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武侠  >  鬼门徒  >  第四十三章 役魂

第四十三章 役魂

3318 2018-06-29 14:50:23

阴九自是没有朋友,上官承龙在家族中为了族长之位勾心斗角也是无友,南宫远在人类世界更是孤苦一人。

三人虽然因为南宫远的凄苦身世心里有些压抑,但三兄弟结拜的快乐很快便是将这压抑冲到了九霄云外。

“三弟,这个幽明本想下手杀你,却被承龙阻拦;若不是我回来得及时恐怕不仅二弟的手臂会被废掉,你们二人的性命都是难保,

你和承龙看看应该怎么处置他?”

高兴过后,南宫远批着山洞角落里又悔又怕的幽明说道。

“他?”

阴九止住笑声,转头看向光网中狼狈不堪的幽明,眼神逐渐变得寒冷。

听到三人提到自己,一直担心受怕的幽明全身立刻颤抖起来,尤其是看到阴九眼中的冷意和上官承龙那吃人的眼神后,更是恐惧万分,连连求饶。

“阴九兄弟,承龙兄弟……啊不……阴九小爷,上官承龙大爷;我幽明知错了,我不是人,不该因怕死就要逃跑,也不应该想要害您二位;看在我幽家和二位的家族同在炫日城的份上,看在我家和上官承龙大爷家乃是世交的份上,请二位饶了我!从今以后,我幽明愿意给三位大爷做牛做马,随时听候三位大爷的指使。”

幽明卑躬屈膝、口若悬河的说着讨饶的话,脸上的阴冷与狠厉也是被满脸谄媚所取代;只是眼中那偶尔闪过绝不会引人注意的屈辱与仇恨却是让人心底生寒。

“你们三个该死的家伙,让小爷我承受如此的屈辱;若小爷今日能留住性命,早晚必将你们碎尸万段。”

幽明心里发着狠,嘴上的求饶却是仍旧滔滔不绝,脸上的表情也是极尽可怜之相。

阴九三人看着幽明的丑态,心里是觉得可恨又可笑。

阴九说道:“这个家伙确实该死,只是毕竟他的家族和我家以及二哥家同在炫日城,若是杀了他被幽家知道,恐怕我们阴家和二

哥的家族都会麻烦不断。”

说到这里阴九露出了沉吟这之色。

听到阴九的话,上官承龙争得立刻便要出声,却是被南宫远暗暗的拉了一下;南宫远知道,以阴九的性格是根本不可能轻易放过

幽明的。

只是幽明在听到阴九的话后却是欣喜若狂,忙说道:“就是,就是,若是杀了我,三家以后必然冲突不断;而若是留下我,幽家

以后肯定会成为二位家族的助力。”阴九笑着点头,似乎很同意幽明的话,只是眼中却闪着诡谲,然后突然叫道:“刺心师父,你出来!你再不出来,我就要忍不

住杀了他了。”

阴九的话音未落,一道幽光突兀的在他的身前闪现,幽光过后一个瘦高如竹竿般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了洞中。

这个身影不仅瘦高,连脸也是奇长无比,长相怪异;一双眼睛更是白仁多黑瞳少,看起来相当的不舒服;只是那豆粒般大小的黑

瞳中却是闪烁着锋锐的光芒,似乎只要看人一眼就能将你看得通透无比,再无任何秘密。

“阴九小子,我是帮你,你怎么还不耐烦了呢?”这人影刚一出现便是埋怨阴九,他的声音似幽灵一般,异常的难听。

南宫远看着突兀出现的这人,看见他的身体虽然显得颇为凝实,但却仍有一种虚幻飘忽之感,便知道其实只是一具实力强大的灵

魂体,并无实际的肉身。

上官承龙却是大惊之下,不仅有些庆幸自己并未和幽明一样动了杀机;否则这怪人若是身手,恐怕不仅一招之下,自己和幽明就

会魂飞魄散,连自己的家族都绝对不会有人是这个怪人的对手。

怪人埋怨完阴九后,将目光转向了南宫远说道:“小子,当年我和魔云金翅那个小胖鸟也算相识一场,你又和小家伙结成了兄弟

;我便帮你一把。你将那小胖鸟用翎羽炼制的寒羽剑拿出来给我看看。”

南宫远先是一愣,然后立刻恭敬的取出了寒羽剑,这怪人既然与自己视之如父的魔云金翅是旧交,又是兄弟阴九的师父,南宫远

却是不能不敬。

怪人将寒羽剑自南宫远的手中取过,双目直视剑身;而后整个人的气质立刻便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怪异、阴森……所有的一切都从的他身上消失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纯净与无比的专注。

怪人似在研究剑的结构一般,目光一点一点的在剑身上移动,三尺长剑他却是看了足有一刻钟才从头至尾看完。看完之后,怪人

左手持剑,右手如电般自剑锷处瞬间向下一抹。

原本寒光四射的宝剑立刻便是变得莹白如玉。

只是这一抹却似耗费了极大的精神一般,怪人的身体晃动了数下才恢复了正常,而后怪人便将寒羽剑交还给了南宫远。

“现在这个模样才应该是寒羽剑的本来面目,也才能发挥它的最大威力;你的剑之所以光芒外显,不够内敛,想必是那小胖鸟给

你炼剑之时应该已经接近油尽灯枯,有尽无力了。”怪人说道。

南宫远默默点头,脸露黯然,“家父给我炼剑之时身有重伤,不久后便离世了。”

怪人嘿嘿的笑了一下,“你也不必难过,刚才我感应到了你这把剑中有那小胖鸟的灵魂印记;或许你将来有机会能复活他也未可

知。”

说完后,怪人不等南宫远出声便又将目光转向了上官承龙,“我知道你很想得到我传授给小家伙的注灵之法,不过你虽有贪念却

能不起歹意;而且能舍身保护小家伙。你也算是有资格学我的注灵之法,等有时间就让小家伙教你。”

上官承龙立刻欣喜若狂。

做完这一切后,怪人似千百年没见人一般又喋喋不休的说了好半天;直到阴九三人都被逼得连自杀的心都有了这才将目光投向了

光网中的幽明。

他看向幽明的眼光就像是看见实难室的小白鼠一般,使得幽明立刻便是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我的这种方法称之为役魂,乃是我注灵之法大成后,从注灵术中衍生之法;这种役魂之术若是成功,便可改变灵魂,使之可被

自己操控,而且若达大成甚至可以改变灵魂的记忆、性情、与种种情绪;甚至你让他管你叫爹都会心甘情愿。”

怪人刺心将目光转向阴九说道:“我现在便对这幽明施展役魂之术,你要仔细的看;役魂之术比注灵术更要求对灵魂的了解和操控。”

说完后,刺心双手突然穿过光网,恍似根本没有受到阻隔一般将幽明从网中拉了出来,而后未等幽明反应过来,便迅速的在幽明的头顶、眉间、喉部、心脏处、肚脐处甚至是生殖器根部与会阴处七个地方均是虚空一拍一带。

而后便是在这七个部位分别飘出了七个光团;这七个灰色的光团刚一出现,刺心双手一盘一带便是将这七个光团聚到了一处。

“人之魂有三,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魂为阴,魄为阳。其中三魂和七魄当中,又各另分阴阳。三魂之中。天魂为阳,地魂为阴,命魂又为阳。七魄中天冲灵慧二魄为阴、为天魄,气魄力魄中枢魄为阳为人魄,精英二魄为阳为地魄。”

“三魂当中,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独住身。天地命三魂并不常相聚首。七魄中两个天魄两个地魄和三个人魄,阴阳相应

,从不分开。并常附于人体之上。”

“人的命魂,透过七魄中的天冲灵慧魄主思想,主智慧。透过气力二魄和中枢魄,主行动。通过精英二魄主身体主强健。唯中枢一魄,乃为七魄的中心。”

“只有完全了解了魂魄,你才有可能去控制去改变;就如同我们自身修炼一般,你只有了解身体,包括骨骼、血脉、经络等等,你才能在修炼中更好的改造自身;对于魂魄也是一样;你只要了解了它,知道它各部位的秘密,你便可以通过各种办法去改变它。”

刺心一边结着奇怪的手印不停的按向身前的魂魄,一般向阴九讲述着。

“这役魂之法,其复杂远远超过了一般的契约及奴役之术;但其效果也是这两种方法无法相比的。契约之术就如同架在脖颈上

的一把钢刀,只是威胁;根本没有改变灵魂。而奴役之术,也只是片面的向灵魂中打入某些印记,虽然也能操控,但与此同时也伤害了灵魂使

之举止怪异,若有细心之人轻易便可发现。”

“而役魂之法却是从根本上改造灵魂,使之直正的从灵魂深处认你为主、受你差遣,绝不对有任何的抵触之心;而且其它方面

仍不受任何影响。”

……

刺心施展着役魂之术的同时,嘴里也是不停的说着,有些阴九不能理解的只好先强行记下;待将这役魂之术的印诀学会后再逐

一思考。

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刺心那千奇百怪的印诀终于完成,他也终于是不再说个不停;让阴九三人终于是长出了一口气。

印诀完成,刺心的手便猛然一挥,然后大喝了一声:“归!”

七个灰色光团便是分开,纷纷的自出来的位置回到了幽明的身体。

“你幽明自现在起便以阴九为主,绝不违反其任何命令;若因他之令,伤或杀任何人,至亲则忘情,至仇则忘恨。”

“醒!!!!”

随着‘醒’字出口,刺心一指点在幽明的眉心;而后幽明便幽幽的醒了过来,眼睛茫然的看向了四周。

当看到了南宫远、上官承龙后,竟似乎根本不记得之前发生过的事情了,“南宫兄,承龙,我刚才怎么了?”

问完后,他的眼睛又扫向了阴九,身体立刻便是一震,“主人,你怎么也在这里?”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