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武侠  >  鬼门徒  >  第四十四章 兽王

第四十四章 兽王

2797 2018-06-29 14:50:28

刺心乃阴九识海中第二个脱离封印的魔魂刺魂之兄,刺魂乃是杀手之魂主刺杀,刺心才是真正的达到了八品的注灵师,即使十力

十不存一,仍然是御级顶峰的强者。

在颠倒空间中帮助阴九抵御那如椽巨指,已足可见证刺心的强大。

帮助阴九收幽明为奴,对于只剩灵魂之力的刺心来说,也是不小的负荷;因此,收伏完幽明后,他便是再次回到了阴九的识海。

而阴九三人及奴仆幽明也开始谋划破坏那一干注灵师猎取灵核的计划。

“魔兽山脉的魔兽,等级森严;自外而内以实力划分区域。而且魔兽相信优剩劣汰,相信竞争才能进化的理念,所以在魔兽山脉

中,除非是化形魔兽;否则,其它任何魔兽遇到危险,除非本族群同等级魔兽,其它任何魔兽都不会过问。”

“当然,如果人类在魔兽山脉中杀伐过盛,虽然魔兽遇到危险时更高阶的不会相救;但过后,却是会出手将之抹杀。”

……

南宫远讲述着魔兽山脉的情形和魔兽的习性;使得阴九和上官承龙对魔兽山脉的了解了更多,也去除了许多的疑惑。

“魔兽的观念虽好,也使得魔兽中高阶的实力要远远强于同阶的人类强者;只是它们却是小看了人类的贪婪,如果不让人类有所

警醒,恐怕魔兽山脉中的魔兽,迟早有一天会因为他们的纵容,而使魔兽因为人类膨胀的贪欲陷入灭绝的危机。”

上官承龙有些沉重的说道。他虽然不似南宫远和阴九的冷静睿智,但常年处于阴谋中的他却无疑比南宫远和阴九更加了解人性。

只是上官承龙有些无意的一句话却是使得南宫远深身一震,面露惊惧之色。一直以来,他只是痛恨人类迫害魔兽,却从没有过如

上官承龙一般的推测。

他本是极为聪慧之人,只是身处人类世界时间尚短,想不到上官承龙那么深远;但上官承龙的这句话,经过他的猜测后,却是知

道这句话虽然乍听起来似乎是危言耸听;但其实却很可能成为现实。

“看来魔兽们是该警醒了,破坏那些注灵师猎取灵核的计划其实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那些注灵师实力都不算强,真正能获得灵

核的也是少数。当务之急却是需要去寻兽王,想办法改变兽王和一众化形魔兽的观念。”

南宫远脸色有些苍白,心有余悸;但眼中却是充满了坚定之色。

阴九和上官承龙点了点头。阴九是常年受灵儿的影响,观念本就与常人不同,对于人类与魔兽本就没有高低之分,再加上金身天猿

猿力和猿影那比人类要更加可爱的性格,与亦友亦仆的关系;使得他对人类迫害魔兽本就有几分不喜。

上官承龙却是那种只有亲远之分,是那种我所喜者,哪怕一草一土外人均不得到;我所恶者,天王老子也是要照害不误的人。

因此,二人对南宫远的做法是完全支持,没有任何的反对之意。

“这样吧,破坏那些家伙猎取灵核之事就由我来做,让幽明辅助我就行;我和幽明在注师的天赋上虽然不是特别突出,但是论实力

和阴谋诡计对付那些家伙还是足够了。”

上官承龙说道。

他这既是为了南宫远考虑,也是有些躲避的心里;与阴九不同,他在与南宫远和阴九结拜之前也曾数次猎取过魔兽的晶核,他不相

信堂堂魔兽山脉的兽王,实力几乎可以与神眷帝国主神庙教皇相当的强者会感受不到他身上的杀戮之气。

“这样最好!”阴九点头。

接着便将玉鳞甲从身上脱了下来,“二哥,我和大哥去见兽王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你穿上玉鳞甲;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也多几分

把握。”

上官承龙目中露出感动,坚决不要;但阴九的态度却是更加的坚决。最终上官承龙不得不将玉鳞甲穿到了身上,然后才带着接受了

阴九命令的幽明离开。

“大哥,我们也走吧。”上官承龙与幽明离开后,阴九笑道。

南宫远微笑着点头,将小白虎留在洞中与那个黑虎做伴;然后和阴九一起离开了山同朝山顶登去。

这时,阴九才知道原来那个小黑虎已经到了化形的阶段,但是由于它杀性过重;南宫远唯恐他由于化形的痛苦变得狂引发杀戮,这

才将它锁在洞中。

魔兽山脉山顶,一片郁郁郁葱葱的密林深处,一个巨大的石桌,六个巨大的石凳。石桌上摆着满满一桌珍馐异果,其中任意一种放

到大陆之上都是会令各方势力疯狂的天才地宝。

每一种果实都有着神异的能力,修复伤势的、提升身体强度的、提高境界的,甚至是修复灵魂的;每种果实的神异能力都足以使人

发狂,可是现在,石凳上坐着的六个形象各异的家伙却是像吃大萝卜一般,边吃边扔。

这六人就是这魔兽山脉的最顶尖强者。

身穿黄衣吃相最为文雅的便是兽王风千寻,本体乃是一只修炼千年的白鼠。

身材最为雄壮,吃相也最为难看的黑衣壮汉乃是虎王,烈炎。

另外四人分别为猿王猿顶天,豹王包无影,狼王撕风与鸟王刁凌空。

“大哥,兽师和那个人类小孩已经朝这来了;他们的来意鼠千穴已经汇报过了,您是怎么想的?”刁凌空将手中的玉朱果一把扔进

口中,一边咀嚼一边模糊不清的问道。

“咋办?”虎王烈炎‘咕咚’一声将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人类没一个好东西,有什么好想的,看在兽师的面子上也不用难为他

,直接驱逐出魔兽山脉不就得了?”

狼王与虎王关系明显不是太好,狼王冷笑了一声,“驱逐出去?先不说这个人类小孩的本意乃是为了帮助魔兽山脉,仅仅是他与兽

师的关系我们就不能不敬,兽师对我们虽然没做过什么,可是对下边的那些子孙们可是恩情深重;若不是有兽师在,那些小崽子们不知道会有

多少在冲击关卡的时候死于非命。”

“好意,你怎么知道是好意?你什么时候见过人类对我们有什么好意?为什么每次我说话你都要找事,是不是想要再比划、比划?

虎王将手中的水果一扔,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看样子便要动手。

狼王也是不甘示弱立刻站了起来,“比就比,打了几百年了没见你哪次赢过我。”

但就在这时兽王风千寻却是冷哼了一声;二人身体一颤立刻乖乖的坐了下去。

风千寻虽然平日在他们面前没有任何架子,但是若是惹怒了风千寻……那后果,让几位各族的兽王想想便是心神俱怕。

“大哥,不知为什么,这个人类小孩我虽然从没见过,但是自他刚一进入魔兽山脉我便出现了一种感觉,一种熟悉而且亲近的感觉

;而且这熟悉中还隐隐有些血脉中的压迫感。这么小的小孩子就能修炼到这种实力,我怀疑他很可能是我猿族前辈占取了人类的肉身重新修炼

,如果不是这种原因,一个年仅六岁的孩子绝不可能有这种近乎于妖的修炼速度和头脑。”

“所以,不管他来意如何我们都必须要保持足够的尊重。”

风千寻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只是我在他的身上却是没有感觉到任何兽族的气息;所以必须要试探一下,不

管他是不是前辈猿王占体重修,只要他真心与兽师相交;我们便友好待他,否则,立刻抹杀。我不能让师父的唯一血脉受到任何威胁。”

听到风千寻的话,虎王烈炎立刻嘿嘿一笑,“大哥,这试探的事便交给我吧;我一定将他的实力,心性与和兽师结拜的企图完全试

探出来。”

烈炎的声音明显是不怀好意,但风行寻却是点了点头;有些时候,只有这种真心要对人不利的家伙才能试探出另一个人真正的企图

只是另外几个兽王却是不由自主的为阴九默起哀来,被虎王盯上的人还从来没有能够幸免的;只有猿王却是暗中在心里决定,若是

这位‘猿族前辈’遇到危险,自己纵然得罪虎王也是要出手相救。

必竟,猿族势微,现在高阶魔兽越来越少;他在几个兽王中的地位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