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武侠  >  鬼门徒  >  第六章 赤阳丹

第六章 赤阳丹

3401 2018-04-24 17:26:21

“阴平死了?那成哥呢,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阴柔的话音刚落,阴九就焦急的接着问道。

阴柔看了看阴九,心中不禁有些疑惑;阴九明明是一个才六岁的孩子,可是却不知为什么,在自己的心目中,却根本没法将他当成孩子,感觉上他反倒像是比哥哥阴成还要成熟的大人。

“成哥到是没遇到危险,可是当父亲和三爷爷赶到树林的时候,就只有哥哥站在阴平的身旁,所以三长老便是怀疑哥哥杀害了阴平,只是没有证据才不敢对哥哥动手,但是却以单独特训的名义将哥哥软禁了;由于长老们都认为阴风和阴平是受到同一个人的暗算才掉下假山的,而你却根本没有暗算阴风的能力,所以他们就等着阴风清醒来确认凶手。”

“今天爸妈都不在,难道是阴风醒了?”阴柔的话音落下后,阴九心中一动立刻问道。

“嗯!”阴柔点了点头,灵动活泼的脸上已经完全被担忧所占据,“阴风是中午醒的,刚一得到消息,爸妈就赶过去了,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姐姐,成哥没有杀阴平。他一定会没事的。”阴九安慰着阴柔,心里却有些沉重。

他一直以为阴平只是负责引走阴成,好让阴风有机会暗算自己;却没想到阴风居然如此之狠,不仅想害死自己,还杀死阴平想要嫁祸阴成。这个毒计若是成功,失去了两个最有力的争夺者,族长之位就几乎非阴风莫属了。

只是阴风却没有想到在暗算阴九时,原本十拿九稳的事情却是失手了。

“若是阴风在长老们面前说成哥是凶手,那成哥就必死无疑,而我也会被当作成哥的同谋,不会有什么好结局;但是他暗算我的时候,却在我的精神攻击下掉落假山,他必定会认为族中有人帮我;而在他昏迷的一个月却是没人指证他,他一定会认为我们不想将他逼上绝路。

以他阴沉多疑的性格是绝对不愿意让自己陷入绝地的,想必是不敢诬陷成哥。”

阴九的大脑飞速的旋转着,在将所有的事情都分析了一遍以后,心里虽然仍旧有些忐忑,却是轻松了许多。

“阴风还真是够狠啊,居然敢下手杀死阴平嫁祸成哥。”阴九思忖:“这个阴风必须要尽早解决,否则以成哥的性格是绝对斗不过这个阴险狠毒的家伙的。”

“姐,我回房间了。”阴九说道。

阴柔默默点点头,心情压抑的她,现在还没有心情去想阴九为什么会表现得如此平淡。

阴九离开了阴柔却并没有真的回房间,反而控制着轮椅出了院子。刚刚他洗完澡后便离开房间寻找白无瑕和阴火,但是寻遍整个院子除了下人外,就只是在院中角落的凉亭中找到了阴柔,因此才有了上面的对话。

阴风既醒,那纯阳丹药想必是也已经炼成了;只待阴风的身体再恢复一些,能承受住药力便可以服用。

只是这纯阳丹药却是阴九必得之物,岂能真的让阴风服下。

阴家虽然只是炫日城的一个小家族,但是府第却也是占地颇广,在府中不仅有西华厅这样的园林花园,还有供直系子弟切磋比斗的演武场、珍藏各种武器和修炼法诀的藏器阁、以及为了提升族人实力和疗伤而存在的药田、丹阁。

在阴九的想法中,阴坤若是想为阴风炼制纯阳丹药,稀缺的纯阳主药必定会在外寻找,但是其中的辅药却是必定会用府中药田的药材,而炼丹也很可能在和药田相邻的丹阁中进行,因此,阴九离开院子后,便是直奔药田。

阴府的药田有专人打理,像阴九这样的家族子弟可以随时进入药田,但若是想将药材带出去,却是必须得到丹阁的主管允许。

而丹阁的主管恰恰就是阴风的爷爷二长老阴坤;只是阴九来此的目的也并不是求取药材,自然这个规定对他自然也是无用。

火球一般的太阳挂在天空上,散发着炙热难耐的光芒;可是这股炙热晒到阴九的身上,却是让他感觉到异常的舒服。

此时正值盛夏,药田里一片姹紫嫣红,各个种类的药材的气味,散发到空气中,形成了一种独特的药香。

阴九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感受着空气中沁入五脏六腑的药香,似乎有些沉醉。

但是心里却颇为震惊,他刚一入药田便是感觉到有数个神识注意到了自己,虽然只是一闪即没;但那神识的强度却是丝毫不逊于阴火和族中的几位长老。

族中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么多的强者了?难道家族中真的要出现变故了?阴九心中有些震撼。这药田他可不是头一次来,在他的记忆中,这里从来就没有隐藏过什么强者。

“看来要取这纯阳丹药还真有些难度啊。”阴九自语着,将目光投向了药田边上的一个古朴院落,院落中一个雕梁画栋的三层小楼巍然矗立。院落的大门上方‘丹阁’两个古体大字熠熠生辉,大门下两个家族中的护卫正守护在那里,刚刚那些神识也正是从这里里发出的。

此时阴九已经可以确认,阴风需要的纯阳丹药肯定是在丹阁中炼制,而且即使是炼制成功也尚未取走,否则这些隐藏的强者根本不必如此紧张。

需知这些隐藏的强者可并不是看家护院的家丁,药田每日出入人数均在数十以上,若次次都用神识探测,这些强者就不用修炼了。

既然这些强者如此紧张,那就必定是守护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这些强者既然隐藏在丹阁之中,那就必定与阴坤关系密切;看来阴坤图谋不小,甚至连阴风暗算阴平和我、并嫁祸成哥估计都得到了阴坤的默许。”阴九低着头,小脸变得越来越冷,“哼,虽然现在还不能除掉你们,但是阴你们一回也是不错。”

当阴九抬起头时,小脸上立刻挂上了人畜无害的单纯笑容,控制着轮椅朝丹阁走去。

“小公子何事大驾光临啊?”阴九刚刚来到丹阁的大门,守门的护卫中那个长得像老鼠的家伙便是阴阳怪气的问道。

对于阴九的身世以及白无瑕为给阴九汉病花费族中积蓄的事情,阴府中人几乎无人不知;除了阴火的嫡系以外,其他的族人对阴九都是有些仇视,那些旁系子弟还不敢有什么表现;但是像二长老阴坤、三长老阴阳这样的直系后代子弟及其下人却是表现得相当明显。

这两个守卫,长像贼眉鼠眼的叫赵朗,另一个身材魁伟但却面色阴鸷的家伙叫钱悖。阴九均是见过,这二人乃是二长老阴坤的心腹,没想到今日却是被派来守这丹阁的大门。

“二位大叔,原来是你们代替原来那两个狗奴才看门;我母亲让我来取些药材,需要丹阁中的负责人允许,还请您二位通报一声。”阴九脸上挂着笑容,嘴里的话却是刻薄无比,将赵朗和钱悖说成是狗奴才。

阴九的话音未落,赵朗与钱悖的表情便是一变。尤其是赵朗脸露狰狞之色,看模样虽然不敢对阴九出手,但却也是要恶语相向。只是钱悖虽然愤怒但却比赵朗要冷静得多,向赵朗使了一个眼神后,便将赵朗拉到了身后。

随后脸上的愤怒居然立刻变成了谄媚,看着阴九点头哈腰的说道:“小少爷,我们确实只是阴家的奴才而已,只是二长老有令,这丹阁从今天起封闭三日,除了族长和长老外,任何人不得进入,相信小少爷是不会为难我们的,是吗?其实小少爷是主子,我们是奴才,小少爷若是非要进入我们兄弟也是没有办法的。”

阴九看着满脸奴才相的钱悖,心里不由一阵暗笑,这个家伙明显比赵朗要阴沉得多;明知道以他们二人的身份根本不能对阴九动手,就暗示阴九硬闯,想借助丹阁中那些隐藏的家伙来教训阴九。

“真的?”阴九就像是不谙世事一般显露出?然心动的样子。

赵朗和钱悖看向阴九的眼神中立刻多了几分狡诈和得意,但就在这时,阴九的眼神突然隐晦的一闪,随后赵朗和钱悖就只觉得猛然间恍惚了一下,那个讨厌的阴九便不知何时已经不知去向了,二长老阴坤却是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你们两个奴才挡在我身前干什么?”阴坤大怒道。

二人茫然的往四下看了一下,却没有发现阴九的遗迹;甩掉疑惑,赵朗和钱悖连忙毕恭毕敬将阴坤让进了院中。

阴九不屑的看了看赵朗和钱悖,控制着轮椅大摇大摆的进了丹阁。他的惑心术虽然与灵儿相比相差得太多,但是控制这两个毫无防备的奴才却是绰绰有余。

“嘿!”阴九得意的笑了一下,你们二人主动请小爷进来,丹阁中那几个隐藏的家伙便是不敢对小爷动手了。否则丹阁既没禁令却伤害族中直系子弟,这个罪名可不是一般的小,即便是阴坤势力再大,在没有夺取族长之位前,他也是承受不了这么大的罪名。

阴九得意的进了丹阁,丹阁三楼上的四个模样几乎完全一样、唯有衣服分为黄、青、红、蓝的白须老者却是诧异万分。

“这两个奴才怎么这么大胆,居然敢私自放人进来。”蓝衣老者大怒道。

青衣老者思索着,沉声说道:“我看赵朗和钱悖应该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定是这个孩子有着什么古怪。”

“古怪?”红衣老者大笑道:“听阴坤说这个孩子才六岁,上次在假山上摔落还是掉在阴风的身上才得以幸存的;而且就算他从出生就开始修炼,也不可能影响有着知级实力的赵朗和钱悖精神的神识强度。”

“不论这个孩子有没有古怪,现在一楼的丹炉中赤阳丹马上就要炼成了,这炉被我们做了手脚的赤阳丹乃是控制阴家最重要的一环,不能有失;我们现在不便出面,让阴雨去挡他一下。”一直没有作声的黄衣老者说道。

此时,在四个老者的议论中,阴九已经进入了丹阁的一楼……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