是被震退或是战术。

只有阴九感觉到,在拳爪相交之时,那股阴沉绵密的能量是何其庞大;那股能量在摧毁阴九的能量之后又冲进了他的身体,在阴九的有意引导下,混合着他体内的能量迅速的在经脉中旋转起来。

经脉中传来的那膨胀欲裂的痛苦和拳爪相交能量刚刚涌入体内时的震动,都使得阴九感觉到自己升级的瓶颈已经有了松动。

“可敢再对击一拳!”

阴九身化幻影,大喝一声,同样变爪为拳朝冥青宇轰了过去。

冥青宇修炼功法乃是属阴属性能量;他的战斗方式也是以灵活、变幻为主;但是现在的他心底痛苦压抑,自是需要发泄;因此,阴九喝声刚起,他便是毫不犹豫的聚集能量挥拳对轰了过去。

“轰!”

两拳相交,一声巨响后,阴九再次后退;第一次拳爪相交看似对轰,其实阴九却利用幽冥鬼舞将冥青宇的劲力卸去了三分之一;而这次阴九却是仅仅卸掉了四分之一,与冥青宇的四分之三能量硬轰了一记;但饶是如此,在身影幻化中,他暗藏在身前的拳头还是不住的震颤着,他感觉到从拳头到手臂都痛苦得几乎麻痹了。

只是这次的对轰也同样的是好处巨大,虽然经脉中再次传来了那胀痛欲裂的感觉,阴九却是感觉到瓶颈已经有了破碎的迹象。

“令公子果然是不同凡响啊,居然在战斗中寻求突破。”

月影白衣大祭祀和暗夜祭祀不时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阴火和白无瑕的身边,低笑着说道。

神庙的祭祀一直都是眼高于顶,地位超然;只是不知为什么,月影在和阴火说话的时候居然是异样的谦和。

阴火笑着点了点头,眼中露出欣慰:“九儿自小身体羸弱,但却是即聪明又懂事;两三岁时便比许多十几岁的孩子都要更有智慧,现在刚刚六岁便已做到了许多连我都无法做得更好的事情。”

阴火与月影等人尽都是目光锐利之辈,阴九与冥青宇第一次对轰之时,二人虽然没有看出端倪;但这第二次对击之后,这二人甚至包括白无瑕和阴家的几位长老,以及兄弟盟那二位受制的盟主和彩衣四老都是看出了阴九的目的。

只有情绪极端不稳定的冥青宇还是当事者迷!

在月影与阴火谈论之时,阴九与冥青宇又是对轰数记。

在阴火与白无瑕身后观看决斗的阴家的几位长老会长老,阴乾、阴坤、阴阳,以及支系的几位长老;于震憾之际却尽都是心如死灰。

这几人谋夺族长之位,却是受人利用险些葬送整个家族,受了这严重的打击,再加上阴九的强悍表现,几人知道长老会从此只怕要名存实亡了。

而且即便是那阴坤此时也无法完全的对阴九提起恨意,阴风虽然死在阴九手上,但归根结底却是自己的责任和冥青宇的操纵;而且阴九还救了自己一命,已经无法去寻阴九报仇了。

“唉!风儿,是爷爷害得你丧命啊!”

阴坤长叹了一声,瞬间便是眼泪?流,苍老了许多。

“再来!”

阴九的笑声回响在整个阴府上空,这短短的时间内,阴九已经与冥青宇对轰了数十记之多。

只需再来一拳,阴九知道自己便是可以升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