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武侠  >  鬼门徒  >  第十四章 内乱

第十四章 内乱

3127 2018-05-04 14:07:47

藏器阁,乃阴家禁地,除了族中被批准进入的子弟外,任何人都不得陪同。而阴火及阴乾、阴坤、阴阳却是提前进入了阁中准备启动通道。

所以此时只有零星的几个准备进入的子弟站在藏器阁前。

“这阴九不来便罢,只要他来,就必死无疑。”

轻抚着胸口,感受着那里隐隐传出的诡异能量,阴风不由得有些兴奋。兴奋之余,阴风看向身旁的那四位支系长老后人的目光,又有一些怜悯与残虐。

“工具而已……”阴风暗暗的想道。

与阴风相比,站在他身边的阴雨却是显得憔悴了许多。虽然仍旧美丽,但那如白莲般清雅的气质却是早已消失不见;一双剪水双瞳中黯淡而又迷茫。

只有当她的目光偶尔透过藏器阁外的层层禁制扫向外面时才会闪过一丝神采。

虽然她想看到的那个人只是个孩子,但整个家族却只有这个孩子让她感觉到了温暖,也只有这个孩子才真心的保护她。而莫名的她竟然在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才会有一点安全踏实的感觉。

“他……他来了?”

当阴雨的目光又一次的投向外面之时,眼中突然出现了一丝慌乱。不知为何,未见时想见,人真的来了她却又不希望他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阴雨略有些慌乱的躲闪着,阴风的目光却是阴冷的投向了禁制外面刚刚出现的三个人影。

阴成和阴柔一左一右的单手推着轮椅,轮椅上的阴九虽然体形瘦小,但双目中两道利光却是直接朝阴风对视过去;目光中除了远超阴风的寒冷之外,还有着几分不屑。

阴风的目光与阴九对在一起,顿时觉得双目刺痛,脑海中轰的一声炸响;强烈的痛苦使得阴风痛叫了一声,趔趄着接连后退了数步才停了下来,他紧闭的双眼随着眼角的抽动不断的流淌着眼泪。

阴风的异常立刻将那四个支系子弟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在四人略显紧张的注视下,阴成和阴柔施施然的推着阴九的轮椅穿过了早已经解开的层层禁制来到了几人面前。

“雨姐。”

阴九微笑着和目光闪躲的阴雨打个招呼后,没有再理另外几人;更是无视于刚刚睁开双眼的阴风;和阴成、阴柔来到了藏器阁的门前。

阴风自背后盯着阴九,目光阴毒却不敢上前,他不知道阴九年仅六岁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精神力;但却是非常畏惧。只有暗暗的发着狠;并且右手始终抚着胸口,似乎那里有着可以让他拥有超过阴九实力的东西。

就在这时,阴乾的声音突然自炼器阁内传了出来:“藏器阁即将开启,开启时间一刻钟;你等做好准备。进入藏器阁后也要多加小心莫要为凶器和怨器所伤;得到武器需要离开时可自空间中间的传送阵离开,若是紧急之时可捏碎保命玉简,玉简上的定位传送也会带你们回来。”

阴乾仿佛例行公事一般,不带丝毫感情的说着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的话语。

“开启!”

阴乾的声音落下后,阴火的声音却是突然响起。

伴随着他的声音,阴火、阴乾、阴坤、阴阳四人的身影也是缓缓的在藏哭阁中升起,最后分别停到了藏器阁的四角之处。

所谓藏器阁,是一个只有四角的,有着浓郁古朴之气的怪异楼阁;楼阁外的百米之内充满了禁制。

不仅如此,就连藏器阁本身也是也显然刻画着繁复的阵法禁制。藏器阁的四角呈龙形,龙口中各自含着一个灰??的不知品种的拳头大小的石珠,石珠上同样雕刻着怪异的符文。

阴火四人面对着龙口,同时伸出一手将另一手的食指划破,将血液滴在石珠之上;随后一阵奇异的吟咒声便是自四人的口中响起,伴随着咒声,纷繁复杂的印诀也是不断的在他们的手上呈现。

一道道印诀所幻化出的光芒,接连不断的印入龙头的眉心处。

每当有一道印诀进入眉心,龙头上的双目便是亮了几分;但除此之外却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一直到阴火四人足足打出上百个印诀后,阴火四人突然双手相合食指伸出将指尖逼出血迹又点在了龙头的眉心。指尖在龙头的眉心上一触即收,而后身体便立刻迅速的向后飘出。

与此同时,一点红芒突然在龙头的眉心大放光彩;龙头的双眼也是突然间红光流晕;雕刻在藏哭阁的四头石龙居然如同活过来一般带动着整个藏器阁旋转起来。

旋转的同时,看上去无门无窗的藏器阁在一阵‘咔咔’的响声中,居然整体移开了原地;在原本藏器阁的下面一个圆形的幽深洞口出现在了阴九等人的眼前。

除了阴九外,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了那个洞口;但阴九却只是在洞口处扫了一眼后,便看向了移到一旁的藏器阁。

从直觉来说,这藏器阁的功能绝对不是简单的用来掩护洞口这么简单;而且刚刚在藏器阁刚一旋转的一瞬间,四个石龙上所散发出的那一丝隐晦至极的气息也是使得阴九觉得这藏器阁绝对不是普通之物;而以阴家这种小家族的实力,按理说也绝不可能拥有这等宝物。

这一切,都让阴九非常的迷惑。阴九甚至于感觉到当这藏器阁流露气息的那一刹那,自己识海中坟墓的第四层中间的那道门户都是突然震动了起来,似乎是里面被封印的魔魂疯狂了一般。

“洞口开启时间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赶快进入!”

阴火的声音将阴九从迷惑中拉了出来。阴九收回目光时发现阴风和四个支系的子弟已经相继的进入了洞口,阴雨也是在洞口旁边暗暗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跳了进去。

阴九看着阴火鼓励的目光,笑着点了一下头,控制着轮椅和阴成、阴柔同时的进了洞中。

随着三人的身影在洞口消失。

阴火四人几乎同时出了一口长气,缓缓的收回一直控制着藏器阁的神识之力,接着先后飘落到藏器阁前的地上。藏器阁一旦失去控制,时间到了便会自动回到原位。

只阴火刚一落到地面,神色却是立刻一变,陡然怒喝道:“三位长老,你们这是何意?”

原来阴乾、阴坤、阴阳三人落地之时竟然不动声色的将阴火围在了中间;而且均是面露狞色,浑身能量涌动。

“族长,你这一脉族长之位也坐得够久了?该是让一让的时候了。”阴坤满脸的狞笑,丝毫不见平时的阴沉。

他的话音落下后,阴乾与阴阳立刻同时狞笑起来,同时三道火热的能量也立刻从三人的身上腾出,分别化为火鸟、火虎与火狼的形状。这三股能量却并不是单纯的阴乾三人身上的能量,而是三人自藏器阁秘洞中获得的武器器灵所化。

三个动物刚一成形,伴随着火热与威压,鸟鸣与兽吼也是接连响起。

不知为何,在这生死关头阴火的心中居然隐隐觉得有些古怪,阴乾三人尽管早就心怀鬼胎,但三人惧是性格阴沉之辈;如今阴家还尚未落入三人的掌控,按常理来说,决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发难,可是却偏偏发生了;这让阴火在愤怒的同时又不禁有些疑惑。

只是鸟鸣、兽吼的同时,一道如火练般的能量立刻便是自鸟喙发出盘绕向了他的身体;而火虎与火狼也是分别带着刚猛与狠厉的气势猛的朝他扑来。

阴火根本来不及思考,便是怒吼一声,丝毫不弱于任何一人的磅礴能量从身上散发出来,在身后形成了一个火焰狮子的虚像。

与此同时,一个拳头大小但却浑圆无比的青色珠子也是在一阵能量波动后出现在了阴火的头顶。

“三位长老,恐怕是忘了这裂星的存在了?”

阴九的怒笑声中,身后的火狮突然化作一道火焰投进了珠子当中。接着,珠子立刻光芒大放,青色的光芒中,三道青金色的光影从珠子中一闪而出,分别射向火练与火虎和火狼。

这青金色的光影形似旋转的飞刃,速度极快,呼啸着一闪间便是与火练、火虎与火狼交击在一起。

道道裂帛声中,火练片片断裂,转眼间便化成道道光影消失不见,那火虎与火狼和青金色光刃相交却是发出了金铁交鸣的声音,火虎与火狼同时身体一震,而后火光四散,分别化成两把宽剑回到了阴坤与阴阳的手中;只是剑身上的光芒却似乎很不稳定,一直毫无规律的闪烁着。

“以你三人的性格,在这个时候对我动手,必然有所倚仗;我有裂星在手,单凭你们三人还伤不了我,叫幕后之人出来。”阴火冷冷的说道。

他虽然性格暴烈,但心思却是颇为缜密,否则也不会坐上族长之位了。

果然,他的声音一落,数道长笑声便立刻响起。

“阴族长,能凭一已之力,震慑长老团数年不敢动手,你果然有令冥某佩服的地方。”

随着这阴火有些熟悉的声音,十几道身影迅速的自阴府中的各处闪现,仅仅几次呼吸便是来到了阴火的面前。

看着这些突然出现的家伙,阴火虽然看似平静,但眼角却隐晦的抽搐了几下,有些沉重的说道:“冥府主?兄弟盟的彩衣四老?果然是你们!”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