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武侠  >  鬼门徒  >  第三十九章 兽师

第三十九章 兽师

2769 2018-06-21 11:17:36

阴九和南宫远等人出了街道,快步的走出了城镇。

出了城镇后,阴九的身体突然一闪,幽冥鬼影便是发动,迅速的向前奔去。

南宫远和幽明、上官承龙莫名其妙的看着阴九的背影愣了一下后;赶紧加快速度跟着阴九的背影追了过去。

魔兽山脉的山脚离阴九等人刚刚战斗过的城镇约几十里远,阴九开动了幽冥鬼影后很快的便是来到了魔兽山脉山脚处;但他却是没有延着别人踩出的路上山,而是迅速的扑进了旁边的树林。

南宫远三人远远的看见阴九进入树林,不仅心中疑惑,但还是跟着进了树林当中;刚一进树林,三人便看见了阴九突然变得踉跄的身影。

阴九扶着树木,在杂草当中歪歪斜斜的向前走出几米后,突然身子一软,栽倒在乱草当中。

南宫远三人一惊,快步赶到阴九到下的地方;却是发现阴九已经昏迷了过去,而且面色青白,浑身冷如寒冰,连眉毛头发上都是结出了一层淡淡的白霜。

“他一定是刚刚与那个段玄墨战斗之时,能量消耗过大体内的能量出现了偏差,我们必须尽快找个地方让他治好伤势。”南宫远焦急的说道。

幽明与上官承龙的脸上也出现了焦虑之色,他二人在第二关结束之时便已经知道自己在最后一定会被淘汰,之所以还坚持要来参加这第三关的遴选,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因为阴九。

这不仅仅是因为报恩,也是因为阴九在第二关遴选时展示出的那令人震撼的注灵之法;若是能够从阴九那学到这种注灵之法,二人的家族在整个大恩公国的地位都会迅速飙升;二人在家族中的地位也定然会无出其右,下一任族长必定是非二人莫属。

对于深刻的体会到家族中,族长之位竞争的残酷性的二人来说,这种诱惑是无法抗拒的。

“这怎么办?”幽明的深沉远远比不上上官承龙,立刻急切的说道:“这魔兽山脉我们根本不熟啊,而且在那城镇中,他又刚刚杀掉了那个猎鹰会的分堂长老,也不能回去。”

幽明说话的时候,南宫远的眼眸便不停的闪烁着似乎在迟疑着什么,久久无法决定。

上官承龙看出了南宫远的异样,忙说道:“南宫兄,你是不是有办法找到地方可以让阴九兄弟养伤?若是能找到就要尽快啊,否则以阴九兄弟的这种情况耽误久了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上官承龙的话使得一直犹疑不定的南宫远身体立刻一震;眼神看向了面色青白,固寒冷而牙齿相撞、浑身都开始哆嗦的阴九,然后似乎想起了什么,表情立刻便是变得坚定起来。

“你们俩背着阴九兄弟跟我来。”南宫远说道。

然后看着上官承龙将阴九背起,便转身在树林中开始在前面带路。

这树林其实只是一大片森林的外围,它的面积可以说得上是广袤无边,自魔兽山脉的山脚沿着山坡一直向上到半山脚有很大一片面积都是被这森林覆盖。

森林的上方几乎被密密麻麻的枝叶完全的遮挡;除了极少数地方露出点点的光亮以外,基本无法分辨方向;但南宫远却似乎对这片森林相当熟悉。

带着上官承龙和幽明在森林中沿着山坡一直曲折向上,所走过的地方均是相对好走且灌木较少的地方;而且随着在森林的时间越来越长,上官承龙和幽明渐渐的有了一种错觉。

他们甚至觉得,南宫远居然有一种与周围的环境完全融为一体的感觉,二人不得不一直的盯着南宫远的背影,否则只要一分神,南宫远虽然仍在二人的身前,他们却是觉得南宫远消失了似的。

尤其令二人感觉到疑惑的是,这里是魔兽山脉,是以魔兽众多而闻名的地方;可是一路上除了远远的听到几声魔兽的吼叫之外,几人居然没有遇到任何一个魔兽;就像是因为他们的到来,所有的魔兽都自动避开了似的。

上官承龙和幽明跟着南宫远一直向上,当三人转过一块巨大的岩石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空地。这空地上不仅没有杂草,反而开关争奇斗艳的野花。

三人在岩石前转身,一个如同被打磨过的浑圆洞口立刻便出现在了三人的眼前。

南宫远看着洞口,眼中闪过一丝忧伤,一丝回忆,然后便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上官承龙和幽明互相对视了一眼,一路上的怪异也使得二人生了警惕之心,犹疑了一下后,才小心戒备着进入了洞中。

这洞的通道并不长,仅仅十几丈,而且相当宽阔,即使是并行三人也不会觉得拥挤;出了通道后便是一个布置得犹如厅堂的圆形洞空,就连穹顶都是圆的。

圆洞的墙壁和穹顶上都刻着一些简单的花纹,看似没有什么规律,却丝毫不觉得紊乱,反而让这个洞中凭空增添了几分生机盎然的感觉。

队了花纹以外,洞壁之上还有四个略小的洞口,从洞口看去,这四个均应该是类似于卧室的存在。

“你们两个将阴九兄弟放到最后一个洞口里,我去找一些对阴九兄弟恢复有好处的东西;只是其它三个洞口不要乱进,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南宫远叮嘱了一下,便匆匆的出了洞。

上官承龙背关阴九进了最后的那个洞口,洞中摆设很简单,一张石床铺着某些不知名的植物编成的床席,床的旁边一个石桌、一个石凳,仅此而已。

幽明帮着上官承龙将阴九轻轻的放到了床上。

此时,阴九的身上都已经全部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白霜,若不是他的身体还在轻微的颤抖,嘴中也有些许白气吹出;二人甚至怀疑阴九已经冻死了过去。

上官承龙和幽明对视了一眼,眼中均是有着焦虑之色;二人修习的功法均是火属性,但却不敢胡乱的对着阴九使用,怕弄巧成拙。

因阴九而产生的焦虑和由于对南宫远的怀疑而产生的身处陌生之地的不安全感;使得二人异常的烦燥。

“承龙,你在这里照看阴九兄弟,我到那几个房间去看看;说不定能发现那南宫远的一些秘密,若是他不怀好意,我们兄弟二人带着阴九兄弟也容易脱身一些。”

幽明说完,不顾上官承龙的反对便快步的走到了圆形的厅堂当中。

上官承龙与幽明在这边对南宫远产生怀疑,可是阴九对这些却是一无所知。

现在的他就感觉到自己就像是处在极寒之地的冰天雪地当中,除了心底隐隐有一点微弱的火热之外,自己就像是走在无比寒冷的冰原上,整个身体都已经完全被寒冷覆盖。

而且是越走越冷,身体也是越来越虚弱。

阴九感觉到自己随时都可能倒在冰冷的地面上,那已经变得有些模糊的神智随时都可能完全的失去清醒,然后沉沉的睡去。

只是冥冥中却似有个声音一直在呼唤自己,像是阴雨、又像是母亲白无瑕、更像是识海中的灵儿。

这声音中充满了焦急,充满了关心;似乎自己只要沉睡过去便会永远的离开她们。

阴九咬着牙坚持着,他不愿意离开这些爱着他的人;更不愿意让这些人为他伤心,所以他一次又一次的坚持,一次又一次的在昏睡的边缘清醒过来。

只是这清醒也只是短暂的神智清醒,身体却是如冻僵了一般仍然无法动弹。

“我不能一直这样,不管你是极地冰寒还是其它的什么,都不能困住我;全身能量给我转!”在又一次短暂的清醒之时,阴九抓住这难得的清醒,在意识中狂吼道。

随着他的狂吼,阴九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内那近乎凝固的能量隐隐的有了要转动的迹象。

只是阴九这边刚刚有所转机,那到了圆厅的幽明却是突然惨叫了起来;上官承龙只是身体一闪便是到了洞口,只见幽明却是不知遭到了什么重击,身体如同炮弹一般从那第二个房间中飞了出来,然后重重的撞在石壁上滑了下来。接着,一个略有僵硬但却暴戾无比的声音便是回荡在了这个山洞当中。

“兽师之所,岂容汝等卑污之人进入!若再擅入,必取你性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